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俗传统 > 孟晖:重拾品香时尚 体味千载文化

孟晖:重拾品香时尚 体味千载文化

品香

文/深圳商报记者 杨青

孟晖,东北达斡尔族,北京生北京长,1987年入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1990年肄业;1990年到1993年在法国留学;1994年到1998年在北京艺术博物馆保管陈列部工作,后入三联,做图书编辑,还有杂志《读书》的编辑,以“永宁”为笔名发表文章,好评不少,现为自由撰稿人。她的《花间十六声》提到了不少香事,《画堂香事》则以香之事、香之容、香之食、香之居为类,由文物实物图片、诗词入手,细诉香草、香料、香露、香熏、香炉、香阁等蕴涵的民俗、文化背景。

8月17日下午三点,在深圳中心书城多功能厅,由深圳尚书吧主办的《花气蒸浓古鼎烟——观史品香》孟晖分享会吸引了不少深圳爱香品香人士前来助兴。

讲台上的孟晖女士很潮,染淡棕色的头发,蓝底浅粉花的短旗袍,透明细跟的凉鞋。

孟晖说,自己早年注意到中国的香文化时,香基本是一个被大众遗忘的东西,她为很多人不知道我们曾经有那么雅致的文化而惋惜。完全没想到近几年国内赏香品香如此兴盛,尤其年轻玩香族越来越多。

战国起始 宋代极致

孟晖说,我国的香料历史从战国起,后代出土的战国香薰器里面有很多植物种子的痕迹。当时的香料主要是从自然中直接采摘而来,像兰草、惠草、杜衡甚至花椒,这些本身有香气的植物风干后放在薰炉里烤出香气。屈原《楚辞》里写的很多植物其实都是很写实的,清代画家画了一幅屈原写到的山鬼,山鬼的手里就拿着采摘的香花。在马王堆出土的物品清单中有兰膏盒,功能就是现在的化妆盒,里面装的是植物。还有一个枕头,里面塞满了兰草。甚至硬枕里面也有花椒。了解这些古代的实物才能更清楚明白那些文学作品很多是纪实的,记录了当时人们的真实生活。曹植写《洛神赋》是因为他哥哥魏文帝把甄妃用过的金缕玉枕赐给他,他枕着入梦,醒后有感而发,写成流传千古的名赋。

有香就有炉,炉具最重要的变化出现在汉代,受道教思想的影响,博山炉成了汉、晋时期常见的焚香器具,炉体呈青铜器中的豆形,上有盖,盖高而尖,镂空,呈山形,山形重叠,其间雕有飞禽走兽,象征传说中的海上仙山——博山而得名(汉代盛传海上有蓬莱、博山、瀛洲三座仙山)。

有趣的是战国时期的香薰笼和古代波斯帝国的薰笼惊人地相似,说明两国贸易交流缓慢而稳定,器物相互有影响。从西汉开始到唐宋,外国商人兼大使带着各种宝物来贸易或进贡,波斯的热带香料开始进入上流社会,各种沉香、檀香、花露水都成了受热捧的香料。

在西安法门寺出土的现在看起来很奢华的描金香山子,其实只是唐代华清池宫女浴池中的装饰。

汉晋时候贵族生活中香已经无处不在,有专门薰被子的薰笼,也有薰衣的香囊。《晋书》里记载的韩寿偷香,就因“时西域有贡奇香,一著人则经月不歇……”

当时香薰的器具已经非常完备,香盘里一般盛水,太干香不润,太湿不散香,如何让香味经久不散已经成了一门学问。薰笼的型制也有了大中小不同的变化,和香已经很普遍了,大贵族出行坐椅和薰笼都成了最基本的标配。

唐朝大贵族和仕族让用香达到高潮,但最鼎盛的高峰仍属宋代。宋代由士大夫和知识分子共同参与创作的雅文化,也让用香达到极致,宋人生活中没有香气几乎没法想象。宋代贵妇袖底生香,各揣一个香囊,还有侍女捧香,往往走过后二三里,香气不散。宋人用蜜饯做软香,酒后直接嚼香料。出去游玩,面对湖光山色也得点香助兴。寝帐里必须薰香,四角垂香囊。文人的书房里香更是必备,苏东坡甚至把石头变成天然的香炉,让奇石香雾缭绕,制造云雾效果。

制香工艺也非常复杂,西方名牌香水讲究的前调、主调和尾调在当时的制香工艺中都有体现。有的切一寸沉香薄片放瓷瓮里,用一年四季的花香来薰、蒸、煮,制成后香片集中了一年的花香,点起来可以唤醒过去一年的经历和记忆。

广州是当时非常重要的制香业中心,一是因为它作为港口,本身是伊斯兰世界香料的卸货区,二是广州独特的地理位置让它成为波斯茉莉花和素馨花的成规模的移植区,两宋之交在广州一带用阿拉伯人发明的蒸馏技术制造的蔷薇水,这种技术因不得玫瑰,改以素馨茉莉仿制,因它香气浓郁、清冷,被视为仅次于进口蔷薇水的一等香料。

明清用香更加日常和细致

《红楼梦》里曾提到“木樨清露”是贡品,盛在一个三寸大小的玻璃小瓶里,连心疼儿子的王夫人也不大舍得给宝玉吃,怕他糟蹋了好东西,说穿了其实就是桂花露。

明代中后期,欧洲传教士带药露入中土,国人受启发,用蒸馏技术把花露作为保健饮料。不同的花露有不同的疗效,喝酒都要搀花露进去。康熙南巡时,曹雪芹的祖父曾进献过花露。

明末清初文学家李渔曾以花露饭饷客,无客不欢。

除了食用外,香的功能也增添了药用,里面要加中药,防病治病,端午前香囊中增加朱砂或雄黄,现在这个风俗仍在一些地区保存。

孟晖说,失传的是软香,以酥盒油加蜂蜡再加香油等制成,有点像半透明橡皮泥,香味会沾在手上,挂在扇坠儿或身上。广州吴家软香最为出名,但明以后不见记载。不过现在网上有年轻的玩香族制出了软香,也算是一种传承。

明清妇女还在鞋底上镂空安装花样的抽屉,撒上香粉,可以步步生莲,在很多明清诗词里得见。都是非常有创意的用香典范。

时尚发布可用香篆烘托气氛

把合香粉末用模子压印成固定的字形或花样,点燃后循序燃尽,这种用香的方式称之为“香篆”,也叫“香印”和“香拓”。香篆在古代十分发达,一用来计时,二用来制造气氛。古代甚至有固定来打香篆的,按季节算工钱。孟晖感叹,现在时尚发布会完全可以用香篆来烘托气氛,会很有味道,可惜现在很少见有人用到。

现在通常的玩香族一般从品味线香和盘香入手,接下学习用香粉做篆香,煮香汤沐浴。也可以用空熏、隔火熏香品味香饼、香丸,组织品香雅集,最后发展到DIY,按照古方自制和香、做香饼、香丸和线香。

孟晖说现在有不少“史学青年”,他们从看古装剧起,爱上中国历史和传统文化,有的钻进去做汉服,有的做香,按古法来,其实这是非常好的一种势头。日本和欧美的设计师把传统翻译成现代的本领很强。国内的要差一些,起码可以从照搬和照抄开始。

孟晖说,她的生活很简单,不玩香,兴趣只在研究。

她佩服沈从文,很早就把实物和研究挂起钩来。她的文章中有多处沿用扬之水的研究,也写过扬之水的书评,读者觉得她与扬之水的写作风格接近。孟晖说,扬之水是她的前辈,她很尊敬她,不过她们是忘年交,她觉得扬之水重建了中国纹样的谱系,是一件了不得的功劳。

看她推崇宋代,记者以为如果可以假设,她会选择生活在宋代,但她觉得那个时代有那个时代的特色,时代没有高低之分,每个时代都有特色,都很了不起。记者问她研究香最关心的是什么,她说最重要的是香的文化氛围。

文章来源:深圳商报

原文链接:http://szsb.sznews.com/html/2014-08/20/content_2978535.htm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