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市场趋势 > 蔬菜“私人定制”为何“歇菜”?

蔬菜“私人定制”为何“歇菜”?

只要预付一定费用,轻点一下鼠标,有机新鲜蔬菜就能送上门来。作为近年新兴的行业,有机蔬菜订制成为不少追求生活品质人士的选择。然而,近日一家知名蔬菜订制公司“田园牧歌”突然倒闭,却让不少人心中充满疑问:巨大商机为何遭遇危机?“田园牧歌”式的菜篮子困局何解?

vegetables-196990_640

蔬菜订制公司田园牧歌突然“歇菜”

今年6月9日,田园牧歌深圳分公司业务员杜亮如往常一样赶到位于南山科技中路软件园的公司上班,却非常讶异地得知,公司翌日起就解散了,一切蔬菜配送服务停止,自己也将面临失业,而此前一周,杜亮还刚刚谈妥了一桩2.1万元的蔬菜订单。

和杜亮同样感到意外的,还有田园牧歌在深圳的2000多名客户。钟女士就是其中一位,“去年6月起,我和婆婆两家人就分别订了一年的‘田园牧歌’,今年4月底的时候被业务员说服提前签了两份为期一年的新订单,到现在一次都还没使用,就被短信告知公司要解散了,我一下子就懵了。”钟女士说,因为没见到公司负责人,只好去派出所报了案,但事情过去了近20天还没有结果。

记者近日前往田园牧歌深圳分公司的办公楼,发现这里已是人去楼空,紧闭的门上贴了一张“清算公告”,公告称,公司因经营不善,长期亏损,经股东会决议并报相关政府部门备案,公司已经正式申请结算破产,进入相关法律程序。所有涉及员工、供应商、客户及业务关联方的事项,均由公司依法设立的清算小组负责。

公开资料显示,田园牧歌总部位于贵州,成立于2011年11月,号称可将云南和贵州生产的有机蔬菜直送到顾客的家里,创立从农场到住宅的直供营销模式,公司营销采取预付款模式,一年订单配送700份至800份有机蔬菜,客户主要分布在深圳、广州两地。

而如今,“田园牧歌”毫无征兆地就画上了休止符,已经交过预付款的蔬菜配送也就此戛然而止。据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尚未服务完毕的客户涉及余款近800万元,而公司账目资金远远不够偿还,公司正在和另一家蔬菜订制公司协商收购事宜,相关配送服务将由对方接管,具体标准将另行出台方案。

投入大周期长 蔬菜“私人订制”扛不住

在食品安全成为市民关切焦点的当下,“吃放心蔬菜”成了不少都市人群的迫切需求,正是瞄准这样的商机,田园牧歌等 “蔬菜订制”公司在各地推出了送菜上门的业务。记者了解到,在深圳,类似的公司不下几十家,包括阳光绿源、好宝有机庄园等。

然而,在一些从业人员看来,虽然这桩生意看似需求很旺,前景不错,但由于没有形成成熟的经营模式,经营困难也随之出现。公开报道显示,北京“瀚美农庄”“小超之家”等生鲜配送公司也都出现过经营不善倒闭的情况。

记者了解到,国内的高端生蔬配送行业起步较晚,大多数企业还未进入盈利期。目前来说,“蔬菜订制”普遍存在以下三大瓶颈:
首先,投入大,周期长。田园牧歌法人代表张相波等业内人士认为,因为农产品种植需要稳定性,一方面要防止菜贱伤农,另一方面也不能菜贵伤民,因此,品种、面积等都必须根据订单生产才能保证供需平衡,前期很难实现盈利。

“农产品订制实行预付制模式是行业性质使然,否则保证不了产品质量,但蔬菜基地的开拓至成熟配送,转换期较长,资金链容易断裂。如果前端市场扩展太快,吸收了过多的客户,一旦货源跟不上,很容易失败。”张相波说。
第二,推广成本高,广告宣传效果不可控。有消息称田园牧歌“花了1000多万元做推广”,对于这一说法,张相波不置可否。“因为客户群分散,营销、推广这一块的成本确实比较高,超过总支出的30%,而高投入的推广,并没有获得高回报。前期的转化率只有1%,最高时也就3%,最主要的问题是市民就近买菜这一传统消费习惯一时难以改变。”张相波说。

而在杜亮看来,产品推广难与市民不信任预付模式密切有关,因为客户对于支付的风险没有渠道去控制或预知,业务拓展经常遇阻。钟女士也表示,经过这次风波,今后再也不敢碰这种没有保证的预付消费了。

第三,保鲜、运输、冷链等技术不成熟,蔬菜损耗率高。张相波告诉记者,“有半年时间,因为公司设立的标准高,想挑到质量最好、品相最佳的蔬菜给客户,使得产品在从基地到送到客户手中的一过程中,损耗率超过了50%,打造从农场到餐桌的成熟物流链条,是农产品配送面临的普遍难题。”

“田园牧歌”式的菜篮子困局何解?

业内人士认为,对于一线城市而言,强调生活品质且有高消费能力的潜在目标人群较广,高端蔬菜订制配送仍属于正在兴起的朝阳行业,但尚未形成成熟的运营模式,新生消费模式遇瓶颈的背后,是引导和监督的缺失。

一方面,“蔬菜订制”缩短了农场和餐桌的距离,是“农超对接”流通模式的“升级版”,但从种植基地的质量把控,到市场规模效应的建立,这一新生事物都没有第三方的权威认证或引导扶持,整个行业还处于小、散、乱的自发状态,亟待强化相关产业标准及抱团合作增强竞争力。

另一方面,在蔬菜订制常采用的预付式消费模式中,企业备案和资金存管制度也有待完善。商务部曾出台《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要求预付消费的商家在商务部门做出备案,并在银行设立预付卡账户,对应备案而不备案、应实行资金存管制度而不实行的企业处1万元以上至3万元以下罚款。但因处罚力度偏小和缺乏督促手段,现实中游离于该监管的小企业比比皆是。

深圳消委会则建议,在此类预付式消费模式中,消费者应做到理性适度消费,通过合同条款事先明确约定权利和义务;依法索要发票及有效消费凭据,妥善保存证据;事前掌握必要的法规规定和消费资讯,事后依法及时维权。

文章来源:新华网

记者:冯璐 吴燕婷

图片来源:Pixabay

兆红
新闻学毕业初入有机行业,对于专业、对于这个新兴的领域,我还有很多要学习的地方,很多路要走。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