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绿色消费 > 佟屏亚:聚焦2013年转基因要事

佟屏亚:聚焦2013年转基因要事

转基因玉米

本文作者简介:佟屏亚,中国农业科学院作物研究所研究员。

一、《现代种业发展规划》被转基因

国务院发布《全国现代农作物种业发展规划》。中国生物工程学会等5家学会于2月28日在北京举办有200人参加的“农作物生物育种产业化高峰论坛”,宣称《规划》将推动我国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重大科技专项研究和产业化进程。(中国科学技术协会,3月20日)

点评:《全国现代农作物种业发展规划》原本是为了落实《国务院关于加快推进现代农作物种业发展的意见》而制定的。转基因集团借助政府官位和科技专家控制的优势权力,明目张胆地把“转基因主粮商业化”写进《规划》。①在重点任务列入“开展功能基因克隆验证与规模化转基因操作技术、转基因生物安全技术研究”。②在生物育种重大产业创新发展工程,形成生物育种研发及产业化的重要平台和试验示范基地。③在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重大专项列入“支持有实力的种子企业创制一批目标性状突出、综合性状优良的突破性转基因新品种”。

更为蹊跷是,《规划》制定时经一年半,某些部门违法违规操作,从未公开征求意见,罔顾公众的对转基因的质疑与反对,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突然在2012年12月底向国人发布,这正是两届政府的交替时间,《规划》以国务院文件形式把培育转基因品种列为重点项目,基本上覆盖了全国和省级以上的农业科研院所,“生米做成熟饭”了,为转“基因主粮商业化”披上合法的外衣。《规划》越过了红线,突破了底线,触碰了高压线!

二、发改委资助种子企业转基因

国家发改委《关于组织实施生物育种能力建设与产业化专项的通知(发改办高技[2012]607)号)。经过申报和审批,全国有41家种业公司入围,资助资金共约5亿元已经先后到位。每家分别资助金额为600万元、1200万元不等,三年通过考评滚动增资。(4月20日)

点评:新世纪发展起来的中国种业,科研育种能力十分薄弱,90%以上未实现“育繁推一体化”,更无能力开展分子研究和转基因育种,重点应该是加强常规育种研发的基础能力建设。发改委突然间以项目名义投入巨资资助企业开展生物技术研究,轻重倒置,也违背国家拒绝“转基因主粮商业化”重大原则。须知,生物技术仅是常规育种的一项辅助技术,健全的常规育种研发体系是生物技术的受体和载体。皮之不存,毛将附焉!很明显:有利益集团以政府的名义强行在种子企业推行转基因技术,企图强制在全国实现转基因主粮商业化!

这是经过认真策划的“先给钱、后建庙、再请神”的措施。发改委下达巨额经费,明摆着是“天上往下掉馅饼”的好事,不要白不要!全国种子企业都踊跃申报,按图索骥,获得了分子育种项目上千万元的经费。有了钱,可以建楼招兵,组建队伍,购置仪器。在没有完善的国家立法程序下,转基因技术获得了某种不清晰的合法性,并且获得了国家财政的巨额拨款,出现毫无节制地全面推进态势。按此有组织、有计划、有目的、有步骤摆开分子育种研究的摊子,要不了多少年,转基因农作物就有可能铺满中国大地。

三、院士导演品尝转基因大米街头剧

北京市科技记者协会13日在京开展转基因大米自愿品尝活动,院士专家在会上为转基因正名,称转基因作物安全可靠已是定论。据介绍,自今年5月以来,已在全国多个城市举行22次转基因大米试吃活动,参与志愿者近千人。(《京华时报》7月14日)

点评:所谓“千人试吃转基因大米”,就是将“转基因大米”做成寿司,预先征集志愿者品尝。一位名叫陈君石的院士领衔导演街头剧,农官和部分记者助势,招睐过路人驻足围观。报道说,“品尝”活动的初衷是传播科学,并不具实验意义。闹剧在全国上演两个多月,志愿试吃者近千人。

国家法规明文规定,未经审核批准,任何人都不得任意传播转基因作物及含其成分的加工食品。街头上演转基因大米试吃会,是一个标准的市场行为,在没有得到批准之前,任何有商业背景的行为都是应该禁止的。在全国整风开始之际,发生官方机构带头公开犯法和鼓动犯法的事情,有组织的故意宣传“推销”转基因食品,甚至公开组织具有诱惑行为的“试吃行动”,说明管理部门已经失职或失控,农业部和部分媒体已经成为商业利益而肆意地公开宣扬和鼓动犯法活动的助推阵地,甚至助演一场接一场的荒唐的街头闹剧。

转基因院士应该知道:任何的科学结论都必须建立在站得住脚的科学证据基础之上,都必须有严格的和可重复的实验证明,还需要通过一系列的规章制度和操作规范进行检验。让如此缺乏科学素养的和违法乱纪的人在街头胡言乱语,让人怀疑院士头衔是怎么得来的?公众有责任知道他的收入是否与转基因利益集团有关?要查一查他们在利益链条上充当什么角色?查一查这场街头剧表演背后隐藏着多少鬼魅魔影。

四、61名院士上书请求转基因商业化

“黄金大米品尝会”在华中农业大学举行,300多名转基因支持者参加了报告会。张启发说他对转基因水稻前景表示悲观。他透露今年有61名院士上书国家领导人,请求“尽快推进转基因水稻产业化,再迟缓就是误国”。(《南方都市报》10月19日)

点评:张启发曾发起联名10多位专家上书国家领导人,把转基因包装成“高科技”,甚至提高到不发展转基因,13亿人就会饿肚子的高度,博得了国家220亿元转基因科研经费。时隔多年,张启发说他再次联名61位院士上书国家领导人,慷慨陈辞尽快推进转基因水稻产业化。甚至耸人听闻地警告:“推动转基因水稻种植产业化不能再等,再迟缓就是误国!”把转基因商业化上纲上线了!难道张院士不懂最基本的农业知识?不懂作物育种技术,甚至连国家的法规政策都不清楚?自话自说,“无可奈何花落去”,连连发出转基因水稻快速商业化的梦呓,为哪般?

院士联名上书试图故伎重演,采取兴师动众以群体上书方式造声势玩噱头,试图以要挟“政治行动”影响政府决策的走向!但时过境迁、今非昔比了。广大社会群众口诛笔伐,转基因水稻商业化已经成为“过街老鼠”被一片喊打。警劝诸位院士,转基因水稻对人体健康和环境安全性评价是一个科学问题,如果背后真的没有利益链条作祟,科学家应沉下心来,用研究结果答疑释惑。

五、欧盟184次通报“非法米制品”

欧委会每周发布的预警通报显示,今年上半年,中国输欧食品已经有18次被查出含有非法转基因成分。自2006年起至今,欧盟预警系统通报了184次中国输欧食品中被检测出非法转基因大米制品。(《中国经营报》,7月1日)

点评:欧盟认为转基因稻米的危害远超过“经济利益”,为维护农田清洁和食品安全坚定地拒绝转基因,采取严格的限制转基因米制品进入,规定中国向欧盟出口米制品必须批批提交检验报告,避免转基因米制品流入欧盟境内。欧洲人就是国门紧闭滴水不漏地拒转基因于千里之外,行“零转基因”之全欧洲安全之决策!

农业部垄断主流媒体,一再声称中国 “严格监管”转基因,但欧盟却丝毫不给留面子,连续以184次的惊人数字抓了中国转基因稻米输入的“现行”,而中国的消费者却一直被蒙在鼓里。在中国,转基因专家有意将水稻越过试验田的围栏,混入普通稻米进入市场。从理论上讲,一粒种子流出,种植一万亩、十万亩都有可能。转基因水稻在南方地区大面积扩散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甚至被欧盟拒收的转基因米制品是不是又重新回流到百性的餐桌?

欧洲人是人,中国人不是人?国家还未批准转基因主粮作物商业化,故意传播或销售转基因水稻就是违法!应严肃查处明知故犯的官员和执意扩散的转基因院士,坚定地绳之以法。

六、“国际食品安全会”质疑转基因

中国战略与管理研究会7月13日在北京召开《2013转基因与食品安全国际研讨会》。美国、法国、英国、印度、新西兰等国科学家介绍了转基因作物危害的研究报告,对转基因作物种植和管理的政策,以及转基因食品安全及主粮商业化问题。(《新浪网》7月16日)

点评:在中国召开有世界知名科学家介绍转基因安全和风险报告会,难能可贵,让国人透视中外,耳目一新。会议的亮点是,科学家以科学的语言介绍科学实验结果,有理有据,有说服力。其中,印度著名环保主义者作家范达娜·席瓦、美国普渡大学植物病理学荣休教授唐·胡伯博士、新西兰坎特伯雷大学生物学家杰克·海尼曼以及欧盟自由联盟“绿色”重要活动家阿诺德·阿波特克等知名人士做了有关转基因与环境、健康、食品安全等方面的演讲。他们从传统农业与转基因、生物多样性与转基因等多方面作了深入表述与探讨,对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提出质疑。让国人开阔思野,明辨是非。

科学家最关注实证,任何科学结论或质疑都必须建立在科学实验基础上。国内有些转基因先生不是蹲守农田,安心书斋,踏踏实实进行科学研究,而是借助媒体妄言乱语:“转基因食品就如流星砸不住人那么安全!”“人吃了几辈了猪肉都没有长出猪耳朵?” “抵制转基因就是要大刀长矛与飞机坦克较量。”甚至“院士导演品尝转基因大米街头剧”。国产转基因先生们听一听国外学者的实证报告,有何感想?

七、跨国公司渗透危及粮食安全

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9月29日在北京召开“再论转基因与国家安全研讨会”,来自中国农业科学院、军事科学院、国防大学、航天科技集团、西南财经大学等单位的专家学者就当前我国转基因问题的形势、监管进行了深入的研讨。(新华网北京10月25日电)

点评:新世纪10多年,跨国种业公司完成中国本土化布阵:一是寻求企业合作,二是开展合作研究,三是培养专业人员,四是聘任高级顾问。跨国公司通过长期渗透,顺利建立进入政治、经济、科研决策领域的直通链条,在国家科技政策方面有一定话语权,在社会活动中有一定执行力,甚至能左右媒体的宣传导向,逐步把中国纳入全球化战略体系,成为全球化竞争赢得全局性胜利的重要环节。对此,国家安全部门必须引起高度的重视,一方面要表明不预设立场的基本态度,在舆论方向上起到纠偏作用。另一方面要在政府相关部门的主导下,着手开展独立性的转基因的理论和实践,并因此形成自身的科研体系,得到科学的结论。

针对转基因问题的法律规制成为当下迫在眉睫、急需万众瞩目的问题。跨国公司正在利用我们管理制度上的缺陷、科学技术上的落后、意识形态上的薄弱,有计划有步骤地逐步实现对中国的粮食控制战略。中国粮食安全已经面临转基因风险的最关键时刻!谁控制了种子,谁就控制了粮食,谁就控制了农业!

八、张掖基地严禁转基因“当头棒喝”

张掖市政府发布《关于建设农产品安全大市的意见》,明令禁止转基因种子的繁育、销售和使用。张掖玉米制种面积约占全国的1/4,产量占全国的1/3,可满足2亿亩大田玉米生产用种。(《京华时报》11月1日)

点评:种子是粮食之母。张掖基地汇聚了全国近70家制种企业,还包括杜邦-先锋、孟山都等多家跨国种业分公司,占全国玉米种子市场的半壁江山。它出现了问题就不是一粒种子出问题了,而是全国粮食安全都会出问题。从这个角度讲,保障种子安全,张掖市政府义无反顾。

张掖市政府警告:“在张掖制种的企业必须签署承诺书,承诺繁育的不是转基因玉米种子。眼下,我们尚不具备判断是不是转基因的条件,但有了这个承诺,我们就可以按照承诺去监管,或者有人举报就可以送检。一旦违背承诺,就从吊销执照、没收非法所得、没收产品开始一路执行到底。”

《意见》不是空穴来风,而是有的放矢。农业部多次宣布中国没有批准任何转基因主粮商业化。张掖市政府本着对国家对人民负责态度履行职责,严禁任何企业和个人在张掖落地繁育、销售和使用转基因种子。可以预见,其它如新疆、海南等越来越多的地方加入到禁止私下繁殖转基因种子的行列中来。

九、转基因院士→农业部→跨国公司

媒体报道,去年11月30日,以院士联谊会名义召开有50人参加的“转基因作物论坛”,会后形成《加速我国转基因作物研究成果的推广与应用备忘录 》送交国家农业部。很快,这份“备忘录”就私下传到在华孟山都、杜邦先锋种子公司。(《时代周报》1月17日)

点评:在院士“论坛”上,主持人师昌绪定调,应从解决粮食安全的战略高度来权衡转基因问题,院士纷纷为推进转基因主粮商业化出谋献策。中国科学院院士李家洋发言:2030年前后,我国人口将增加2亿以上,粮食总需求量将达到7亿吨以上,单产需增加40%以上。我们只能依靠农业生物技术保障未来16亿人口的粮食安全。(《中国科学报》2012年12月17日)让人很自然地联想到,这位院士既是农业部官员也是杜邦公司顾问。这就构成了“转基因院士→农业部→跨国公司”直通链条。

确切说,时下转基因争论与其说是一个科学问题,毋宁说已经演变成为政治问题,甚至是高度政治化的领域。转基因之争已经超越了科学讨论和学术争议的范畴,而成为事实上的国家主权和利益之争。转基因院士已经摘下了科学家的帽子,赤裸裸地暴露出政治家的面孔,企图通过舆论影响政策层面,为农业部及跨国公司出谋画策,推进转基因主粮商业化,最终目的是让中国的土地种满转基因种子。粮食安全是一个国家的战略问题,谁控制了粮食,谁就控制了这个国家!

十、学部主席团“规劝”转基因先生收敛

4月28日,中国科学院学部主席团发布《关于负责任的转基因技术研发行为的倡议》,劝说“从事转基因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和产品开发的科研人员,以对人类社会发展高度负责任的态度,加强职业操守,规范科研行为,履行社会责任,积极与社会沟通,促进转基因技术良性发展”。(《科技日报》4月30日)

《倡议》撷其要点:一是负责任。“从事转基因技术研究与开发的科学家应对自身的研发活动负责,遵守伦理规范,保障安全,保护生物多样性,保护生态环境”。二是科学家忠实于事实与证据,尊重公众知情权,并以恰当的方式就转基因安全风险问题与公众沟通。三是“承担项目研究、成果鉴定等活动时,不受各种潜在利益的影响,谨慎对待以营利为目的的商业研究。”四是“遵守科研规范,保持对技术伦理的敏感性,自觉思考技术开发和应用可能带来的伦理、社会和法律问题。”

学部主席团《倡议》言语诚挚,表述克制,郑重地指出转基因技术可能出现的种种“风险”,特别“规劝”转基因院士莫受潜在利益集团的影响,谨慎对待以营利为目的商业研究以及可能带来的伦理、社会和法律问题。

《倡议》有的放矢,确有一些“不负责任的”转基因院士忘乎所以,出狂言,造声势,收购记者,控制报刊,散发传单,蒙蔽群众,明里暗里不遗余力采取各种手段推进转基因主粮商业化。今天,北方农田遍布转基因玉米,南方水田到处转基因水稻,连出口欧盟的米粉制品都被上百次预警通报。这让人不得不怀疑转基因院士背后存在以商业营利为目的的利益集团。连学部主席团都觉得某些“不负责任”的转基因院士道德沦丧,缺失伦理规范,才严厉地发出《关于负责任的转基因技术研发行为的倡议》。

文章来源:佟屏亚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cornexpert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