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家园,青年返乡的另一条道路

“返乡”,是越来越多年轻人给自己的事业选择。返乡有多种不同的形式,也常会遇到种种无法预期的困难。当传统的对策无法解答时,“生态家园”这样的新思路也许能给困惑中的返乡青年以不一样的启示。在第四届全国农民合作组织论坛暨首届爱故乡研讨会上,北京燕山学堂负责人林炉生分享了他的实践与返乡心得。

燕山学堂的教育基地

燕山学堂的教育基地

有关燕山学堂

燕山学堂是一家致力于实践和推广自然教育、探索中国本土自然学校的社会企业。它起源于农民之子的流动儿童自然教育项目,经过多年实践,已经发展成为受众多元、内容多样的另类学校。“简单、自然、修行”是燕山学堂的三个核心理念。简单的心和简单的生活方式,对自然法则的探索和追求,以及为此而下决心并持之以恒的修行,是燕山学堂的工作、生活和学习的核心。而这几年来燕山学堂也在慢慢发展成为一个具有中国本土特色的“生态家园”。

2013年9月,燕山学堂举办了“自然的回归——生态家园交流体验营”,邀请了国内生态家园的实践者和爱好者交流分享生态家园经验,并推动发起了大陆“生态家园互助网络”。在2013年12月20日-21日的第四届全国农民合作组织论坛暨首届爱故乡研讨会的闭幕式上,生态家园互助网络正式举行了启动仪式。

12月21日生态家园互助网络启动仪式

12月21日的生态家园互助网络启动仪式(左一为林炉生)

概念回顾:有关“生态家园”

“生态家园”,又称作“生态村”或“生态社区”,都是指一种不同于传统乡村或现代城市的生活形态。

燕山学堂创始人林炉生认为,“生态家园”有三个主要的因素,一是人与大自然的关系,即重视人跟大自然的友好、和谐;二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自主自觉地去实践这种生活方式的人们住在一起时,人与人之间会形成友好的关系,形成“家园”的感觉,这与传统乡村和现代城市都是不同的。三是人与自己内心的关系,即个人对自己以往的符合“主流”的生活方式的反省和反思,并将这种反省转化为不一样的行动。

12月21日上午,第四届全国农民合作组织论坛暨首届爱故乡研讨会举办分论坛“青年返乡路径中的生态家园探索”,燕山学堂创始人林炉生做了主题演讲。以下根据演讲内容整理与精选——

燕山学堂

青年返乡途径中的生态家园探索

林炉生:燕山学堂位于北京密云燕山脚下西湾子村边的一座半山坡上,学堂基地三面环水,一面靠山。基地的房屋原先是当地的一所小学,最近30年撤点并校后,这里曾是当地村民的养鸡场。但自从五年前燕山学堂入驻后,又把这个地方的用途改变,从养鸡变成“养人”,将它建成了自然教育基地。(照片分享)

我在分享这几张图片的时候,背后隐含很有趣的一点:我们认为很漂亮、很美的一些体验,在当地农民以生计为核心的观念下,他们不觉得有什么特别。比如我们觉得野长城很好,一定要保护下来,但是他们会把城墙拆下来盖猪圈、羊圈之类,这里有思想的反差,这也是年轻人返乡做事的非常重要的一个点。

生态家园的道路不一定适合多数农民

探索生态家园的道路不一定适合多数农民,但它一定适合那些对于生活和生命有一些反思,并且自愿选择返乡的人。这一点很重要。

为什么我们必须以自愿为前提?目前大量农民、大量年轻人离开乡村来到城市工作,这本身是无可厚非的。他们当中,有些人能够留在城市,有更多的人被迫返乡了,因为他们留不下来,城市中不容易谋生。但也有人经过了对城市的反思、反省之后,选择了返乡,这种“自愿选择返回乡村”和“被迫返乡”是两种非常不同的状态。而今天论坛上要分享的五个生态家园案例,都是自愿返乡的。

什么是生态家园?

返回乡村做另类探索,可以选择生态家园的形式,那么什么是生态家园?

  • 生态家园的概念不同于传统乡村聚落,也不同于现代城市的居住区,是个体的自觉自主的选择。这样的人非常注重与自然的友好,不会为了得到某些利益把大片森林砍伐掉,或是把野猪宰了去卖钱等等。
  • 在生态家园,人与人之间有互助的关系,大家有共同的理念、愿景和追求。这个因素直接影响了生态家园的另一个特征——生态家园的成员很可能来自全国各地乃至全世界,这个是非常有趣的一点,一样是返回乡村,但不再是传统的乡村本地人生活在一起,可能吸引全国各地乃至全世界的人。
  • 在生态家园,能够形成一种比较独立完整的体系,从住房、教育、医疗、饮食到经济各个方面形成完整的生活体系,能创造比在城市里面更加有益的生命和生活状态。

按照不同的功能,生态家园可以分为几个类型,有些侧重于农业生产(比如蒲韩乡村社区),有些注重文化教育(比如燕山学堂),有的注重生活方式的自给自足(比如家园计划),有的注重精神信仰和追求等等。

联合国已经发起了“全球生态家园网络”(Global Eco-village Network),覆盖了各大洲的多个国家,亚洲的泰国、印度、日本,以及台湾地区都加入了这个网络,但中国大陆地区目前还没有加入。

欧洲有一部纪录片《全新的我们:欧洲生态村巡礼》(在线观看地址: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MSU_-1ypuFw/),其中讲了11个欧洲生态村的案例,最少的是两个人(夫妻俩),最多的有几千名来自全世界各地的人共同生活在一起。另外,在美洲比如美国、加拿大,澳洲的新西兰、澳大利亚等都有生态家园。

我国的生态家园实践也遍布在不同省份,比如在山西、山东、北京、河南、贵州各个地方都有各种探索在进行。

根据规模,可以把中国的生态家园分为几类:

  • 以当地农民为主体,但农民不再仅仅是为了挣钱,而是远远超过物质层面,很注重生态、文化、当地社区关系等等,这称为“乡建型”的生态家园,也可以叫做综合农协等等其他概念。比如山西永济的蒲韩乡村社区就是非常典型的。
  • 以NGO方式运作的,扎根一个乡村持续做探索,比如贵州和仁乡村发展研究所。
  • 家庭型的生态家园,比如家园计划是夫妻俩一起运作,而绿色方舟农场是二十多人的大“家庭”共同生活。

为何选择返乡?

生命中最重要的不仅仅只是钱。在今天的社会,似乎只有钱是人们的价值观和理念的追求。但是对生活有反思的人认为,钱是重要的,但不是唯一的。所以他们可能会厌倦某个职场的生活,想要探索简单健康的生活。

而且,乡村可以实现我们想要的一切——这点非常重要。其实我们挣这么多的钱,目的就是希望身体健康、想要有住房、有教育,想吃有机食物(但现在很难买到,包括贴了标签的都未必是有机食物),乡村就可以帮助我们实现这些理想。当然返乡也有其他推动力和原因。

返乡,是需要条件的

返乡事实上是需要有一些条件的,所以这条路并不是对于所有人都是最好的选择。

第一,需要对生命和生活方式有反思和反省。我们并不是反城市化和反工业化,城市化和工业化的确对改善贫困带来了贡献。但当解决最基本的生存和生计之后,我们的生活就变成了一味地追求“消费”和“膨胀”,这就值得我们反思了。所以,“对生命和生活方式有反思和反省”非常重要。如果没有这个条件,很多人在乡村生活时就会感到压抑和痛苦;但我们是相反的,我们觉得在乡村非常快乐,觉得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地方了。

第二,经济的相对独立。我们要在乡村开拓一片家园、建立一些基地,所以一定要有一些经济支持。但返乡需要的经济独立是“相对”的。有的人一辈子挣了几亿、几千万、几百万,但仍然觉得内心很恐惧;有的人一个月只有几百或几千的收入,但内心很富足、很快乐。要求是经济“相对”独立,而没有绝对的概念。与此相关的,要求我们的内心趋向于平稳和宁静。如果我们内心得不到宁静,已经适应了城市中吸引我们的娱乐和消费,假如再回到乡村、过简单的生活就是非常困难的。所以内心对于乡村生活的喜爱是非常重要的。

第三,身体健康。在乡村,不是什么都要去“买”的,很多事情要自己动手,比如要自己盖房、建厕所、种地、修水修电等等,需要有健康的身体。

第四,团体的支撑,团体可大可小,如上所述,从两个人到几千人都有可能。

第五,家庭的支持也特别重要。比如我身边有好几对年轻伴侣或者夫妻希望返乡做事,但是遭到极大的家庭阻力,造成了极大的精神压力。

第六,发达的城市知识网络。城市和乡村绝对不是两者完全断开、没有任何联系的。比如,燕山学堂的探索中就得到了来自城市的许多支持,包括市民参与教育活动,以及来自城市的、和原来乡土的观念所不同的环保理念等等。

只有满足了这些条件,返乡的道路才会比较顺利。

燕山学堂,玩泥巴的孩子们

燕山学堂,玩泥巴的孩子们

更多信息

燕山学堂的探索实践

有关燕山学堂在自然教育、环保、健康养生和生态家园等方面的探索实践,推荐您浏览燕山学堂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yanshanxuetang,如果您或您所在的组织也希望加入生态家园互助网络,也请根据博客上的联系方式,与燕山学堂取得联络。

推荐阅读

探索“另类”的生活方式:专访燕山学堂林炉生(有机会专访)

参考信息来源:第四届全国农民合作组织论坛、燕山学堂

图片来源:燕山学堂、吾谷网

有机会专栏作者 Jing
从点滴处实践有机生活,享受每一天。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