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绿色消费 > “零购物年”:看省钱达人是怎样炼成的

“零购物年”:看省钱达人是怎样炼成的

一年多前,居住在加拿大卡尔加里市的31岁会计杰弗里·舒斯凯维奇(Geoffrey Szuszkiewicz)开始着手分析自己每月的消费状况。据他说,分析结果令他大跌眼镜:“过去的每个月我都花掉了很多钱,不管我赚多少,似乎总是不够花。那是一种很典型的生活方式蠕变。”

他的好朋友,29岁的朱莉·菲利普斯(Julie Phillips),是卡尔加里大学(University of Calgary)的一名公关顾问。大约在同一时间,朱莉原打算搬入一间新的公寓,但因为某些原因没能实现。“当时杰弗里说,‘你可以搬来和我住,但是我只有一间卧室可以租给你,’”朱莉说,“其他房间都堆满了他的东西。所以我在三天内把自己的东西处理掉了超过80%。”(她那时觉得自己可能会在一年内搬走,那样的话,到时还是得处理掉很多东西)但是当时她整个人都崩溃了。“我彻底慌了,满脑子都是‘神啊,我该怎么办?’但是之后我又想,‘我要这些东西干嘛呢?’”

两人成为室友后,第一次在一起喝酒。一瓶酒下肚,他们开始质疑那些榨****们银行存款的花销,反思自己是否真的需要买这些东西,于是两人突发奇想,决定过一年什么都不买的日子。当时,“零购物年(Buy Nothing Year)”这个域名和同名Twitter账户名竟然都没有被人注册掉。朱莉回忆说,“我对那个办事员说,‘怎么可能!这些名字竟然没有人注册?’他回答我说,‘我觉得很可能!你们两个疯了!谁会去做这样的事?”

朱莉·菲利普斯和杰弗里·舒斯凯维奇

朱莉·菲利普斯和杰弗里·舒斯凯维奇

不到一周,他们就登上加拿大的新闻头条,轰动一时。两人突然意识到,全国的人都在盯着他们,他们必须坚持下去。

在前三个月的时间里(8月到10月),他们逐步取消了所有的消费项目,例如日常用品、电子产品以及衣物。随后,他们又停止了所有的服务项目,包括外出就餐,去发廊美发,以及给车加油,取而代之开始举行很多的家庭聚餐,并采取骑自行车和步行的交通方式,甚至在卡尔加里市漫长而寒冷的冬季也坚持如此。(杰弗里步行上班需要花费35分钟的时间,他会穿上秋衣秋裤,冬靴,带上围巾、手套和帽子。尽管整个项目开始的时候他的身材就已经很匀称了,但他还是因此减掉了10磅体重。当需要去到非常远的地方时,他会选择搭乘公交车)他们的洗衣液和表面清洁剂都是自制的,但是自制的洗洁精总是会在餐具上留下一层恶心的膜,所以在这一点上两人只好妥协,选择从商店购买。

在最后一个阶段里,也就是今年7月开始,他们原计划不再购买食物,而是通过自制的鱼菜共生系统和花园来自给自足,但无奈产量不足以支撑两人的日常消耗。(收获季从8月开始,而这个项目在8月3日结束。)那时候杰弗里说,“我们已经基本达成了原本的计划目标,实现了这种低消耗的慢生活方式。”

并且他们还存了不少钱:杰弗里攒下了42,300美元(46,000加元),朱莉也存下了13,800美元(15,000加元)。(对于杰弗里的存款比自己高出很多,朱莉的解释是:“我一年的收入全部加起来,也没有杰弗省下来的钱多。”)下面我们来看看他们是如何实现这一壮举,而这个项目又为他们的生活带来了怎样的改变,还有哪些习惯是他们会保持下去的。此外,以下一组图片介绍了两人的精华建议,帮你实现自己的“零购物年”。

你以前的消费习惯是怎样的?

杰弗里:我以前是典型的月光族。通过零购物年,我存下了税后工资的65%。我是2012年毕业的,工作后感觉到巨大的转变,自己终于可以买大人的东西了!我买了车,买了华丽的沙发,还买了许多杂七杂八的东西来装饰房间,去很多地方旅行。我看上什么就直接买下来。对于去哈德逊湾百货公司[(Hundson Bay Company)——加拿大版的诺德斯特龙百货(Nordstrom)]花个1,000美元这种事,我也完全不会迟疑。那时我是典型的消费主义者。我经常去美国旅行,还去过柏林,每年都会参加美国的“烧人祭”狂欢活动,我会前往旧金山或者温哥华,利用周末去爬山。

朱莉:我一直都是个大忙人,很喜欢社交,会做很多事情,有很多朋友,所以我会经常去餐馆、酒吧或是咖啡馆。杰弗里说服我每个月核对自己的账单,我被自己的花钱方式吓到了,今天花15美元喝酒,明天花40美元吃晚饭。不过我从来都没有那种超级大笔的消费,比如外出一次消费上百瓶红酒。只是消费频率很高。

杰弗里:我也有很多钱花在了吃吃喝喝上,而且每月有150美元用在剪头发上。

朱莉:我每三个月会在头发上花250美元,用于剪发和染色,所以过去的一年里,我光在头发上就省了一千多。我以前会去伦敦药局(London Drugs,连锁药妆店)买牙膏或者其他小东西,每次都花个75美元,买些化妆品、一本杂志、还有洗发水。我以前压根就不会去思考这件事。现在,我不会随随便便走进商店,除非是要买日用杂货。

最初你有什么样的感受?是志在必得呢还是感觉很难熬?有过渡期么?

杰弗里:情绪上真的感觉很有趣,因为当我们开始这个项目后,就有很多的惊喜:我们创建了博客,还会接受媒体的采访。

朱莉:然后当你真正去做这件事的时候,感觉就是:老天!我不知道事情会是这个样子的。

杰弗里:有很多感受,不是孤独,而是有太多需要去适应。在过去一年中,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都被改变了,这对一个人来说并不是经常会发生的事情,除非你生子或是结婚,或是去了另一个城市。并且,我们还住在同样的房子里,身边还是那些朋友,但是却突然间不能再做从前习惯做的事了。

杰弗里学过心理学,所以我们采用了一种叫做接受与承诺疗法的模式,内容就是你会承诺做到一些事情,但是同时接受自己只是个人并且会犯错。所以杰弗里和我允许自己偶尔作弊。气温低于40度(4.4摄氏度)的时候,如果我那天过的很糟,我就会叫一个披萨。

这感觉就像是一个快速康复或者戒瘾项目,你会慢慢的改变自己的习惯和方式,来戒掉某种东西或某个习惯。对我来说,其中最艰难的就是跟同事和朋友在一起的时候。我记得有一晚非常难过,我和同事们去参加一个晚上的活动,他们之前就吃过晚饭了,并且当时还是冬天。我坐在室外的椅子上嚼着自己用饭盒带的意大利面,而他们都坐在美好而温暖的餐厅里品着红酒。我感觉自己就像《圣诞颂歌》里的小蒂姆一样。那种感觉就像是,神啊,我的生活怎么成这样了。为什么我在做这种事情。

最难舍弃的东西是什么?最容易舍弃的又是什么?

朱莉:我发现衣服是最容易舍弃的。而很难割舍的是外出就餐,和朋友出去喝酒、喝咖啡。还有不开车。我喜欢忙碌的感觉,喜欢做很多事,不能开车令我不得不慢下来。这样我就没法在一天中安排太多的事情。

杰弗里:我也发现衣服很容易舍弃。一开始要放弃去发廊理发很困难。我还记得最初的两三个月,我总是感觉:啊,好想去理发——想去发廊真正理个发。我就是很怀念那种感觉。我从15岁开始就一直去发廊做头发了。心血来潮去发廊换个发型是我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我甚至曾经想成为一名发型师。现在我压根不会去想这事了。很多东西都是一开始很难割舍,但一两个月后,我就不再惦念他们了。很难放弃外出就餐是因为时间的关系:好吧,我到家就晚上10点了,然后才开始做晚饭,所以我上床睡觉都11点了,并且我还得做午饭或者早起。放弃开车对我来说倒是比想象中的要容易。

你有因此而失去朋友或是交到新朋友吗?

杰弗里:这是最艰难的部分。不是每个朋友人都接受我们新的生活方式,所以他们会尝试用传统的消费方式和我们互动,并邀请我们去做一些花钱的事,当他们说出‘太糟了,我很久没见你了。’时,我们的确会略感内疚。所以有一段时间,我觉得自己脱离了我的生活,很孤单,特别是在盛夏的时候。卡尔加里市的夏天只有一个月,所以每个人都想出去喝酒,去海边玩。

我从朋友那里收到过很多幽默的、嘲讽式的评论,例如‘什么零购物年,我要过一个狂购物年,’或是‘你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如今他们看到了这个项目的结果,其中很多人转变了态度。现在每当我的同事或者朋友问到此事时,他们都会更严肃一些,并好奇我存了多少钱,所以我们令大家相信这样做是值得的。但在一开始,很多人会疏远我,或者我自己也会去疏远他们,因为我们之前的友情是建立在花钱之上的,而且他们不想做出改变。我懂的,这是他们的选择。

通过这个项目,我们也在很多意想不到的领域找到了许多同盟,例如艺术方面还有慢生活社区的人,还有一些涉及到食品安全和城市农耕的人。

失去这些朋友你有什么感觉?有没有令你对这个项目产生怀疑?

杰弗里:毫无疑问这的确令我产生了怀疑。实际上我差点就要放弃了。我从自行车上掉下来摔掉牙齿的那次,我几乎就放弃了,那花掉了我5,000美元。我回家后对着朱莉大吼大叫,为什么我们要这么做?

朱莉:我彻底放弃了过去会和朋友们一起做的事。我有这样一群朋友,大家都热爱露营、旅行和参加音乐会。如果有低价票的话,大家会花150美元去参加柯契拉音乐节(Coachella)或是拉斯维加斯音乐节。我已经六个月没和那群朋友活动过了。他们已经不再叫我了。他们都在大公司工作,并且收入大约都是我的两倍。我们彼此之间一直在攀比。我们从很小的时候就是朋友,但是现在我们不是一类人了。

这个夏天我做了次伴娘,所以我必须在零购物年结束前购买伴娘礼服和鞋子。因为那是我最好朋友的婚礼,所以我当然想要参加,但是我也想到,出于社会压力我必须花钱。她让我去买指定的裙子和鞋子,但是这些我只会穿一天,这样的情况总是出现。我可以拒绝,但我对我的朋友说‘我不会令你难堪的,’我知道她也因为婚礼承担着许多外界压力。我不想对她说,我会买条打折的裙子,还会找双看起来差不多的鞋。但是如果我结婚的话,绝不会要求我的朋友去买某条指定的裙子。我见过很多人都不太乐意这么做。

我相信自己的直觉和选择。人们很容易被别人对你生活方式的期待牵着走——

杰弗里:或是被社会责任。

朱莉:是的。人们不停地问杰弗里和我是怎样迈出第一步的,我们总会说,从一周零购物开始,或者一个月零购物。一旦开始了,你就会认清对自己的诱惑在哪里。这种意识真的对人们有帮助。

你的生活发生了什么的变化?

朱莉:这个项目最初就是我和杰弗里之间的一个挑战,也是室友间的一个游戏,最后却成为了影响我们一生的举动。从中学到的节俭会伴随我一生。养成一个新的习惯只需要30天,所以坚持一年以后,这种习惯会变得根深蒂固。

我把自己培养成了一个生活中的有心人。虽然花钱是这个项目的主题,但是这也令我意识到自己的时间都用在哪儿了,自己是怎样来应对一切的。我花费时间、精力和金钱的事物必定是要值得的,可以有所获的。它会展现出你的重点和注意力在哪里。我曾经不断地想拥有一些事物——更多、更好、更美而且更便宜的。我已经有一年没这么做了,所以我的生活更富足了。这是一种精神上的收获,是我完全没有预料到的。

我真正的融入到了每一天的生活和周遭事物中,因为我不再成天呆在车里了。我会骑自行车,会走路,而且这会令我去思考关于社会的更宏观话题——我会发现这里是金钱,那里是诱惑。卡尔加里是一座富有的城市。人们都期待着下班后去喝一杯,如果你在企业中工作,你就会有这种特定的生活方式。那么拒绝这种方式,思考你的产品从哪里来,弄明白全球范围内的物流,这些会意味着什么呢?

朱莉:我们的家乡阿尔伯塔省是加拿大的经济引擎。那里有全加拿大最高的工资水平,但也有最高的负债比率。这里的人们喜欢消费。从表面上就可以看出来,看看这些车,这些衣服。在我们的社会中,你注定要成为一名消费者。

我从中学到最重要的一课就是作为消费者还有另外一种方式,那就是做一个节俭的人。如果我们想要钱,我们就必须学会怎样管理金钱。以前的情况就像是,我有足够的钱买这个,所以我就可以买。只要我每个月的消费没有超支,哪怕是花光了所有的钱,也没有什么问题。

现在,我不愿再花光自己所有的钱,而是选择存下其中的一半,因为这些钱能够带给我自由和机会。如果我有足够的存款,我就可以选择其他的职业道路,而不是盯着钱看,因为我有许多存款作为缓冲,并且我已经掌握了怎样过节俭的生活,这种技能会令我受益终生。我不会担心收入的降低,或是抛开金钱去做出一些选择。我可以用通过自己生活方式更加全面的看待各种选择,这是一种关注于心灵和心理,以社会为出发点的生活方式。

现在一年的期限已经到了,接下来你们打算尝试什么新习惯吗?

杰弗里:我计划继续这样的生活,当然没这么严格,但我会为外出就餐和类似这样的事情制定预算。我希望能在今年存更多的钱。我对于慢生活和经济独立很感兴趣,后者是指过节俭的生活并将大部分收入积攒起来,然后在30到40多岁的时候提早退休。(例如,美国的“省钱帝”Mr.Money Mustache在30岁的时候就退休了。)

朱莉:这整个过程对我来说意味深长,不仅仅是完成了一个目标,而且从中找到了能够丰富我生活的人和关系,还有事物。我明白如果我不留心的话,我会最终又回到那些旧的习惯中。例如,昨天是我表妹的生日,我问我姨妈需要带些什么,她说她已经准备好了食物,让我带只气球给她就行。我当时的想法就是:给我28岁的表妹送一只气球。神啊,一只气球可要5美元啊!我已经整整一年没有这么做了。如果是一年前,我压根不会去考虑这些,但是现在我会,我不喜欢这种感觉,我不想花钱在愚蠢的东西上。

所以,和杰弗里一样,我会在外出就餐和社交方面放宽一些限制,而且肯定会去一些地方旅行,因为这是我真的很喜欢做的事,但是因为在度假的时候我会纵容自己去消费,所以我会去尝试在旅程中缩减开支。

你会给新手一些什么样的建议?

朱莉:把注意力放在令你感觉良好的事物上。每个月都核对自己的账务。我不知道是否一定得像我和杰弗里这样极端。我和他能坚持下来,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们有彼此相互鼓励。

杰弗里:这是一个巨大的个人转变,所以如果有个人可以听你讲这些转变是很有帮助的。其他的朋友没办法感同身受,他们不能理解,亦或是没法同情。他们会觉得,你把这些钱都省下来了,你还有什么可以抱怨的呢?但没错,是这样的,不过有一些改变很难适应。

朱莉:我希望这个项目能够对人们有所启发,令他们对自己的消费习惯产生不同的看法,并且让他们觉得有能力改变自己的经济生活。你没有被困住。即便你的收入不多,但还是有办法可以量入为出,这样你就不会因为钱而过度紧张。事实上这会有很多乐趣。不一定非得是生活方式上的巨大改变,像我一样坐在长凳上在雪中哭泣。做个有心人会令你发现很多生活中的美好。从中得到的好处远大于挑战。

文章来源:福布斯中文网

原文链接:http://www.forbeschina.com/review/201408/0036234.shtml

原文作者:Laura Shin

翻译:李楠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