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活动报道 > 世界是我念过最好的大学:朴门与灵性篇

世界是我念过最好的大学:朴门与灵性篇

人物简介

孙一帆出生于济南,今年26岁的她已背包走过50多国。她毕业于新加坡国立大学应用数学专业,即将赴剑桥大学攻读教育与心理学硕士。

搭车旅途中的一帆

搭车旅途中的一帆

去年1月,她告别新加坡金融业的工作,从土耳其出发,陆路重走丝绸之路回到家乡济南。随后,她在美国参与了火人节Burning Man, 在拉美多个农场学习朴门农业,在危地马拉学习形而上学与清醒梦,在秘鲁拿到瑜伽老师资格证书,并寻找萨满巫师学习灵性植物,在洪都拉斯学习自由潜水,在古巴和哥伦比亚学跳Salsa舞……对她而言,世界是最好的大学。

小编有幸参加了7月19日下午孙一帆在济南瑞珈瑜伽馆举办的“世界是我念过最好的大学:朴门与灵性篇”分享会,当时她与到场的百余名听众分享了她辞职后一年半以来环游世界的经历。以下是现场分享的摘要实录:

世界是我念过最好的大学:朴门与灵性篇

有关我自己

我是一帆,在济南长大,17岁那年,我拿到了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全额奖学金,去念了应用数学系,毕业后在新加坡的一家投资银行工作了近两年。去年一月到今年五月一直在环球旅行,而10月将要去剑桥大学读教育学和心理学硕士,我打算搭车去剑桥。

自从上了大学,我就没有用爸妈的钱去旅行。大学期间打过各种各样的工,包括在酒店端盘子,做家教,也做过四份实习。大学毕业时,已经去过了30多个国家,而现在已经去过50多个国家了。我旅行的方式主要是通过沙发客和搭车。

去年1月份的辞职,算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决定。这一年半里,我完成了以下的一些事情——不能说这是我最成功的一年半,但这却是我活得最自在,最真实地对待自己的一年半:

在这一年半里,我搭车重走古丝绸之路,参加了哈佛大学公民与社会创新种子班,去了美国沙漠火人节 Burning Man,以及度过了9个月拉美生活,包括在危地马拉学习朴门农业4个月,在洪都拉斯学习自由潜水,在秘鲁学习瑜伽……最近还和妈妈一起去泰国学习了泰式推拿。

重走古丝绸之路

因为对中亚很感兴趣,所以我选择了走中线的丝绸之路,经过了6个国家——从土耳其开始,经伊朗、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最后回到中国。这一路上,我住了17户沙发主,特别是在土耳其和伊朗,我从来没有住过一天宾馆。可是,在土库曼斯坦,做沙发客是违法的,结果我当时被驱逐出境。

如果住青年旅馆,你不能选择你会遇见的人;而在做沙发客的过程中,你却可以选择去什么样的人家里住,把沙发主当做自己的老师一样去请教,而且更能感受到本地人的生活。我的新书《世界是我念过最好的大学》当中,也写到了,沙发客其实也是我的真人图书馆,我可以选择长期或短期地阅读一本书,如果很喜欢一本书,还可以把ta带着一起上路,或是转借给别人。有的“书”看起来其貌不扬,但会越读越有意思;有的“书”看起来是童话故事书,读久了却发现其实是本哲学书。

在重走丝绸之路的旅程快到终点时,我经过吉尔吉斯斯坦,遇到了一对瑞士父子,搭上他们的车,一起旅行了14天。这其实是人民币只要三万多元的一辆运输车,被改造成像房车一样,有厨房、书屋、卧室,里面五脏俱全。父亲是辞职旅行的,儿子则是休学一年。

一起环游世界的瑞士父子

一起环游世界的瑞士父子

这个孩子只有十岁,却懂得自然中的很多东西。走进树林,他可以说出树的名字、这棵树是怎样繁衍后代的,也可以说出鸟儿的名字和它交配的方式,夜晚他能够指出某一个星座是一年中的某个时间在某个地点出现的……他和父亲也知道野外哪种水可以喝、哪种水是有毒的。而我就忽然觉得,自己从小在钢筋混凝土的城市中长大,虽然可以考试成绩很好,却从来都不知道自然究竟是怎样的,从来没有真正去观察过自然。

一次露营时,孩子的爸爸说,像我们这样濒临死亡的人,就会特别地珍惜生命。惊讶中我得知,原来五年前,他前妻离开了他,而且他患上了绝症,在医院里住了几个月时间。当时他儿子经常在病床边哭。后来他终于决定不再这样过下去,决定带他儿子去看看世界,完成此生的梦想。孩子五岁时,爸爸就骑着三轮自行车带他穿行了美国两个州,孩子八岁时爸爸带他穿行了日本北海道岛,这次他们正在完成最大的一个梦想,就是花一年时间开车环游世界。

黑石城火人节

火人节的所在地是美国内华达州,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每年同一时间在这片沙漠里兴建起一个只有8天寿命的“城市“,8天后,所有东西被带走或者被燃烧,沙漠随之恢复原样。这8天里,原本是一片沙漠的地方会成为内华达州的第二大城市——我去的时候这座城市有七万人。这是一个分享艺术、快乐、爱与自由的临时乌托邦。

黑石城火人节Burning Man

照片中就是这座城市的样子,城市中间是人们建造的非常富有想象力的艺术作品、雕塑、建筑等等,周围是各种主题营。

很多人觉得这里是嬉皮士的乌托邦,但是根据调查,来参加火人节的人当中,10%其实是百万富翁,也有很多硅谷的极客,以及来自各地的艺术家等等。这也并不是音乐节,因为不分演员和观众,来这里的每个人都是演员。

而十条基本原则注定了火人节的独特:彻底包容、无条件给予、去商品化、自力更生、自我表达、社区工作、公民责任、不留痕迹、积极参与和立即性。

这8天里,人们不可以产生金钱交易。我最初担心是否不花钱也能生存下来,就带了几十袋方便面进去,但最终却一袋都没用过,因为每天都有人主动邀请我共同进餐,且不求回报。人们给予的并不仅仅是物质,也在这里免费开设课程,甚至建立一所大学。每个小时都会有几十堂课在城市的不同位置同时进行。我们现在的社会是以金钱为基础的经济社会,而火人节中,没有金钱、没有广告、没有交易。

“自力更生”的原则,不是说什么都要自己做,而是一群人中,有人负责建房屋,有人负责建洗手间、有人做饭……更像是身在一个社区里的生活。

“不留痕迹”的原则是指所有带来的东西都要带走(leave no trace),甚至连洗澡后的脏水都要在太阳下蒸干、再把脏东西打包带走。我当时最后一批离开火人节,的确看到所有建筑被带走或者被焚烧,沙漠变成空荡荡的一片。我问别人“为什么几个月时间构造起来的作品就要这样被毁掉,是不是很可惜?”有人回答说,这不就像是人生吗?我们从无到有,最终又归于尘土,只不过火人节上的焚烧是一个更快的cycle而已。

在火人节,我最喜欢的一个角落是叫做Temple of Whollyness的寺庙。最初火人节并没有寺庙,但是十年前,一个组织者的好友在车祸中丧生,于是他决定在火人节上建造寺庙来祭奠朋友。从那以后,每年都会有一个不同的寺庙在这里成型。如果说火人节是一个大型的嘉年华,那么这座寺庙就是最安静的角落,每个人都在这里默默为逝去的灵魂祈祷。每天晚上,都会有一些艺术作品被焚烧,而这时人们都是欢呼雀跃的。而当最后一晚,Temple of Whollyness被焚烧时,七万人却是安静地拉着手一圈圈围坐在四周,都在心中默默祈祷。

在火人节,没有国家和种族的边界,任何一个陌生人都可以瞬间变成朋友,在需要帮助的时候他们就是完全可以信任的人,你可以向任何人敞开心扉。每个人在火人节都有不同的体验,而当最终火人被燃烧时,我的感受是,被燃烧的是一个曾经被禁锢的自我——我以前总是担心别人会怎样看我,在投行工作时会担心大家觉得我太嬉皮士太不务正业,在参加火人节这样的盛宴时却担心别人觉得我太正经太有野心、格格不入,总是有担心、害怕。而当火人燃烧时,我突然觉得消失的是那个被禁锢的、别人教我怎样做就怎样做的自我,而重新生出的是那个真正的自我。

朴门永续设计

朴门永续设计(简称“朴门”)的英文单词是Permaculture,由Permanent(永续)、Agriculture(农业)、Culture(文化)三个词结合起来而成。其实我们世世代代的祖先都用到过朴门的方法,只不过70年代,澳洲生态学家Bill Mollison与David Holmgren才正式将Permaculture这个概念提出。

朴门农场

朴门永续农业就是靠观察自然来构造一个包括动植物与建筑物,与自然和谐又能为人类服务的、可持续的生态系统。我们可以将它看做一门科学,或是艺术,但它更是一门哲学,可以应用到生活的每个角落。照顾地球、照顾人和公平分享(或节制消费)是朴门的三个核心价值。

说到“节制消费”的题外话:在路上的一年半,我只带了四五套衣服,再也没有用过化妆品,这样非常简单的生活状态并不艰难,反而在抛弃纷杂的生活后、很容易为一些“小事”而感动:一棵植物破土生长,路边行人的一个微笑、雨天里别人送来的一碗粥……这些曾经我不在乎的事情却渐渐开始让我在乎了,这让我明白了什么是“想要”和“需要”。

我为什么关注农业和朴门:这些年来在路上,听到过很多外国人讲有关朴门和农作的话题,但是让我最震撼的一点是有关孟山都,他们是最大的做转基因的公司。孟山都的前身是二战时生产化学武器(比如桔剂)的公司,战后才转型做农业。他们在推销种子时会告诉农民,种植转基因作物能够使产量上升很多倍,但同时必须配合使用孟山都的农药。转基因种子无法留种,因此农民必须每年向孟山都购买,这时一旦孟山都提价,农民就别无选择。而因为土地已被孟山都的农药污染,也无法再种植传统品种了。而且,转基因物种的入侵导致成百上千种传统品种农作物的消失,降低生物多样性,影响了生态的平衡。

朴门的原则有12条:观察与交流、储蓄能源、获得收益、接受反馈、使用可持续性资源、不产生废物、设计时由整体向细节、整合资源、用小而慢的解决方案、尊重多样性、边缘效应、创新地使用并积极应对变化。

有关“储蓄能源”的原则:比如,我的朴门老师的农场上养了兔子、鸡,也有自己的农田。他将兔笼放在上层,每天摘菜叶喂给兔子,兔子的排泄物掉到有虫子的一层、被虫子吃掉,虫子会掉到最下面一层,给鸡提供食物。地面上铺了厚厚的炭屑,鸡产生排泄物后会将其扒到下层,有合适的碳氮比后,排泄物会很快降解,进而变成菜地的肥料,形成一整个循环,把农场上的能源都尽可能储蓄起来。做朴门后,我更关心每天产生的垃圾和废物都去了哪里。农场上,我们会用堆肥马桶,将人的排泄物也制成肥料用到农田里。洗澡和厨房用过的水统称灰水,其中含有一些营养物质,农场会把这些水收集起来浇灌果树。

本来我只打算在危地马拉待两个星期,但是因为遇到一些人,看到他们的农业实践,让我一再延长停留时间,去很多不同的农场里干活,最终总共在危地马拉待了四个月,还取得了Permaculture Design Certificate(朴门设计证书)。世界各地的PDC课程内容是不一样的,我参加的课程中,包括玛雅宇宙论对自然系统的影响、水系统设计、土壤处理、动物管理体系、发酵学(咖啡、酸奶、奶酪等制作)、水产业、自然建筑、种子银行。

有关自然建筑:世界上产生污染最大的行业其实就是建筑业。水泥的好处是比较持久,但制造水泥的过程却产生严重的污染。朴门则提倡自然建筑,比如土砖房(super adobe),用自然的材料来让房屋达到抵抗风雨、抗旱等作用。

有关种子银行:我的朴门老师是玛雅人,他自己就在经营种子银行。过去玛雅人曾经种植上百种玉米品种,现在却几乎只剩下四种。作为玛雅人后代,我的老师对此很心痛。通过种子银行,他和周边的农民分享自留种,交换种子,寻找老品种种子,希望能保持民族的传统和生物多样性。

朴门的四个案例

地球奥德赛

22个人开着两辆巴士,从美国加州一直开到中美的巴拿马。我在危地马拉遇到他们,并一起参加了有关社区建设的课程。他们的目标就是一路上和各个社区分享来自美国和加拿大的理念,并且也从当地社区学习工作方法和朴门方法等,进行知识的互换。

这两辆巴士中,有一辆是“Burning Man”巴士,可以喷火、喷雾。另一辆是Veg Oil巴士,其燃料来自废弃的烹饪用油(地沟油),其实所有柴油车经过小小的改造后,都能用地沟油作为燃料。所以Veg Oil巴士一路上不需要花钱买油,只要去餐馆免费索要废油就可以了。这也符合朴门的一个概念——将原本没有价值的东西重新利用起来。

地球奥德赛的这群人还一路上收集塑料瓶,将不可降解的垃圾塞到瓶中,瓶子一层层摞起来,外面加上泥土及秸秆等的混合物,在孤儿院和小学等地方做成沙发或其他的建筑物。Veg Oil巴士的司机是位铁匠,他一路上还搜集废铁,做成刀子、衣服挂钩等等物品。

Betty的农场生活

Betty和她的老公做过飞行员和大学老师,但是城市生活并不让他们开心,也没有时间陪小宝宝,于是创办了自己的农场社区,过自给自足的生活。最初来到农场时,他们用一辆废弃的巴士改装成了自己的家。当他们的自然建筑建好后,巴士就变身成为来这的沙发客和国际义工的住处。

Betty还同时是个接生婆。她是玛雅人的后代,所以会种植许多玛雅草药,也用玛雅人传统方法和现代医学相结合的方式去接生。有一次她发现当地村子里有两个孕妇患了癌症,这让她很惊讶,因为她一直以为癌症是城市病。后来发现,原来这两个孕妇的丈夫都从事和农药相关的工作,于是Betty越发意识到做朴门的意义。

另外很有意思的是,Betty的两个孩子都在家上学。其中第一个孩子本来是去学校上学的,但是每天回家后却总是哭,因为老师总是说他们不够聪明,总是要做作业,要和别人比……Betty觉得孩子在学校里学不到爱和创造力,于是决定自己教孩子。而现在,一些来她农场的沙发客和国际义工都会给Betty的孩子开设许多奇怪的课程,包括教他们其他国家的语言和艺术等等,所以孩子成长得很健康,也懂很多东西。

Juan Pablo的秘密花园

朴门不一定要搬到荒郊野岭才能做。Juan在一个大城市中生活,有全职的工作,但业余时间把自己房子的后院改造成了“可以吃的花园”,种植了40多种蔬菜。他每周会去农夫市集,把自己种植的蔬菜做成沙拉出售。他不仅卖产品,也卖这个理念——在城市中一样可以种植自己的食物。他还把种子赠送给大家,让人们回家自己种菜。他的梦想就是在城市中普及“可以吃的花园”,这样城市中的公园、花园就既可以起到绿化作用,还可以产生氧气,给人们提供锻炼的空间,并生产食物,何乐而不为呢?

神秘瑜伽农场

这个农场结合了瑜伽和朴门。以前我对归园田居的生活有些理想主义,但事实上真正做起来还是很辛苦,但同时,当手和脚在土地里,看到植物生长时,那种喜悦感以及和土地的情感还是很美好的。

朴门强调观察自然。通过观察自然,我们可以知道香蕉树储水能力很强,于是在农场上,我们就把砍掉的香蕉树树干中间掏空,做成苗圃,植物在这里发芽长大后,再移栽回地里,这样就不用买专门的育苗设备,而是用现成的香蕉树就可以。

在这个农场的生活是:每天五点起床,六点时大家一起在湖边静坐一小时,七点时大家一起做瑜伽,八点时做饭,每天都有不同的人轮着做各国的美食。上午和下午在农场上干活,晚上一起分享一整天的心得、一起唱歌……

瑜伽和灵性学习

在秘鲁学习瑜伽的“金字塔中心”

在秘鲁学习瑜伽的“金字塔中心”

在秘鲁学习瑜伽时,我是班上8个人中唯一的非素食主义者,唯一的无神论者,而且从小在中国长大,接受马列主义教育……所以我经常反驳我的老师,认为从科学角度看,他讲的是不对的。老师就对我说,对于现在不能接受或不能理解的事,不用急着下一个结论,不用判断对或错,可以抱着开放的心态去迎接它,把它先放在一边,也许将来有一天就可能意识到它是有道理的。所以大家对于这部分的内容也可以不用急着评判,能接受就接受,不能接受就放在一边。

我在秘鲁学习的内容有瑜伽、形而上学和静坐。其中形而上学包括清醒梦、灵魂出窍、生命之树、塔罗牌、炼金术、卡巴拉、数秘术、占星学、奥义之书和翠玉录。课程的最后一周是禁食、禁语、完全与自我相处。

我为什么要学习瑜伽和灵性?我从小在济南长大,思维多少是被禁锢的。所以我很想知道,在世界的其他角落、其他的人是怎么看待世界和人生的,于是就想尝试学习这些形而上学的学说。
清醒梦,简单地说,就是做梦的时候知道自己在做梦。我们现在这个时刻的状态是:意识是清醒的,潜意识是沉睡的;而做梦时,意识是沉睡的,潜意识是清醒的。而清醒梦要求达到潜意识和意识都在活动但又相对平衡的状态。灵魂出窍,就是指自己的灵魂与意识游离于体外,跟身体分离,但是意识还是清醒的,能够看到自己的身体。

我的老师认为,梦有两种,一种梦是真实的,即灵魂可以到达另外的维度空间:他认为世界有七个维度,我们现在所在的物理空间是第一维度,而通过灵魂出窍和清醒梦,人是可以去往第二至第七个维度的;另一种梦是虚幻的,是通过平日的生活,由潜意识带入的梦,有点像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我查了很多资料,发现的确有很多有关清醒梦的研究,包括斯坦福大学的心理学系也在对此进行研究。

做清醒梦,需要我们分辨梦和现实的区别。在梦中有一些特点,比如人讲话不用张嘴、可以飞、可以穿墙、走路不着地、开关灯是一样的亮度,看书时字是扭曲的,镜子里的影像是扭曲的等等。每天白天通过经常的分辨和练习,就能把这样的习惯带入梦中,提高清醒梦的概率。在学习期间,我有两次成功地进行了清醒梦。

什么是瑜伽?

“瑜伽”是从印度梵语“yug”或“yuj”而来,其含意为“一致”或“和谐”,是自我和自我的合一,自我和宇宙的合一。瑜伽是一条无需借助外物、无需信仰神明而可以达到自我觉悟的路。

瑜伽包括八个分支——Yama(制戒)、Niyama(内制)、Asana(体式)、Pranayama(呼吸控制)、Pratyahara(制感)、Dharana(专注)、Dhyana(冥想)、Samadhi(三摩地)。我们平常说的瑜伽其实只是“体式”这一个分支。体式很重要,但是如果一个体式做得正确,但是脑子在想别的事情,那不算是瑜伽;但即使体式不那么正确,但是觉知一直在自己身上,那却可以是瑜伽。

我在秘鲁接受了200小时的瑜伽老师培训,培训的地点也是一个朴门农场,房屋是花了3000多美金建造的自然房屋。两位老师分别来自奥地利和秘鲁,通过耕种过自给自足的生活。这里同时还是一个NGO的中心,帮助本地的小孩学习语言、艺术,还免费给他们上瑜伽课。

每天我的课程中会学习瑜伽的各个分支,并且每天会用大约4个小时学习体式,另外学习肌肉学和骨骼学,学习圣贤的智慧,包括佛经、圣经等等。长久以来人们因为不同的宗教而发生纷争,但学习这些圣贤的智慧却让我觉得,不管是什么宗教,它最终指向的都是一轮明月,不同的宗教是在用不同的手指指向这轮明月。其实用什么手指去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月亮本身。

自由潜水

自由潜水像是水下的瑜伽。这是一项不携带空气瓶,只通过自身调节呼吸,屏气往海洋深处潜的运动。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有自由潜水的能力,只是我们不知道怎样呼吸。经过特殊的训练,人体就可以获得足够的氧气。以前,我以为自己一定不会和自由潜水沾边。但是在洪都拉斯,我只上了两天的课,第一天可以下潜到18m,第二天就可以下潜23m,在水下可以待1分45秒——所以其实每个人都能做到。

借用一个潜水员的话:“自由潜水像是进入另一个世界,没有重力,没有颜色,没有声音,是一次进入灵魂的跳远。”这是我做过最美好的事情之一,是一次同自己的对话,“外面没有别人,只有自己”。

灵性植物

在拉美,直到现在,都有巫师能够借助灵性植物的力量,帮助人们去调节自身、了解宇宙。

拉美地区的灵性植物包括蘑菇、仙人掌、藤类等等。因为对拉美文化很感兴趣,我专门找巫师来了解灵性植物。

在学习瑜伽时,8个同学中有5个都从事类似巫师的工作,其中有两个在秘鲁北部开办灵性植物中心,所以瑜伽课程结束后我专门搬过去和他们一起住了一段时间。

有一次是使用仙人掌作为灵性植物。每个人使用灵性植物的感受是不一样的,对我来说,我感觉到自己和植物处在了同一个频率上,是可以和它们对话的。另外一次使用藤类,可是吃完后我一直在吐,巫师说,这是因为我的身体在进行一次清洁。而身边同样吃了藤类的小男孩却一点事都没有,巫师说这是因为孩子从小在农场长大,吃素、身体和心灵都比较干净的缘故。

其实,我的瑜伽老师并不喜欢灵性植物,因为他觉得瑜伽、冥想和静坐是通过自身一步步的修习而达到圆满,而吃灵性植物像是坐上直升机,直接到达了圆满,但缺点是到达后会立即回去,这时就会形成心理上的落差。对我来说,灵性植物还是有帮助的,至少我看到了圆满是怎样的,知道前方有多少路要走,知道了这条路应该怎样走。

In love with THIS LIFE 爱上当下的生命

我不知道会不会有前生和来世,所以只能说,爱惜当下,尽情享受当下。过完这最true to myself的一年半以后,我真的觉得此生无憾了。

分享一句梭罗的话:“我步入丛林,因为我希望生活有意义。我希望活得深刻,吸取生命中所有精华!把非生命中的所有一切击溃。以免,当我生命终结时,发现自己从没有活过。”

我在想,我所学习的这些,包括瑜伽、朴门、salsa舞等等,好像都是不相关的,但是其实我能看到它们的内在联系,就是渴望去了解世界、了解自我。

附:一些有用的资源

  • 沙发客:CouchSurfing.com
  • 农场打工:WWOOF.org, Helpx.net
  • 搭船航海:FindACrew.net
  • 搭车旅行:HitchWIKI.org
  • 摩托车旅行:HorizonsUnlimited.com
  • 国际义工项目:IVHQ, Ubelong, Projects Abroad等
  • CAPE新浪微博:@CAPEChina
  • 视周刊新浪微博:@视周刊养心殿 微信公众号:视周刊-养心殿
  • 孙一帆新浪微博:@小野人帆帆

有关分享会主办方

《视周刊》隶属于山东广播电视总台,现为山东鲁视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旗下媒体之一。创刊于2002年,是目前山东本土发行量第一、影响力最大的周刊读本。2013年9月,《视周刊》发起了“养心殿”公益中医沙龙,这是一个面向中国传统文化爱好者、中医爱好者的公益组织,以“与读者分享中医资源,用传统智慧点亮现代生活,传播正能量”为宗旨。

有关孙一帆的新书众筹项目:致我们曾经做过的白日梦

孙一帆作品《世界是我念过最好的大学》

孙一帆作品《世界是我念过最好的大学》

目前,孙一帆正在搭车前往剑桥的路上,也正在为9月即将问世的新书《世界是我念过最好的大学》众筹。回报有签名图书、《间隔月宝典》、正能量资源的U盘、心愿和及梦想实施计划制定等。详情请见追梦网:http://www.dreamore.com/projects/15085.html

参考信息来源:《视周刊》“养心殿”公益中医沙龙

本文根据孙一帆现场分享记录整理

文字作者:有机会记者Jing

图片来源:孙一帆

有机会记者Jing
从点滴处实践有机生活,享受每一天。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