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林吉洋:一种扎根乡土的环保路线

林吉洋:一种扎根乡土的环保路线

文/林吉洋,“自然大学”台湾志愿者

环境运动越来越专业化,可是我却感受不到当地社区居民的行动与声音,那么究竟欠缺的是什么呢?

土地

有人比喻当代中国是一个大工地,拼命向现代化奔跑的庞然巨物。从一线大都会到二三线城市,甚至未曾听闻的地方县城都在拆除旧楼房兴建楼盘,也有许多开发项目大规模征用集体土地引发农民维权抗争。

笔者在北京度过一年两个月,以志愿者身份参与环保团体,由于调研行程,曾走过不少乡村地区,景象大半是让人失望的。村镇任由开发商兴建楼盘,陷于塑料垃圾包围,河流被任意倾倒布满垃圾,更甚者在村中央搭起化工厂直接向村里排放污染,一个又一个村镇正在沦落。

虽然中国大陆在现代化与经济发展上取得巨大的成就,却也为发展付出惨痛的代价,贫富差距使得社会充斥妒恨与不满,乡村净土的开发破坏叫人怵目惊心。

我不禁怀疑,那些曾经存在于我所阅读的历史与地理印象中的乡土中国,是否仅存幻灭?如果再不干预阻止,那值得守护的美好与纯朴,是否终究有一朝将会消逝殆尽,徒存追忆?

所幸,我也看到一种完全不同于台湾的社会面貌,一种寻求变革的社会公益力量以强韧的方式崛起,吸引大量优秀的年轻朋友投入民间公益领域。环保运动正是当代中国最具有话语权的民间力量,以寻求对话方式穿透局限,应对当代高速发展背后的环境危机。

在北京期间,笔者接触不少相当优秀的先进、朋友,笔者私下暗忖,中国大陆的环境NGO其实蕴含着非常强大的专业素养与企业创新精神,实非个人理解的台湾经验所能比拟,也充分反映北京作为国际都会的全球视野,接触的各种国际会议以及组织经验交流,在北京可以接触各式各样的观念学说,令人叹为观止。

另一方面,应当是中国当代发展契机适逢网络科技的革新,以跳跃式成长直接进入数字化时代,强大的计算器运算能力,能够实时透过网络科技整合环境信息反映,统整出来问题的类别属性,促使问题得到解决的契机。

但是向往这一股科技创新与专业力量背后,却使笔者感到略有不足,笔者以为是笔者台湾经验认识有些许落差。环境运动越来越专业化,可是我却感受不到当地社区居民的行动与声音,那么究竟欠缺的是什么呢?

带着这样的困惑返台后,笔者持续思索这样的问题。

环境史观点:在地居民组成社团的环保力量才是最好的保护方式!

返台后,向一位钻研环境史的学界朋友提出这样的问题,他提出一个环境史学观点的回答使我更确信,面对中国的环境问题,更需要贴近污染现场,提升公民的环保意识觉醒,成立地方性的环保社团,才能夯实社区的环保力量。

美浓黄蝶祭由民间自力举办,目前走向第19年

美浓黄蝶祭由民间自力举办,目前走向第19年

德国的环境史学家Joachim Radkau是古典社会学Max Webber的专家与理论追随者,受到Webber提出的“市民社会”学说影响,其著作《Nature and Power: a global of the Environment》中,作者研究西欧的环境变迁史之后,提出学说主张,他认为西欧的环境不至于崩溃,乃是因为各地有健全的商会、兄弟会、职业类别组织,因为这一类市民集会的组织社团存在,才能支持环境的保护,不使得自然环境受到国家或资本利益寻租而被开发破坏殆尽。

例如伐木者集合成为伐木商会这一类自治群体,为了在地小业者的长期生存利益,他们会维持并限定或分配开发的数量,并且干预并阻挡大型资本的掠夺式以及外来开发者的破坏行为。

这一类小规模的行业组织,长期定居当地,生活稳定且根植于在地。他们既是基于保护自身经济利益,同时也是保护自己的生活型态,最终也使得环境获得当地社团的严密关注与保护。

台湾环境史学者研究战后的森林滥伐问题,认为战后国民政府迁台,将森林几近全部划归“国有”,却使得森林因为国家资本(官僚)的利益而遭受大规模砍伐浩劫,一直到80年代民间环境保护运动兴起,才受到民间社会力的约束。并且在民间监督下,林务单位转换角色,由“资源开发”者转为环境复育者。

相对的,战后台湾的水资源系统却没有遭受太大规模的破坏,因为日治时期普及的“水利组合”组织并没有因为战后国民政府接收而瓦解,“水利组合”在国府接收台湾后,延续并更名为“农田水利会”。

大量需要水资源灌溉农田的农民,对水资源系统产生严密的生产与生活连带关系,间接使得水资源系统在工业兴起的时期,虽有水污染问题,却未遭受到大规模污染或破坏。

“农田水利会”在政治上也是一个强大的农民自治组织,其重要性甚至不亚于延续“农民组合”而成的“农会”体系。这些普及于台湾乡村地区强大的生产者自治组织,除了结合生活、生产的重要功能,这些士绅阶层也是重要的意见领袖,在乡村地区的公共事务有着举足轻重的角色。

就笔者在农村工作的经验观察,许多重要的环境议题与污染事件的座谈会议,农会、宗教庙宇、教会团体、社区组织都会由领袖或重要干部代表出席,地方政治中虽有不少问题与人情包袱,但这些地方士绅对于保护乡土的立场却是有相当强烈的使命感,也是来自都会的专业团体与地方合作开展议题的重要盟友。

文章来源:NGO发展交流网

原文链接:http://home.ngocn.net/space-37578-do-blog-id-28855.html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