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乐美时尚 > 沪年产10万吨旧衣,持证回收企业仅1家

沪年产10万吨旧衣,持证回收企业仅1家

东方网8月28日消息:据《劳动报》报道,眼下,当你把一件孩子穿不下的童装捐到婴童店,或许会收到一张打折券。而在你看不见的地方,一件件旧衣服被分拣处理,成为慈善救助和循环经济产业链上重要的主角……

衣服

本月,国内知名童装品牌丽婴房紧跟快时尚的脚步,启动了“旧衣回收”的公益项目。记者调查发现,越来越多的服饰企业将目光投向被大量淘汰的“时尚垃圾”,国内废旧衣物正以每年产生800万吨的规模,等待着各界挖掘其巨大的剩余价值。

两周回收200余件旧衣

“您好,以后您的旧衣服可投到这个箱子里。”昨天上午,丽婴房胶州路店员工小张指了指店门口的一只绿色纸箱,一边笑着对顾客解释:“捐了旧衣服,还能获得一张打折券。”原来,8月15日起,丽婴房在国内母婴行业率先发起了“绿色行动”旧衣回收行动,其间,上海地区的消费者可带着家中闲置的童装到丽婴房指定的65家回收点参与活动。“目前试点门店数约占全上海门市的四分之三。”上海丽婴房婴童用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张育韶表示,活动开始以来,已收到两百余件衣物。

婴童行业尝鲜的,是正在时尚界渐成风潮的事。在快时尚领域,H&M和优衣库都已开始各自的旧衣回收工作。阿迪达斯、耐克生产的部分旧球鞋,也曾通过回收捐向贫困地区。

慈善领域的这项工作,启动更早。

“从2008年开始,我们就利用上海高校的平台,对学生的废旧衣物进行慈善回收利用。”市老教授协会慈善工作站相关负责人鲁孟贤举了一个例子:每年大学生军训结束后,军训服就很少被继续使用,造成大量的浪费。通过多年探索,该工作站的旧衣物回收,前、中端与专业回收机构合作,后端则将整理后符合捐赠条件的衣物,捐赠给上海慈善基金会。

借助专业机构再利用

将回收箱放进门店,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

张育韶表示,发起旧衣回收的念头由来已久。因为童装和普通服饰不同,淘汰更新的频率比成人服装高很多。“以前的父母喜欢给孩子买大一码的衣服,可如今的消费者更爱买合身款给孩子穿,很多衣服穿一季就不再使用了。”他说,为了避免浪费,此前,丽婴房会在每件童装的合格证标签上作简单提醒。“后来我们就考虑,如果能采取更为直接的旧衣回收,或许能得到更好的利用。”

起初,公司想到自己开设一家慈善爱心小店。不过,衣服的回收后还需专人收运、整理,甚至清理、处置。“我们需要借助外部专业机构的团队来帮助我们妥善处理好这些后续工作,并将这一工作长期坚持进行下去。”他说。

经过审慎评估,丽婴房最终确定通过专业机构“上海缘源”对回收的旧衣进行后续分类整理、消毒杀菌、爱心捐赠及资源循环再利用。

从公益升级为营销

记者发现,由于旧衣均从消费者处免费获得,旧衣回收成为许多品牌长效公益的一部分。张育韶就反复强调,童衣回收是一项公益行动,没有盈利。“未来我们计划在每年春夏、秋冬两次换季时节继续,将这一公益环保行动作为企业社会责任的一部分持续进行下去。”他说。

初尝“时尚垃圾”变废为宝后,一些品牌甚至由公益开始打起独特的“环保营销”。H&M与瑞典I:Collect在全球范围的合作模式就较为典型。回收所获得的利益,按照每公斤的市场价由I:Collect支付给H&M。后者获得的盈利,也将捐赠至环保基金会。这些款项将专用于投资关于纺织品循环再利用的一些创新项目。同时,H&M就曾在店铺中陈列了一条环保再造的红色连衣裙。它来自2010年的“环保自觉行动系列”。所有的衣服是由环保面料制成,包括有机棉、可再生涤纶、可再生聚酯以及环保大麻纤维等。

产业:全国每年产生800万吨废旧衣物

“时尚垃圾”蕴含宝藏:每吨报价逾5000元

作为时尚之都,上海服饰的更新换代日益加快。这些被称为“时尚垃圾”的淘汰衣物除了填埋,还能有怎样的价值?

“目前的废品回收行业没有可以回收废旧衣服的栏目,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利用的目录中也没有。”杨膺鸿说,我国明确废旧纺织品不能民间交易,但每天都有大量的纺织品被淘汰。根据纺织工业部的相关数据,我国使用的纺织品原料占全球资源总量的52%,中国人每年消耗纺织品原料5000万吨。每年产生的下脚料等废旧纺织品也多达2000万吨。其中40%左右是废旧衣服,即大约800万吨。“缩小到上海,每年废旧衣物的产出10万吨左右。每天上海有500公斤左右的废旧衣服。”杨膺鸿说,这些“时尚垃圾”大多会被填埋处理,也有的通过非正规渠道流向违禁的二手服饰市场。

那么,如果这些衣物得到有效利用呢?根据我国废旧纺织品综合利用产业技术创新联盟的数据,如果每年产生的2000万吨废旧纺织品能实现60%的综合利用率,就可年提供化学纤维940万吨,相当于节约原油1800万吨;也可提供470万吨天然纤维,相当于节约耕地1600万亩。

不仅如此,国内的旧衣回收后再利用的环节上,也有惊人的剩余价值。在旧衣服网整理的7月14日部分地区夏季旧衣服报价单上,广东每吨旧衣价格为5500—7300元,浙江为5300—7100元,江苏则是5000—6800元。以上为国内回收价格,实际出口价格将更高。有业内人士透露,曾经温州一地就有千余纺织品再利用企业,收编为“正规军”后的规模也有百余家。“旧衣回收的市场前景很好,但这一行业要发展,也受到多方面的制约。”杨膺鸿认为,除了本身的政策门槛外,企业发展中还会面临技术瓶颈等多重影响。事实上,缘源成立以来,至今仍处亏损中。丽婴房有关负责人也认为,这项环保公益项目能否持久开展,与市民的接受度紧密相连。“这就需要各类宣传渠道的打通。”她说。

探访:一件旧衣服三步变废为宝

沪上唯一“持证”回收企业打通产业链

先收运,分拣消毒,再综合利用……据悉,旧衣回收的产业链主要有这三步。不过,由于我国明令禁止民间废旧衣物交易,上海目前仅一家企业拥有开展业务的“准生证”。昨天记者来到这家同时承担了市政府实施项目的企业,探访一件旧衣服是如何变废为宝的。

上游:3000个箱子在吐纳最快五天收一次衣服

在沪上不少小区里,都有一只供居民捐赠废旧衣物的铁皮大熊猫———这就是由上海缘源承担的废旧衣物回收利用循环经济清洁生产专项项目,已列入上海第五轮环保三年行动计划。到年底,回收旧衣服的“大熊猫”将增至3000个。对于一家仅23人的小企业而言,合理控制收运环节成了一道重要的经济学题目。

公司负责人杨膺鸿介绍,公司现有三辆收运专车,还有一辆后备用车。每个回收箱最多可收60—80公斤衣物。若一辆卡车满箱,可装25个箱体。“不过,箱体里的衣服多少,不是我们可以控制的。”他坦言,回收箱放置的位置很有讲究。起初,有些小区将它放在垃圾箱旁,“吃”衣服的箱体里就会放满各式生活垃圾。

所以,每个箱体进入社区后,都会有两个月左右的观察期,以了解大致的收运周期。“一般来说,收运周期最长不超过一个月一次,最短是五到七天收一次。”他说。

中游:分类整理消毒照紫外线“吸”臭氧

当收运车满载着衣物出发后,就驶向上海缘源位于青浦的工厂———这是回收的中游,也是最关键的一环。

在其约两千平方米的厂房里,成堆的衣物被整齐地堆在一起。有些包裹垒起来,有两三个人高。“我们就从这里开始对废旧衣物进行分类、整理。”杨膺鸿说。

厂房深处有间小房间。一排排经过分拣的衣物被整齐地挂在衣架上,其中不少成色很新,样子也挺时髦。出于安全考虑,它们在这里经受紫外线照射及臭氧消毒。“工业臭氧可以有效杀灭细菌,还能消除衣物上的异味。”杨膺鸿解释。

根据规定,只有那些七八成新的衣物,才能被用于慈善救助。因此,工人们首先会分拣出符合民政部门规定、可用于救助帮困的衣物。那些不符合帮困条件的,则进入开松、纺纱,实现循环利用。比如,记者在消毒室里看到了一排毛衣。完成消毒后,它们将作为绒线的原材料,由沪上社区里的爱心妈妈们重新编制新的毛衣,用于救助。

在厂房里,还有一堆堆整洁的夏衣。据悉,这些尚有穿用价值的夏衣,将提供给非洲经济落后的国家。

下游:救助或循环利用变劳防用品和服装面料

“废旧纺织品其实一样有价值。”杨膺鸿说,这就涉及产业链的最后一道关———循环利用。

他举例,在废旧纺织品中,价值最高的是毛料。目前羊毛的市场价为五万元一吨。由废旧衣服回收处理后变成的毛料,同样可在服装企业通过物化变成纤维,作为羊毛原料,而这只有新料的四成价格。

不过,随着上海产业结构调整,下游的这道循环利用工序无法在上海完成。2012年,由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发起的废旧纺织品综合利用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建成,缘源是成员之一,它也在这里找到了可承担下游任务的企业。通过相应的技术支持,缘源工厂里堆着的废旧衣物,最后可变成纱线的劳防手套、各类服装面料,也可作为毡布或汽车内饰。

文章来源:东方网

原文链接:http://sh.eastday.com/m/20140828/u1a8307600.html

图片来源:Pixabay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