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亲子乐活 > 大地之母,一所没有围墙的学校

大地之母,一所没有围墙的学校

伊丽莎白·韦伯/文 蒋明/译

想象一所能够经历森林和农场的学校:在这里,孩子们生活在大自然的进程中,发展与土地真正的联系。在这里,真实的工作、社区、相互依存及生活技能得到训练、发展和尊重。位于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大地之母学校使这些原则具体化,将朴门永续和人智学以一种目标明确、意义深远并且切实可行的方式带给孩子们。

大地之母幼儿园,受丹麦哥本哈根诺肯华德福幼儿园的启发,在2007年创立。这是全国第一所全户外幼儿园,当时是通过闪亮之星华德福学校进行运营的。2009年,凯利·霍根和爱普瑞儿·布莱尔两位老师完成了他们在米切尔学院的华德福培训,创立了大地之母学校,他们的课程也转为泰伦生活社区农场的一个项目。大地之母学校目前是俄勒冈州自有的非盈利组织,包括亲子课堂、幼儿园以及一年级和二年级。学校最近扩大到两个园区,明年将会有三年级。社区及周边对这种教育的需求很大,所以学校会进一步壮大。

这所学校与别的户外学校有很大的区别,所有的课程都由受过华德福培训的教师教授,并且朴门永续是教学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野外技能、传统工艺以及宅地工作也是教学的重要部分。

霍根认为,朴门永续是人智学的一个实用的表现形式。“两者之间有很多相似之处,”她说,“两者都强调关爱地球和彼此。用这种方式将实用与精神相结合就能感受到强大的力量”因此,大地之母的课程都是本土化的。“这里的东西可以完全满足我们的需要,安全可靠,而且是可再生的。这是朴门永续的目标之一。

大地之母幼儿教师崔西·乔·帕廷补充说,“环境采用了朴门永续设计:火箭炉,烧木材,学校的花园被设计成能提供食物的果园,果树的下层种植了浆果丛。”

在大地之母学校所讲的故事也体现了朴门永续的原则。教师们不讲述其他文化中的故事,而是自编一些故事,反映社区关系以及人们与土地的真实关系。

莎莉·卡凡诺是一位母亲,她的儿子凯德在大地之母学校读了三年,她也注意到这种人与土地的关系,“孩子们属于这片树林,这片树林也属于他们,从这一点来看,孩子们与这片树林是相互拥有的。这种看待地球的视角是多么奇妙啊!要是能把这种理念,这种感动传播到全世界,该有多好啊!”

帕廷是佛罗里达植物园的前任园艺主任。她记述了自己在俄勒冈州的尤金接受第二年教师培训时,曾经描绘过一个完美的学校。那时,帕廷正努力思考如何将华德福学习与她对农耕的爱好协调一致。她对朋友们说她想去户外做永续农艺,“不想待在粉红色的教室里”。后来,她在一次生物动力大会上遇到了霍根,并且听说了大地之母学校,她觉得这就是天意。现在,帕廷任教于最早的大地之母学校校区,位于泰伦克里克国家森林,是一所属于泰伦社区农场的非盈利的示范组织。这里有森林,有农场,有仙女花园学前班,还有幼儿园。其中,学前班由合作创办人兼管理人凯利·霍根和执行董事马特·毕碧友任教,幼儿园由帕廷和弗朗西斯科·萨尔瓦多执教。

仙女花园学前班每周上课三天,目前有9个孩子,幼儿园有13个孩子,每周上课四天,每天四个小时。

学生们一到校就投入了有意义的工作——摊开小树皮片,收集植物来泡茶,或给火箭炉收集木头。接着是晨圈或者运动游戏,然后是户外玩耍和点心。大地之母幼儿园的点心时间与大部分华德福学校一致,但点心是在户外的火炉或者户外烤箱中制作的。吃完点心后,学生们投入一项活动——用竹子制作画笔,从金盏花或黑胡桃壳中提取植物染料,朴门永续的理念是使用自然界中存在的东西。在树林里玩耍前,孩子们总要先去看看山羊和鸡。树林中,教师们模仿一些传统技艺如编篮子、削木头,或者建房子。在一天结束的时候,老师们用肥皂和薰衣草油给孩子们洗脸和手,在玉米穗轴搭建的温暖的小屋里席地而坐吃午饭,还会讲一个故事。

今年,学校在基恩农场新增了一个教学点,同样有树林和农田,是学校从园艺学院租来的。基恩农场同时还是CSA(社区支持农业)的起源地,建有一个圆顶帐篷。在这里,艾普瑞尔·布莱尔教授1个一、二年级混龄班,有五名全日制学生,一周上课五天,另外还有四个在家上学的学生,每周有三天来参加下午的主题课。这里还有由坦亚和凯斯·霍尔负责的亲子课堂,名为“知心之家(Kindred Spirits)”。明年,这个教学点将扩大,新增1个一年级班和1个二、三年级混龄班。“我们需要明智地扩大学校,”霍根说,“既要满足社会需求,也要防止我们的精力过于分散。”

基恩农场这个教学点的节奏与主校区基本类似,只是增加了主课和主题课程。学生到达后,就参与农场的琐碎工作——照看小鸡和一些季节性的农活,如收获苹果并制作苹果酱,烘干李子,堆码木柴。之后是户外的晨圈活动,在门口互相握手后就进入圆顶帐篷学习主课。主课与传统的华德福学校看起来没什么太大的区别,诗歌、运动、主课板块以及竖笛。在大地之母学校,各年级保持着幼儿园里的谷物节奏(每周七天里对应食用不同的谷物),孩子们坐在一起吃饭。点心之后是第一节课——绘画、额外的主课或游戏。接下来在树林里的整整45分钟,学生们充分融入创造性的玩耍之中。午餐过后,学生继续下午的课程。

为什么父母们会为他们的孩子寻求这样的教育模式呢?帕廷说,大部分被学校吸引来的父母都是由于他们自身与自然界有着紧密的联系。卡凡诺是从一个邻居那里了解到这所学校的,邻居的孩子就在那里就读,提到学校时总是兴高采烈。像许多第一次做父母的家长一样,卡凡诺阅读了很多关于养育和儿童发展的书籍,但是其中的两本书对她产生了极大的影响,一本是理查德·洛夫写的《林间最后的小孩:拯救自然缺失症儿童》,另一本是由丹·金德伦与米切尔·汤姆森合著的《举起该隐:保护男孩的情绪生命》。这两本书都认为,与大自然的直接接触对于孩子们的身体和情绪的健康发展相当重要。卡凡诺有一些朋友住在北欧,那里的森林幼儿园很普遍。一些研究认为,一旦儿童进入更加传统的学校,这些幼儿园对儿童的阅读、写作、数学以及社交能力都有着积极的影响;还有很多研究阐述了以玩耍为基础的课程对孩子未来成功的影响,这些也让卡凡诺印象深刻。

“这些研究与我和丈夫的认识一致。我们自己就经常待在山里打发时光,让山间的生活帮助我们理清思绪。这种理念对我们家很管用,我们能够生活在这里相当幸运,因为可以有机会体验将孩子送到户外学校。”

一些父母已经告诉老师们他们的孩子“还没有准备好待在室内”。其他孩子已经进入了并不太适合的、更加传统的学校。大地之母的教师们致力于应对孩子们各种需求,扩展他们的知识面,增加他们的技能。布莱尔已经与HANDLE协会联系,该协会采用一种方法来帮助具有感知问题的儿童或自闭症患者。所有的老师都强调户外活动、身体运动以及有意义的工作所带来的治疗作用。

帕廷说,当孩子们刚来到学校时有很多孩子是“站不稳的”,难以接受大量的户外活动,他们有的坐着一动不动,有的不停地四处走动。渐渐地,孩子们学会在空间里平衡身体。

布莱尔认为孩子在这样的环境中是更加安全的,因为他们学会了解他们身体的限度。他们通过自由地感觉实际的边界学会在空间中控制自己。这对成长来说是无比宝贵的,孩子们会获得更多的自信和技能。

去年,孩子们经常折断灌木的枝条。有一次,一个孩子从一棵白浆果上折了一根枝条,而这成为一个重要的教育契机。帕廷告诉孩子们这根枝条长出来要花费多长的时间。这样,他们把那根枝条整齐地切下来,带了回来,并编织到树棍小屋上。如果一根树棍没有合适的用途,就可以另作它用,当柴火或者用于建筑材料。“环境中有这么多有意义的东西,而我们所做的一切也是这么有意义,”帕廷说,“孩子们发展出对大自然的敬畏,他们在树林里玩耍时开始相互提醒。”

“在华德福早期教育中,‘世界是美好的’这种感受相当重要,”帕廷说。“而这种感觉在自然界里非常深刻。我并不会规定孩子不准做什么,孩子们能够在树林里和大自然的经验中感受到哪些是应该的,哪些是不应该的,这自然而然地改变、影响着他们的行为。不是我给他们设立规定,而是他们能够理解并生发出自己的经验以及他们与土地的联系。

这种教育模式同样具有很多挑战。帕廷说,在户外就需要付出更多的体力,需要更大的声音,让孩子们在一个没有围墙的空间里活动需要有更强的现场管理能力。她必须富有创造性并且足智多谋。一名教师在教室内可能运用的一些柔软而美丽的东西在户外只能偶尔为之,并且还需要小心保护避免弄坏。

许多人都能理解天气会带来很多挑战,特别是在多雨而且潮湿的西北太平洋地区。卡凡诺说,“坦白地说,一开始我想,‘我自己都不想在雨中待四个小时,到底为什么要把我的孩子送去在雨中待四个小时呢?’但是只参观过一次学校就完全改变了我的看法。事实上,我来学校的那年,老师们都在研究如何让家长们在接送孩子后尽快离开学校。一旦你去过那里,你无法想象地球上还有哪些地方你更愿意去,而且风雨无阻。”老师们在为孩子们创造温暖感和根据天气调整衣着方面做得非常认真。布莱尔补充说,时间一长,学生们会渐渐自然而然地适应温度和天气。

大地之母学校的益处似乎远远超过了这些挑战。霍根谈到了孩子们那被唤醒的深厚的同情心。“他们的经历不是线型的,他们以一种周期性的过程体验大自然,从别人看来可能是混乱的情形中发展出韵律。在户外,我们不受一些基本条件的控制,比如温度。这种控制上的降低反而使得我们能够真正将有生命力的东西带入课堂。

布莱尔谈到孩子们与土地的连接——他们对自然界中细微事物的感知。每天早上,孩子们向着北、南、东、西问好,闭上眼睛安静片刻,然后分享他们所听到的,随着他们对土地越来越熟悉,他们听到的也越来越细致。随着一年的推移,“鸟”变成了“灌丛鸦”“乌鸦”或“鹰”。孩子们一直留意那条小溪,注意到它水面的高低变化,以及近期的雨水如何影响到溪水的颜色。他们已经开始追踪动物并指出他们的去向。

“孩子们完全沉浸在这个循环中,”布莱尔说。“实际生活中的工作机会影响着孩子们,使得他们发生巨大的改变。这就像真正意义上的家庭和社区。他们与真实的生活更加接近——与真正的生活过程和真正的生活中的工作相连接。不干活、不堆放木柴、不种植和收获蔬菜,都会带来很多后果。即使在圆顶帐篷内,孩子们也没有被过度庇护。

卡凡诺补充说,“在儿童成长阶段体验全户外的价值,是我没法述诸文字的。在情感或身体上感到迷失的时候,凯德能够在自然界中找到安慰。他知道,有许多生物在展开生命旅程时,需要自然的抚慰,需要寻找、建立属于自己的疗愈,需要发现自身的天赋,而自己就是这诸多生命之一。他对这片森林有一种归属感,同时怀有深深的敬畏;他在内心深处懂得,自己所属的这片森林比他更高大,美丽、复杂而不可预知。自然的环境给予他更加丰富的想象力、创造力,使他享受自由却不迷失方向,带给他自信。这种自信以及对自然的观念铸造了他成长的每一步,树林中的生活帮助他建构独立和自尊。

卡凡诺还表示:“老师们不仅信奉、教授并传播对地球的尊重与平等的态度,对地球上的其他事物也同样如此。孩子们生活在这种信念与尊重当中,进而会将它存在心中。生命中能有这样的体验,我们感到无比幸运,也希望更多的孩子有机会亲临大地之母学校,在世界一流的教育中走出自己的路。

霍根说,她最大的心愿就是让孩子们明白:他们有能力痊愈——他们本身就是治疗者,而地球供给他们所需:营养,药物,美丽,灵感。“全年在户外的学习对孩子的影响是巨大的,”霍根说。“我们能体会这种作用多么深远——这也是我们的使命。”

更多信息

大地之母学校:www.motherearthschool.com

文章来源:春之谷杂志

图片来源:大地之母学校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