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D:蚕食中国大豆市场的跨国巨鳄

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为满足国内油脂供给,我国逐渐放开大豆进口市场,外国企业不断涌入国内,以“ABCD”(ADM Archer Daniels Midland、邦吉Bunge、嘉吉Cargill和路易达孚Louis Dreyfus)为代表的四大跨国粮商借机大举低价进入中国植物油压榨市场。2004年在遭遇国际投资基金的疯狂打压后,中国中小型企业和本土榨油企业不堪承受负荷,纷纷宣布破产,外资趁机以低价兼并了这些压榨企业,进而控制了中国的大豆加工业。

巴西的转基因大豆种植

巴西的转基因大豆种植

目前,国内现有的90家大型大豆加工企业中,64家具有外资背景,占总股本的66%。控制世界80%大豆资源的四大跨国粮商ADM、邦吉、嘉吉、路易达孚已经掌控我国大豆85%的加工能力,中国食用油三大品牌中金龙鱼100%外资,鲁花49%外资。跨国粮商深入种植、贸易、流通各个领域,扩张速度快,覆盖范围广,国内大豆产业逐渐被外资控制。

ADM(Archer Daniels Midland)

ADM公司成立于十九世纪中期,如今已发展成为拥有粮食加工、贮运和全球贸易的大型国际集团,是当今世界第一的谷物与油籽处理厂。美国ADM公司和新加坡WILMAR集团共同投资组建的益海集团是外资在中国扩张的典型代表。2006年底,丰益公司以27亿美元收购了新加坡郭氏集团旗下的嘉里粮油,并与其在中国的子公司益海集团合并,成为益海嘉里投资有限公司。如今,益海嘉里在国内直接控股的工厂和贸易公司已达38家,另外还参股鲁花等多家国内着名粮油加工企业,工厂遍布河北、山东、江苏等主要省份。该集团大豆压榨能力占国内产能的13%,出口豆粕占全国年出口总量的70%以上,旗下拥有金龙鱼、胡姬花、口福等多个一线品牌,已成为国内成为当之无愧的中国食用油寡头。

2005年12月,又成立益海(佳木斯)粮油工业有限公司,负责集团东北业务开展。益海(佳木斯)粮油工业有限公司已与黑龙江益海粮油和黑龙江龙粮储备公司合作,建设大型收储基地;在佳木斯等优质水稻大豆主产区建立大型粮食加工基地。益海集团已在东三省及内蒙古部分地区建立了完善的粮油业务网络。另外,ADM还通过旗下的新加坡丰益集团全资受够了之前象征性参股的川粮益海粮油有限公司。即使是国内最大的粮油企业中粮,ADM也参股了该公司旗下数个油脂工厂。

邦吉(Bunge)

邦吉集团1818年成立于荷兰阿姆斯特丹,目前是巴西最大的谷物出口商,美国第二大大豆产品出口商、第三大谷物出口商、第三大大豆加工商,全球第四大谷物出口商、最大油料作物加工商,其粮食输出和交易业务世界第一。

1998年邦吉公司在中国设立贸易代表处。2000年,邦吉在中国成立国际贸易公司,向中国市场供应大豆等农作物,正式进军中国。2004年,邦吉公司开始在中国投资设立大豆加工工厂。2005年“全球大豆危机”之后,邦吉宣布收购山东三维集团旗下一家油厂,该厂日加工能力约为2400吨。此举拉开了邦吉在中国收购压榨企业的序幕。目前,邦吉已成为中国最主要的大豆和油子供应商之一,该集团在中国已运营三个大豆加工工厂,而在广州正在兴建另外一家工厂。

嘉吉(Cargill)

美国嘉吉公司成立于1865年,是全球着名食品、农产品和服务供应商,年营业额高达900亿美元,年获利达25亿美元以上,是美国第二大私有资本公司。

嘉吉在中国拥有的合资和独资企业多达52家,遍布沿海地区。在中国主要设有4家饲料蛋白和植物油的油籽加工厂,其中两家位于广东东莞,一家位于广东阳江,一家设在江苏南通(该厂也是嘉吉全球最大最先进的油籽加工厂之一)。四家工厂的日压榨能力约为13500吨,占据了近17%的国内市场份额。

路易达孚(Louis Dreyfus)

路易达孚创立于1851年,是世界第三及法国第一粮食输出商和世界粮食输往俄罗斯的第一出口商。60年代以前及在60年代,集团即与中国进行饲料和谷物贸易。在1971年及以后的20年里,集团与中国在小麦、油脂、油料、饲料、棉花、食糖、和饲料谷物等农产品方面的贸易十分活跃。路易达孚集团的分支机构遍布全球,为跨地域的采购及销售提供了极大的便利与优势。

孟山都(Monsanto):“ABCD”以外的转基因巨头

除了四大跨国粮商外,对中国大豆市场而言,孟山都这所饱受非议的生物巨头也不得不提。众所周知,中国是大豆的原产地,拥有世界上已知野生大豆豆种的90%。但是,1994年,孟山都一位专家从上海一个地方拿走了一种野生大豆,从中发现了与控制大豆高产性状密切相关的基因,并于2000年向全球包括中国在内的101个国家申请64项专利,以保护其发明的“高产”转基因大豆。此事在2001年被绿色和平组织发现并揭露出来。后孟山都表示所申请的专利只是基于某一野生大豆品种一个染色体上的特殊的基因片段,而不是针对所有的“野生和栽培大豆”。专利一旦获得批准,极有可能出现的情形是:中国农民或育种专家在并不知晓的情况下,就已经侵犯了孟山都的专利;中国的有些大豆产品甚至因此无法出口,否则甚至会引起国际贸易制裁。

孟山都大豆种子销售火爆的背后是中国对美国、巴西等国大豆的大规模进口。中国每年有80%的大豆依赖进口,但所有进口的大豆中,90%以上都是采用孟山都的技术种植出的转基因大豆。作为全球最大的转基因生物公司,孟山都也在不遗余力的向中国倾销自己的转基因大豆种子。

跨国粮商如何实现对中国大豆加工企业的垄断控制?除了资金实力之外,还有一个就是廉价的进口大豆。廉价的进口大豆严重打击了国内大豆种植,国内大豆加工企业在原料成本上彻底败给外资企业,与此同时,又被跨国粮商控制了终端的市场价格,国内大豆企业只能奄奄一息。

目前,统计数据显示,近年来中国大豆进口呈现逐年上升趋势,2012年进口量相比2004年增长189%。2011年,国内大豆产量仅为1449万吨,大豆对外依存度达到80%。由于价格不敌进口大豆,国产天然大豆面临着没人购买的尴尬境地,处于亏损境地的黑龙江榨油厂已有9成停工停产。如今,中国作为曾经世界上最大的大豆净出口国家和生产国已经成为历史,不仅在国际大豆市场上没有话语权,而且在国内大豆市场上也几乎失去话语权,国内油脂压榨业面临被外资垄断的风险。

面对外资势力的步步夹击,如果不想步巴西、阿根廷的后尘,中国大豆或许到了该思考如何奋起反击的时候。

文章来源:吾谷网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