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俗传统 > 《狼图腾》年底将上映 探讨人与自然

《狼图腾》年底将上映 探讨人与自然

日前,中法合拍电影《狼图腾》在北京发布了海报、预告片和拍摄花絮。采用动态形式发布的海报中,风雪夜的草原、孤身骑行的牧民和伺机待发的野狼,营造出神秘紧张的氛围。

导演阿诺与狼

导演阿诺与狼

《狼图腾》海报

《狼图腾》海报

投资7亿人民币、经历了7年筹备期和一年半的拍摄期,仅养狼就耗时3年的《狼图腾》,宣布将于2014年年底全球公映,并且有望代表中国角逐2015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

根据中国作家姜戎的同名畅销小说改编的中法合拍片《狼图腾》,从一开始就有着狼一样的“野心”——以环保的名义探讨人与自然的关系。这听起来虽有些“高大上”,但因有了法国著名导演让·雅克·阿诺,内地当红小生冯绍峰、窦骁,特别是一群“狼演员”的加入,让这部电影既不缺作者电影的人文厚重,又有了商业大片的强大气场。

导演阿诺也曾有“知青”经历

1967年,北京知青陈阵和杨克响应“上山下乡”的号召来到了内蒙古额仑大草原插队,结识了蒙古族牧民毕利格一家,也见识到了草原上最令人敬畏的动物——狼。在与狼的接触过程中,陈阵对这一物种有了强烈的兴趣。就在此时,一群外来人贪婪地掠夺了狼群储存过冬的黄羊,打破了狼群和牧民之间的生态平衡。而以场部主任包顺贵为首的生产队员更是发起了一场灭狼运动,让狼群和人类之间的关系陷入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

作为当今出版界的奇迹,《狼图腾》2004年出版后,10年间在国内再版150多次,正版发行近500万册,盗版1600万册,被译成39种语言进入110个国家。中影公司早在8年前就买下了《狼图腾》的电影改编版权,作为总制片人,中影集团副总裁张强满世界找导演,无奈改编难度太大,以当时中国的电影技术难以还原原著中描绘的“人狼对峙”、“狼马大战”、“飞狼”等惊险场面,所有国内名导的第一反应都是“很喜欢,但是拍不了”。

2008年,法文版《狼图腾》出版,小说还没看完,让·雅克·阿诺就放弃了去好莱坞执导《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的邀请,准备去中国看外景了。

对于《狼图腾》,阿诺称,自己在年轻时也曾有过作品中类似的“知青”经历,在从电影学院毕业后因为服兵役被送到了喀麦隆,最后爱上了非洲。他说,这是自己做导演以来,第二次看到内容就有接拍的冲动,该片主要讲述的是“一个人的改变与成长”。“我就是那个人。”阿诺说。

虽然电影讲述的是一个发生在中国内蒙古大草原的故事,但阿诺有信心把这部影片拍出“国际范儿”。开机那天,阿诺穿一件蒙古袍亮相,并笑称:“我忘记自己是法国人了,我以为我是蒙古人。”

草原狼“本色出演” 95%的场面是真实的

和此前国内仅有的两部“狼片”《狼灾记》和《人狼大战》不同,使用货真价实的草原狼“本色出演”是《狼图腾》的最大亮点。尽管凭借现在的电脑特技完全可以在银幕上塑造出以假乱真的狼群,阿诺却拒绝纯粹的电脑制作,也拒绝借用狼狗代劳,坚持用真狼拍摄。电影《狼图腾》保留了原著中大部分场景,超过95%的场面是真实的,而不是用电影特效。

“因为狼总是躲着人类,所以需要从小就开始养它们,这样它们见到摄影团队才不会躲开。”阿诺回忆,他2008年首次为《狼图腾》来中国,第一项工作就是找狼。片方专门在北京和内蒙古建立了4个养狼基地,并邀请世界顶级驯狼师加拿大人安德鲁·辛普森来到中国,耗时3年养狼、训狼。

虽然剧组的安全保障工作做到了国际化的标准与严谨,但阿诺依然表示,“参与这部电影拍摄的人们每一天都会面临危险”。冯绍峰就曾发微博称自己被小狼抓伤。

在内蒙古草原冬天的极端低温下,人的手脚经常没有知觉不说,连摄影机都冻得不能对焦了;而在夏天,480人的团队每个人都是一副满脸满身爬满蚊子的恐怖形象,那景象可以拍部电影叫“蚊图腾”了。即便如此,70岁的阿诺还是带着演员一起每天步行十几公里,因为“不能开车,汽车会破坏环境”。

剧组的环保意识还体现在时时处处“以狼为本”。《狼图腾》里最大牌的演员是狼。开机前一般是剧组和演员先等着,驯兽师再上来检查是不是准备好了,然后一吹口哨,狼才三三两两姗姗来迟。而且狼的工作时间严格,一小时就得休息。导演最怕的就是狼受伤,这些动物演员没有替身。

最考验导演功力的是:给狼“说戏”是无效的,动物只有在真实的环境下才能做出相应的反应,必须花很多时间专门研究过怎么触发狼的反应,还要有十足的耐心等待它们最好的状态。但在阿诺眼里,“狼演员”也有让人省心的地方,“不会像好莱坞明星一样打电话给他们的经纪人”。

电影拍摄中,几位主创和狼结下了不解的“狼缘”。冯绍峰经常跟驯狼组一起照顾小狼,给它们切肉、打扫狼窝,甚至想带小狼崽一起住宾馆;而阿诺学狼叫和狼攻击人的动作已经惟妙惟肖,他最得意的是他和剧组里“狼王”拥抱亲吻的照片,因为这份亲密可是狼给他一个人独享的“特权”。

狼向往自由,人得看它脸色

在一部近10分钟的纪录片制作特辑中,《狼图腾》主创人员道出了驯狼的核心秘籍:“它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眼非常重要,如果它第一眼看到的是狼妈妈,这辈子你也驯服不了它。”

主演冯绍峰的切身体验是,狼是不能被拖着走的,它们向往自由。“不是我遛它们,是它们遛我,它们在前边跑,我在后边跟着,让不让跟还得看它们的眼色。”

在《狼图腾》里,狼既有九曲回肠的温柔,又有奋不顾身的凶恶。“因为狼是团队生活的,如果仔细观看,狼群的生态和人是很相似的。”阿诺说,你在观察它们的世界的时候就仿佛在旁观自己生活的社会,有一种纯粹的感情和交流是可以共享的。

当年小说出版时曾在关于“狼性”是不是等同于凶狠和侵略、“狼性”和“人性”、游牧民族和农耕民族的矛盾和融合等方面引发巨大争议。今年恰逢《狼图腾》图书畅销第10年,以末位淘汰的“狼性原则”管理著称的中国地产标志性人物潘石屹更预测,如果小说是“炸弹”,那么电影的影响力无疑是“原子弹”。也有人说投拍《狼图腾》这样的电影是为了向世界展现中华民族现在更强盛的精神面貌和状态。

阿诺认为吸引他拍这部电影的,主要是书中渗透出的对环境破坏的忧虑。“大家都知道环保问题不仅存在于中国,过去的欧洲和美国都曾经历过环境污染治理的阶段。我欣喜地看到有这么一群人和我一样对环境问题的改善有着同样的渴望,也很荣幸和他们一起战斗。”阿诺说。剧组在内蒙古拍摄期间也尽量采用了能最大程度保护生态和草原的方式,随行的中方工作人员也都非常小心翼翼地在保护着内蒙古草原的生态,这也让自己更新了对当代中国人的认识。

文章来源:中国青年报

原文链接:http://zqb.cyol.com/html/2014-09/09/nw.D110000zgqnb_20140909_2-09.htm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