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摩天楼顶的农场,重新连接人与自然

摩天楼顶的农场,重新连接人与自然

在香港牛头角一座商业大厦天台上,有一座创办于2012年的小农场HKFARM,这是Michael Leung和几个朋友的“杰作”,被命名为HKFARM,顾名思义,生长的是地地道道的香港本地菜。

不大的天台被Michael有序地划成几个区域,种着四季豆、九层塔、樱桃番茄、辣椒等蔬菜作物,同时还有八九个蜂箱占据了天台一角,这属于Michael的另一项尝试——早在2010年就开始的HKHONEY,他想试试看高楼大厦间是否让蜜蜂也有生存的机会。现在HKHONEY已发展成涵盖香港都市养蜂人、艺术家和设计师的网络。

HKFARM

用时尚包装蜜蜂,连接人与自然

香港人Michael努力想让养蜂变成一种风潮,“这并不难,只是需要耐心。”在学习养蜂技术不过几个月时,他就着手自己养蜂,如今一个人照顾位于观塘牛头角天台上的8个蜂箱也不成问题。

有设计背景的Michael做的蜂箱远看起来恍如艺术品,连国际大牌诸如LV、连卡佛都邀请他设计蜂箱。接到这样的设计工作可能也源于养蜂的全球性风潮,在纽约、伦敦人们开始如饲养猫狗般饲养蜜蜂,有数据显示,2012年纽约养蜂人数增加了25%。Michael说:“香港城市里也适合养蜂,有足够多的花草,绿化面积高,大部分的天台是空置的,而这里是绝佳的养蜂场所,无人打扰让蜜蜂们可以自由飞舞。”更重要的理由是比起会突降大雪的纽约,香港这个亚热带海滨城市的温暖气候显然更适宜蜜蜂的成长。

但在城市间养蜂也有极大顾虑,比如在不少香港人看来蜜蜂是种有攻击性的生物,它煽动翅膀的声音让很多人恐慌,“我的大蜂场还是位于元朗,远离中心区的地方,而这个天台的小型蜂场由于在6楼,且是在工业区,目前还没遭遇人投诉。只要了解蜜蜂的人都知道它们很可爱,很多人惧怕是因为他们从来没怎么接触过蜜蜂,我要做的是让他们了解。”每周HKHONEY都会组织蜂箱参观,访者包括香港各大中小学的学生、青年游客,香港舞台剧艺人梁祖尧的蜂箱游曾为HKHONEY带来不少关注,而Michael在Facebook上几乎每隔一小时就会更新蜜蜂们的动态,“让人们意识到蜜蜂是自然生态的一部分,建立彼此的熟悉感。”

Michael做的更多的是唤醒人们对本土蜂蜜的感情,“家乡的食物总会让人有更多购买欲望。”可也有人担心香港城市污染会让蜂蜜也被污染,“那就让蜜蜂们成为警示人们的工具,至少让他们看见蜜蜂时可以有意识减少对城市的污染。”

从种菜养蜂开始实现食物本土化,这也是一种环保

Michael看着自己的蜜蜂在楼宇间飞舞时会感叹:“也许有港人看见这样的自然生物在城市中出现,会不自觉地减少碳排放?”本地农夫的坚持会带来怎么样的改变?也许他们会逐渐影响香港食物的生产销售趋势,他们在逐渐向港人植入本地消费其实就是环保的社会理念,而这也意味着普通香港市民消费者也拥有力量去参与城市未来的改变,香港不应该只有高楼大厦,农田的保留也至关重要。

香港本土美食家KC在随笔中如是形容香港食物,“我们已经习惯进口食物,就算是香港传统的菠萝包也许面粉来自德国,糖又来自其他国家,叉烧也可能每天所用的猪肉来自不同地方。”这个被誉为美食之都的弹丸之地,水和蔬菜大部分依赖内地供应,世界各地的食材也源源不断输入,这样的饮食格局下,香港人可以享用真正的环球美食,因为食用的95%的是进口食材。

大部分港人没有仔细考虑过食物的来源,正如KC所坦承的:“香港就是这样的啊,我们的农业发展并不能满足所有人的需求。”所以多年来,香港一直“坦然”地接受着食物进口的事实,而对于农田的消逝,港人也没有太多放在心头,“寸土寸金只是对房地产而言的”这个概念早深入人心。

不过依旧有些焦虑的港人在看似便宜的外地食材中算出了一笔隐形费用,那些千里迢迢而来的食物,从原产地最终来到人们口中,其间所耗费的食物里程无法估计。一只来自西班牙的西瓜会在运输过程中产生多少污染,碳排放数字是多少?如果是一万只西瓜又会达到多少能源耗损?

从广告创意人投身饮食界的徐蒝就直指本地的有机蔬菜其实是良心菜,“香港本土的菜质量并不差,大家需要如此依赖飞机蔬菜吗?从而间接造成污染?”香港NGO“好好地体验”组织亦强调食物里程长短对于环境的影响,而那些在香港天台养蜜蜂提炼出来的本地蜜糖、本地生产本地消费的有机豆腐和果酱自然是坚持了低碳理念的良心本地食物。

2012年《香港休闲农场指南》的出版也见证了香港本土食材或会重新繁荣,与2011年相比,香港休闲农场的数量从105个增加到118个,这和2011年3月17日香港立法会所通过的《推广慢食文化》法案或许也有联系,梁刘柔芬议员在议案中就强调了希望特区政府支持本地农业发展,而在法案中也明确提出了政府渔护署会对符合条件的农场提供低息贷款和技术支援。无论是从上至下,还是从下至上,香港正在悄然把本土食材推向一个更重要的位置。

Michael和他的蜜蜂们

Michael和他的蜜蜂们

对家乡的最直接记忆,更多的是来自一块田、一棵菜

更多的本土食材推动者在环保之外,思考更多的是对家乡的感情。“我们常常说土生土长,但如果离了土地,我们对家乡的感情又怎会深远?”香港美食家欧阳应霁到现在还是怀念幼时在沙田所摘荔枝的味道,“荔枝汁多又甜,香港一直适合发展种植啊。”

他无法想象与土地的关系隔断后,人的感情会变成什么样,“会片面吧。”而他的朋友Michael从设计师到养蜂人的转型也是基于对自然的怀念,“有时候人不仅要吃东西,偶尔也需要知道食物从哪里来,了解它的生长,它的故事,这样我们与自然的关系才不会隔断。”

已经当了一年零四个月养蜂人的他在学习养蜂的过程中才知道香港是如此依赖进口食材,“太可怕了,就像这个城市与自然的纽带完全被切割一样。”不少年轻港人从环保记者陈晓蕾《香港正菜》一书中才了解原来香港有自己本土的新界菜,才了解菜背后那些满溢的本土故事。香港本土有机农夫叶子盛对陈晓蕾表示,自己拒绝卖渣菜,因为做农夫要有态度,这言论让生活在毒食品消息泛滥的都市人莫名心安,也许需要本土食材的更重要目的是我们需要这些对家乡土地有感情的人们,而只有他们才能种出放心的菜,让食品真正安全。

就像Michael珍视他的每一只蜜蜂,“它们很可爱,不会随便攻击人。”所以他悉心照顾每只蜜蜂给它们最好最舒适的蜂箱,最充足的花蜜。面对香港城市里出产的蜂蜜质量能否好过其他乡村的质疑,他坚定地说不会差。而欧阳应霁也对香港的未来充满期许,“越来越多本土食材拥护者的诞生其实是给我们更多的选择,我们并非只能依靠外来食物。”他不愿意香港只有高楼,“现在的香港也许出产不了可以供应全港的食材,但现有的推动至少是个良好的示范,让我们的下一辈知道土地的意义,而那些所谓文明对生态的破坏在现在应该停止了。”

现在的香港是金融中心,50年或者100年后的香港,或许会因为有这群本土食材保育者的存在而成为最宜居的综合城市,实现都市田园的无缝对接,就算在城市间,居民阳台上亦有水果蔬菜,微风里有果香飘动、蜜蜂穿行,人们在生存之后开始拥有诗意的生活。

更多信息

  • HKHONEY:http://www.hkhoney.org
  • HKFARM:http://www.hkfarm.org

参考信息来源:南方都市报

图片来源:HKHONEY、HKFARM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