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市场趋势 > “随手公益”引领慈善新潮流

“随手公益”引领慈善新潮流

公益

“上海暖心公益咖啡团队,邀请你‘享咖啡、受公益’。”一家小咖啡馆,在微信上送咖啡外卖、鼓励消费者“随手公益”,还把实体店部分盈利捐给大凉山的孩子,这样的公益方式挺新鲜——朋友发来的这个微信公众号,引发记者的兴趣,于是慕名找到这家市中心的“公益咖啡馆”,看看它的发起者是什么样的人。

这类公益团队的出现,是种新趋势。记者采访发现,它们大多从网络起步,创始人普遍年纪轻轻、低调务实,专注于自己熟悉的细分领域的公益事业。他们参加各种慈善项目,以“随手公益”的形式,则悄悄引领着“慈善潮流”。

“非主流”终将变“主流”

自忠路上这家名叫“Penggo”的咖啡店,最多只能容纳10来个客人。23元的美式咖啡、25元的拿铁,价格与大多数咖啡店无异。店里并没有布置一整面爱心墙,也没有要求任何一位客人捐款。来喝咖啡的顾客大多并不知道,慈善才是这里的“主业”。

正在招呼客人的“85后”上海姑娘Grace放下手边事,与记者聊天。她是咖啡店的合伙人之一,也是“暖心公益咖啡团队”的一名发起人,和哥哥及另几位朋友共同创办这个项目。

Grace说,之所以不在实体店里公布慈善信息,是希望来喝咖啡的人不要误会,他们并不是打着慈善的旗号赚钱,而在微信公众号上打公益品牌还同时提供优惠,是想让人们看到一份诚意。

而这个团队所属的上海“暖心公益”团队,已经成为一个庞大的志愿者组织。一群年轻人通过网络集结在一起,每两周办一次活动,到上海悦苗残疾人寄养园陪孩子玩、给他们捐衣物,到黄浦区第二福利院看望孤老,还建立上海宝贝之家,无偿为病残孤儿和弃婴提供寄养场所。他们还有另外一些“暖心计划”正在策划中,包括宣传不要堕胎,宣传禁止杀生等等,而“暖心”最终梦想是为贫困地区的孩子建造一所“暖心公益学校”。

这样的公益团队,现实生活中还属于“非主流”,而在一些以“趣缘”为纽带的网络上,却风生水起。记者在“豆瓣网”、“腾讯公益”上找到许多类似的“小组”,年轻人从开一家咖啡店、书店和奶茶铺起步,或靠着自己的技能和人脉获得善款,用来帮助一些困难群体,成功地把兴趣爱好和事业结合在一起。

“非主流终将成为主流。”对于这个群体的兴起,一些慈善界人士深有感触。以前,每当有灾难事故发生,募捐者主要是老年人,年轻人并不多,如今这些公益团队变得越来越活跃,不仅捐款捐物,还向官方慈善组织要项目。“以前觉得‘85后’、‘90后’的孩子,尤其是上海孩子,特别自我,不太关心别人,其实不是这样,只是他们需要的慈善方式和传统的不一样。”

对于志愿者来说,帮助大凉山的孩子是一份承诺和责任。Grace告诉记者:“我们不是到贫困地区去寻求‘心理平衡’的,我们想给他们带去实实在在的帮助。”他们亲眼所见,山里的孩子大多与老人相依为命,父母在城市里打工。他们住着简陋泥房,猪肉在他们眼里是一年才能吃一次的“奢侈品”,每天带到学校的午餐永远是撒了辣粉的玉米棒。

“转正”历尽艰难

正如年轻的“暖心公益”团队成为黄浦区公益慈善联合会旗下一支团队,许多“随性而起”的公益团队,大多希望转为正规,发展成民间组织长做下去。

“正规化”的转变过程并不容易。“找娘家”过程中,属地社团管理部门有时会拒绝这些团队的登记请求,因为觉得他们“不接地气”、和本地居民的需求“没什么关系”。

“80后”公益人顾霖对此很有感触。他原本也从业余志愿者做起,参加捐款、从事志愿服务“只与梦想有关,不为现实所迫”。后来,他辞了职,和几个志愿者朋友一起成立了“上海敬老助老爱老志愿者联盟”,自己做网页、自己招募志愿者。但他发现,单凭线上牵头很难维持长久稳定的活动,于是一次次向政府部门毛遂自荐,一次次泡在老年活动室和老人聊天,调研需求、写策划书,终于为普陀区长寿社区开设一家“老宝贝俱乐部”,用“公办民营”模式设计出十来个不同的为老服务项目。

历经艰难的“转正”过程,顾霖找到“落脚点”,每天乐此不疲地与社区老人打交道。他如今常“点拨”满腔热情的年轻公益人:“走到社区里去,用我们的视角,想想有什么可以付出……”

的确,“年轻人的视角”看到了身边许多新需求:孩子的暑期生活怎样过得更好?居民的环保生活习惯能不能学学老外?居民家里的阳台空间能不能利用起来?……

热爱环保的“80后”姑娘李冰,有梦想也有执行力。她当过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东北虎项目负责人,后来又在华师大图书馆一间小小的办公室里建立起环保社团“绿洲生态保护交流中心”。李冰并不忌讳谈到自己走进社区的初衷,当时,教居民们种植物可以得到社区里的微薄资金扶持,帮助社团渡过“揭不开锅”的难处。没想到“无心插柳”颇奏效,她和志愿者们到社区里免费分发的有机蔬菜秧苗和种子大受欢迎,许多居民还请她布局“绿色阳台一景”、“屋顶种菜”。后来,他们把主阵地移到社区,每个双休日都在居民小区开设园艺课程,上门布置绿色阳台,还推广一个新项目——用一杯水和一棵植物来增加狭小室内空间里的绿化率。

找到项目落脚点,自然而然也就跨过了生存门槛。一家名叫“绿梧桐”的公益民间团体关注家庭过期药物回收问题,近千名志愿者敲响居民家门,提醒人们检查家庭药箱、劝阻居民拿过期药低价卖给二道贩子;“弘益公益中心”捕捉社区里孩子们的暑假需求,免费开设的咏春班、跆拳道、突发自救体验、沙画体验等项目,令这支团队在许多社区颇有名气……

“专业化”道路不好走

不少公益团队进了社区都不愿意离开。它们从“线上”走到“线下”,从身边挖掘公益需求,通过和居民区及地方政府的合作,不仅能帮助许多有需要的人,还能承接一些政府购买的服务项目。

对于这样的趋势,市慈善基金会负责人说:“公益团队的出路是正规化。”和国外公益组织的发展轨迹一样,所有公益团队都开始渐渐细分,通过专业化打造品牌,让团队站稳脚跟。

但对白手起家的公益社团来说,“专业化”并不容易。创办“上海美丽心灵社区公益基金会”之前,马莉曾是报社记者。“跑突发常常遇到怪事,有的人伤害了别人,有的人伤害了自己,他们身上都有故事。”采访经历让马莉对城市的心理干预系统产生担忧,渐渐萌发出想做心理关怀的念头。而令她行动的契机源于对白血病患儿家庭的了解,许多小患者最不幸的事,是家庭在长期治疗中的崩溃。母亲大多不愿放弃,而父亲却因此崩溃,家庭破裂率很高。

从为那些不幸的家庭提供心理咨询开始,马莉辞职创设公益组织,招募志愿者。一开始,她就反其道而行,为志愿者加入设立了很高的门槛:申请加入者,都必须接受累计8小时的培训,而正式成为特定项目组成员后,还要再次进行专业培训。“苛刻”条件下,寻找志愿者并不容易,马莉说,一些工作很忙的企业家、一些捐款人想当志愿者,都被他们挡在门外。“如果仅仅为了满足成就感,或者出钱了事,这种不平等的帮助并不是我们所追求的。”如今,马莉和同事们努力为团队寻找了1000多名专业志愿者。

其实更多公益团队并没有那么“幸运”。找不到专业志愿者,就意味着很难得到资金,很难在专业化道路上前行,更难获得社团部门的认可。许多公益创始人说,他们希望得到一些政府部门的帮助,输送一些专业培训,开设一些绿色注册和管理通道,让他们发展更顺利。

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在许多公益创始人中,曾经的同行马莉是笔者很欣赏的一位。

创立这个心理救助机构时,招募志愿者一度很难。但马莉坚持抬高门槛,不专业的不要,诚意不够的不要,没时间的不要,等等。苛刻和挑剔的背后,其实有一种超前和积极的慈善理念支撑。而这种坚持,也确实让团队获得了快速成长和成功。

中国的慈善事业还很年轻,引进“志愿者”概念也不过30年。从欧美发达国家的经验来看,慈善发展的主要驱动力,一是志愿者精神,二是专业化能力。从“第一阶段”过渡到“第二阶段”,社会对于志愿服务的贡献不仅需要量化,更要探寻服务专业化的发展路径。志愿者最好依托自己的专业背景发挥作用,比如灾难发生地区的医护志愿者必须是专业医疗人士; 而一些陪护老人、为特殊孩子解压或从事危机心理干预的志愿者,也需要相关专业背景;还有一些灾民安置服务、劝募服务等,也需要经过技能培训的“次专业人士”。

专业化不仅体现在志愿者个人层面,还是对整个管理机制的要求。目前,国内一些志愿者活动缺少统一管理机构,缺少长期有效的运行机制。笔者觉得,可以从志愿者注册制度入手,由相关志愿者协会牵头,抓牢两道“关”。第一道关是志愿者招募关,以志愿为前提,确保每一个志愿者都有比较高的思想觉悟,从事技术服务的必须执技术资格证明和相关工作经验。第二道关是组织管理者关,选择精通相关专业者担任志愿活动管理人,帮助服务项目细分、可持续。

无疑,志愿者是服务者,志愿者机构是助人组织,但这并不意味着要让它们成为单方面付出者。实现合理的社会评价机制,也是专业化的重要方面。在国外,许多大学不仅为志愿者提供高质量的礼仪、心理、外语等专业培训,还使志愿服务活动与大学生的成才就业挂钩。比如泰国规定大学毕业生到贫困地区志愿服务一年,期满后学校将优先提供好的就业机会。尼日利亚大学生连续从事一年志愿服务就可以获得国家服务证书,成为未来就业的保障。

“让专业的人去做专业的事”,企业家的这句感言,也同样契合慈善领域。让志愿组织各就各位、让志愿者各司其职,慈善事业就能朝着科学方向,长远发展、越做越大。

文章来源:解放日报

原文链接:http://www.jfdaily.com/shanghai/bw/201408/t20140820_685265.html

图片来源:Pixabay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