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园艺 > 台湾自然农法之农庄拜访记录

台湾自然农法之农庄拜访记录

文/薛遇芳

在台湾参加完福智文教基金会于2014年7月底举办的心灵成长营后,经台湾一位专注于有机农业的友人介绍,参观了位于台东的3个践行自然农法的农园,我将谈话内容以一问一答的形式呈现。

践行自然农法的罗杰先生

践行自然农法的罗杰先生

台东在台湾属于经济欠发达地区,工业较少,故污染也少,加之面临太平洋的地理优势,做农业自然条件很好,这次参访的4位农人,都是在很大程度上践行秀明自然农法,且基本上都是以种水果为主。在高温高湿,加之不断有台风侵袭的东台湾,想种出不用化肥农药的水果很难。

这4位农人的果园里,杂草丛生,基本上像是荒芜的果园,没有行列之分,好像随意种植。如果不是看到头顶用于固定枝条的网线(台东特色,用于防台风)和从地上竖起的喷淋水管,基本上看不到有人打理的痕迹。

尤其是一星期前,麦德姆台风来袭,恰从花莲台东登陆,可是眼前的果园,不见树木东倒西歪,一派勃勃的生机,枝条尽力向天空伸展。树下拨开土层,但见一层层由不同腐败程度的枯叶,小树枝组成的肥厚,喧软的腐殖土中,一股股微热的潮气涌出,难以想象这里是一个星期天天大太阳的暴晒,而且未曾浇水。

不同于我所见到大陆的一些不用农药的果园,蔬菜地,被各种虫子啃食的枝叶/菜叶稀疏,有些惨不忍睹。这里的果树感觉很健壮,枝叶既不过于茂密,也不稀疏,恰到好处。在太阳的照耀下,叶脉清晰,叶子泛着自然的光泽。走在园子里,踩着被厚厚的杂草层层覆盖的土地,那样松软,禁不住想在这个天然弹簧床上一蹦三尺。各种果香不时袭来,还有不知名的蜂,蝴蝶,鸟等欢然飞过,呆在园子里,竟不肯走开,很是享受。

弘农自然农园

主人:杨坤城(秀明自然农法施行农夫)

地址:台东县卑南乡泰安村 时间:2014年7月29日

因为行程无法提前落实,到达台东当日很唐突地给杨坤城先生打电话要求拜访,不想杨先生很爽快地接受了我的请求。10点多,我坐的出租车甫一到达,刚好碰到下地的杨先生回来。本身是农家子弟的杨先生,在大学学的是机电专业,在台南有店铺。8年前,因为想过一种“可以自我安排”的生活,回到家乡,开始务农。期间曾去日本学习秀明自然农法。现有1 .5甲地。(注:台湾的一甲相当于大陆的一公顷,而一公顷等于15亩)

问:你怎么看待农业和农民?

答: 农业是社会运动,我在家种地,同时也是“荒野保护协会”(台湾最大的环保团体)的志工,还是台东农业促进会的理事。通过料理好自家的一片园地,来实现环境的一点改善,所以农民通过关爱环境来参加社会活动,跟社会是有链接的。

农民不是社会上的一个小螺丝钉,要做全人。

问:怎样开始转做农业?

答: 多年前,就在阅读汉声有关农业的书籍,同时又接触到厨余垃圾变堆肥,辣椒水等天然材料竟可以驱虫,所有这些神奇的自然方法激发了我的农耕兴趣。后来又加入了环保团体“荒野保护协会”,了解到生物多样性对于整个生态环境的重要性,就想自己亲自实践。

农夫,夫者斯也。也是非常好的职业。过去我总在出差,天南地北地飞,感觉不踏实。现在我每天一早下地,9-10点钟收工,看书,学习,思考,接着又去下地,生活可以自我安排,感觉很自由。

问:听说秀明自然农法是不锄草,不施肥?

答: 这只是狭义的理解,不能照搬。在我的院子里,高大的果树,我不除草,当长到一定高度后,用双脚把草踩到,使之覆盖树根及周围;而对于相对矮小的作物,如芋头,还是要割草,只是割完的草不要丢弃,就地覆盖。人的干预只是不让草与蔬果争夺阳光。

草可以涵养水分,增加营养,你可以观察没有草覆盖的土地,下过雨后,营养成分会随着水流出。

不施肥,包括不用有机农业允许使用的草木灰等,一切要靠土壤自身的力量。

不耕耘,土壤结构就不会破坏。

不必引用外来物种,比如通常一些可以起到驱避作用的香草,因为土壤周边的杂草,就附带各种细菌,微生物,昆虫,对虫害,病害可以起到抑制作用。

当然蔬果剪枝一定要做。

问:那这样看来是不是很省事,感觉也没有付出什么劳动,水果为什么还卖得那么贵?

答:虽然看似劳动量少,实际上我付出了更多的思考。现在的农民不思考,出现什么虫害,就喷相应的农药。可是害虫杀不尽。通过多年的观察(对于田,草,土,石头,昆虫的观察),思考,经验累积,我觉得一块地里的生物多样性是最重要的。这个多样性体现在天上飞的各种昆虫,鸟,地面的作物,杂草,地下的昆虫,细菌,微生物。

我的思考是通过看书和观察而来。即便是没有文化,一样可以有观察力,有智慧。

我要做的就是经营环境,让各物种互动起来。养地,养草,每一种草不同,吸引的微生物也不同。

整体上的生态平衡了,出现状况的可能性就就少。土壤也会越来越肥沃,植物越来越健康。

况且一出现虫害,就用农药,植物永远不会有自己的抵抗力。就像人,一感冒,就吃药,免疫力就不会产生。而我照顾好环境,植株健壮,就会激发内在的顽强生命力。

问:这样看来,自然农法要比一般的有机农业高一个层次?
答:也不能这样说。工业式的有机(包括大棚等设施农业)还是最求产量和经济效益,较少考虑到生态,耗费很多资材,价格相应要贵。

而自然农法,投入的很少,实际上种出的作物更健康。

想想每一块土壤都不同,如果用相同的有机化肥,有机农药,种出来的果实味道都一样,都是同一种化学物质的反映。不能体现每一块土壤独特的气质。我认为我种的芭乐最好吃,因为她的风味忠实地表达出我这块土壤的特色。

而且人对各种营养元素的认知还很有限,又怎能用这有限的知识配比出植物需要的化肥呢?

问:在你的果树上,看到了套袋,貌似与自然农法有出入?

答: 套袋是为了对付东方果实蝇。这是一种来自于东南亚的外来物种。会吃掉果实的内芯,从里面烂,90%会丧失殆尽。目前还没有防治方法,只能套袋。而且一个物种天敌的出现,需要长期的过程,不是几年的时间。在新加坡,东方果实蝇的天敌已经出现,可以不用套袋。

所以,引进外来物种一定要慎重。套袋也只是用在芭乐上,而芒果(外皮涩)和百香果(外皮硬)都不用。

问:请介绍一下台东采用自然农法农户的整体情况?

答:台东地区现有16个采用秀明自然农法的家庭,最初有4个家庭。我们每月都有一次家庭聚会(餐),轮流做东,全家出动,已经持续了5,6年。期间会提出问题,共学,共修,增进感情,共同支持,共同成长。

农夫间的分享很重要。像我种的一种老品种槟榔心芋头,紫芯,当地很少见。间苗后,我会送给其他农夫。我不愁会产生争夺销路的问题,市场这么大,一个人做不过来,需要更多的人加入。

问:在作物的品种分配上,你是如何考虑?

答:首先,我要种自己爱吃的。我很喜欢吃芭乐,主打品种就是芭乐。其次要品种多样,这个果园里就有芭乐,芒果,火龙果,柳丁,柠檬,木瓜,百香果,芋头等。一方面,可以物种多样,另一方面,可以减轻病虫害的损失,同时减轻由于单一品种的盛产而造成的销售压力。

还有尽量种老品种作物,不要过分追求经济回报。

其次,我只种有籽的水果。籽是有生命力的,可以繁衍后代。(像无籽西瓜,只是单纯地满足人们吃时的便利。)你看植物也是很聪明的。如果她们能够不借助于外力,自行繁衍,本可以长得很苦,很涩,但是他们深知自己的缺陷,所以会拼命长得很甜,很香,吸引人,鸟争相采食,这样就会通过排泄物四处传播种籽。

为了自己自足,适当种一些淀粉类的作物,比如芋头,马铃薯,可以当粮食充饥,抵御灾年。就可以尽量都吃自己地里种的。毕竟光吃水果不饱。

问:这么高质量的水果,如何定价?

答:自行定价。像芭乐,市场价:10 -30台币/台斤(600克),我的价格:90台币/台斤(600克),基本上是3倍。不与别人比价,也不在价格上拉扯。低产的时候,我也没有要求消费者承担。

问: 那销售是通过谁来做呢?

答:完全是靠我自己销售,不经过任何机构。曾经有过去的同事想包销我的水果,全年买断,我没答应。因为这样我又会受他们资本运营方式的控制,没有自由。现在,我一位一位地去销售,尽管很累,但是可以更大范围地推广。

而且,我尽量在地销售,产量有限的情况下,优先售给台东当地的顾客,就可以降低碳里程。包装也尽量简单,没有花花绿绿的印刷,随附一封我写给顾客的信件。(见附件)

问:对于打算转向自然农法的农户,你有什么建议?

答: 不要刻意强求。保持内心的快乐。相信什么,就去做什么。如果觉得用化肥,农药种植很好,就这样做好了。做有机是为了赚钱,就去做。毕竟农夫要面对气候,病虫害的挑战,不是件容易的事。

农业和生活紧密连接,是一种生活方式。做自然农法的不要歧视惯性农业的农户,都是每个人的选择。

不觉间,4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临走,想给他拍照,不曾想被其拒绝。他说:我不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也不想出头露面,如果知名度大了,需求跟着来,这样我就要扩大种植面积,果树就会有照顾不到的情况,品质就会下降。同时我也会很累,感觉不自在。

台东源缘园自然农场

主人:王旭朗先生 时间:2014.7.30中午

地址:台东县卑南乡宾朗村

通过罗杰先生的介绍,认识了王旭朗先生,罗先生自称王先生是他的老师,引导他走向自然农法。因为时间很紧,来不及亲自参观王先生的农场。了解到他已坚持10多年用自然农法种植蔬果—释迦,香蕉,老姜,竹笋,同时还做养生套餐,养生姜油。他的农场通过慈心有机认证,编号:TOC-C005。

问:你怎么看待农业?

答:农业是对天,地,人的思考。耕也,种也。肥沃的土地,优良的品种,耕种方法三者是基础,不可分离。

农夫要种出让消费者感动的东西。

问:怎么看待土地?如何养地?

答:土地是母亲,是所有生命的母亲。而最祸害母亲的就是人,“母病及子,子病及母”,我们往土地里投了那么多的毒,故从此以后要生生世世护地,养地。

“农失其时,饥馑无食”。

子曰“不患寡,而患不均”,运用在农业上就是:不要担心产量的减少,而要忧虑整个生态环境中植物,动物,微生物的失衡。

问:如何看待虫害?

答:比如介壳虫,羽化飞走,剩下的壳落到表土,就是天然的生物肥料。而且虫子有了,天敌就会来。当一块土地,有地鼠,蜈蚣出现,土地就有了生机。

虫子不是害,是你的老师,帮助你的都是老师,要感恩。

再比如鸟,帮我们吃虫,更要感恩。作物收成后,要给他吃,他吃3成,我们吃7成足矣。

问:看你对待虫害这么轻松,想必当初也曾有过痛苦?

答:初期肯定会有痛苦,但不应该超过3,4个月。农耕方式的转换是一件最快乐的事。土壤在一点点恢复生机,相信你应该看得到。

短短的2个小时的交谈,感受到王先生深厚的国学底蕴。而他竟是一位未曾离开农田的普通农民。因为王先生一直在研修佛法,他把“观功念恩,待人着想”的理念运用于农耕实践。他的感悟不时涌现着儒释道的绝美之气。期待有一天,能够尽情地向其请教。

罗杰农场

地址:台东卑南乡顶岩湾 主人: 罗杰先生

时间:2014年7月30日中午,下午

种植作物:百香果,火龙果,芭蕉,冰糖橙,柠檬,木瓜, 凤梨,酪梨,生姜,甘蔗(自己榨糖),玉米,芋头,蔬菜

践行自然农法已经7,8个年头的罗杰先生,管理着大约60亩的田地(分散在好9处)。走在充满了各种花香的园子,满脸透露着轻松和自豪,让人根本无法想象最初几年因果实品相不佳,或减产,甚至绝产遭受的打击。时不时他会轻柔地拨开树根附近一层层不同杂草和树叶的覆盖,让我感知潮湿,温润的土壤里散发出令人舒服的气息,然后又小心翼翼地盖好,全神贯注,那样子,像极了慈祥的母亲在为襁褓中的婴儿整理棉被…

问:您这么大片园子,好像没有豆类等其他绿肥,请问是如何保证肥力的?

答:种豆类或绿肥以增加氮含量是一种迷失。要分情况对待,像我这里大部分都是水果,水果不需要太多的氮,开花后需要磷,结果后需要钾。再说打雷也会释放氮,不见得非得要种豆类。要相信土壤的力量,人不要过多干预,否则土壤就会失去自身分解营养的能力。

最肥沃的土地,我会种玉米,芋头,比较耗费养分的作物。而姜,不太需要肥(但是要种于半日照处)。我就曾有过这样经历:在种姜前种豆类,或在其旁边种豆类,姜很容易烂或长虫。

还有通常的堆肥也会有坏的细菌产生,施予作物上就容易生虫,我也不采用。

问:在实行自然农法最初的几年,您一定遇到了很多困难,请问如何面对?

答: 圣经说:要灵巧得象蛇,要善巧。古人云:见招拆招。那段时间,我经常到外面的农场打工,也是学习嘛。

对于品相不佳的水果,我会在博客上解释,要学会教育消费者。比如果皮为什么会发黑,是因为以前大量使用化肥,农药的结果,而现在是在排毒期。同时披露这个行当的惯性做法,让消费者变成内行,我起名叫“内行果”,按一半的价格卖出去。

同时要合理安排农场作物的品种,像这边是今年刚种下的小苗,要3年以后才能挂果。要在其旁边种些玉米,这样长短期作物参差种植,方可持续收获。

要善于动脑,像眼下,天气太热,地里几乎不长什么菜,但是苋菜却长得很好,我就收来去卖,增加收入。台湾一年四季都可以吃到新鲜蔬菜,一般人看不上野菜,但是这些野菜却具有超级的营养。苋菜茎杆老了以后,嚼不动,扒了皮,一样很好吃。

问:好像别人认为你有些傻?

答: 天才都是大智若愚。我为自己种,为家人种,不要太在意别人的感受。

问:如何看待虫害?

答: 虫吃叶,叶也在吃虫。不能以肉眼看不到的就不相信。叶子里含有很多酵素,能分解虫,经过一两年,虫子就少了。黑就是白,白就是黑,无中生有,一体两面。要用时间去陪伴她。

问:您这样出口成章,引经据典,我应该称您为“哲学家农夫”,请问您信佛吗?

答: 论语,佛经,圣经我都在看,其实人类的智慧都是相通的,不必要刻意信奉哪种宗教。但是要学习,领悟。大陆多年实行的唯物主义教育,强调人的力量,却忽视了对自然的敬畏;而有些人又是神神鬼鬼,过于唯心。其实唯物和唯心要平衡,就像左右两条腿,缺一不可,人就是要两条腿走路。

我在先贤圣哲的精华中,找到很多农法。比如这棵树的修剪,就是运用了道家“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原理,主杆是一,支杆是二,再分出的是三,要去掉这个三,才会有果实(万物)。

问:刚才看您吃饭前那么虔诚地祷告,有什么特别的含义?

答:吃东西,最重要的是感恩,毕竟是心,灵引导着身体。即使是吃不好的食物,也要感恩。

问:那您对饮食有什么感悟?

答:我以前是做民俗疗法(中医的针灸,按摩,拔火罐等)的,那时身体很不好,每天都在接受负面的能量。太太怀第一胎时,真是全力以赴,按照营养学的原理,每天严格控制饮食,所有的食材都要称量,蛋白质,脂肪,碳水化合物等精确计算,老大生下来很胖,长大后却很瘦,是5个孩子里身体最不好的,有异位性皮炎。

后来的4个孩子 (罗太太正怀着老六)却没有这么刻意,基本上都是素胎,身体反而很好。

现在有一个误区:要想健康,需要吃大量的蛋白质。其实牛奶不好,大量喝豆浆也不好,人体不需要那么多的蛋白质。

(注:罗先生的孩子老大有10多岁,小的才2岁左右。孩子们都很懂事,每个人各司其职,不需大人吩咐,做饭,洗碗,照顾小弟妹,井然有序,看不到那种多子女家庭吵闹成一片的混乱。吃完午饭,孩子们又自觉地去农田干活。罗先生专门辟出一块地让孩子们种蔬菜,体验农耕。罗先生则会帮他们售卖,提成10%,“因为土地是我的,我还帮他们销售”。在罗先生家,我感到浓浓的和睦,平静的气氛,而另人惊奇的是:这5个孩子不曾上学,都是接受罗先生夫妻的“在家教育”。如果能呆得更长时间,我一定要好好请教如何这样教子有方。)

问:您这9块地里,很多是租的,那以后要收回来,您的心血不是白费了?

答: 没关系,我已经掌握了方法,可以重新开始。

问: 改善土壤需要几年?

答:从你心念改变的那一刻就开始了,能量就开始转化。就像白天不知不觉就到了黑天,黑天不知不觉间就又到了白天。

农业是一种生活方式,是世界观。

罗先生的谈话间充满了哲学的智慧,令人叹服。他曾于2013,2014年,连续两年来大陆推广自然农法,有相关的资料(书籍和DVD)供感兴趣者参阅。

慈济农园

地址:台东 主人: 施炳霖先生 时间:2014年7月30日下午

一派学者风范的施炳霖先生管理的这片农园是慈心农业的教育示范基地,种植了各种各样的水果树:芭乐,蜜蕉,香蕉,芒果,百香果,柠檬,桔,释迦,凤梨,间插着还有花生,芋头,各种竹子,小小的一亩左右的园子,有100多种植物,不愧为人人称道的“食物森林”。

本身是生物老师的施先生,对于每一种生命现象都力从专业角度加以阐释,令人信服。比如“不是所有的虫子都是害虫,有一些虫子会吃掉落叶表面的角质层,内部才会加速分解,腐化,转化为植物所需的营养”,“不是只有大豆,绿肥才能固氮,很多豆科植物的杂草也能固氮。”

施先生对园子里的每一种植物都娓娓道来,能想象到他花费了颇多心血。“我要用后半生的努力摸索出一套模式(生物多样性),供附近(北纬20度左右的台南地区)农人参考。” 赤子之心可见。

他分享了很多热带水果的种植经验:

1 .尽量从种子(而不是苗)开始种,这样根会扎得深,抵抗台风。

2.香蕉根部侧面的小苗,不要砍掉,因为小苗的根部是一个团,能帮助主根加固根部,台风来了,才不会倒。而且几株香蕉种在一起,形成树丛,会抱团抵御台风。

3.芭乐需要套袋,防止东方果实蝇,香蕉(皮是涩的)和芒果(皮呈碱性)都不用。

4.柠檬等柑橘类的主要害虫是天牛。一看到树干分泌胶状固体,即是有天牛的表现。叶子打卷,也预示着天牛。严重时,整棵树都要废掉。但仍可采用压条法,很快就从侧面长出新枝。天牛吃老树,不会吃小树。向四季柠檬这样没有籽的树,更容易遭天牛之害。

柠檬叶子表面的花斑是潜叶蛾,不要紧,类似菜青虫。

后记

以上经验,仅是农友个人的实践所得,不能套用。他们也一再强调要因时因地因品种。

短短的两天,拜访了4位践行自然农法的农人,没有一位会诉苦,感觉是那种经历过痛苦后的轻松。对于他们来说,环保生态不是一种口号,而在于历经多年对天,地,人的思考;在于对生物多样性的由衷推崇;在于对环境付出了更多的观察和积累;在于对每一种杂草,虫害共生共荣的认识;在于将国学经典灵活地运用于农业实践;更在于农友间无私的分享和交流。

当然,台湾政府对于农业有补贴,农业从业者也能享受到很好的医疗,教育,养老补助,故农友对经济的考量相对于会弱一些,这一点也是大陆无法企及。从3位农友的家居陈设及饮食上看,感觉他们并不富裕,相当于大陆农民中等的水平,但他们内心的那种富足和自由不禁深深感染了我。

希望大陆农友也能早日走上这条自由之路。

薛遇芳

文章来源:樱慈的博客

原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cf9aa00102v1dt.html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