首页 > 互助农业 > 城市中社区园圃的多种功能

城市中社区园圃的多种功能

文/香港绿田园基金

目前,香港的有机农业发展的一个明显方向,就是生产农业举步维艰,但社区农业却有越来越受重视的趋势。

“社区农业”是英文的Community Gardens, City Farms, Allotment Gardens, Community Allotment Gardens等等的名词的一个大概翻译。当然有人会将这些名词之间的差异找出来,但相信以现阶段它在香港的发展来看,还是将他们来个统称会比较方便。

社区农园

什么是社区园圃?

“社区农业”是指一种一群在同一个社区生活的人,在同一块地上一起耕种的活动。当中可能有一些非营利、私人或者地区议会等组织在中间提供技术支援、协调及管理等服务,亦可能由居民自发组织起来的团体,自行管理运作。他们种植的地方,可大可小,可在泥地、天台、花槽、花盆,或以上各种可能的混合体。可以每位参加者都有自己的一小畦田,或者大家都在一个大园圃内共同种植,又或者一样一半。有些有充足赞助不收费用,有些要所有参加者共同摊分所有支出。各种形式都有,就视乎个别园圃或社区的决定。

虽然从定义上来说,社区农业没有指定一定要用有机方法来种植,但在不少国家的社区园圃里,都因为有机耕种的环保及可持续概念,可为园圃增加附加价值而采用有机方法或十分接近有机的方法去耕种。这个情形在香港也十分普遍,或许不同的社区园圃的负责人在有机的技术细节上有不同的理解(例如可否用人类排泄物来施肥),但绝大多数都会采用有机耕种。

社区园圃的功能

虽然“社区农业”这个名词在香港比较新,但在不少国家,它却是一种发展得相当蓬勃的社区活动,有研究单位研究它在社区上的功能、有人研究政府政策对它的影响,联合国亦因为它有食物生产的潜力,可以作为都市粮食的补充而大力支持。总括而言,它有以下多种功能︰

1、社区建设/融合:

社区农业让邻舍有共同的话题,共道桑麻长,令社区关系更友善。比起对照组,有社区园圃的区民更愿意参与社区内的活动及邻舍的社交活动,心理更健康,更容易打破隔膜。同时园圃令社区与别不同,故此社区的认同感亦提升了。更有研究指出,社区园圃可以成为社区中的耳目,兼且给年轻人一个活动的空间,故此社区内的罪案亦因而减少。费城的一项社区农业活动开展后,发现入屋行劫及盗窃案由每月约40宗减至4宗;旧金山一个社区园圃开始一年之后,当地的罪案亦下降了28%。同时,园圃更能为家庭提供亲子活动、长幼共融的机会。

2、美化/绿化社区:

不少社区园圃都是将社区中一些原来荒废空置的土地,向市政府争取过来,改建为充满生机的都市绿洲,故能美化社区。另外,社区园圃内,污染减少、温度降低,让社区的生活环境改善,提升社区的生活质素。

3、提供领袖训练:

不论在管理、技术、建设或其他方面,差不多所有的社区园圃都需要或多或少的义工协助,而管理这些义工,又需要一些领袖的安排。根据美国俄亥俄州的一项调查,在2000年内,曾有过1,071位义工,贡献了共38,000小时的义务工作与当地337个社区园圃。另外,不少社区农业网络都提供义工及领袖训练的资料,可见社区农业能提供的义工及领袖训练机会可谓不少。

4、提供运动的机会:

园艺农耕活动对大多数成年人以至不少老人来说,都是体力上可以应付的工作,社区园圃便给他们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身体锻鍊的机会。(这点可能是十分适合香港人,我们的运动量都十分少)

5、建立自我形象、提升自信心:

耕种活动,除了在恶劣天气情况下,大多数时候,耕种的人都可以凭借技术的掌握及经验的累积而能增加收成,是一种多劳多得的活动。故此容易让参加者产生成功感,因而可协助参加者建立自我形象及提升自信心。同时亦可鼓励学生自发学习,并且从拥有一块田地,或者一棵植物而学懂负责任。

6、园艺治疗:

园艺活动可让人情绪平和,更可减压,对不少情绪有问题的病人都有舒缓的作用。有调查发现95%在医院内参加园圃活动的工作人员、病人及其家人,都有不同的治疗效果。病人觉得精神好了,对医疗的过程更有耐性;他们的家人及朋友觉得可减轻压力;而医院的员工则觉得工作能力提升了。另外,据说香港中文大学精神医学系正进行一个实验,以园艺活动来减轻老人痴呆症患者的病情。

7、提供粮食补充:

根据美国农业部的估计,全美的社区园圃在1993年共生产了约值1千6百万美元的新鲜食物。这特别是对低收入家庭来说,颇为重要,因为可以减轻食物的支出。兼且这些都是健康的蔬菜及粮食,故亦改善了食用者的营养问题。

8、提供教育、环保、文化活动:

园圃是一个聚人聚焦的地方,不少社区园圃都由本身或经与不同团体协作,发展出多种教育、环保、文化、艺术等活动来。

纽约市时代广场附近的克林顿社区农园(Clinton Community Garden)

纽约市时代广场附近的克林顿社区农园(Clinton Community Garden)

社区农业在外国的发展

社区农业在香港的发展,还在萌芽阶段,但在外国,却如前文所言,可以用“蓬勃”来形容。

美国纽约市内有超过750个社区园圃,自70年代开始发展以来,已吸引了超过1千5百万美元的基金或机构的赞助。费城人口不足2百万,却有超过1,000个社区园圃。丹佛市,有约70个,是6年前的3倍。克里夫兰市有184个,共占地42英亩,其中80%在全市最贫穷的地区。现在全美估计大约有10,000个社区园圃,比5年前,增加了22%。

英国55个郡中,有8,025个社区园圃,共1,220,462人参与。而多伦多有约110个,共4,500畦田。台湾的台北及日本的东京、大版都有自己的“市民农园”或“都市农业”。

由以上的资料,可以显示社区农业在以上国家发展的广度。另一方面,有不少组织给这些社区园圃作网络,由他们的服务,可见这个活动发展的深度。他们包括有︰

美国的American Community Gardening Association,Urban Community Gardens,纽约市的Green Thrumb,英国的Allotment and Vegetable Gardening Ring, The National Society of Allotment & Leisure Gardeners, Cambridge Allotments Network, Allotment and Kitchen Gardens, Federation of City Farms and Community Gardens。还有加拿大的City Farmer, Toronto Community Garden Network, Food Share及总部在卢森堡的国际Allotment and Leisure Garden Societies等等。

他们一般提供社区园圃名单,名单上除了最基本的联络方法外,更有轮候资料,好让大家心中有数,去找最适合的园圃。他们不少都会通过电邮、电话、印刷品或探访等,协助个别有兴趣的社区建立自己的社区农业。他们不少都会提供种植资料、义工训练,还教大家怎样找地、找赞助、怎样组织、怎样设计守则,甚至怎样面对传媒,可谓巨细无遗。

还有不少有关社区农业的统计、调查、个案探讨等研究,可让大家对这个题目有更深入的认识。这些资料都可以在以上网络的网页上找到。

社区园圃在香港的发展

随着市民对本身社区的关注日增,以及环保及可持续发展的观念日渐普及,应用有机耕种的社区园圃正在香港逐渐发展起来。在不少学校内,已设有有机园圃(学校的园圃,亦可算是社区园圃的一种,但它们有自己独特的形式)。另外,一些非牟利团体、社区中心、屋苑、地区团体、安老院、……等等,都已建有或正在筹建社区园圃。这个趋势,正有加速发展的势头,这是一个可喜且我们乐见的现象。

不过,香港要大力发展社区园圃,仍存在着不少困难需要逐一克服。例如香港土地的供应一直都非常紧绌,要在市区内腾出空间作耕种,不是不可能,却仍是一件要花点工夫的事情。另外,不少社会人士,甚至负责发展社区园圃的人士,都轻视耕种或有机耕种的专业需求,以为耕种或教授耕种是什么人也可以升任的工作,或者并非活动的成败关键,致令田园荒芜,参加者怨声载道。当然,要找足够的财政支持,作开始时的基建及往后的营运也一点也不容易。不过,我们仍然充满希望,愿这种对个人、对社区都大有好处的活动,能让公众有更多的认识,能得到各方面的支持,得以发扬光大。

文章来源:香港绿田园基金

原文链接:http://www.producegreen.org.hk/agronomy_08.htm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