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亲子乐活 > 社区营造:从基层改善社会的方法

社区营造:从基层改善社会的方法

社区

文/罗家德(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

什么是社区营造,我以为其定义就是一个社区的自组织过程,提升社区内的集体社会资本,以达成自治理的目的。

现在我们常常喊社会管理创新,喊社会建设,但如何才能把社会建设落到实处?就是要让民间产生很多自组织小团体,自我治理,自己解决很多社会问题,又能在大集体中和谐共存,协商解决矛盾。其中社区是最重要的自治理小团体,我们的社区自组织研究旨在提供此一将社会建设落到实处的方法。

社群的本质是一个个以情感性关系──亲情友情爱情,认同性关系──共同志业理想,为基础的知根知底的小团体。在知根知底的小团体中,较少信息不对称问题,所以声誉机制的评价会变得可以信赖,从而发展出自治理的规则以及监督机制,自组织出能自治理的社群,如商业协会、职业协会、NGO、网上网下的俱乐部、社区协会、合作社等等,其中地理性社群就是社区。在声誉机制及监督机制中,道德化成不同群体的非正式规范,在自治社群内的日常生活中、相互监督又相互惕励下,现代生活的伦理才能落地。

其实, 我们今天看到的许多社会问题在上世纪的各国都有发生,英国、美国、日本等等,凡是经历了现代化、全球化、城市化、资本主义化和市场化的每个国家,都走过和中国今天同样的社会转型之路。工业时代的管理手段解决不了复杂社会的问题,90年代的台湾也经历了社会问题,那么他们是怎么走出来的?就我个人和所在的团队而言,选择进入灾区、社区进行社会学实验方面的实践,或许就能找到我们社会未来可以走的路。

我以为台湾90年代有两个最重要运动,一是包括职业社群的自治理运动,如教授学术伦理、律师法治伦理、医生医德、媒体新闻伦理等一系列专业社群自我改良运动。另一个就是社区营造运动,使基层百姓学习如何自治理、自组织以解决问题,通过民主协商实现多元包容、和谐相处。这个运动影响了台湾最多的人,也对台湾政治和社会发展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

社区营造就是要政府诱导、民间自发、NGO帮扶,使社区自组织、自治理、自发展,帮助解决社会福利、经济发展,社会和谐的问题。现代社区有大量的对养老、育幼、抚残、儿童教育、青少年辅导、终身学习的需求,政府能作的是“保底”,一琬水端平地保障每个人最基本的需求,NGO专业,但杯水车薪不足以涵盖整个社会的需求。所以最好提供这些社会福利的正是社区自身,最关心孩子的自己的父母,最关心老人的是自己的儿女,如何让他们走出家门,结合起来,一起提供这些福利“产品”,是社区营造的第一要务。

其中乡村的社区营造更在很多地方发展出后现代的小农经济,注重文化多样性、社区生活重建、生态保育等几个方面,发展品牌农业、特色农业、观光农业、食材特供基地、休闲旅游、深度旅游、提供长住等。这帮助拉近了城乡间的差距,在部分地区解决了乡村空心化的问题,为新城镇化找到城乡平衡发展的道路。我们现在习惯把三农问题称为问题,但其实恰恰相反,三农不是问题,三农才是未来产业重大发展的宝库。

社区营造的另一个重点是它可以保存中华文化基因多样性,只有社区保留了,新生了,多元多样的中华文化才有实质的内容,而不是博物馆中的摆设。惠州复制了一个奥地利小镇,外国人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拥有千年历史的中国会山寨别人的文化。我们可以山寨街景,但无法山寨文化。小镇所拥有的特殊气质、每个人家的不同的故事是无法被山寨的。我们如果从社区营造的角度,把社会建设这个维度加进去,政府与商业就不再成为主导角色,而是诱导与培训功能,社会应用自有的管理与组织抵御商业和政府对本地固有生活的侵蚀,中华文化基因多样性才能被保存,我们的文化创意才会有根底。

古川町社区营造

下面作一个日本的古川町社区营造介绍,是我们清华的社区营造研究中心志愿者陈艳所写,她根据材料http://www.gmw.cn/02blqs/2009-07/07/content_1022660.htm、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3038410100e3lm.html、小鎮新故鄉,古川町物語http://61.218.233.198/journal/kgc/07/0710.htm 整理而成。

日本的小山村古川町,位于崎阜县的一个小山村,临近观光胜地高山,离名古屋大约两个半小时火车车程。人口16000人,四面环山,中间河流经过,风景优美。这个风光明媚的村子令人称道的倒不是四周的景致而是历经四十年持续不断的社区营造。古川町的社区居民把自己居住的地方营造成舒适多样的居住环境,在1993年以成果多样的的社区营造活动及成果荣获日本“故乡营造大奖”,也因此顺理成章地成为一个旅游胜地。多年来透过传播媒体与社造界的传扬,古川町营造社区的历程,几乎成了社区营造的典范。不论是居民们联合发起的改造自然景观的净川运动,还是依据“老规矩”保留生活文化传统、维护建筑的传统风貌,以及保存祭典、发扬传统工艺,都让当地人的生活品质更好,同时也因传统特色的维护使观光旅游创造出大量的产值。

谷川町成功的故事是一群热心经营地方的人士组成的社区营造协会,村坂先生是协会的会长,也负责观光事业的推动。

四十年前,古川町经济水平低下、环境污染严重、居民生活质量低落、人心颓废。为了提高居民生活质量,营造舒适生活环境,古川町在西村教授的带动下,开始了古川町社区营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努力:

1、为了让地方能够团结起来,民众以清洁濑户川做为起点,放养鲤鱼,甚至共同维护濑户川的清洁,由政府提供简易工具,民众自行维护。维护水质。开始细心经营身边环境。——变成清水。冬天将鲤鱼送往温室过冬。居民自己每天清洁门前垃圾两次。2、利用木匠文化会馆的建设,让地方上的匠师参与共同施工,文化会馆保留的木匠传统,广场并成为新的民众休闲地点。3、为了维护传统的建筑风格,订定了明确的规范与奖励方式,这是对传统价值感——“老规矩”的肯定。4、地方文化与愿景成为校园教学活动的题材,扩大了参与的范围。5、空屋以传统工法改建,创新经营方式,成为新的观光据点。6、地下道的设计兼顾安全与景观,这是创意的处理方式

在古川町:

鲤鱼的存在是町民团结的见证,是生活与生态之美的保存。木匠文化馆见证飞驒古川工匠技艺,是产业历史文化的保存。老规矩的订定,保存了聚落景观之美,维系着木匠产业,而匠师则回报以创新。空地与绿化美化、废屋空地的利用,增进社区景观之美。至于传统的祭典、宗教活动,则是活的历史、活的传统文化,反映出町民一心。

附视频链接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DA3NDgyNzY=.html

文章来源:罗家德的博客

原文链接:http://jarderluo.blog.163.com/blog/static/786187382013710103721520/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