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城市农夫的“简朴寨”生活

城市农夫的“简朴寨”生活

从CBD白领高管到乡村农夫

杨山和家人做起了社区支持农业和社区营造

“我就想看看长洲岛有什么可能性”

简朴寨的儿童自然农耕体验

简朴寨的儿童自然农耕体验

城市白领不堪每天面对各种污染、拥挤和不安,挽起裤脚当起了“农夫”。从一个城市白领到乡村农夫之间的跳跃,杨山显得十分自如。

数数手指头,这已是杨山与家人在广州黄埔长洲岛“半隐居”的第四个年头,除了一点点地实现自己的田园梦想,他们更做起了社区支持农业和社区营造。在杨山的理解里,每个人都在某个地方有着属于自己的理想状态,而他的理想状态就是在土地里,种出另一种生活。

换一种人生

乡情和女儿,促使他移居长洲岛

“山哥!早晨!”骑着助力车穿梭于长洲岛的大街小巷,杨山总能碰到不少熟人,看得出这里的乡亲没有把他当外人。假如你是第一次来到长洲岛的“吃货”,杨山还能清楚地告诉你哪一家的多汁杨桃快熟了,哪一户的龙眼最肉厚爽甜;长洲岛各家农庄餐厅的招牌菜,他如数家珍。山哥像是各家农庄餐厅的编外服务员,会根据客人的口味推荐各种美食。

身上的T恤衫已经略显陈旧,宽边草帽也遮挡不住毒辣的阳光,但杨山一点也不介意,见人总是乐呵呵的。你可能很难联想到,眼前这个皮肤黝黑、每次笑起来都像弥勒佛一样的乡间“大叔”,在几年前是出入于CBD高楼大厦之间的白领高管。

1975年生的杨山是茂名化州人,在他的印象中,家乡虽然是一条只有五六百人的小乡村,但那些人、山、农田都是美好而深刻的,让在外打拼的他念念不忘,多年以来通过博客、微博、微信认识大群的“农友”,忆念渐行渐远的家乡,“吐槽”日益拥挤浮躁的大城市。“倒退三十年,绝大多数的城市人都是农民。乡土是我们的根,”他说。

在广州生活了十多年,杨山的职业一直围绕着房地产、广告等行业,当过高管,也尝试过创业,直至他发现事业与荣耀并非生活的全部。2009年,他的大女儿、当时三岁的小雯在准备上幼儿园的前三天,突然患上脊髓炎,手术后留下后遗症行动不便,需要后续治疗与锻炼。这一场变故让早已厌倦浮躁城市生活的杨山有了一个重要的决定,举家移居到长洲岛,租下几亩地。在陪伴女儿锻炼的同时,他自己也变成了一个城市农夫。几年下来,小雯的身体已经恢复得不错,而杨山也对这片土地有了更多的热爱与眷恋。

“这里的龙眼特别新鲜!”经过几分钟车程,杨山带领记者从长洲码头来到了他租下的田地。他熟练地爬上了自家的龙眼树,不到一分钟就挑选出一大把成熟的果子。剥开放进嘴里,一阵爽甜。就在两个月前,杨山因为义务带客人到乡亲果园摘荔枝而摔断了手臂,至今隐隐作痛,额头上也留下一道疤痕,他就是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痛”。

在龙眼林的旁边就是大片的杨桃,临近收获的季节,每个挂在树上的杨桃都被装进防虫防鸟的袋子里,但在阳光的照射之下,依然透出诱人的金黄。待到中秋节前后,这些鲜甜就会被送到万千户城市、乡村人家的饭桌之上。

在这片土地上,你更多能看到的是泥土原本的颜色,而不是用于欺骗味蕾的添加剂;包裹在作物之外的是新鲜的空气,而非华美而沉重的包装。

“没事的时候,我最喜欢的就是骑着助力车,在长洲岛到处转转。”现在的杨山,完全融入了乡村的生活,他更得意地告诉记者,自己发现了许多游客找不到的乡间美景,“百万莲池、情人树……长洲岛还有很多东西可以挖掘。”喜欢诗歌的杨山形容自己是带着理想主义、浪漫主义的,这种逃离城市隐居乡间的生活,正是出于这样的性格根源。

简朴寨

“简朴寨”助农

村民和城里人在这里交易农产品

刚刚来到长洲岛时,杨山只想着租下一块地,种点菜自给自足,有一部分固定客户愿意买自己的农产品,能维持生活就已经足够了,但后来发现这远远不够。与杨山一样的城市农夫与传统意义上的农民并不同,他们所追求的是务农带来的身心愉悦,是一种自己选择的生活方式和生活态度,不同于传统的农民为生计所迫。

正因为如此,杨山开始尝试CSA社区支持农业。两年多以前,家住长洲岛的78岁邵婆婆杨桃滞销,得知消息的杨山通过互联网呼吁农友与其他“粉丝”帮忙,得到多方关注,最终,邵婆婆家超过两吨的滞销杨桃迅速卖光,杨山在当地名声也逐渐响亮了起来,成为了知名的“杨桃哥”。

“跟当地村民的关系是紧密的,但不是刻意的。我刚到这里时也没有想过要这样做,但天天跟周围的村民打交道,就会发现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农产品卖不掉能否帮忙等等,很自然地,就开始做了起来,”杨山说。

为此,杨山在长洲岛建立了一个名为“简朴寨”的据点。“简朴寨”名符其实,只是一个简单的由木、竹等材料搭建而成的棚架,但几乎每个周末,这里都充满人气。在这个小农庄里,周边的村民可以提供自家产的土鸡蛋、干货、农产品供前来旅游的人选购,另外,城市家庭、白领可以在这里种菜、捕鱼、做农家菜,过上几天远离凡嚣的生活。为城市与乡村搭建沟通的桥梁,村民可以为自己的农产品找到了销售渠道,而城市人也能获得一份乡村体验以及城市里难觅的新鲜食材。简朴寨也叫杨桃会所,这个杨桃种植区,为游客提供歇脚的地方,免费提供自助开水或凉茶,主人还义务带客人到乡亲的果园采摘杨桃及其它鲜果。

就在半年前,杨山又有了一个新点子——“慢岛计划”:呼吁更多有想法、有创意的人来到长洲岛做“岛主”,建立具备自己特色的书吧、驿站;扶持有条件的本地农民自营驿站,与客人同耕、同吃、同住,让都市人真正能回归乡土,体会真正的农家乐。而杨山则会根据自己在当地积累的资源,为这些创业者寻找出租房源、创意策划等帮扶。在杨山的影响和带动下,草河艺术工作室、花时间驿站、豆丁生活园、河床客栈、大西洲文化机构先后落户长洲岛。杨山说欢迎各种主题空间、客栈、主题吧等落户长洲岛。他还特别发起漂流书项目,在码头开设慢岛驿站和荒岛图书馆,接受全球书友赠书,荒岛图书馆作为漂流总站,再分流到长洲岛各主题空间。长期关注、研究和主持长洲岛规划设计的广州大学曲少杰教授特别带领学生社会实践小组开展“书香漫岛”项目调研设计,支持慢岛漂流书项目。

杨山深知这是一个庞大的、极具理想主义的社区营造计划,所以他不急于求成。正如他刚刚从都市白领变成农夫时的心态,“我希望慢慢做。我就是想看看长洲岛有什么可能性”。

联系方式

新浪微博@杨山 http://weibo.com/magictown

文章来源:新快报

原文链接:http://epaper.xkb.com.cn/view/947214

图片来源:微博@城乡汇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