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绿色消费 > 谁从转基因作物中获益?

谁从转基因作物中获益?

在过去20年中,生物技术产业曾宣称转基因(Genetically Modified, GM)作物是解决全球饥饿问题的答案。而如今全球饥饿人口已经达到8.68亿,GM作物究竟能否满足日益增长的人口对健康的粮食的需求,GM作物解决世界饥饿人口的这个论断究竟是否站得住脚一直是焦点议题。地球之友(Friends of the Earth International)对此进行了调研,并在其网站上发布了相关报告。

报告指出92%的GM作物——主要是大豆、玉米、油菜籽的种植区分布在6个国家,而这六国的农民总数仅占全球农业人口的不到1%。各大洲对GM作物的抵制和搁置都呈增加趋势,其中一个原因是,科学界对于GM作物的安全性还未取得共识,与此同时,很多重要的问题还未得到解答。

地球之友《谁从转基因作物中获益?》报告封面

地球之友《谁从转基因作物中获益?》报告封面

GM作物有超过99% 是抗除草剂、抗杀虫剂的,或者是兼具两种抗性。除了挣扎于 GM作物种子高昂的成本外,报告还强调了由于杂草和害虫的抗性对人类和环境健康的不利影响进一步加剧,因此农民不得不使用更多的除草剂以应对。

报告在结论部分指出:“有比GM作物更现成可用的途径来应对饥饿和营养不良的问题”,同时,强烈地呼吁给予小农的生态农业大力支持,因为此类农业模式才是应对世界饥饿的可持续的方式。报告中的其他建议包括,停止在旱地上进行农业燃料的生产,采取措施在发达国家逐渐减少对牲畜类产品的高强度的消费和销售,并建议逐渐减少家庭生活垃圾。

下文是该报告的新闻稿 (项目1)和执行概要(项目2)。总报告请参见: http://www.foei.org/resources/publications/publications-by-subject/food-sovereignty-publications/who-benefits-from-gm-crops-2014/

【项目1】最新报告:多国暂停转基因作物

2014年4月30日-据地球之友今天刚刚发布的报告,种植GM作物的国家数量近些年来呈下降趋势,波兰和希腊是最近两个暂停GM作物生产的国家。

报告“谁从GM作物中获益?”揭示了90%的GM作物分布在六个国家,而这六个国家的农民总数仅仅占了世界农业人口的还不到1%。对于产业界的最新分析指出,2013年的GM作物种植数据显示,这六个国家仍然是位居榜首。

鲜有证据证实新的GM品种能够提高营养价值,以及有助于增强我们应对气候变化的能力。市场上销售的GM作物中有99%以上都是经过基因修饰而具有抗除草剂或者抗杀虫剂的品种,结果导致了对杀虫剂使用量需求的增加。生物技术行业在推销说GM“黄金米”是解决维他命A缺乏症的良方,但却缺乏证据来证明其是否是一个合适的且有效的途径。

地球之友粮食主权项目的共同协调人Kirtana Chandrasekaran表示:“GM作物不能成为21世纪解决饥饿危机的组成部分,尽管GM作物被大肆的宣传,但其本质上依然是依赖于过时的大量施用化肥以及高污染的农业模式”。“GM企业从农药业务和控制种子价格上获益。而在每一块大陆上,抵制GM作物的声浪都在不断壮大”她补充道。

如墨西哥、肯尼亚、希腊和波兰等一些国家,最近搁置了某一些GM作物的种植。世界范围内,科学家们呼吁在应对饥饿和营养不良的难题时,将现行的农业模式转变为生态农业模式的必要性。生态农业的多种做法已经在非洲被证实是可以让产量加倍且有效解决害虫问题的途径。

Kirtana Chandrasekaran表示,相对于GM作物,我们具有一些现成可用的、风险更小的并且是更有效的途径来应对饥饿和贫困。她继续补充道,解决饥饿危机的途径不是更多的GM作物,而是更多的低成本、高产出的,同时受到GM产业巨大威胁的生态农业模式。

在美国、阿根廷和巴西等一些世界上GM作物的最大生产者,人们看到长期种植GM作物导致的结果是化肥施用量呈逐年增加趋势。在美国,受调查的49%的农民都指出了抗除草剂杂草的难题。在阿根廷,人们在对地方社区的调查中发现,大量的杀虫剂施用与癌症的发病率以及先天畸形率的高低存在相关关系。医生和研究人员呼吁要针对种植GM作物的健康效应进行更为严谨的研究。在非洲,只有三个国家种植GM作物,分别是南非、布基纳法索和苏丹。然而,来自生物技术企业的巨大压力使非洲大陆逐渐向GM作物开放。最近在肯尼亚的一项停止GM的禁令受到了游说人士的强烈攻击。在欧洲,有六个国家禁止了GM作物,公众对GM作物的抗议浪潮也逐渐高涨。BASF(巴斯夫,德国化学公司)和孟山都于2013年将GM作物撤出了欧洲市场。

关于此新闻稿的更多信息,请联系地球之友粮食主权项目共同协调人Kirtana Chandrasekaran(kirtana.chandrasekaran@foe.co.uk).

参考文献:略

【项目2】谁从GM作物中获益?一个建立在谬见上的产业

地球之友2014年4月,执行概要

谁在获益?

我们与粮食的关系以及农民的耕作方式正受到与日俱增的压力。极端气候事件,变化中的气候和逐渐增长的人口数量等因素都将社区的粮食安全逼至风险边缘。与此同时,营养学家对我们现代的饮食结构抛出了严重的质疑。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 警告指出,在“肥胖症蔓延”的当今社会,全世界却还有8.68亿人口长期饱受饥饿。因此,从根本上变革当下的耕作模式和粮食配置方式的必要性是毋庸置疑的。

生物技术产业无疑处于这场辩论的核心。生物技术企业与各国政府部门一道在协助社区提高粮食产量和作物营养价值,至少他们声称那些项目既能够起到提高产量的作用,还有利于提高食品养分。GM技术的支持者声称GM作物能帮助养活一个遭受多变的气候约束的世界。

本报告审查了世界范围内GM作物种植的实际情况,将各种主张与现实状况区分了开来,以小农以及种植GM作物的社区的经验为佐证。报告有以下几点发现:

  1. 各大洲中对GM作物的抗议声浪不断壮大;
  2. 追溯北美和南美20年的GM种植史,事实表明由于杂草和害虫抗逆性的增加,除草剂和杀虫剂的施用量随之大幅增加。GM因此也不是解决农业虫害问题的有效途径。
  3. 杀虫剂对环境和人类健康所凸显的负面影响的证据表明,种植GM作物是不可持续的。
  4. 学术界对于GM作物的安全性并没有取得共识,许多疑惑和问题都还没有答案。
  5. 经过生物强化法处理的黄金大米并不是解决维他命A缺乏症的最佳办法。
  6. 尽管大肆宣传说新的GM品种可以提高营养价值,并能提升适应气候变化的能力,但数据显示所种植的99%的GM作物都是抗除草剂、抗杀虫剂,抑或是兼具两种抗性的品种。

GM的种植区分布

对于GM作物的评估缺乏独立的数据,现有数据大都源自产业界。2013年的数据显示,世界范围内共有27个国家的1800万农民正在种植GM作物,仅仅占全球农业从业者总数的不到1%。GM作物主要分布在六个国家(占GM作物总量的92%),主要的GM作物品种也只有四种:大豆、玉米、油菜籽和棉花。88%的土地依然是无GM的。

(一) 北美

GM作物最大的种植区分布在美国,大豆、玉米和棉花品种占全球生产总量的90%以上。但在美国,反对GM的呼声也很高,关于要求对GM食品进行明确标识的运动越来越多。这些要求对GM食品进行标识的运动又引发了产业界的强烈反对。

美国第一例GM耐寒玉米品种的商业化生产是在2013年被批准的,但正式评估显示该品种仅仅是设计用来在适度干旱条件下保持产量的,且在产量上并不如适应区域环境的传统玉米。

加拿大批准了GM油菜籽、玉米和甜菜,但并没有官方数据显示究竟这些物种的种植区在哪里。加拿大也在2013年批准了经基因修饰的鱼子,这也是首次批准将动物源的材料进行基因修饰进而用于食物生产的案例。这些鱼子将被运送至巴拿马进行生产。研究人员开发出了35个左右的GM鱼类品种,其中在研发过程中利用了来自珊瑚、大鼠、细菌甚至人类的基因。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U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 FDA) 宣布其将考虑批准转基因鲑鱼用于人类食用。美国和欧洲的许多零售商表示他们将不会销售GM的海产品。

(二) 南美

在南美,GM大豆、玉米和棉花种植范围最大的国家是巴西、阿根廷和巴拉圭,其中在巴西,89%的大豆是GM品种。在一场关于抗草甘膦GM大豆的诉讼案败诉后,孟山都被要求对农户做出补偿。

(三) 亚洲

抗虫害GM棉花品种的种植区包括印度、中国、巴基斯坦和缅甸,而GM玉米分布在菲律宾。在印度,公众抗议使得GM茄子的商业化生产计划胎死腹中,GM木瓜和GM玉米在泰国的推广从目前来看也失败了,尽管在菲律宾关于GM木瓜、红薯、棉花和麻蕉的开发项目依然在进行中。

亚洲也是第一例用于提升养分的GM作物“黄金大米”的试验田,试验地被设置在菲律宾,受到了盖茨夫妇基金会(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的资助。作物被经过基因修饰用来提升维生素A源的水平,旨在治疗维生素缺乏症,而该疾病广泛存在于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是导致孩童失明的主要病因。种植黄金大米对农民会造成怎样的影响,这引起了全社会的广泛关注,其中一些试验田被抗议者破坏掉了。现在几乎没什么证据表明黄金大米对治疗维生素A缺乏症有任何的功效,也没有计划要进一步推进其商业化运作。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大米产国,据报道称将不会批准商业化种植GM大米,鉴于对其安全性方面的考虑。

“解决微量营养素缺乏症的最佳办法是提倡均衡多样化的饮食,包含丰富的蔬果和动物类产品”

(四) 非洲

在非洲,仅有三个国家种植了GM作物:南非、布基纳法索和苏丹,但该报告显示,生物技术产业界雄心勃勃的想要将其市场拓展到非洲大陆,并开发其他有着提升营养素功能的GM作物。已经在进行中的研究包括在非洲的主粮作物如木薯、甘薯和高粱中加入维他命A以及其他微量元素。在批准GM作物上,非洲国家遭遇了极大的压力,产业界机构和游说者们严重的阻碍肯尼亚对限制GM作物禁令的通过。

但非洲国家也在加大努力寻求可替代的农业模式,利用当地传统知识并进行研究以发现更可持续的方案。全球最大的农业科学评估项目的共同主席,以及世界粮食奖和诺贝尔环境奖的获得者Hans先生表示,非洲所采取的这些探索途径在提高产量和控制害虫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五) 欧洲

在欧洲,GM作物的种植面积仅占农业用地总面积的0.14%。早前被批准种植的两个GM作物中的一种在2013年被欧洲高院废除了,一批欧洲国家也都宣布禁止GM作物的种植。近些年在欧盟,公众对于转基因生物(GMOs)的关注度上升到66%,增加了4个百分点。面对这些抵制,生物技术企业BASF在2012年宣布在欧洲继续推进GM作物生产的话已经不具有商业上的实惠了,孟山都也相继撤消了一批仍在审批程序中的专利申请。然而,一些GM申请依然保留着,包括建议欧盟委员会于2013年批准的一个玉米新品种,尽管遭到了欧盟议会和大多数成员国的反对。

影响的证据

对于GM作物,目前国际层面还没有系统的评估,但有越来越多的基于农民和社区经验的事实表明,公众对GM作物所引起的环境影响的关注度不断增加,遗憾的是,关于GM作物影响的讨论有些倾向于泛政治化。

GM作物中有超过99%的为抗除草剂或者抗虫类型的,抑或是兼具两种抗性。这些作物究其本质的话是产业化农业模式的扩展,适合于大范围种植,企业联合的粮食生产范式。 产业界声称这些作物有利于降低对环境影响的程度,但从农民和地方社区那里获得的第一手证据表明事实并非如此。

美国、印度和阿根廷的农民表示为了维持一定产量,他们需要大幅增加农药的施用量,从阿根廷和巴拉圭取得的证据加深了人们对于此种农业做法的环境有害性的担忧。在农药施用量增加的同时,据报道获取GM种子的成本也在增加。在美国,GM作物中,有21%被检测出是抗草甘膦除草剂的,将近一半的农民因此遭殃。在加拿大,据报道安大略省有12%的农民的利益受到抗草甘膦杂草的影响。孟山都现在建议农民将化学产品的施用和犁地的途径结合起来,这看起来有些讽刺意味,因为两者结合使用的模式显然是弱化了其当初的宣称,即认为种植GM作物有利于增加环境效益,无需传统的犁地模式。

从印度政府方面得到的数据显示,除草剂的施用量在经历了最初一个阶段的降低之后,种植转基因Bt棉花的农民需要在两年后增加农药的施用量,因为害虫对杀虫剂的毒性已经产生了耐受性和抗性。最近的一篇科学综述结论显示,截止2010年,至少有5个主要的害虫物种对Bt作物产生了抗性,而在2005年只有1个害虫物种显示了抗性。

王蝶是GM作物扩散的一个牺牲品。有报道显示2014年迁移至墨西哥越冬的王蝶数量降至自1993年有监测数据以来的历史最低。科学家认为导致降低的最主要的因子是美国农田中乳草属植物数量的急剧减少,而这是由GM抗性植物造成的。乳草属植物是王蝶幼虫的唯一食物来源,由于受到GM作物的不利影响,该类植物的多度在玉米和大豆的地块中骤减。

在阿根廷,研究发现种植GM作物田块中的杀虫剂的施用量大小和癌症的增加率与出生畸形率成正比。在阿根廷种植大豆的查科地区(阿根廷、巴拉圭和玻利维亚的低地平原)先天的出生缺陷率有四倍的增幅。

在2013年,有超过200名科学家、医生、学者和专家联名签署了一封公开信,宣布对于GM作物的安全性,目前仍未达成共识,强调指出当前还缺乏对于GM食品对健康的潜在影响的流行病学方面的研究。

增长的成本

种子成本和投入的不断上涨反映了生物技术企业近乎垄断的势力,也反映了市场正向广泛的农业投入部门集中。孟山都控制了美国98%的大豆种子市场,以及79%的玉米种子市场,而在南非孟山都实际上垄断了GM玉米种子的15亿的市场,所有的这些种子都包含被孟山都专利的种子性状特征。

种子的高成本尤其对于小农户来讲是个不小的挑战,其中许多农民已经为此负债累累。布基纳法索(非洲国家)的一项研究显示,由于高昂的成本,GM棉花生产的风险属于“不相称的高”。菲律宾的一项研究显示许多种植GM玉米的农民对自己所种植的种子的成分并不知情,因为种子本身并没有清楚的标识。同样的研究还发现农民因为高昂的种子成本和农业投入而负债很重。

应对饥饿

那些呼吁要进行新一轮绿色革命的倡导者表示,要应对饥饿,需要的是一个更为强劲的农业体系,该体系将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不可再生的能源,比如化肥和化石能源。愈来愈多的事实显示这种类型的农业体系破坏着我们所依赖的提供粮食的资源基础。GM作物是这种有破坏性的产业化模式中的一部分,那么则不大可能会满足世界最为贫困地区的小农户的需求,以帮助他们迎接粮食危机带来的挑战。

长期饥饿与作物低产本身的关系不大,但却与贫困、粮食的不公正获取、种植粮食所需的土地和资源的不公正获取有关;另外,对当前所种植的粮食的利用效率也不高。全球谷物的一半以上都被用来饲喂牲畜,约有13亿吨的粮食损失或者被浪费掉了。

对农业生态学的支持力度不断增加

在GM作物受到抵制和挞伐的同时,全球范围内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可持续的粮食和农业模式保证了粮食主权,同时尊重和发展了小农户在粮食供应体系中的作用。可持续的农业模式主要是指农业生态学途径,此途径涵盖了一套科学与实践做法,同时也称得上是社会和政治运动。诸多国际机构和百万计的小农户都在呼吁向这种农业生态学的范式转移的必要性。这些可持续的农业模式可以控制害虫,同时也能极大地提高产量,在某些国家产量甚至成倍增长。

非洲农民越来越多的采用“推挽式”的途径来控制害虫,而不是依赖高昂的外部投入。例如,他们采用将互相排斥的作物进行间作的方式来抑制害虫,利用一些容易吸引害虫的植物作为“隔墙”,将害虫引开。

根据肯尼亚的研究结果,农业生态学的途径也能够成功地提升大米的产量,增量甚至达到1/3之多。稻米强化栽培技术(System of Rice Intensification, SRI), 利用非集约化的种植灌溉作物来增加产量。人为增加有机质以提升土壤肥力,降低对水分的利用,设计种植方法来提高单个作物的生长活力。

作为提升粮食系统的恢复力和可持续性的途径之一,农业生态学的模式现在受到了学术界的专家们愈来愈多的广泛支持。 在应对饥饿和营养不良难题时,相对于GM作物,我们拥有更为廉价、更好的和更容易获取的解决办法。各国政府、政策顾问、捐资方和国际机构,应当:

1、进行能力建设,以使得粮食产量能够满足当地食品消耗,加强对小农的重视;

2、增加对农业生态学模式的投入,以支持小农户,这包括;

  • 开展参与式的研究,整合小农户的传统知识与现代技术手段;
  • 探究途径以能够开发和获取低成本的传统作物品种和家畜品种,且在此过程中,更多地让地方社区来主导;
  • 为农户提供周边服务,使得农民能够获取和使用到一些与可持续农业相关的知识,也有利于农民参与到开发研究项目中;
  • 支持建立农民专业合作社,以及其他小农户种植者组织,以使得地方和国家市场能够增加小农户的利益。

3、土地利用模式上,停止将大量的农田转换成农业燃料生产之用途;

4、引进措施以降低发达国家对家畜产品过高的消费水平,因其会加剧对全球粮食供应的压力;

5、降低发达国家中食品零售和家庭消费中的浪费,在发展中国家减少收割后的田间浪费。

更多信息

谁从转基因作物中获益?(Friends of the Earth International原版文件下载)

文章来源:第三世界网络

原文链接:http://twnchinese.net/?p=5330

英文原文出处:地球之友  http://www.foei.org

翻译:张渊媛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