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策观察 > 张利庠:中国土改不可能有大变化

张利庠:中国土改不可能有大变化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张利庠先生。 摄影:聂赛

摄影:聂赛

中国人多地少,国情决定了农民在一亩三分地生活成本最低,在农村天理要比王法大,如果你在农村你不让他生存,这就是伤天害理。所以,政策落实不了。——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张利庠先生如是说。

张利庠:尊敬的陈会长、尊敬的黄总、各位朋友,大家上午好!

非常高兴能够来论坛跟大家交流。今天的题目我稍微做了一些调整,调整以后叫《金融全球化时代的农业产业化》,与农业投资论坛对题了。昨天咱们天津保迪的总裁到我办公室去,他说现在见面最流行讲三句话,第一句话“你还那么干吗?”,第二句话“你移民了吗?”,第三句话“你离婚了吗?”这三句话实际上反映了三个方面。

第一句话说明,经济快速发展的时期你就快速扩张,现在快速扩张你有可能死,所以现在最关键的是你把现金保住。所以现在休息是你最好的发展。第二句话反映了很多企业家的恐惧,为什么恐惧呢?我不说了。第三句话说明我们一夫一妻制度还面临着挑战,因为它必须符合三个条件:第一,生出来的后代越来越好;第二,两个人一见面激情非常高;第三,社会稳定。从这三个方面看我们现在的婚姻制度。首先,我们生出来的小孩越来越差,过去有顺耳风、千里眼,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我的小孩比我的身体素质差太多了。第二,现在两口子见面有激情吗?一般来说,看自己的老婆没激情,看别人的可能还有。第三,我们一夫一妻制的婚姻可能符合社会稳定,但我建议一夫一妻的婚姻,就像我们的营业执照每年都要年检,年检过了就那样,年检不过就算了,这是文明的象征。

现在在座的很多人要搞农业投资,投资讲究三个东西叫高、快、强,但是我们资金的高、快、强遭遇了农业的五道槛。高、快、强就是我们投资要求利润高、见效快、地位强,也就是说我投资农业我说了算,我投资农业今天投钱明天恨不得就赚钱,我投资农业至少是15%以上回报,但是这三个遭遇了农业的五道槛。第一道是小农习惯槛,我们传统两千多年是小农经济,小农经济非常重要的习惯就是人和地不分离,人是接地气的。所以投资了农业以后,农业的很多习惯你改变不了。比如说你刚建了养猪场投资一个亿,他告诉你,他爹在下面埋着,他要把他爹扒出来,如果你不让扒,他把养猪场扒掉,他要跟你拼命。农业是三高,高风险、高投入、高技术,一低就是低利润,一长就是回报的周期长。所以很多做农业的,刚才我非常同意陈会长讲的,搞有机农业,有机农业确实是改革开放的先驱,但是被农业周期长这个规律折磨成先烈进了八宝山。关键是农业是围城,进了八宝山的人不吭声,所以很多人又进了围城里面,又进了八宝山。你买房子不能在八宝山买,你刚住进去就有人说下来吧,三缺一打麻将,你也下去了。

然后是人才短缺,咱们新希望基金,我完全可以说我拿300亿搞养猪。但关键是这300个亿,你养猪投进去了多少人,你没有人,找不到养猪的人。为什么?因为你养人能养活,我养小孩肯定能养活,现在养到23岁了,但是你给我一头猪养肯定养不活,所以养猪的科技含量比养人高一万倍。我非常赞成陈生天地一号土猪,虽然我很土,但是吃起来很香,这确实是不错的,但是养猪非常难。吃起来香的原因,就是养它非常难。首先是专业技术人才短缺,刚才刘戈主持人讲,中国人还缺精液吗?关键还缺母猪跟公猪交配的各环节。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很多人认为你把农民从土地转移出去,但是农民产业工人他非常难管,如果他自己种地他把草连根拔,所以人才是非常短缺的。

再一个是政策落实槛,我们为什么这么多人都进入农业呢?是因为政策支持,别的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不好干了,所以进入农业。第三个是土地诱惑,我现在当着这么多新闻记者的面,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土地改革不会有大的变化。我现在再说一遍,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土地改革,中国的土地不可能有大的变化。这一句话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呢?就是因为中国是人多地少,这个国情就决定了农民只有在他那一亩三分地上的生活成本最低,农民搬到哪个地方都养不活他,我不知道这个话大家能听懂吗?这个农民只有在他一亩三分地上能养活他,一旦这个农民进了北京,他一个月没有两千块钱,他根本没法活。我们的土地可以流转,但是土地上的人,如果你不杀了他,这个土地就流转不了。我不知道我的话大家能听清楚吗?也就是说,农民最低的成本,就是在那一块小土地上生活,才能养活他,农民一旦离开他的土地进了北京,他就得租房子住,就得买东西吃,他根本无法生存。所以我们的土地改革根本不可能有大的改进

现在我们说的宅基地变化,我想你动一动他的宅基地,比如说今天我把我的宅基地卖给了你,明天我再回来,我的宅基地没有了,我去哪儿,那肯定有很多恶性案件把你搞死,要不然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你流转他的土地是没有用的,我流转了你的两百亩土地,他想要回去的时候你必须得给他,因为你不给他,他就上访,他不上访就堵你。我们无论在法律上签署任何协议,对农民来说都没用,为什么?在农村天理要比王法大,如果你在农村你不让他生存,这就是伤天害理。至于说他租地,盖公章那都白费,无论你给自己盖,还是给乡镇政府的党委书记盖都没有用。还有一个,咱们陈会长讲了市场示范,有机的会被竞争下去。

2013年我们在奔波、困惑、无奈、监管当中徘徊,2013年我们的农业成本一直在涨,销量一直在滑,利润一直在落,在这个当中挣扎。2013年我们所有的农业企业在不断寻找、尝试和不断失败当中重复,横批就是难受。在座的很多企业好不好,你自己心里清楚。我给农业企业概括为两个字“难受”。对牛来说,养牛就是第一产业,挤牛奶是第二产业,卖牛排是第三产业,斗牛是第四产业,我在这里吹牛是第五产业。我说这五个产业,是在告诉你农业产业是多功能化的。

我告诉你,一产农业和二产农业在中国没有希望,什么叫一产农业呢?所谓的一产农业,就是我们通过种植、养殖可以扩大土地的规模,然后把种植养殖做大。所以我们中国总是想扩大土地规模,我们的收益就高了。但是我明确地告诉你,农业它一旦扩大规模,就开始赔钱。比如说玉米,种50亩玉米地是赚钱的,超过50亩达到70亩就开始亏损了。养猪你养2000头可能赚钱,如果你养20万头一定会亏。为什么呢?就是土地规模一扩大,你自己就不能劳动了,你得聘用其他的人劳动。你得用机械化代替劳动,正是因为这样,毛泽东、周恩来同志提倡四个现代化,就是把农民的土地改成中级社、高级社,当农民扩大规模以后就用机械代替农业,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呢?最后的结果是邓小平重新把地分给农户,我不知道大家理解了吗?我相信你们80%的人没理解我刚才讲的话。毛泽东同志他也在探索,土地规模大了,挣得多了,一定会好。但结果是你还得回去,还得回到小农那个地方,所以又迸发出热情来。

一产农业将来面临着非常大的问题,就是规模不能盲目的扩大。我们就进入了二产农业,也就是说的农业产业化。我再一次在这里说明,农业产业化这个词本来就是个错的词。因为我一讲话你们都知道,我说话结巴,说话结巴特别适合讲课,第一遍没有听清楚,你可以听后面几遍,因为刘戈(央视评论员,嘉宾主持)不能这样,他这样的话浪费电视台资源。所以我不能去电视台主持,但是我可以讲课。农业产业化就像我一样说话结巴,因为农业本来就是第一产业,你再搞一个产业化,就是一产农业产业化。所以二产农业,农业产业化本身这个词是错误的,应该改成二产农业,二产农业就是农业工厂化,扩大农业的产业链。

比如说我过去养猪,现在我搞育苗、饲料、屠宰、加工,我也搞连锁专卖,我也搞品牌,这就是扩大产业链的环节,让每一个环节都赚钱。所谓的农业工业化,就是我们把农业提高效率,让猪的出肉率高,让每一头母猪生25头小猪,所以提高它的效率,这两条路我现在明确地告诉你们是死路一条。现在农业产业化是死路一条,为什么农业产业化是死路一条呢?因为它遭遇了全球的金融化。什么叫全球的金融化呢?就是发展中国家被迫进口美国的通胀,被迫出口美国的通缩。我想很多人听不懂,虽然我说话非常通俗。美国主要经济体先后在超级量化宽松的政策下,形成巨额过剩资本的流动性,造成了粮食、劳动力和大宗农业产品的金融化,换句话说就是提高了他们的成本。

这原料和能源造成中国等新兴国家形成了输入性的通胀,导致国内的产业不仅造成了高成本、低收益,还得把高成本生产出来的产品降价满足美国对消费者市场不涨价的要求。我们进口了美国的资本剩余,我们满足美国的消费者不升值,所以美国的钱就是零利率。我刚到美国拿出十万美元存款,银行的柜台小姐马上出来抱着我亲了一下,她说没有见过存过这么多的。他说在美国存钱不但不给你利息,还收你的管理费。从这个角度你们可以看出来,我们中国现在是进口了美国的泛金融化,也就是它印的钱非常多,这么多的钱到了期货市场,就把粮食的价格抬高,到了劳动力市场就把劳动力的价格抬高,它到了哪个地方就把什么抬高。结果就是我们的原料土地上涨,劳动力价格上涨,环境在破坏,疫病难以调控。所以我们农业产业化在美国人货币量化宽松的情况下,它把所有的成本都提高了,最后你得到的局面是土地的价格越来越高,过去300斤大米可以租一亩地,现在至少1500斤他才给你。劳动力的成本变高了,环境污染了,农业综合成本价在国际成本价的天花板以上,中国的农业产品价格是全世界最贵的,我们国家不得不掏出钱补贴农业,还得把农业生产出来的高价格在市场上换回去,换句话说就是倒挂。水稻的价格比大米的价格高。大米现在在市场上卖九毛钱,我们收割水稻就得一块钱,加工企业不是死路一条吗?为什么大米的价格会低呢?因为大米的价格是用1/3的东北大米、1/3的越南大米,1/3的南方大米搀合起来,比如说我们吃的羊肉90%都是假的,它是搀合在一起的,它不是全假的,所以你吃的时候总能吃到一块真的。

这样的价格导致中国补贴农业是维持不下去的,到了非常两难的境地。中国现在农业产业化,二产农业面临的是市场和政府双失灵了。我们在座的诸位企业,包括我们这些金融资本,你们投资投什么呢?现在我明确的告诉你们,一产农业和二产农业全部是过剩要淘汰的,我们全世界一定要发展三产农业,什么叫三产农业呢?就是投资银行携带巨额的投资资本进入市场,最后主要的三产农业是农产品、物流、结算、品牌、营销,国外的代表是ABCDE,五大跨国公司和星巴克。你看到星巴克他绝不生产咖啡豆,他绝对不加工咖啡,他只做品牌,只做物流,只做它的文化。所以星巴克说我们要创造一种休闲的生活,就是每天早上晒太阳品咖啡,再看美女,这就是它的休闲文化。星巴克的三产农业,绝对不给农民征地,所以不会引起上访;绝对不会跟咖啡豆的加工厂争效益,完全在农业和企业家之间建立一个高利润的文化体系,然后把这个文化体系再回过头给你提供非常好的指导。所以我想陈生先生,他实际上是做三产农业的。

最后我讲三个结论,第一个结论是我们中国农业第一条出路一定要找到低成本的资金进来,低成本的资金就是贷款的利息不能高。我们的农业利润是3%,贷款的利息是15%,你怎么能行呢?所以我们只能在国外寻找零利率的资金,然后收购同类的企业建立你全球的竞争优势,也就是说我们要在世界上找零利率,然后到中国、越南、印度、巴西,到这些国家资本成本非常高,然后我们兼并它的相关企业,把我们的产业做到全世界最大,这是你们的一条出路。

第二条出路就是寻找资源要素价格低谷,即你们在做农业产业化的时候,农业深加工的时候,你们一定要找到一个地方,它不在乎劳动力的成本,它不在乎环境的污染,它不在乎疫病,你在那个地方还能赚钱。我们过去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为什么会赚钱呢?因为政府没有给它算环境的帐,没有算疫病的帐,没有算公共卫生的帐。而且农民的劳动力价格也很低,所以我们要在全世界找过去我们中国这样的地方,如果你们听不懂,我也没有办法。

第三个我们要构建三产化所需要的影响,通过我们国家的软实力来大大的提升我们的竞争力。我的演讲到此结束,希望大家能够有所收获,谢谢大家。(本文根据现场速记稿整理,未经本人核对)

文章来源:组委会

编辑:张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