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有机农业:现代科技下的传统回归

有机农业:现代科技下的传统回归

如今,我们因土壤污染、耕地下降,而艳羡欧美;曾几何时,欧美也艳羡过中国。

1909年,在殖民者对美洲大陆进行开发不到一百年时间里,北美草原的肥沃土壤大量流失,美国农业面临严峻挑战;时任美国农业部土壤所所长、威斯康星州立大学教授富兰克林·金走进了中国农村,惊讶于这里的土壤使用了4千年,依然肥沃,并且保持高产出。

归国后,富兰克林·金撰写了《四千年的农夫》一书,详细介绍了中国、日本、朝鲜等东亚国家传统农耕模式。而这也成为西方国家发展有机农业的滥觞。

有机农业,其实就是回归传统的农业。但是,有机农业,又不排斥现代科技,二者是相辅相成的。

时至今日,由于过度使用农药化肥,中国土壤也面临着退化,有机农业开始“回流”。

2005年4月,中国出台了有机产品国家标准,对有机产品生产、加工、标志和销售以及管理体系四个方面进行了明确的规定。

直到2008年,海南第一例有机产品成功申请。2009年海南省有机农业协会成立,截至目前,全省已有17家企业获得有机产品证书,共取得有机产品证书27张,正在申请的企业10余家,涉及品种50多种,总种植面积为10000亩左右。

拯救患“病”土壤

“从化肥改成有机肥,第一年作物产量会降低,土壤变化不大,第二年、第三年,土壤慢慢就有变化,能感到比以前要疏松、保肥能力要强。”已经“种了20多年地”的海口市琼山区三门坡镇种植户姜晓丹,2011年在海南省有机农业协会的帮助下,开始种植有机蔬菜。

有机肥,其实并非新鲜“玩意”,与化肥相比,其历史要悠久的很。姜晓丹说,在30年前,农村都是使用人畜粪便,将其堆沤成肥料,施用于田地里,保持土壤的肥力。不过,1980年代,化肥在中国推广,相比农家肥,能大量提供作物所需要的氮磷钾等元素,见效快,施肥也方便,可减少劳动力,逐渐取代了农家肥的地位。

化肥虽然有其优点,但是缺点也是致命的。海南大学土壤学教授孟磊说,化肥的有机质含量低,营养成分单一,过度使用会导致土壤营养成分发生变化,导致板结酸化。并且一部分未被作物吸收的化肥,淋失进入水中,污染地下水。近20多年,由于过度使用化肥、农药,海南耕地质量已逐渐下降。

早在100多年前,美国过度使用化肥导致耕地质量下降,就引起了专家和学者的关注。1909年,富兰克林·金考察中国、朝鲜、日本三国农业,寻找“拯救”美国土壤的“良方”。

富兰克林·金在《四千年农夫》中写道,在中国,无论是人类的还是动物的粪便都被细致地保存下来,并作为肥料,这种施肥方法的效果远远比我们美国人的做法优越。同时,他还观察到,中国农民为了使土壤能保持肥沃,自古以来便施行豆类作物和多种其他作物轮作的方式,而欧洲直到1888年,才有科学家发现根部有较为低级的生物体寄存的豆科植物对维持土壤中的氮素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1911年,《四千年农夫》出版,在西方引起了强烈反响。1920年代中后期,德国科学家提出了“生物动力农业”。20世纪30年代,瑞士的汉斯·米勒推进了有机生物农业,他的目标是:保证小农户不依赖外部投入而在经济上能独立进行生产,施用厩肥以保持土壤肥力。1935年,英国霍华德爵士出版了“农业圣典”一书,论述了土壤健康与植物、动物健康的关系,奠定了堆肥的科学基础,他也被认为是现代有机农业的奠基人。

此后,有机农业开始在西方开花结果。20世纪70年代英国“土壤协会”在国际上率先创立了有机产品的标识、认证和质量控制体系。1972年国际有机农业运动联盟成立,是国际上最大的有机农业民间机构,截至2012年统计已有115个国家的900个集体会员。

治疗作物“亚健康”

与西方因“拯救土壤”而提出的有机农业不同;有机农业在中国“走红”,更多的是因为每况愈下的食品质量安全。

2013年,一日三餐最基本的食物都蒙上“毒”影,山东生姜、湖南大米、海南豇豆连番见诸报端。人们也在茶余饭后,谈论着现在的“菜没菜味、肉没肉味”。在怨愤中流露出深深的无奈:安全、可口的蔬果、稻谷本是大自然的恩赐,在工业时代却成为一种奢侈。

不约而同,海南有机瓜菜打出了“寻找儿时味道”的口号,五指山野山鸡也提出了“回归自然,找回30年前的味道”。

“氮、磷、钾,是作物所需的主要营养成本,但不全是,就如人一样,不仅要吃饭,也需要各种蔬菜。”孟磊说,“当作物在‘粮食’氮、磷、钾‘吃’的太饱,而其他微量元素没跟上,就会出现‘虚胖’,‘体质下降’”。

处于“亚健康”状态的农作物,最明显的就是口感下降。省土肥站站长吕烈武说,氮肥施用过多,农产品的口感偏苦、偏涩,特别是甜瓜类,种出来不甜,并且不耐储存。而磷肥会抑制农作物吸收中微量元素,造成农产品营养不均衡,瓜菜容易出现生理病害,品质下降。

而在耕作时,农作物则会因为“体质差”,抵抗力下降,作物表现出各种“疾病”。近年来,海南省出现的绿橙黄龙病、槟榔黄花病、香蕉枯萎病等,使相关产业受到致命打击。“作物从土壤吸收营养,过度使用化肥、农药,以及长期单一品种种植,就会改变土壤的营养结构。”孟磊说。

有机农业的耕作或养殖方式,则是弃用化肥、化学农药、激素等化学物质。改为“重建”生物链,解决病虫害问题。

在东方感城镇布磨村有机蔬菜基地,每块大田,被分成一个个小块,间种着10多种蔬菜,垄上杂草丛生,工人们并不时常除草,更不会使用除草剂。

“田垄上的杂草,虽然会影响农作物生长,但为昆虫提供生存空间,让地里形成完整的生物链,害虫会被昆虫抑制。”海南省有机农业协会秘书长蔡明浩说,“有机农业关键在平衡,间作、轮种、保留杂草,杜绝单一作物连片种植,就是保持生态平衡;有机肥的使用,则为了作物营养平衡。”

“田里缺少昆虫,我们就应该增加昆虫,而不是研究出化学农药杀虫,激素授粉等。”农业部公益行业专项蜜蜂授粉首席专家、国家蜂产业技术体系岗位科学家邵有全说。

有机农业中的现代科技

回归传统,也并非是简单的“倒车”。一些现代技术也被广泛应用于有机农业。

在万宁市兴隆华侨农场有机咖啡园,饲养了200多头的猪,不是为了猪肉,而是猪粪。“我们把猪粪通过沼气池,得到的沼液通过滴灌设施,为咖啡园施肥。而沼气,则连接到加工车间,用于培炒咖啡。”咖啡园负责人曾祥峥说。

在这座咖啡园内,不仅能看到沼气池、滴灌等现代设施,还能看到太阳能灭虫等。专家表示,有机农业最需要解决的难题就是病虫害的防治,这就需要科技人员的研究与现代技术的应用。

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副研究员高景林说,比如,需要研究哪些品种的作物实现间、套、混种有利于控制病虫害。增加覆盖、调整播期和成熟期、利用抗性品种、应用植物杀虫剂及利用驱虫剂等现代栽培技术,也可以使农业生产系统病虫危害减少到最小。

目前,海南有机瓜菜基地,就会使用少量的植物源农药。植物源农药,顾名思义,就是利用植物资源开发的农药,又通俗为“中草药农药”。对比起化学农药来,植物源农药见效慢,持效期短,制造成本高,但由于原料全部来自自然,生态污染小。

文章来源:海南日报

记者:况昌勋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