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广州从化:“小工头”回乡开心当农民

广州从化:“小工头”回乡开心当农民

广州日报8月7日报道 从化长流村是远近知名的贫困村,土地贫瘠又偏远,从古至今,一直难摆脱贫困命运。最近五年,村里的仙娘溪、乐明两条自然村,慢慢走上了致富路,乡村旅馆客似云来,生态种植产品抢手,连百年古祠也焕发生机开出了小型博物馆,最难得的是,过去村民人均年收入不足千元,如今有人通过诚信经营勤奋耕垦成了万元户。

仙娘溪

一切源自4年前的社工进村。从化长流村是广州市政府购买社工农村专项服务的第一个试点。过去4年,每年投入100万元,如今村容、村貌、村民生活都悄悄地起了变化。

脱贫第一招——生态种植

不怕哂笑 “傻仔南”成万元户

从广州中心地区到从化长流村,一路通畅也要走3个半小时,有一半时间走的是盘山而上的S形大弯路,窗外山水明秀,闪烁而过,反而令人有种眩晕感。

车子径直开到仙娘溪的核心地带——杨氏祠堂的风水池塘之前。一个瘦黑赤膊的农民,正在这里扬帚晒谷,他不断扬起大扫帚将谷子堆一粒粒匀开,一阵阵稻谷的香气扑面而来。当他抬起头,酣然一笑,满脸是超越年龄的皱褶,脸色黑得发亮,而眼神炯炯。他就是人们口中的“傻仔南”,放着城里的小工头不做,回乡种田。但现在,大家对他的称谓变了,年轻人一般喊他“南哥”,老人有时也这样叫。

“做农民有什么不好呢?”南哥说,他之前在广州或者珠三角打工,每个月有两三千元进账,最好的时候,他当上了工头,马上就要涨千元工资了,他却决定回家种田,最初是因为家人抱怨分离太久。“我一对老父母,60多岁了,还有两个细路(小孩),很调皮。老婆有时会说,一个人持家好辛苦。”

南哥家里只有两亩薄田,“一年种到头,刮场风,下场雨,就什么都没有了。”社工见他终日赋闲在家,问他愿不愿意尝试生态种植。“我听都未听过(生态种植),我跟他们说,有饱饭吃,我就试。”

不多久,村里来了教授生态种植的专家,南哥去听课,领回一些种子,开始种“试验田”。不下农药,不施肥,细心养育,“天天就守它,人家都笑我‘傻仔南’,种得出东西,也卖不来几多钱。”头两年,收益确实一般,但是,南哥坚持下来了,因为他发现做农民原来有很多学问。社工不仅将生态种植专家请进村,还送他到其他地区交流学习。

“南哥出过国,去马来西亚交流,我们村里没几个。”村里几个小年轻神色里对他充满崇拜。

去年,仙娘溪的种植小组进账16464.2元,南哥是其中的一员,单是种植砂糖桔,他去年至今有9400多元收入,他家还承担了一些手工劳作,又增加了6000多元收入。

今年,因为青梅、洛神花在农产品市场上走俏,仙娘溪又组建了青梅加工小组,南哥做组长,4个组员中有2个是残疾人。自从香港的青梅加工专家前来授课之后,这个小组已经制作了1000多斤梅汁、梅酒。在村里的小农墟向游客出售,梅精140元/瓶;Q梅15元/瓶;蜂蜜梅汁60元/斤。而送到广州淘金路出售,每样价钱又涨了几十元。

脱贫第二招——乡村生态游

越忙越开心 8位大姐开旅馆

“今年真是大忙的一年。不过,越忙越开心。”午饭时候,仙娘溪乡村旅馆的8个老板娘在杨氏祠堂里忙得团团转。原来,客流高峰期,祠堂就成了乡村旅馆的大饭堂。最近暑假,客房爆满,14间客房,住了30多人,有年轻情侣,更多是后生爸妈带上娃,来这里度暑假。

连续一个星期,8个老板娘每天要往杨氏祠堂跑三趟,为客人煮山泉水柴火大镬饭。几位老板娘分工明细,三人洗菜、备料,一人掌勺,一人加柴扇火,还有两人负责收集民意。“你们家有小孩,能不能吃辣?”“今天没有走地鸡,炒点土猪肉,好不好?”东梅阿姨和昌静大姐征求今天搭食旅客的意见。手机响了,原来还有两家人在山间田头玩得开心,想晚点回来吃饭,“好的,没问题。我们一定等你们回来。”东梅阿姨用标准的普通话回答。

“以前连普通话都听不懂。”说着,东梅阿姨自己掩嘴笑了起来。乡村旅馆开办之初,她们是以妇女小组的形式“搭伙”经营。除了尽力将乡村旅馆打点得干净、温馨,她们最初并不知道如何宣传推广。在社工的点拨下,她们推选出公关部长李昌静负责接听预订电话,社工帮她们在网上宣传乡村旅馆,还开通了邮箱、微博、微信。

为了吸引更多的游客,她们还想到了以展示传统手工艺为主的农家游特色活动,这个夏天,阿姨们分头带着城里来的孩子到家里制作竹编、磨制山水豆腐,又或者领着他们到田间地头认识农作物,采集制作标本,阿姨们忙得不亦乐乎,家长们也大叹:“连我们大人都开了眼界!”

脱贫第三招——创业新天地

跃跃欲试 “90后”归巢当导游

村里有了万元户。这在仙娘溪,是大新闻。一些出外打拼好些年的“90后”纷纷归巢。今年21岁的杨镜堂堂仔就是其中的一个。

“读完初中就出去揾工。能做什么呢?都是苦力活呗。”堂仔说,6年前离家在外打工,最多的时候月入3000元,艰难的时候睡过马路边。这几年看着南哥、东梅姨和社工商量着“做生意”,生活越来越有起色,他也想回来试试。他回到村里,要做一个乡村游导游。

今年,带孩子到田里认动物作物,孩子们很喜欢他,一声声喊着“堂哥哥”,不断地抛出十万个为什么,“为什么蜜蜂会蜇人?”“为什么萤火虫晚上才发光?”“怎样判断地底下番薯已经熟了?”而这些花草树木小动物,都是他最熟悉不过的,他张口就能解答。

“要继续学习,对孩子不能随口胡诌。”他开始收集起孩子们最常问的问题,捡拾书本,或者上网寻找答案。而作为导游,难倒他的,还是村里祠堂新开的农具博物馆,当时他协助社工走家串户去搜集,帮忙记录了一些口述史。“因为不熟悉,有些问题答不上来。”他谦虚地表示接下来要勤力补课。

每年100万 到底做了啥

“100万,在外人看来,似乎很多,但运转起来,不算大数目。”这个项目的负责社工李洁解释,这笔购买资金,除了支付数名社工不算高的工资外,还要承担起村里公共设施维修、维护,以及乡村旅馆、生态农业种植等的成本和补底。

由于生态种植和乡村旅馆的经营规模还小,村民的收入虽然有明显增长,但是,在持续发展方面仍有压力。例如,之前约定收入里拿出3%~5%作为公益金,作为村里公共设施修缮以及产业拓展的基金,去年仙娘溪的公益金累积仅400多元。如果今年要修村道和祠堂,主要的投入还是要从政府支持的资金里出。

文章来源:广州日报

原文链接:http://gzdaily.dayoo.com/html/2014-08/07/content_2712747.htm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