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朱安妮:有机好吃不减产

朱安妮:有机好吃不减产

8月13日,吾谷网在金桥大厦举办了第一期吾谷大讲堂。本期主题旨在为媒体朋友进行有机概念大扫盲。主讲嘉宾有中国农业大学农学与生物技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胡跃高;北京六合神州生物工程技术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技术总监朱安妮;常州大水牛市民农园创始人、分享收获(北京)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负责人程存旺。胡跃高教授就“当前国内外形势与我国有机农业建设战略问题”的大框架做了深入的探讨;朱安妮女士就有机种植“好吃、不减产”及生物固氮技术进行了讲解;程存旺先生则从我国的环境、粮食、水污染等方面探讨了氮肥在我国农耕中的真实成本及其带来的影响。

作为有机农业技术派代表人物,朱安妮认为全球有机事业的发展和希望在中国。她以生物固氮技术为主线,以中国四千年来的农耕文明做背景,针对“有机农业与农业安全体系建立的有益探索”进行了详细地阐述。以下为朱安妮女士颇具代表性的观点:

中国人固氮的智慧

在我国古代的书籍里,对于粪土早有记载。老子《道德经》有:“天下有道,却走马以粪⋯⋯”。荀子《富国篇》有:“树落则粪本”。管子《轻重篇》:“饥寒挨冻必起于粪土。”。

朱安妮说:“古时候的人能够将豆科植物当做肥料(即俗称的“绿肥”)翻到地里养护土地,现在的欧洲和国际有机联盟提倡的广义生物固氮就是指的这个。”《齐民要术》中的相关记载确定了绿肥在轮作中的地位,方法有六种之多,包括:苕草与稻子轮作,绿豆/小豆/胡麻与谷物轮作,小豆与麻轮作,绿豆与瓜轮作,绿豆与葵轮作,绿豆与葱轮作。豆科作物根部结瘤后形成的根瘤菌有固定空气中氮的作用,并且是叶子和茎部固氮量的几倍。

1

李比西是化学固氮的鼻祖,自从他提出“植物无机营养学说”之后,化肥的应用便迅速加快了常规农业的发展势头。可惜,多数人并不知道他的论著中其实有大量论述谈到了中国使用粪肥的历史。“李比西对中国人这样的种地方法是高度赞赏的。我们很多朋友会说用有机的方法种植就要反对李比西,因为他是用化学的方法种地的。从哲学的角度来讲,任何人都可以反对另一个人。虽然李比西有功劳,但他没有前瞻到当今化肥的滥用已经给人类带来了巨大灾难。但我们还应了解到,李比西并不反对粪肥的运用。”朱安妮表示。

无机氮与有机氮

“植物吸收营养有两种方式:主动式和被动式。原始森林之所以茂密,全靠自我循环的机制,令外部条件与内部因素达成了高度一致。氮分为无机氮和有机氮,无机氮主要是以铵态氮和硝态氮的形式,属于被动式,以盐的形式存在。比如我们吃黄瓜,把盐洒在黄瓜上会出水。为什么用了化肥要大量的耗水?因为化肥使用不当、浓度高的话就会把根系给“烧”了。有机氮则是小分子的有机态氮,如各种氨基酸等,在植物的吸收过程中属于主动式。”

消费者是上帝吗?

谈到有机,朱安妮不免激动起来:“真正做有机的人的心态不应该是商业的心态。有一个词是我们在上课时经常讲的:消费者是不是‘上帝’?按照传统的商业思维来说,消费者是‘上帝’,因为商家以单一目标——能不能赚到消费者的钱为主;在有机农业中,消费者不是上帝,不论是消费者、生产者还是销售者,只要从事有机农业就是共同在为自然环境、为人类负责任,大家的目标是一致的。因此,当作为消费者的你有问题的时候,需要向生产者或销售者提出你的疑问,但不能趾高气昂地指责,因为你没有这个权利,大家是平等的。我们彼此应互相尊重。”

2

有机肥是否都是安全的?

环境的污染是不是用有机肥就可以了呢?朱安妮认为有机种植也是分层次的,并不是所有的农场用粪肥去种植都可被称之为“有机种植”。“有机肥没有处理好,反而会给地下的病虫害提供养料,令其增长。没有腐熟透彻的堆肥不是‘有机肥’而是‘粪肥’。‘有机肥’是有标准的,对氮、磷、钾等有机质的含量及腐熟时的温度都有严格的要求。”这是朱安妮的观点。

史上最严有机标准?

有媒体报道称,中国颁布的有机标准是“史上最严、世上最严的”。对此,朱安妮表示:“这是一个错误的概念!美国对于有机肥的制作和运用上的标准就远远超过中国,我们可能在某一项规范上比其他国家严格。我个人认为,中国的有机标准过于繁琐,不利于执行。”

品质与产量的控制因素

植物生长有内因和外因两大条件。内因指基因潜力,是优良品种和产量保证;外因是植物与外界进行物质和能量交换的条件。产量形成限制因子包括:养分、水分、大气、温度、光照、酸碱度、生长空间、时间、病害、虫害、草害、田间管理、设施等。“生命体与生命体之间有关联性和系统性。现在的一个错误观点是解决了肥料问题就能解决产量问题,但许多问题是我们错误的种植方式(种植观念)造成的。”朱安妮演示了几张图片,以说明基因与产量的关系,以及有机种植并不会减产。

5 6

她认为,植物拥有良好的基因是保证产量的一个前提,基因决定大小,并不是小的就是好的。六合园仅种植大的作物和蔬菜,他们认为这样才是植物营养充分的表现。

4

中国特色有机农业

朱安妮认为,欧美农场维持不下去的根本原因在于他们不重视现代科学技术。“国际有机联盟的四项基本原则写得很好,但是少了一项。他们拒绝了现代科学技术。2013年,他们终于提到了——有机农业将从认证体系的完善转移到有机种植技术的探索上。”

国际有机联盟没有解决产量的问题,他们不知道用狭义生物固氮技术(使用微生物菌种进行速效固氮的技术)。朱安妮举了一个例子:“德国在种植小麦时,第一年种植300公斤,第二年种植300公斤,第三年种苜蓿堆肥,这是广义上的生物固氮技术。三年平均下来每年是200公斤,常规种植一年就有600多公斤的产量,而且,中国的当下环境并不允许我们这么长时间的休耕,从这个角度来说,有机是会饿死人。”根据朱安妮的说法,似乎使用狭义的生物固氮技术才是让中国的农业“有机、好吃、不减产”的正确方向。

“我们在有机农业发展上一定会领先于国际,因为我们的祖先在这方面就很聪明!”朱安妮又激动了起来。中国自古以来是一个人口众多、地理环境不太优越的国家,但中华文明从未消失,反而延续了五千年之久。中国靠自身的农耕智慧养活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她最后表示:“中国有机农业的春天来临了!”

全部活动请前往吾谷网相关专题查看:http://bbs.wugu.com.cn/

文章来源:有机会网

图片来源:朱安妮,缩略图来自自吾谷网

草西
草西,有机会网COO,作家,一个透过写作与世界对话的人;喜欢记录与分享,关注食物、自然、艺术、在地文化和有机生活;热衷志愿服务和生命体验,为多家知名杂志撰稿,推广有机生活。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