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市场趋势 > 空军上校解甲归田 实践鱼菜共生

空军上校解甲归田 实践鱼菜共生

四川农村日报报道  菜不栽在大田,却种在大棚下面的一个个漏桶、盒子甚至花盆里,咋一看还以为是成人版的过家家游戏。仔细一看,蔬菜下面还养着鱼。好玩、新奇,还有高科技,这就是坐落在崇州市隆兴镇130亩的凡朴农场给记者的第一印象。

“以后,你们可以拿着菜叶类垃圾到我这里换新鲜蔬菜!”7月25日,凡朴农场场主陈浩对记者说。这位刚过而立之年的原空军上校,退役后正在进行人生的首次创业。他的农场致力于“变废为宝”的循环农业:养鱼不换水,种菜不施肥;有鱼有菜,春暖花开。

凡朴农场鱼菜共生设备

凡朴农场鱼菜共生设备

凡朴农场种植的大豆种植

凡朴农场种植的大豆种植(以上两张图片摄于今年4月)

转型 空军军官“空降”农场

1992年,籍贯贵州遵义的陈浩以提前批考入原西安某军校无线电导航专业。此后20年他均在空军部队工作。2009年,由于业务需要,陈浩到四川电子科技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至今。

2013年,即将转业的陈浩,开始思考退役后该做什么:到科研院所?投身IT行业?……陈浩说,为适应退役后的工作、生活,他经常利用点滴时间在移动设备上下载电子杂志来看。在一期商业周刊杂志中,陈浩看到了一则报道,介绍有个美国人在上海创办设施公司,主要为鱼菜共生的家庭式农耕提供装备。文章不仅讲到了“养鱼不换水,种菜不施肥”这一诱人的现代农业理念,提到说仍有部分技术问题待完善。

这篇文章在瞬间击中了陈浩:“养鱼种菜、春暖花开。”有机、绿色的理念是他极其认同和感兴趣的;而有待完善的空间,更让做惯了技术的他顿感技痒。此外,潜意识里,他也萌生了要与美国人一比高下的心理:美国人来中国做这个,为什么我们不能自己做?

“作为军人,做决定都是很谨慎的。但这次看到这篇报道后,我第二天就跟家人谈了想法,一周后便敲定要做这个了。”陈浩说。

2013年正式退役后,陈浩以家人名义注册了公司,先在温江花木市场进行实验性生产,但因当地光热不够,规模也无法满足商业化生产的种养条件,转而于当年9月在崇州万亩现代农业示范基地租种了130亩土地,建立凡朴农场。取名“凡朴”,是对其鼻祖——朴门农业 (Permaculture永恒农业)的致敬和本土化。

出乎意料的是,最早启发了陈浩“进军”农业的那家美国公司,没过多久就夭折了。“他们营销做的很好,不少驻上海的外国大使参观后都很感兴趣。但主要是技术CEO和董事会没有就发展的节奏达成一致,立场和价值观的不同导致合作终结。”对此,陈浩颇感遗憾的同时,也觉得是为自己敲响了警钟:以前虽然也接过一些大项目,但都是间接管理,主要居中协调促使双方把项目完成就好。但现在他已经是个农场主,技术研发、工人管理、公司走向等都等着他亲力亲为,对于他来说挑战很大。

学习 门外汉一年成专家

“虽说自己从小也算在农村长大,父母是国营茶场的工人,但上学后,就离农业很远了,在部队搞的也是跟农业毫不沾边的专业,所以是彻头彻尾的门外汉。”陈浩自嘲说。不过他有一个优势,就是学习能力和学习方法。

陈浩在电子科大读博深造的专业是计算机科学,和他本科以及研究生的通信导航是完全不同的领域。在尽快适应新专业的过程中,陈浩掌握了快速进入某一领域的方法:找国内外最前沿的研究论文进行大量阅读;行业发展的历程、现状描述、最新进展、细分领域等都会有介绍,这样就能很快掌握整个行业的框架体系和语境词汇。除此,他的英语从来没有放下,即使毕业工作后,也经常阅读专业相关的英语文献资料。

按照同样的研究方法,陈浩短时间内迅速掌握了有机农业的重点知识架构,对国内现有搞鱼菜共生系统的少数几个试点如数家珍。他发现,现有的模式终究是观赏性高于实用性,他希望凡朴农场能够在中国设施农业因成本高、投入大而导致建设严重不足的情况下,以较低廉的成本推动农业的现代化革新,让普通农民都能够采用。

对此,陈浩的学习途径除了学院派的训练,即大量吞咽论文资料,市场走访和行情分析外,还包括亲自在温江的生产实践,跟崇州当地农民、专家、其他有机农场主的交流。不到一年,讲到EM菌(有效微生物群)、沼液酵素、养殖密度等细节技术,陈浩已经进入“停都停不下来”的节奏。

陈浩介绍,鱼菜共生是一种新型的复合耕作体系,让水产养殖与蔬菜生产这两种原本完全不同的农耕技术,达到科学的协同共生,是未来可持续循环型零排放的低碳生产模式。这套系统技术原理简单,实际操作性强,可适合于规模化的农业生产,也可用于小规模的家庭农场或者城市的设施农业。家庭式的鱼菜共生体系,一般只需2—3立方水体(浴缸大小)配套20—30平方米的蔬菜栽培面积,就可基本满足3—5人家庭蔬菜及鱼产的消费需要。

目前,凡朴农场已经完成了第一轮种植规划,有了一定数量的产出。鱼菜共生的设施,也已经开始在淘宝店上出售。小到一个盒子,大到农场里的种植大棚,从注重观赏性的有机玻璃系统,到注重种植量的立柱滴灌系统,都是陈浩亲自设计,并申请了鱼菜共生产品的专利。

困局 优质农产品卖不出去

“我都想好了,哪怕把全部家当赔进去,我一个人把活儿全包揽,也会把农场坚持做下去。”虽然陈浩已经在专业上、技术上做了充足准备,但是外部市场、农业大环境不在他的控制之下。曾有一个做电商的老板惊叹陈浩 “艺高人胆大”,前者每年几千万元的销售额都没有投资农业——这片说不清究竟是潜力无限的 “蓝海”还是市场竞争白热化的“红海”。陈浩一个技术型工科男,如何能撬动几千年传统农业这块铁板?

前几天,到农场串门的村民问陈浩,怎么不用除草剂把田坎边的草除一除,免得草籽飞进田里,影响收成。陈浩回答说,他们不打农药、除草剂,人工除草还没空出时间,村民对此很不以为然。“人总是有惰性的,撒一把化肥农药就解决问题的懒汉田在农村仍有不少市场。”陈浩说。不过村民却很喜欢吃他田里的蔬菜,这让他哭笑不得。他能做的,只有以更多努力和诚意来获得村邻的认同。

对凡朴农场,当地农业主管部门的态度也比较暧昧,他们参观过几次,认为可推广性不强,还是那种“农家乐+采摘体验”的观光型农业可能更适合凡朴农场的定位。对此,陈浩也表示理解,在现代农业示范片区,也有 “稻—虾”、“稻—鱼”、“稻—生猪”等科技、农业部门支持打造的综合种养模式;而凡朴农场本身的效益和带动力还没有彰显,想要得到政府的支持,还需自身实力进一步加强。

另外,陈浩发现一些有机食品的大品牌在市场上的价格很高,要想跻身大品牌,就得在营销上投很多钱,目前农场暂无资金实力;另外,就是降低价格,跟一些有机食品专卖店合作。白手起家的陈浩没有“资本”进店,就在店面橱窗外摆个菜摊子,双方达成“物美价廉”的共识,更让社区居民得到实惠。

有受众的肯定,但在村民的接受性、政府支持、市场推广等方面,凡朴农场和它的鱼菜共生系统都面临诸多困难。家人有时也会持怀疑态度:陈浩父母常发愁东西卖不出去,甚至怀疑投入这么多究竟值不值得。

面对父母的质疑,陈浩始终相信一点:农业的发展方向应是“生态有机,可持续”,这让他坚定了把农场做下去的决心。

希望 有机农场抱团发展

“四川有机农场越来越多,大家在有意识的抱团发展。”陈浩说,他加了“新农人联合会”的微信、微博,有时会一起聚会探讨彼此的做法。但陈浩也坦言,有些所谓有机农场其实水分较大,行业自律仍有待加强。

“工作之后再读博,我是带着业务上要解决的问题,进行针对性的学习,因此读书、科研、论文等都有指向性,效率也就高得多。”陈浩认为有机农业也存在为做而做的现象,问题的指向性不强。以为不打农药不施化肥就是有机农业,但这恰恰抹杀了有机农业的创造力和独创性。依据农场主不同的个人能力,每个农场应该会表现出不同的特点和优势,这样才能够促进有机农业往纵深化发展,大家的“抱团”才有取长补短的现实意义。

文章来源:四川农村日报

原文链接:http://country.scol.com.cn/shtml/scncrb/20140730/23009.shtml

图片来源:微博@莉lee爱笑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