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亲子乐活 > 绿色方舟农场的“共生家园”探索

绿色方舟农场的“共生家园”探索

绿色方舟农场是位于河南驻马店二道河村的一个“共生家园”。90年代初开始,农场创建人梅红伟就接触公益团体,做义工、帮助城市中的边缘人群,最终于2009年正式开始建设绿色方舟农场,来自四面八方的“家人”组成了一个新的大家庭。25名家人之间多无血缘关系,却同吃同住同劳动;他们大多来自城市,却选择了乡村生活,自己盖房、打井、种菜,甚至自己教育孩子,实践着一种以家庭为单位的共生生活。

前几年,三联生活周刊曾以《绿色方舟农场:寻找“共生”的可能》为题对其进行详细报道。农场也获得了不少国内外媒体的关注。

绿色方舟农场的共生生活

以下的视频来自绿色方舟农场网站(www.greenarkfarm.com),其中我们可以看到社区成员们一起动手耕地、挖水井、建房等等的过程。他们是真正用自己的一双双手,合力劳作,来打造这个绿色的理想家园。

  • 绿色——意味着注重环保和生态保育,不是去“创造”新事物,而是想要恢复原来就有的环境。
  • 方舟——来自“诺亚方舟”,这是人类在苦难的情形下聚集的一种方式。方舟上的人生活在同一条船上,所以是“共生”的模式,充满大爱,为下一代创造和抚育美好。
  • 农场——是真实地落实农业生产、创造事业的地方。

家人们

绿色方舟农场当中的一些家人是“没办法融入社会大环境当中”的人,在社会中无力生活,或是力量很薄弱,这样的人他们称作“活不下去的人”,在绿色方舟聚集的人在心灵上多多少少都有这样的感觉,也因此而走到一起。因为处在107国道附近,绿色方舟农场的家人们还常常去帮助一些路边的流浪者、或是离家出走的精神病患者,给予他们力所能及的帮助。

在绿色方舟农场,个人不是最小的单位,“家”是最小的单位。这与中国传统生活方式中以“家”为最小单位是一致的。多个家庭中,不同的人分工不同,大家担负的功能和责任不同,形成一份渗透着社会责任和使命感的事业,这就叫做“共生”。在每一天的共生生活中,所有一切都是大家一起生产、一起劳动、一起创造。梅红伟常常告诉家人,如果一个人能够真的把双脚插在土地上,他才有资格成为真正的人。人要“脚踏实地”,双脚要深深地插到黄土地中,实践农业生产耕种、自己动手创造家园,才能体会什么是汗水与收获。

在绿色方舟农场,所有房子都是家人自己动手合力建造,从完全不懂,到购买工具、材料,请师傅指导……农场男女老少全部参与了建房。包括水电、电焊、油漆、门窗等等,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买工具做,没有请过工人。他们的原则就是多买工具、少请人。农场离乡镇都很远,请工人的话会很辛苦,但买了工具就可以不停地创造,还可以从工具上学技术,而这些工具也能教给孩子们一些生存的技能。另外农场还自己建水库,挖水井等等,绝大多数工作都是人工的方式来完成的。

“三国演义”共生平台

梅红伟曾经是人子协会(www.isonofman.net)在大陆地区最早的成员之一。人子协会源自台湾,但在大陆的丽江和大理等地也有几处共生家园(称为“人子生活馆”)存在。协会的成员们一起组成几乎自给自足的社区生活圈子,并且共同学习和实践生活中需要的技能和知识。

人子协会的成员们相信,共生圈中有三种天命的人,“无用国”、“出走国”和“有用国”。“三国”代表他们非常的不同,而“演义”则代表他们所形成的共生。

梅红伟认为,可以将所有在现实生活当中、但可能想要走出去的人分为“三国”:

生存经营的人称之为“有用国”:他们是分配资源的人,掌握了很多资源。“有用国”的人需要学会与他人分享,将资源更均衡地送到有需要的地方去。

创意无限的“出走国”:比如大理和丽江等地聚集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艺术范”,他们开酒吧、客栈、做艺术创作等等。欧洲也有生态社区的设计者,他们去到山谷当中的偏远地方,过自己的生活。这类人称之为“出走国”,不管是心灵出走、身体出走、还是理想出走,这个群体展示出很多创意构思。

第三种是生命守候的“无用国”:有句话叫做“有用之用为小用,无用之用为大用”。比如软骨将两块骨骼相连,这其中软骨就起到了最大的功能,因为骨骼最硬的地方是没办法相连的。再比如,山与山相连,我们不可能看到山尖相连,山与山之间永远都是通过山脚相连。所以,在最低处,在最软弱之处,大家是可以相通的。有些人承担的是这样的帮助他人连通的角色。

因为在人子协会的团队中生活了十多年,梅红伟后来创建的绿色方舟农场大家庭中仍然延续着很多之前所形成的思想和生活方式。

梅红伟认为,人们常常认为共生家园是一种很小众、另类的生活方式,但是他现在觉得,人不应该这样去被“分门别类”,而更应该形成一种合作的关系。但这种合作不应该是建立在金钱基础上的,更重要的是形成人与人之间的资源分享。每个人在社会中的角色都不可以被代替,每个团体也有自己的生活方式。

与外界的合作和交流

城市中的消费者们对安全食品的需求越来越多了,这也是绿色方舟农场正在帮助解决的问题。比如农场近期曾应邀参与武汉的农夫市集,因为距离较近,所以他们很乐意和城市人分享一些有机产品,顺便带农场的孩子们外出游学。但梅红伟认为这里有心态上的不同。他说,农场不会依赖这样的方式维生,而是将其作为生活中的一个部分。他希望以后能将农场建设得更好,能将产品分享给附近当地的、在半小时到一小时车程之内的消费者家庭。

食物的安全是一方面,而心灵的滋养无疑是都市人更为缺乏的。绿色方舟农场每年都举办一些面向儿童的夏令营。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和外来的主办方合作,双方一起商讨,找到合适的、有意义的主题,比如儿童舞台剧、野外求生训练等等都可以是夏令营的主题。另外农场本身也会自主地设计夏令营活动。暑期时间较长,有时在一个暑期会连着举办好几期夏令营,都是通过朋友间口口相传而招募,不同省份的孩子可以来这里体验不一样的生活、亲近久违的土地。

大学生在农场的志愿工作也在不定期进行。这些大学生一般来自三农研究会和大学中的社团,在网络上看到绿色方舟农场的信息后,就与他们取得联系并开展活动。比如今年1月16日,河南大学还将会有20名大学生到绿色方舟农场,开展为期一周的志愿工作。可惜的是,最近几年来,因为社会发展速度和城市化的加快,一些高校的政策出现了改变,并不像以前那么支持学生下乡,特别是较少以校方的名义来支持学生支教、服务三农,因此很多学生是自发组织下乡活动的。但是,绿色方舟农场并不计划依靠外界的力量来维系,还是希望能自主地、自力更生地开展农场建设和劳动,探索出一条大家庭自给自足的共生道路。

另外2014年,绿色方舟农场很重要的一个计划就是组织孩子们进行更多的游学,带他们走遍全国,帮他们经历人生开启的第一步。

绿色方舟农场有七个孩子,只有一个孩子的父母在农场,其余的都是因为不同情况走在一起,比如孤儿、边缘少年或者是身体不健康的孩子等。就在新年伊始,绿色方舟家庭的五个年纪稍大的孩子们刚刚进行了一次一日的游学:从农场走到县城,33公里的路程全部用双脚丈量,除了最大的一个十六岁孩子身上带了50元钱以备应急,其余孩子“身无分文”,而且大家都必须通过劳动换报酬的形式来挣得自己的午餐,不可以乞讨施舍。重点不是走完全程,而是路上的所思、所见,团队的合作和问题,心情的变化、谋生技能的增长等等。这是孩子们新年的第一次旅程,2014的一年中,他们还将进行更多、更远途的摸索和尝试。

农场

有关生态家园的思考

虽然生态家园的理念是近些年刚刚在世界各地流传,但是梅红伟认为,不同的时代、在全球各地都有类似的案例。比如以色列百年前就开始有的集体农场基布兹(kibbutz)就是最好的案例之一。现在以色列还有300多个这样的集体农场,以色列许多国家领导人、精英分子都来自“基布兹”,在这里接受过集体生活训练、传承犹太文化。

另外,日本山岸会(幸福会)也是比较好的案例,他们已经存在超过50年了。山岸会是20世纪50年代由山岸已代藏创建的一种生活一体化、经营一体化的独特生活模式。其宗旨是:“强调人和自然的和协和统一、用自己的双手创造物质财富、消灭私有、铲除私欲、实现各尽所能、各取所需,使人类共同走向繁荣”。加入山岸会的村庄被称为实显地。除日本本土39个村落外、在德国、瑞士、美国、澳大利亚、巴西、韩国、泰国7个国家也有其实显地。会员达10多万人。

西方的嬉皮士也是另类的社群关系、是家园形式的生活方式。当然各种探索的形式和叫法不同,跟他们所在的时代,所处的国情都有关系。

加入去年底刚刚成立的全国“生态家园互助网络”之后,梅红伟最希望的,还是能脚踏实地能做好自己的事,希望把握自己的发展方向,展示自己想要建立的核心价值观。他相信,虽然坎坷和艰难,但是只要一直不懈的努力,就一定会走出一条路子来。从2009年至今,这条探索之路的确漫长,我们也真心祝福这群真诚、善良、可爱的人们,能够顺顺利利地走下去,向更多的公众展示另一种幸福生活的可能。

推荐阅读

  • 探访“共生社区”绿色方舟农场 http://www.yogeev.com/article/33179.html
  • 什么是生态村? http://www.yogeev.com/article/26383.html
  • 绿色方舟农场网址: www.greenarkfarm.com

参考信息来源:第四届全国农民合作组织论坛

作者:有机会记者Jing

图片来源:网络

有机会记者Jing
从点滴处实践有机生活,享受每一天。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