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俗传统 > 尼泊尔女人,嫁给坚果的高贵人生

尼泊尔女人,嫁给坚果的高贵人生

看到一篇关于尼泊尔风俗的报道:在尼泊尔没有寡妇。因为所有的女孩子在青春期来临之前,就已经由父母和长辈做主,和一个贝尔果结婚。婚礼正式而隆重,象征着永恒。这样的婚礼之后,女孩将终身珍藏贝尔果,把它视为神的祝福。这样的婚礼被叫做“益喜”。一个有过“益喜”婚姻的女孩,在长大成人之后才步入世俗的婚姻。在尼泊尔人的眼中,世俗的婚姻是“短暂和虚妄的”。唯有“益喜”是不会让女孩经历任何背叛、别离、伤害,乃是一个女孩成为女人的历程中最为忠诚的守护。

看完萌生了去尼泊尔的念头,因为被一个民族的智慧所深深吸引。

多少民族对于女性的态度是认可其为人妻,为人母的价值,认可其为国家和家族牺牲的价值,唯独没有认可其作为一个身体和灵魂都独立的人的价值。如果认可,就不会有“非处”、“剩女”等歧视性的字眼公然出现在主流媒体上,也不会有“二奶”、“小三”之类公众强加给女性的身份。这种对女性的不公平态度,骨子里的东西是一个民族歇斯底里的自卑感。诚如朱建军在《梅兰竹菊与守节意识》中剖析的那样,一个民族的男人不够自信时,会转向苛求比他更弱小的女性。这种集体无意识由来已久,朝夕间难以改变。但任何改变来自于觉察。可悲的不是不改变,而是毫无察觉。一代又一代男孩子成长起来,不知为了什么而沿袭了这样的无意识,苛责女性,宽容自己;连女孩子也无意识地认同着这一点,贬抑自己的女性身份,嘲笑独立人格。如果深究其因,是整个民族惯于为奴仆的驯化结果。

当你没有力量改变一个民族的时候,起码有力量改变自己。比如说,对自己的态度。把自己视为一个独立人格的人,就不需要附加于谁。这个“谁”可能是一个男人,也可能是一个群体,或者是一个公权力。如果能够做到,你就不需要用婚姻来证明自己的价值;也不会委曲求全在某个你并不适合却旱涝保丰收的单位里呆着,更不会打破头地考公务员,除非你真的认定从政是你的理想。

在尼泊尔女孩月经初潮来临时,她将被安置在一个四周黑暗,没有光线的屋子里。每日的饮食由母亲或其他年长的女性送进去。这种“窑居”日子要整整11天。中间不能为外人所看见,尤其是男人。在第十二天,她将早早起床,沐浴更衣,被蒙上眼睛带出房子。从此,她就由少女成为真正的女人,生命迎来了新的辉煌阶段。

不知尼泊尔人如何有这样的风俗,充满了原始的智慧真谛。一个女孩在11天中,将经历对黑暗的恐惧,对自己身体变化的恐惧,孤独蚀心,莫名哭泣。这种隐喻告诉了女孩,一个女人的一生,独自度过是常态。世界的本质,是你自己陪着自己度过。但是,仍然会得到照顾和陪伴,更重要的是,有着希望,就有光明。11天时间不长不短,足够隐喻一个人要走过的黑暗时光。但是那有如何?第十二天早上,光明就会到来,摘掉蒙眼的布,一切都变了,一切都没有变。你的人生,却从此以后不一样。

这种习俗让任何一个女人都明白自己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价值,不是为了男人,也不是为了所谓的“社会”,而是为了自己。为了灵性的生命磨砺出灿烂的光辉。

所以,她们如果遭遇婚姻不幸,就会把贝尔果放到丈夫身边离去。她们一生中有几次婚姻都不重要,不为人看重。因为早在少年的时代,她们已经得到了神的祝福,把自己嫁给了“益喜”婚礼上的一个贝尔果,本质上,她们嫁给了自己。

文章来源:内在空间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