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论生物动力农法

论生物动力农法

编者按:这是一篇非常具有学习价值和引人思考的文章,无论是从技术角度,亦或是哲学层面(甚至文章思考的范畴已拓展到“生物动力农法”以外),值得大家静下心来去读去学习。从而理解“生物动力”中的“天”、“地”、“人”是怎样的,当然作者的一些启发也或给大家带来不小的惊喜。

与草共生

本文作者:台湾原薪顾问有限公司李郁贤

写在前面

生物动力农法在我学习有机农法以及创建大圆融农法的过程中,一直是反省与对比的主要农法之一。在踌躇前进的步伐中,常常在宇宙的星空下,产生和Rudolf Steiner的共鸣,敬佩先生在1924年那样的欧洲环境下,就以人智学(Anthroposophy)的角度建构新的宇宙观,并据此发展出生物动力农法。更令人惊讶的是先生在1924年发表八场演讲后,在1925年旋即过世,并未真正指导过一个农场的实践,但是却广泛影响欧洲、美洲、澳洲的有机农夫,在中国哲学里的标准这已经是了不起的成就。

所以为文写下对生物动力农法的批判性文章,是希望以进步式的批判,促使农业方法的更新与进步。同时这也是我对Rudolf Steiner先生致上至高敬意的方式。

对于生物动力农法的了解主要来自以几方面:

一、网站文章

http://www.rsarchive.org/

http://wn.rsarchive.org/Lectures/GA327/English/BDA1958/Ag1958_index.html

二、好友王淞笛提供的生物动力农法2013 在中国大风农场的教学视频

三、澳洲生物动力农法的相关发展与介绍

由于无法亲自与Rudolf Steiner先生讨论,也没有搜集更多的研究论文与报告,提出的看法应该会有许多误解与不清楚的地方,这些错误都归咎我自身学养的不足。

因此这只是一篇自己的读书笔记整理,并不是一篇严谨的论文,分享出来,是希望透过读者对这篇文章的批判与纠正,让我更完善更全面的进行大圆融农法的组构工作。

正文部分

在1845年超级磷肥以及1898年氮肥开始使用后,化学农业就逐渐的改变了传统农人的习惯,渐渐的化学肥料以及农药的使用成了农业的必需品。1920年代的欧洲,经过六十年的人工肥料之后,许多作物上以及环境上的问题终于明显的暴露出来,甚至人类的健康问题也随之产生。在同时欧洲正面临一系列政治、宗教与思想的革命,在上帝信仰的崩解过程中,人智学悄悄诞生,而人智学的导师Rudolf Steiner也面临农业技术的提问,以人智学的基础如何进行健康的农业?于是Rudolf Steiner发表了八篇关于新农法的演讲,而这八篇演讲就成了生物动力农法的滥觞。

这十年来中国的农业问题–过度的使用化肥、农药、除草剂、化学激素等,造成的环境以及食品安全问题,相较起百年前的欧洲,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在越来越多的要求下,政府也开始大力推动有机农业以及可持续性的农业,并且制订一系列的法规与验证制度。面临各种压力与需求下,中国农人开始重拾传统农人的有机之路,但是经过近百年的化学农业习惯下,农人早已忘记如何不依赖化学品的农业生产方式。另一方面面临已被污染过的土壤如何进行有机栽培?同时又保有生产力与兼顾收入?这系列的难题在这几年一直困扰着中国农民。许多有机栽培的先行者,因种种的技术与经济的问题而放弃,并带给许多农民有机农业是不可行的印象。

所幸在世界上各地很多聪明的农夫完成了有机栽培的工作,并证明可行。在一种兼爱与分享的意识下,这些农法纷纷传进了中国,企图协助中国农民发展有机农耕。其中生物动力农法以具备哲学、技术、认证、市场等完整体系的优势,首先进入中国,并成立了生产示范基地与系列教学课程。

生物动力农法植基于人智学(Anthroposophy)之上,对于习惯于传统科学的农民与研究者,往往将生物动力农法的种种解释与作为归咎于神秘学,甚至是一种巫术的表现,对其嗤之以鼻的态度,也丧失科学探索的机会。但是另一方面现有的科学解释却无法合理的解释与说明生物动力农法农场的成功经验。于是产生一种很吊诡的现象:不论是否是生物动力农法的相信者,大家只对生物动力农法的效果与方法进行讨论,而有默契的避过在认识论与方法论上的链结与关连。

丧失了公平的讨论,对于探索科学是一种很大的伤害,彷佛我们自我蒙上了眼罩,走在原本就已不甚光亮的科学前缘。因此本文目的主要在揭开这个自我设限的蒙布巾,恢复自由的意识,重新审视生物动力农法,在审视的过程中,推进我们的科学前缘。

一、生物动力农法简史

(一)关于Rudolf Steiner[1]

介绍生物动力农法就必须先了解Rudolf Steiner先生。Rudolf Steiner出生在下奥地利邦森林区里的克拉列维察(Donji Kraljevec,当时属于奥匈帝国,今位于南斯拉夫境内)的一个普通的家庭,父亲约翰.史代纳(Johann Steiner,1829–1910)是位铁路公务员;母亲名叫法兰契丝卡.玻利尔(Franziska Steiner,1864–1927)。妹妹李欧波蒂妮(Leopoldine,1864–1927)身为缝纫师,与父母共住直到终老;弟弟古斯塔夫(Gustav,1866–1941)一出世便丧失听觉。由于父亲工作的关系必须经常在下奥地利邦境内搬家。Rudolf在小学期间的少量课堂之余便已开始独立自修,求取知识,尤其对几何学感到兴趣。他自称在十六岁那年已经读了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实用中学毕业后史代纳获得一笔可资助他在维也纳科技大学(Technische Universität Wien)就读四年的奖学金(1879-1883)。在大学里他攻读中学数学与自然科学教育,同时到维也纳大学旁听哲学、文学和历史相关的课程。由于奖学金的资助年限使得史代纳不得不在1883年中断学业。一直到1891年他才在亨利希‧冯史坦(Heinrich von Stein )的指导下以论文《认知理论的基本问题》(“Die Grundfrage der Erkenntnistheorie”,后来增加此论文的内容并以书名《真理与学问》”Wahrheit und Wissenschaft”出版)在罗斯托克大学(Universität Rostock)获得博士学位。

1.早期的Rudolf

1882年至1897年当Rudolf还在念大学的时候,他同时也在编辑一本名为「歌德」的科学著作。在这段期间,他忙碌于编辑此书的两种版本,一个是Joseph Kürschner著作的「德意志民族文学」版本,另一个是之后从1890年起,为位于威玛,公爵夫人Sophie von Sachsen-Weimar-Eisenach刚成立的歌德与席勒档案馆撰写Sophie版本,这的版本今日是以威玛版(Weimarer Ausgabe)闻名。年轻的Rudolf将他的注释视为哲学的倡议,以及能帮助读者理解文章,胜过于只能解释作品如何形成的脚注。他编辑的「歌德」得到对语文学研究多年的维也纳德语系教授Karl Julius Schröer的帮助而得以完成。尽管对于Rudolf有些特别的批评,部分甚至是错误的评论,他还是经由他的编辑作品而广为人知。在Joseph Kürschner写的「1895年以来的德意志文学月历」里,Rudolf的介绍也占了八行之多。

2.神学阶段的Rudolf

在编辑工作结束后,在威玛时期已经演讲过许多不同主题的Rudolf于1900年成为一个更专业的演讲者。一直到他死前的二十五年之间,他总共演讲过6000次。一开始他的讲稿由他与他的学生一起撰写,后来固定都由专业的速记员来记录,并且编辑成书。这些著作占了Rudolf现存作品的一大部分。 从1899到1904年,Rudolf在一所柏林劳工教育学校(Berliner Arbeiter-Bildungsschule)上课。熟识尼采的Rudolf,在1900年尼采死后被视为尼采代言人的演讲者。1900年秋天他被一位柏林的伯爵 Cay von Brockdorff邀请至他的神学图书馆作关于尼采的演讲。他还参与了许多其他主题的演讲,并且很快就获得他一直以来拒绝与其为敌的神学家们的支持,成为他的重要听众。当1902年一个德意志神智学社团(Deutsche Sektion der Theosophischen Gesellschaft)成立时,Rudolf接下了主席的位置。 这个神智学社团是一个秘密的、名声不好的组织,其中以1891年过世的创立者Helena Petrovna Blavatsky的教师为重心。Blavatsky在世的时候就已经被人指责他和轰动一时的召唤魔鬼骗人诡计有所牵连。藉由东方哲学他成为具有广泛影响力的神秘学代表。他的追随者Annie Besant也特别倾向印度教,并且在之后尝试将印度人克里希那穆提塑造成救世主。

3.晚期的Rudolf

1913年,Rudolf在多纳什城(Dornach)成立第一个哥德学园—一所文科(Geistewissenschften,人文科学)学校。同时还创始华德福(Waldorf)学校运动,建立了许多为残疾儿童、数学与科学研究、医学、农业及为培养讲演、音乐和戏剧方面人才的研究所。

在神智学中断后,Rudolf改变他的学说范围。当时「人智学」基本上还只是一个另外的名称,是他直到被神智学社团开除之前用来代替神智学的学说。他的两本书「神智学」(Theosophie,1904)和「秘密科学的轮廓」(Geheimwissenschaft im Umriß,1910)在这方面被当作人智学的基本教材。今日在Rudolf作品的新版次里面,神智学的名称都被人智学或思想科学(Geisteswissenschaft)所取代。

晚期的Rudolf强烈转向艺术和建筑。1910至1913年他的四出「神秘戏剧」(Mysteriendramen)在慕尼黑首演。从1913至1922年在他的领导之下,在巴塞尔(Basel)附近的多纳什成立了歌德纪念馆(Goetheanum)作为人智学社团的中心,以及思想科学自由大学(Freien Hochschule für Geisteswissenschaft)。木造的歌德纪念馆在1922至1923年的除夕夜被焚毁之后,Rudolf设计了一个更大的、由混凝土建造的第二座歌德纪念馆,这座纪念馆直到1928年Rudolf去世后才建好。

Rudolf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与第一次世界大战之中已经和领导的政治家们有些交流,并且试着在战争结束后影响政治。因此他在1919年出版一份《对德意志民族与世界的呼吁》(Aufruf an das deutsche Volk und an die Kulturwelt),由Hermann Bahr、赫尔曼·黑塞及Bruno Walter所共同署名。战争的负债是Rudolf所特别关心的议题,因此1919年他编了一本名为《战争的罪孽》(Die Schuld am Kriege)的修正主义的小册子,并由参谋总部司令Helmuth von Moltke所撰文。在反对德国败战债务的抗争下,Rudolf甚至写了一篇阴谋论的文章来支持他的主张,在里头他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过错归罪于犹太人。这篇看的见是Rudolf作序的文章,之后被纳粹所吸收,特别是对神秘学感兴趣的Heinrich Himmler。

史代纳到处讲演、著述。作品有《歌德的世界观》(Goethes Weltanschauung,1897年)、《神智学》(Theosophie,1904年)及自传体的《我的生活道路》(Mein Lebensgang,1924年)。卒于瑞士多纳什城。

4.在当时的评价

Rudolf在他转为研究神智学的时候逐渐有名起来,他的演讲总是坐满了听众。他的巡回演讲部分是由一家柏林的经纪公司来负责规划,例如在1921至1922年Rudolf的知名度达到最高峰的时候,名为Wolf-Sachs的巡回演讲。由于来听演讲的人潮众多,有时候需要警力来维持秩序。Die Neue Freie Presse报导他的演讲场场门票都售尽,并且“长达数分钟的拍手鼓掌与喝采”。Rudolf对群众产生了强烈的影响。他激起影响深远的思想启发,甚至招来部份偏好论战的排斥。专业的学者对Rudolf大多持保留态度,不少人采取保持距离或讽刺的立场,甚至也有人在一旁幸灾乐祸窃笑。在当时的报纸上经常出现Rudolf被评为“江湖骗子”的报导。

5.不能抹灭的Rudolf

Rudolf是人智学(anthroposophy)的创始人,这是一种充满灵智的世界观,用人的本性、心灵感觉和独立于感官的纯思维与理论解释生活,亦是新神秘主义在上个世纪交替时的统一概念。人类的许多生活领域就是在这概念的基础上得到来自Rudolf具有影响力的启发并因此得以发展,像是教育学(华德福教育)、艺术(优律思美、人智学建筑)、医学(人智学医学)和农业(生物动力农法)。

(二)生物动力农法的发展

Rudolf Steiner在Koberwitz发表八场有关农业的人智学演讲之后,生物动力农法逐渐成为一种新的农业理论与方法。虽然Rudolf于来年去世,许多方法与理论的发展与验证工作并未完成,但是在其众多的学生(有人称之信徒)的努力与坚持下,生物动力农法逐渐在欧洲开展。他的学生Enrenfried Preiffer更将其推广到美国,运用其理论与方法制作堆肥以及改进更多的配方。

另一个重要的生物动力农法开展者是Alex Podolinsky,很巧的是Alex 在Rudolf去世当年出生。Alex将生物动力农法推展到澳大利亚,并在澳大利亚有一系列的成功历史,表1以澳大利亚的观点记录了生物动力农法的发展。在这里看到由澳大利亚逐渐成为生物动力农法主导地位的变化过程。

但是历史的吊诡就在这里产生。在欧洲大家争执的是人智学在农业的解释是否合理?人智学的宇宙观、对人、动物、植物、矿物、地球是否能落实在农业上?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争论不断的发生。在澳大利亚的生物动力农法推广者聪明的避开哲学上的争论,简化的从土壤的活力开始论述,并将学习重点放在使用各种配方造成的种植效果上。这样的策略获得很大的成功,但是回到哲学与理论的基础上,两者似乎又像是使用着相同的工具的两个派别。这样的差异可以从欧洲与澳大利亚生物动力农夫的介绍清楚的分别出来,欧洲农夫会从宇宙天文开始介绍起,澳大利亚的农夫会从恢复土壤活力开始介绍[2]。无论如何,诚如许多采用BD农法而获得优良葡萄酒的酒庄主人所说的:管他的理论,只要我用这方法能获得风味独特的高质量就好。产生风味独特、高质量的有机作物就是生物动力农法在世界上一直广泛推展的基础。

表1:生物动力农法发展简表[3]

兆红
新闻学毕业初入有机行业,对于专业、对于这个新兴的领域,我还有很多要学习的地方,很多路要走。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