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需要保卫乡村?

城市中,每天的忙碌工作占据着我们的头脑。但偶尔的假日时光,当我们静下心来、不经意间回眸时,突然发现,自己的故乡早已面目全非,熟悉的一草一木、小桥流水都已不再。我们想过吗,为什么只有把“乡土中国”像肿瘤一样割掉,我们才能真正达到“现代化”?为什么要让农村变成城市?为什么不可以让农村变成更好的农村?

乡村

序言:整个社会都在抛弃乡村

统计显示,我国的自然村十年间由360万个,锐减到只剩270万个。每一天,中国都有上百个村庄消失。

中国社会在本质上是“乡土的”,费孝通八十年前的这个论断今天仍适用。然而,在科学、民主的涵盖下,中国传统文化是一个腐朽、脆弱又充满着病态美感的文化,中国乡村和传统文明所具有的容纳力和包容性,它对美的感受都被抛弃掉了。

“农村”,多么暧昧而沉重的字眼!贫穷、愚昧、闭塞、落后,它是被时代遗忘的角落,又是改天换地的对象。而“农民”,在许多中国人心目中,不是职业分途,而是因身份或素质低下缩略而成的一个蔑称。

相较于“农村”、“农民”而言,“乡村”则有着更多诗意与温情。它装载着乡音、乡土、乡情以及古朴的生活、恒久的价值和传统。问题是,就在各地经济建设搞得热火朝天时,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叹息“故乡沦陷”?当人们“赶在故乡下葬之前,去看故乡一眼”的时候,是否不仅看到了孟德拉斯笔下的“农民的终结”,并且接过一份千年文明的“死亡证明书”?

事实上,无论是现在的英国、美国、法国还是其他许多完成转型的国家,乡村并没有随着现代化进程而隐退。在那里,乡村依旧广阔,像大地一样安放城市,让生活在城里的人们不因走得太快而丢掉灵魂。没有乡村,城市就像是一个无根的漂浮物,卡尔维诺笔下的“一个装载欲望与恐惧的容器,一段只有去路没有归途的旅程”。(熊培云)

乡村正在消失的尴尬现实

乡村只剩下老人、孩子和狗

传统农业社会聚族而居、鸡鸣狗吠的“田园牧歌”景象随着城镇化的加速而消失。

中国现在的农村,是比较特殊的农村。它首先特殊在大部分农村,无论是北方还是南方,西北还是西南,基本上变成了老人、孩子和狗的农村,很难看到青壮农家儿女的身影。他们只在举办红白喜事,或在比较重要的节假日时才返乡。这样的农村是非常寂寞的农村,也是人气非常弱化的农村。

一个个村庄几乎看不到几个青壮年,一幢幢房子整日寂静无声,剩下的老人和孩子靠城里打工的青壮年寄钱回来生存……这样的村落没有了正常的“生态”,因为正常的社会生态是各年龄的人层次分明、充满活力的。

数千年以降,重视人伦秩序家庭温情、有敬老爱幼传统的中国社会,第一次大面积地出现让最需要社会关爱的两类弱势人群———老人和小孩相依为命的状况。当一个村庄和社区缺少青壮年的保护和照料时,这个村庄和社区的整体抗风险能力会变得很差,成为一个个很难经受起风浪冲击的“孤岛”。

乡村流入城市的大量人员,他们或许获得了比乡村较丰裕些的物质,但在梦想意义上,他们的乡村梦早已死去,他们的城市梦则如镜花水月。这样一个边缘化的空心群体的,注定无法沟通乡村与城市。而公共福利政策的城乡巨大鸿沟,同样使他们的下一代根本不可能和他们在一起生活,与他们共享天伦之乐。亲情就这样被慢慢晾干,内心就这样慢慢荒芜。

田园净土变成藏污纳垢之地

从前的“小桥、流水、人家”,而今不幸成为藏污纳垢的场所。据有关资料显示:中国农村有3亿多人喝不上干净的水,其中超过60%是由于非自然因素导致的饮用水源水质不达标;中国农村人口中与环境污染密切相关的恶性肿瘤死亡率逐步上升;1.5亿亩耕地遭到污染……

工业化伴随着征地拆迁快速扩张,建筑、工业、生活垃圾愈来愈多。与城市毗邻的农村土地一方面成了城市垃圾的倾倒及处理场所,另一方面则因这种垃圾的人为迁移积累和承受着越来越多的污染。传统的“农家肥”自然早已绝迹。为了让日渐贫瘠的土地仍保持足够多的产出率,只能借助于工业肥料来透支。没有了过去的青山绿水,绿油油的庄稼地,田地与成堆的垃圾和工厂的浓烟、污水相伴。到最后,危害“堪忧”的重金属也被当成肥料播撒在地里。

农业生产方式发生改变,农民花钱“买”污染。 当前,现代农业的弊端逐渐暴露出来:大化肥、大农药、除草剂、添加剂、农膜超标使用,高毒性、持久性农药使得乡村充满了“杀机”。

过去农村基本没有工业,农民生活水平较低,除洗漱用水泼到地上外,其余生活废水几乎变成了动物的“饮料”。现在,农村污染源多了,化工、制革、农药、染料、印染、电镀、炼油等工业废水,加上屠宰、养殖废水,污水排放量大大增加。

城市建筑材料如沙子、砖头、石头等多取自农村,甚至城市绿化也要靠买乡村的大树来“点缀”。 “大树进城”已经风行了十余年,农村仅剩的一些大树甚至古树早就被“洗劫”一空。

传统风俗处在凋零边缘

经过长期积淀的农村传统文化资源极为丰富,民间工艺、民间舞蹈、地方戏曲、神话传说、民间美术等数不胜数,它们经过历史的沉淀,已经扎根于农村的广阔土地。但是,随着新农村建设进程的加快,一些生活在新农村的村民已经不再和土地有直接的联系,他们的生活方式与土地的互动已经断裂,而这种由千百年来与土地紧密联系的生活方式产生的民间文化、习俗等将得不到有效的传承。新的文化没有建设起来,传统文化逐渐消失,转型中的农村会出现文化断层。

这些传统习俗消失的原因在于承载这些习俗的文化载体如今已经不存在了。中国传统的节庆文化与国外相比差别较大,国外的圣诞节、父亲节、母亲节等,都与其国家主体关系不大,因此无论是古时,还是现代,这些节庆习俗的文化载体还在,其习俗也就传承了下来。

而在中国,比如我们的二十四节气,‘谷雨前后,种瓜点豆’、‘白露忙割地,秋分把地翻’,从这些谚语中就可以看出,节气的设置完全以农耕文明为基础,我们的传统习俗则与这些节气密切相关,如今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以农耕文明为载体的传统节庆习俗,不可避免地日渐消失,这是文化发展的一种趋势。

乡村传统文化资源是一定区域内人民群众的共同的精神认知,有深厚群众基础,容易产生共鸣,保护和传承、利用这些文化资源,可以使人们形成认同感、归属感,进而产生对家乡的荣誉感和自豪感。乡音乡情乡风乡俗乡品是一个地方区别于另一个地方的文化标志,不仅对本土本乡人有吸引力,也是游走他乡、远赴异国的游子魂牵梦萦的牵挂。

大江南北的村落都被清一色水泥建筑覆盖

经以南方水乡、中原村落和塞外游牧生活为代表的风物各异的中国广大农村,现在几乎被清一色、缺乏个性的水泥建筑所覆盖,即使在偏远的的西北省市也很难找到独立的传统村庄存在,大都被钢筋水泥的建筑所包围或取代。而以依顺自然、追求地方个性为审美特点的乡村建筑风格,受到严重的挑战。

在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中占有一席之地的传统建筑文化理论中,虽不全是精华,但也不全是糟粕,它内含着许多合理的因子,最基本的是它强调人与自然的和谐,如建房筑屋一般都是坐北向南,这是根据地理、气候的环境,为避风、采光而做出的选择。屋院建设依山形地貌顺势延绵,并建在山南水北向阳处,而不会建在山北水南背阴地里。实际上这都是顺乎自然、注重生态的表现。

毫无疑问,当人们在失去传统建筑文化,又没有接受现代人文与美学观念熏陶之时,便出现了建筑观念上的空白,而在西方建筑思想与技术的冲击下,使我们一度迷失在钢筋混凝土的西式建筑中,以致竞相出现了大面积的建筑垃圾的矗立。这种建筑可以说是对自然的一种侵犯或漠视,既没有整体规划,又没有顾及自然形态。

许多村落民居虽然略显破旧,但却是在长期与自然相处的过程中定型的,是人们生活经验和知识积累的结晶,这些建筑在新农村建设中应该得到更大程度的保护、传承、借鉴和发扬,切不可邯郸学步,既没有学到别人的精髓,又丢失了自我。

乡村几乎彻底没有了社会精英

以乡村精英流出为例,从二十世纪初开始,那些接受了新式教育的知识分子更不愿意回到农村。1915年的一份调查显示,清华留美归国学生中无一人回县下乡镇工作。1907年前后,中国留学生共有5000人回国,然而十之七八都在北京谋职。1925年,584位归国留学生中有三分之一都留在了上海。今日莫不如此。

费孝通先生曾如此感慨农村人才的流失,“乡间把子弟送了出来受教育,结果连人都收不回”。这种教育不但未能推进中国现代化的任务,“反而发生了一种副作用,成了吸收乡间人才外出的机构,有一点像”采矿”,损蚀了乡土社会。”时至今日,这种现象并未得到改观,甚至更为严重。同样耐人寻味的是难再见“告老还乡”。

原因何在?2005年的一份研究报告表明,由于医疗服务保障的城乡差异,中国大城市的人均寿命比农村高了12年。无论其他,仅此一项福利,就足以决定大多数有还乡之愿的老人继续住在城里。

乡绅没有了,像父辈这一代“爱管闲事”、又略有一点见识的老人也越来越少了,我们这一代所谓知识分子又是在“逃离农村”的观念中上大学进城,年轻一代孩子也无不想着挣脱这个“鬼地方”。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

  1. 游客 01/14/2014
    文中有几处明显的笔误。作者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