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意发现 > 玛利亚图书馆的故事

玛利亚图书馆的故事

对信息的需求是跨界的

图书馆可以贡献于多个发展目标的实现。比如,千年发展目标(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s)呼吁全世界组织起来应对有关贫困、妇幼健康、教育、艾滋病及疟疾防治、环境可持续性等发展议题。全球数以千计的实体被组织起来回应这些挑战。

尽管当前的发展观点指出当这些议题被一并回应时(一种“生态系统取向”),可以创造出良性循环,但这些议题过于多样化和复杂,以至于对于单独的一个组织来说,回应其中之一都是非常复杂的,更不用说回应所有的议题了。

但是,有一点是所有千年发展目标所共同要求的:它们都要求公民们能更好地获取信息。此外,它们要求围绕这些信息的互动,使得公民们可以行动起来。图书馆,一种汇聚信息资源的公共空间,能够在回应所有这些发展议题上,扮演一个清晰的角色。

图书馆用户定义自身需求

允许参与式发展,或社区引导模式,几十年来已经是被广泛讨论的取代自上而下发展机制的途径。图书馆也能帮得上忙!作为公共空间,图书馆允许个人或团体按自己所需获取资源。国际组织或政府可以通过图书馆提供服务;而图书馆的存在本身,就可以在强化已有的或初创的公民社会行动上扮演一定的角色。若图书馆发展起来,可以回应用户对信息的需求,他们就能够让真正的社区主导的发展行动产生出来。

更进一步,若图书馆的服务是需求导向的,它们也就可以作为其他服务的枢纽,这些服务可能不是人们一开始认为图书馆可以提供的。比如,图书馆可以拥有一个“工具架”,农民们可以来此借用农具。图书馆也可以成为电力服务中心,人们可以为手机或其他设备充电。这些可能性与需求都是根据地方不同而有多种形态的。

让我们回到图书馆忍者们,作为图书馆如何培育需求导向项目的例子。当玛利亚图书馆开始一个我们称之为“街童项目(street kid program)”的计划时,我们唯一的目标是让图书馆成为街童们感到舒适的空间。当我们开始做这项艰苦工作时,我们的想法是询问这些孩子他们想从图书馆获得什么,并回应他们对我们所说的。我们的外展协调员花了数个小时,探访那些在边境上的孩子,告诉他们可以来图书馆看电影。第一周,大约五个孩子来了。

我们没有再做任何外展,第二周的人数翻了番,并且持续增加,直到每周有大约20个孩子稳定地过来。这远超我们的预期,而我们发现自己也要争分夺秒地赶上他们的热情。我们的第一步工作是两件事:1,我们寻找其他本地街童服务,让我们能在图书馆为他们提供信息;2,我们开始与孩子们做一些观念探索,让他们自己设计方案来解决他们自己的挑战。

我们发现现存的服务无法应对这些人的需求。比如,儿童保护官员关注于将男孩们送进少管所,或送回他们当初逃出来的家庭环境。当我们与孩子们探索他们面对的各类挑战时,他们指出保护项目起始对他们的安全是一种威胁,尽管这些项目的本意是保护他们。

在这一过程中,他们请求我们停止称他们为街童,在经过一场热烈的头脑风暴后,一个新的绰号诞生了:图书馆忍者。

当前,忍者们正在参与两个计划,还有另一个计划也在动工中。首先,他们想得到农业经营培训,我们则正在联系合适的伙伴与资助人来建立一个图书馆忍者合作社。他们将被教会养殖家禽,以及经营和财务管理技能。其次,忍者们希望得到尊重并成为社会贡献者。我们则与肯尼亚基苏木(Kisumu)附近的图书馆合作,创造一种机制,让忍者们的声音能被听到。

忍者们还要求有一个庇护所或群体家庭,具有同时确保灵活性和安全性的规则。我们还在寻找可以帮助实现这一目标的组织的过程中。一旦这一计划开动,图书馆将不再参与,但会将合适的伙伴带来参与这一项目。图书馆将继续主动寻求为忍者们汇聚各种机会。我们也会继续放映电影,提供清洁饮用水和香蕉。

兆红
新闻学毕业初入有机行业,对于专业、对于这个新兴的领域,我还有很多要学习的地方,很多路要走。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