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岑卜村生态农业的困境与坚持

岑卜村生态农业的困境与坚持

“2014东亚地球市民村”活动由中日公益伙伴和Act Beyond Trust主办,3月8日、9日在上海进行。除了在古北市民中心室内的演讲分享和讨论,我们还有幸前往上海郊区的岑卜村进行实地探访。对于岑卜村,有机会小编之前就听说过许多都市人在这里实践生态农业的故事。这次到访时间虽然非常短暂,也只是跟随领队参观、并没能见到大多数当地的实践者,但是仍然对岑卜村生态农业的一些困难与坚持有了多一点点的了解。

(探访时间是3月8日下午5点-6点,因为时间及天气原因,照片与真实景观有色差。)

带队姜龙

↑上图站在中间的这位身穿迷彩服的志愿者就是我们当天的探访领队,名叫姜龙,是萤火虫环境保育志愿者小组发起人。多年来他利用业余时间策划和发起多项生态保护行动,引导公众参与城市湿地保育、野生动物保护、自然体验和教育,其中不少活动就在岑卜村开展。这次的岑卜村探访过程中,他从生态保育和自然教育的视角,带我们参观了一些都市农夫们开辟的生态农田,也分享了岑卜村农业生态环境中存在的趣事和问题。

从生态农业到自然教育

上海绿洲生态保护交流中心是一家民间的环保公益机构,他们2009年时就来到岑卜村,租了一片地,办起了“生耕农社”,开始社区支持农业的尝试。最初他们的想法是用生耕农社的收入来支持机构的运营,但是几年后,绿洲又将在岑卜村的工作重点从社区支持农业调整到了自然教育上。

我们的探访就开始于生耕农社的自然教室。虽然当天这里没有教学活动开展,但是孩子们之前留下的自然手工作品还是引起了大家的赞叹。

生耕农社的自然教室

生耕农社的自然教室外墙

手绘绿地图

手绘绿地图

装着自然小物和神秘纸条的瓶子

装着自然小物和神秘纸条的瓶子

自然手工拼贴画

自然手工拼贴画

对于绿洲的生耕农社来说,从CSA到自然教育的工作重心转变,其中也是有一些原因的:首先,对于生态种植,很必要的是相应的农业技术知识,这对于新近“下乡”的城市人来说难度很大;第二,也是其他各地都很普遍的现象,即乡村劳动力的缺乏。在上海郊区,如果要专门聘请一位做生态农业的技术人员,最低月薪都在5000元左右。按照普通的化学农业做法,一亩蔬菜地就需要一个农民来管理;而换做生态农业,一个农民却只能管理三分地的蔬菜,可见其人力成本之高。很多上海城市人下乡做生态有机农业,本来想雇佣农村人干活,结果却不得不自己卖苦力。因此沪郊所谓的有机农场层出不穷,而真正能做到有机的却是少数。

和其他地方类似的,在岑卜村,单一的做农业肯定无法盈利,这里的一些组织(包括绿耕)能够生存下来,一方面是因为有基金会的补助,另一方面就是因为把自然教育、生态修复等元素与生态农业融合到了一起。

农田与自然栖息地之争

相比较其他很多农村地区,岑卜村的环境还是相对比较好的。村中的小河里和路边垃圾很少,周边没有工业污染,空气也比华北地区农村要清新不少。但是经过姜龙的讲解,我们也初步了解了这个村子存在的一些环境问题。

水沟

↑这些路边的水泥沟渠,是早些年做基本农田水利建设时建造起来的。看似普通的沟渠,对于做自然教育的志愿者们来说,却能起到警示的作用——秋夏季时,会有很多青蛙、癞蛤蟆跳进沟渠中,如果没有人去打捞它们,它们最终就会因为无法爬上来而淹死在沟里。排水沟对于农业生产起到了重要作用,而对于不少野生动物来说却是无法逾越的沟壑、或是陷阱。甚至前不久就有人在排水沟中发现被淹死的小刺猬。为此,环保志愿者们曾经联合公众开展过打捞青蛙的活动,也曾在沟渠中人工设置一些平板,尽可能地帮助小动物们。

农田里的树

↑这片农田是属于绿洲生态保护交流中心的。有点特别之处——农田中种植了一些树。在上海,要想找一片能够植树的土地是很难的,而这些树就是绿洲和企业志愿者们做活动时种下的。对于农田中的野生动物来说,树木能够给它们提供栖息的场所,提高农地中的生物多样性。

另外,村中还有2亩地目前处于完全抛荒的状态,并不是没有人愿意种,而是为了给农田里的野生动物,比如刺猬、黄鼠狼等等留一小块栖息地。

萝藦

↑大家在田边发现了萝藦的果实。姜龙说,这可是孩子们的最爱。打开果壳,就露出带着长长的纤维的种子,它们能像蒲公英种子一样四处飘散。虽然孩子们喜欢它,但作为杂草,萝藦却难以受到农民的欢迎,能发现田边的这么一丛还是挺难得的。

河湾

↑就是这个小小的河湾,曾经是萤火虫的欢乐家园。2012年,仅仅在这个河湾就发现了130多只萤火虫;但是仅仅过了一年的工夫,到2013年夏天,只剩下10只不到。这是因为当地村民去年开始在河道里种植菱角,为了保持收成,也需要施用农药化肥,水栖的萤火虫(条背萤)的生存就受到了较大的影响。

其实,萤火虫在整个村子的数量都有明显的下降趋势。2010年,萤火虫保育小组刚刚来到岑卜村开展活动时,整个村子的6个监测点加起来总共有大约3000只萤火虫。去年,同样的监测点,萤火虫总数却下降到300只都不到。栖息地的减少、水污染都是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光污染也是萤火虫的杀手——不管是路灯,还是生态种植中可能会用到的诱虫灯(紫光灯或者黑光灯),都会影响萤火虫的生存。保护萤火虫,并不只是因为它们的美。萤火虫对光线、土壤、水质要求非常高,喜欢在植被茂盛、水质干净、空气清新的自然环境里栖息,因此是公认的“环境指标生物”。没有萤火虫的地方,人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芦竹

↑这是百来亩农田中最高的“杂草”——芦竹,足有四五米高。从前的农村里,芦竹非常普遍,但是现在越来越多适合芦竹生长的地方已经开垦成为了农田。芦竹的枝叶茂密,人无法进入,因而能够给野生动物提供栖息地。照片中的这一丛能够保存下来实属不易,它有可能是这一块农田中最后一小片人为干扰相对比较少的地方了。

而其他的村子也是这样,原本天然的小沟小河、荒地都在慢慢消失,而那些看似“不起眼”的乡土物种也在不知不觉离我们远去。姜龙的萤火虫保育小组在岑卜村开展工作,就是要鼓励城市人到农村来,观察乡土野生动物,这比让他们到偏远的深山老林去见识珍稀动物要容易得多。

有机会专栏作者 Jing
从点滴处实践有机生活,享受每一天。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