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强的元宵节

这些年,各路专家都呼吁保留、恢复传统节日的风俗,媒体也经常使用式微、没落这样的词来形容传统节日。众所周知,传统节日从来就不是一成不变的,各种节日都经过了官府和民间的共同改造,老传统演变为新传统,新传统又会被新新传统渐次替换,所以老专家们不必悲切,哈哈。见过过不好节的,没见过不过节的,节日就在那里,最困难、最粗暴的时代都过来了,传统节日不会有事。

古代的元宵节

历史上的元宵节,也经过了多次“取缔”和“镇压”,它还是活过来了。赵翼在《檐曝杂记》中记载了清代北京官方的元宵节庆典:朝廷每年元宵节都会在山高水长楼前举行规模盛大的烟火表演(火戏),出席者包括各文武大员与外国使节,燃放烟花之前有垫场的表演(其中还包括演奏外国乐曲),然后由皇帝宣布烟火表演开始,之后是三千人的舞灯表演。

而到了乾隆年间,有官员对这一庆典提出质疑———《清史稿》中记载,仲永檀(时为陕西道监察御史)认为此类大Party很容易成为“怠荒”的开始。刚即位不久的乾隆并未因此削减元宵节国家烟火晚会的规模,并且回复这位御史说:自己平时很勤奋,元宵灯会只是偶尔为之。又通过赋予晚会亲民和外交两项政治功能,乾隆抚慰了这位向隅而泣的大人。

仲御史不知道自己还算幸运,赶上慈禧的年头,他怕是连奉劝圣上省着点花的机会都没有了。慈禧也阔过,据《清稗类钞》中《孝钦后上元撒金屑》记载,她曾经Cosplay天女,在元宵节当天满天撒金叶子。后来她不许民间搞灯会活动,那是跑到西安那回了,那年的元宵节静悄悄。

反对元宵节大操大办的声浪从隋朝就开始不绝如缕。这些反对的声音也有奏效的时候,比如张养浩之于元英宗、丛兰之于明孝宗。上行下效,元宵节的狂欢风气曾经一度得以稍加舒缓。

如果说在古代,一项民俗的生灭取决于皇上耳根子的硬度,那么在一个向往民主和法制的社会里,“大多数人”则有权选择是否按照古礼从事。没有人有权告知民众,说哪一种生活是值得过的,民俗的消亡不是应该不应该的问题,文化需求这种事儿凭着扼制或者扶植怕是很难生效。

有一种意见认为,人为的打压并不能禁止传统节日,但生活方式的巨变可能会使得一项传统节日消亡。如果真是这样,消亡了也就消亡了,寒食节不是没了么?它是被杜绝的,还是自行消失的呢?这是时间本身的代谢,和人力无关。任谁也不会同意,将青春美少女们在闺房里禁锢一年,然后在元宵节前后放出来,借此恢复什么走百病、摸门钉等等风俗。

文章来自:新京报(2010年3月1日)

作者:老零(学者 北京)

图片来自:河洛学苑网

兆红
新闻学毕业初入有机行业,对于专业、对于这个新兴的领域,我还有很多要学习的地方,很多路要走。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