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大旱背后水危机

大旱背后水危机

持续严重的干旱正在全国多地蔓延。《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近日在内蒙古、河北、青海等地采访了解到,6月下旬以来,我国多省区多地区遭受严重干旱,人畜饮水困难,作物受旱,已严重影响到当地的生产和生活。

干旱

13省区持续高温干旱

8月2日,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察哈尔右翼前旗,记者在这里看到,由于持续干旱和高温天气,土地干裂,草场大面积干枯;在内蒙古科尔沁草原上,一群牛也正在干枯的草地上寻找嫩草。

在锡林郭勒盟,镶黄旗、苏尼特左旗、苏尼特右旗草场,大面积干旱,旱情持续加剧,水井水位下降。

当地政府部门公布的统计数据称,截至目前,全盟15173户、43379人不同程度遭受旱灾,因灾需生活救助19238人;2225户7788人和190余万头(只)牲畜饮水困难,草场受灾面积500万公顷,直接经济损失6970万元。

内蒙古民政厅7月30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受内蒙古中西部旱情持续发展影响,已有7盟市33个旗县区的94万人受灾,灾害造成直接经济损失4.7亿元人民币。这是内蒙古近三年遭遇的最严重旱灾。
干旱严重区域主要集中分布于阿拉善盟大部、鄂尔多斯市西部、巴彦淖尔市西北部、包头市西北部、乌兰察布市中部及锡林郭勒盟西北部地区。

当地气象部门监测结果称,进入6月份,内蒙古平均降水量为124.7毫米,比去年少42.3毫米。目前,内蒙古发生干旱面积为72万平方公里,占内蒙古总面积的62%,重旱面积11.1万平方公里,占总面积的10%。

从水利部表示,入夏以来,西北、华北、黄淮、长江上中游及西南部分地区降水偏少,部分省区发生了严重干旱。

截至7月30日,河北、山西、内蒙古、河南、湖北、陕西等13省区作物受旱面积7234万亩,160万人、207万头大牲畜因旱饮水困难,作物受旱面积7230多万亩。

河南省是我国产粮大省,6月以来平均降水量仅95.2毫米,较常年偏少近六成,为1961年以来历史同期最小值。截至7月27日,该省秋粮受旱面积达2310万亩,严重干旱610万亩。
在河南旱情最严重的平顶山市,一些农村地区已经断水3个月。不但庄稼基本绝收,人畜饮水也面临着困难。据河南水利部门的统计数字,河南省共有24.5万人、8万头大牲畜发生临时性吃水困难,而这样的情况还将持续。

气象部门预测,8月份全国大部地区气温接近常年同期或偏高,全国降水接近常年同期,华北、黄淮、江淮、江汉等地旱情可能持续或发展,很有可能发生夏秋连旱。

河南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新闻发言人杨汴通日前对媒体表示:“旱情将会持续发展,甚至会扩大,吃水困难人数都会有加大趋势。”

国家防总7月30日介绍,湖北省600多座水库低于死水位,111座小型水库和5万多口塘堰干涸;山西省有225座水库干涸,1.6万眼机电井出水不足;河南省21座大型水库蓄水总量较常年同期偏少13亿立方米,抗旱水源短缺。

深层次的水危机

本报记者掌握的历年灾情显示,干旱在我国几乎年年发生,且持续时间加长,影响范围和程度日趋加重。

年年出现的干旱问题,暴露出来的是深层次的水危机。

水利部教授级高工汪安南今年6月初在做客中国政府网在线访谈时介绍,人多水少、水资源时空分布不均是我国的基本国情水情。

水利部水利水电规划设计总院副院长、教授级高工李原园也在该访谈上介绍,我国人均水资源量只占世界平均的28%,耕地亩均水资源量仅为世界平均的一半。水资源60%~80%集中在汛期。经过长期发展,水资源形势越来越危急、越来越紧迫。

李原园举例称,黄河流域、海河流域、辽河流域近二三十年偏旱,再加上人为原因,水资源衰减,很多地方衰减率达到10%、20%以上。

另一方面,我国目前工业和生活用水量达到2000亿吨的规模,废污水排量达到700多亿吨规模,对江河湖泊的水环境质量造成威胁,甚至有些地方的水源地水质也发生了恶化。

我国农田灌溉用水量占总用水量的63%左右。而随着工业化和城市化快速发展,工业和城市用水在迅猛增加。

据环境保护部2011年编写的《国家环境安全评估报告》介绍,全国水资源总量中,地表水占76.6%,居主要地位。而地表水主要依赖于雨水补给。受季风环流控制,我国降水变率大,因而地表径流很不稳定,这对水资源的开发利用影响很大。

干旱之年,海滦河和淮河的径流量,仅分别为常年径流量的67%和40%,北方更多的河流甚至完全干枯。

“中国水资源紧缺且分布不均,水生态系统失衡,这是中国水环境安全面临的最大问题。”参与编写《国家环境安全评估报告》的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院副院长王金南说。

据上述报告介绍,我国河川年径流总量为27115亿立方米,是一个干旱严重缺水的国家。全国淡水资源总量为28000亿立方米左右,占全球水资源的6%,仅次于巴西、俄罗斯和加拿大,居世界第四位。但人均只有2300立方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1/4、美国的1/5,是全球13个人均水资源最贫乏的国家之一。

我国绝大多数地区工业单位产品耗水率高于发达国家先进水平数倍甚至数十倍,如中国生产吨钢耗水量最低值比发达国家同类数值高4倍。上述评估报告称,中国正处于重化工阶段的加速期,未来一段时期,原材料工业和基础工业仍将保持相对平稳的增长态势,万元GDP水耗将居高不下,水资源压力还将继续加大,中国水环境安全还有进一步恶化的趋势和可能。

据世界卫生组织2011年公布的资料,在发展中国家,80%的疾病是由于不卫生的水与恶劣的环境卫生条件造成的。而在我国广大农村,近一半的农村人口直接采用原水,饮水水质不达标率达到了48%。除污染以外,我国农村饮用水还存在高氟、高砷、苦咸等问题。

需先进的治水理念

“面对严重的水资源危机,大力进行节水无疑是最为科学,也最为经济的战略选择。”本报记者从九三学社得到的一份《关于从战略高度推进节水农业发展的建议》认为,应把节水特别是农业节水置于国家战略高度给予更多重视。

这份建议说,从粮食安全角度考虑,2030年我国粮食总需求将达到7亿吨左右,也即未来20年我国的粮食总产量要增长40%,这必将进一步加大农业用水的供需矛盾,从保障粮食安全的高度来看,农业用水高效、节约势在必行。

专家测算,相对于工业和生活节水而言,农业节水潜力巨大。当前,全国农田灌溉水平均利用系数只有0.46,远低于发达国家0.7~0.8的水平,如果能提高到0.55,每年就可实现节水达300亿立方米。

上述建议提出,应成立国家节水农业发展规划领导小组,专门负责规划的制定、推进和执行监督等相关工作。制定节水农业的标准和指标体系,结合国家节水农业发展规划并根据区域特点对各地的节水农业模式加以规划和指导。

“三层次水权市场”也是该建议的核心内容,即首先在农村建立水权市场,促进农民增收,调动农民节水积极性。其次在地方建立水权市场,促进城乡统筹,优化水资源在农业、工业和服务业之间的合理配置。最后建立全国性水权与耕地占补交易联动的市场机制,促进东中西合作、南北互动,实现水资源和耕地在区域间的优化配置。

“即使全国性的或者大规模的水权市场还不能马上建立,至少应将国家农业用水的暗补变为明补,采用‘以奖代补’的方式,提高农民节约用水的积极性。”建议说。

而对于城市供水安全和用水安全,李原园认为,应加大城市内部水循环的利用水平和效率。很多城市供水管网漏损率达到20%~30%,提高城市管网漏损率有利于节水,降低城市用水消耗。对城市水源一定要规划水源保护区,按照法律规定要求对这些城市水源地的保护行为、经济社会活动、排污行为进行规范化的管理。

汪安南认为,解决我国复杂的水问题,需要先进的治水理念和科技支撑,需要健全完善的制度保障,需要坚实的水利工程基础,这些都是不可或缺的。

汪安南解释说,应对水危机,政府要加强宏观调控、资金支持和政策引导,做好重大水利规划、政策、标准制定,健全公共财政水利投入稳定增长机制,完善金融支持等有关政策,统筹安排水利建设,促进人与自然、区域之间、经济社会的协调发展。

“在发挥政府主导作用的同时,也要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汪安南认为,应鼓励和引导符合条件的企业、民间投资主体,以合资、独资、特许经营等方式投入水利工程建设,特别是重大水利工程终端配套设施建设,解决好“最后一公里”问题。

对话水问题专家:人类约束自己可减轻旱灾

干旱年年在上演,而今年的干旱对我国的气候史来说意味着什么,我国干旱灾害的发展趋势会是怎样?带着这些问题,《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专访了三位气候和农业专家。

从极端异常气候的角度讲,特大干旱灾害是一种偶然,但从脆弱的社会经济环境看,也是一种必然。极端气候异常是严重干旱灾害的主导原因,人类社会经济活动尤其是不合理的社会经济活动加重了干旱灾害程度。

吴玉成:人类活动加重旱灾程度

第一财经日报:中国存在极度干旱的主因是什么?

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防洪抗旱减灾研究所副总工程师吴玉成:在全球气候变暖的大背景下,极端干旱事件发生的频次增加,强化应对极端干旱事件的意识并落实在行动上极其必要。由于干旱灾害具有发生缓慢、累进成灾的特点,它不像地震、火山及洪水等灾害表现得迅猛和剧烈。

植被破坏、过度围湖造田以及污水处理不当等均会加重干旱灾害的严重程度,同时,许多地区水利基础设施特别是农田水利基础设施滞后均会加重干旱灾害的严重程度。

植被遭到破坏对于干旱灾害和洪水灾害均具有增强作用,河道无序挖沙使水位降低、过度围湖造田等对加重水旱灾害的作用也是明显的。因此,为了减轻水旱灾害,人类适当约束自身行为是极其必要的。

长期以来,抗旱减灾工作并未受到应有的重视,干旱灾害不仅仅在警示当地需要加强应对极端干旱事件的思想准备和落实行动,对全国其他省份也一样。

水旱灾害是自然气候异常与人类社会经济活动相互矛盾作用的结果,做好防洪抗旱减灾是复杂的系统工作,需要全面、系统、客观并统筹考虑建设完善的水旱灾害防御体系,而且尚需要依据自然和社会经济环境的变化不断调整和完善。

陈星:这是一种“社会经济干旱”

日报:如何看待近年来多次发生的重大旱灾?

南京大学气候与全球变化研究院副院长、教授陈星:旱灾是在气候异常背景下发生的特殊干旱事件,是气象干旱(降水异常偏少)、水文干旱(因地表水分平衡异常造成的水分亏缺)和农业干旱(作物生长期的缺水现象)的综合性干旱。

但气候的异常使该区域降水偏少是一个重要因素,水文条件异常又导致了地表水的缺乏,进而导致严重的农业干旱和人民生活用水的紧张,即社会经济干旱——水资源总体缺乏导致社会经济系统异常。

根据有关资料和气候模拟结果发现,当北半球出现寒冷气候时,我国东部、西南及东南亚、印度北部地区降水就会减少。所以,从气候研究的角度来说,要密切关注全球气候变化的信号,是否可能出现气候转冷的趋势和突变的可能。

全球气候变化和异常对区域气候产生怎样的影响,这是需要深入研究和认识的。这不仅是重要的科学问题,也是国家的需求,必须予以高度重视,加强研究。

林而达:完全由气候变化引起

日报:对于干旱问题,不同的学者有不同的看法,在你看来,最根本的原因是什么?

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环境与可持续发展研究所所长林而达:对于这个问题,可能不同的学者会有不同的看法,但我认为,干旱、洪涝这些灾害完全是由于气候变化引起的。

气候变化主要通过温度、水、极端天气事件、土壤、病虫害等因素影响农业生产。研究表明,农业是气候变化最主要的受害领域。

中国农科院的研究发现,气温增高2℃,麦蚜越冬量在黄河流域将增加约4~60倍,长江流域增加约10~138倍。而近年来,小麦赤霉病黄淮流域和陕西关中灌区,有明显发展趋势;2005年中秋南京、2007年四川稻飞虱大规模爆发,首次越过了长江。我国农业因病虫害造成的损失已达农业总产值的20%~25%。

预测显示,今后20~50年间,农业生产仍将受到气候变化的严重冲击。按照目前的趋势,全国平均温度升高2.5~3℃之后,气候变化将导致我国三大主要粮食作物水稻、小麦和玉米的生产能力持续下降。到2050年,温度升高、农业需水增加及可用水减少和耕地面积下降等因素更会使中国的粮食生产总水平下降14%~23%。

农业应对气候变化应当以减灾和减少气候风险为主,特别是要增加中西部脆弱地区的农业和新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增加农村节能减排投入。而在适应气候变化的问题上,生态农业与目前过度依赖化肥和农药的农业生产模式相比更具有优势。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原文链接:http://www.yicai.com/news/2014/08/4003362.html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