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亲子乐活 > 诚信构建需要善意的表态

诚信构建需要善意的表态

说来惭愧,筹划“有机态度”这个专题已是去年2月份的事。事隔一年,文中多个人物的故事已经发生变化:吴威的爱播农场没有继续做下去;陈婉宁回到了台湾;占星师Yao结婚了;赵玉国去了林大画廊,终于离理想近了一点;连客团队解散了,Denny的感恩社也结束了实验⋯⋯但大多数人的故事仍在延续:李学友大哥一如既往地努力卖菜;肖亮发起的“舌尖上的市集”刚刚度过周年庆;乐和仙谷的亲子培训做得有声有色;藤田和芳先生又来了北京,还在清华大学做了演讲⋯⋯历时一年的专题,梳理文章脉络的同时,让我不禁回忆起这一年以来温暖、快乐的日子,以及生活态度的改变。

在龙应台《亲爱的安德烈》书中,她的儿子安德烈曾问过她:

“这个世界变得那么快,讯息那么多、那么满,我们脑子里根本就塞不下那么多事情了。当然是有很少数的年轻人会选择到偏远地区去工作或者捐款,这很高贵,但是我在想,恐怕还是‘问题意识’更重要吧?

我是说,如果买耐克球鞋的人会想到耐克企业怎么对待第三世界的工人,如果在买汉堡的时候,有人会想到赚钱赚死的麦当劳,付给香港打工仔的工钱一小时还不到两块美金,如果买爱斯匹灵头痛药的人,在买的时候会想到,这些跨国药厂享受巨大的利润而非洲染了艾滋病的小孩根本买不起他们的药。如果带着这种觉悟和意识的人多一点,这个世界的贫富不均会不会比较改善?我从来不给路上伸手的人钱,因为我不觉得这是解决问题的办法,让每个人都有‘问题意识’才是重点。可是我自己其实是又软弱又懒惰的,说到也做不到。就这样了。”

安德烈所说的“问题意识”,在我看来,就是一种生活的态度。而“又软弱又懒惰”的人,何止他一个呢?我就是其中之一。我们能够轻易地发现社会的诸多问题,诸如贫富差距不断扩大、生态环境日益恶化、道德底线层层跌破、消费主义日渐盛行⋯⋯但要改变这些现状,凭一己之力是何其困难,多数人想想也就算了。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大致分为三类:醒着、假寐和沉睡。醒着的人是最“可悲的”,因为他们的“问题意识”太强,所以看到的问题最多,内心最沉重。而从事有机行业的一批人,很多就是醒着的。清醒者的痛苦可想而知,但他们推动社会进步的信念却又是那么的坚定。诸如北京有机农夫市集的常天乐,天福园创始人张志敏老师,分享收获的石嫣老师,当然,还有我们有机会的Susan和Jing。Susan给了我们一个平台,让我们走进了有机这道门,安心踏实地做事;而Jing教会了我们如何正确认识有机,并一直身体力行地影响着大家。

王小波在《沉默的大多数》中说:“与其大呼小叫说要去解放他们、让人家苦等,倒不如一声不吭。忽然有一天把他们解放,给他们一个意外惊喜。”与人谈理想、聊有机,倒不如做出来简单明了。这是我加入有机会之后才认清的事,尤其是当你从心里认可有机之后。很难有一份工作可以将你的生活与事业结合在一起,不仅给你带来了一种健康的生活理念和快乐的生活方式,更带来了一群“醒着”的朋友。原来,清醒着的感觉也是很美好的。

2011年的初秋,我跟随天真国际书院的孩子们前往陕西和河南一带游学。我们每去到一个寺院或庙宇,Jeanne都会捐出一些善款。来到了老子出关的函谷关景区太初宫殿外,我终于开口问Jeanne:你不怕他们骗你吗?Jeanne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她笑着回答了我的疑问,大意是:你捐出的是你的善意,与他人没有关系。听了她的解释,我反思了许久,为自己以往的行为后悔不已。是啊,我们做自己的事,对自己的心和行为负责,为什么还要去纠结他人的是非呢? 我们每个人只可能体会到自己最真实的起心动念,做好自己的事就是对他人、对社会最大的善意了。至于以后的事,接力棒已经交给了他人,就由不得我们做主啦。

联想到如今的有机,作为消费者,购买行为即表明了我们对有机所持有的态度, 也是最容易让种植者看到希望、获得鼓励的态度。为什么我们总是去怀疑有机种植者的发心,却忽略了作为消费者该有的表态呢?一日怀疑、一日推迟购买,日复一日,仍是固步自封,我们没有放下成见,又怎么期望种植者拿出诚意呢?

因此,我们不仅要有“问题意识”,还要有“善意的表态”。这是我对“诚信”构建的一点点粗浅认识,也是我所抱持的有机态度。

文章及图片作者:张茜

草西
草西,有机会主编;长期关注有机生活实践者的故事,报道小而美的人事物;热衷志愿服务和生命体验。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