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亲子乐活 > 苦苓:向自然学习谦卑

苦苓:向自然学习谦卑

【编辑推荐】小编昨天向大家推荐了两本来自台湾的自然教育图书《苦苓与瓦幸的魔法森林》和《苦苓的森林秘语》,而以下的这篇最初发表于今年3月的报道,就是对苦苓其人的详细介绍。从光鲜亮丽的名主持,到“隐退”在森林公园的解说员,他没有因为变故而放弃,而是给自己的生命开了另一扇窗。

苦苓(左)捐赠版税的留影

苦苓(左)捐赠版税的留影

苦苓本名王裕仁,台大中文系毕业,文笔与口才俱佳,退隐山林前,曾任中学教师、杂志编辑、广播与电视节目主持人,更是50本著作的畅销作家。

2001年,苦苓因外遇与妻子苏玉珍离婚,不仅重创形象,也背离了一向支持他的读者。

苦苓原本不以为意,继续主持节目,甚至故意去买豪宅,表示自己没有因此垮掉。但是当他发现,自己的版税降为零,书一本都卖不掉时,他才理解到,读者不认同他的行为。“我本来很生气,后来才明白,读者不买我的书,不是因为我外遇,而是因为我不诚实。”

多年后,有一次儿子对他说,大学老师曾在课堂上以他的婚变开儿子玩笑,他更惊觉自己作了一件对不起儿子、让儿子心理产生阴影的错事;也曾情绪忧郁到必须靠药物舒解。

10年说一山

“没有了读者,我如何再作一个作者?”不想面对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苦苓躲进了山里。“我把苦苓还给你们,不要了!”

“逃到山上、躲在自然里,总得要有名目,”苦苓说,好山、好水、好无聊,于是他比准备大学联考还要认真,努力上课学习,每天观察山上的鸟、昆虫、植物,甚至动手画画,以求印象深刻。这番下苦功,他不仅顺利取得解说员资格,还一路晋升资深解说员与讲师。

以“427号解说员王裕仁”身分,在雪霸公园担任解说志工期间,极少被识破。“大家意想不到,而且在山上的装扮不同,就算有人怀疑,也不确定。”

国家公园的伙伴也以解说员的身分相待。“谁也不管我的是非争议,流言蜚语,大家在意的是一棵树的成长、一朵花的绽放、一只鸟的鸣唱,甚至一朵云的飘流。”

“大自然母亲张开温柔的怀抱接纳我,森林里的万物成为充满善意的朋友,在这里,我重新学习做一个真诚面对自己、面对世界的人。”

解说自然,苦苓乐此不疲,还自创一套人性化的方式,让解说充满大自然的智慧与感情。

“落叶归根,是大家庭里的长男、长女外出工作反馈家庭;花,是植物的生殖器官,不能乱摘;果,是植物养育的小孩,不能吃。”一条800公尺的云雾栈道,在苦苓有趣的解说下可以走一个半小时。

《我在离离离岛的日子》

担任志工期间,苦苓几乎不再写作,后来开始提笔书写自然,是为公园编写内部教材,在电视上谈及部分内容时,引起出版社的兴趣。

无心插柳下,苦苓换了一种身分,成了书写自然的作家,也成就了他重返社会、再度接触人群的机会。

《苦苓与瓦幸的魔法森林》是苦苓重新做人、重新执笔为文后出版的第一本书。“自然的东西,一是一,二是二,不能随便乱说。”苦苓说,书出版后各方贤达不断来信纠正,到第十刷还在不停订正,“这表示我的所知有限,”他谦虚地说。

暌违10年的新作,意外大卖5万本,苦苓拿到一笔为数不少的版税,二话不说,半数都捐了出去。第二本书《苦苓的森林祕语》的版税,他也全部捐给伊甸基金会作为“失能家庭”的基金。

在《苦苓与瓦幸的魔法森林》自序里,苦苓感谢所有“曾经”的读者。“你们既以‘离开’来导引我,是否也会用‘浪子回家’的心情来待我呢?”苦苓说:“我会继续写下去,直到你们回来的那一天。”

显然,“曾经”的畅销作家,相较于版税收入,他更在意读者的认同。

“因为我不诚实,以前的作品我都不认,”立志重新作文的苦苓说:“我只有2本书,正准备要出第3本。”

去年,苦苓应连江县文化局之邀,在面积只有2.6平方公里的马祖东莒岛长住,前后2个月的时间,苦苓和岛上不到200位居民成了朋友,岛上的神祇、一草一木都认识得清清楚楚。

“我很喜欢这种世外小岛的幽静──东莒是马祖的离岛,马祖是台湾的离岛,台湾又曾是大陆的离岛,”苦苓说,今年四、五月他要出版的第3本,就是描述新故乡东莒的书,名为《我在离离离岛的日子》。

自然之前,众生平等

苦苓变得不一样了。经过自然洗礼后的苦苓,脾气变好、心变柔软,生活也过得越来越简单。

“自然把我变成另外一个人,”苦苓说,自己的个性、思考、体会,与之前判若两人。

上电视谈脏话的由来、论各国的厕所文化,游历过五、六十国,兴趣广泛、学识丰富的苦苓,什么题材都可以侃侃而谈,唯独不再骂人。“大家都过得不容易,不需要对人那么苛刻,”他表示,现在社会一片低气压,懂得幽默的人不多,要想办法让大家开心。

路上开车会礼让别人,“大自然里只有强者让弱者,”苦苓说,自己命好,不用赶时间,让一让别人无所谓。

心柔软后的苦苓也见不得别人受苦。前一阵子看到宜兰有个小学球队5年来没有钱换球衣,他立刻心生不忍,四处打听学校,准备筹钱给孩子买球衣;从高雄上台中的高铁车上,看到世界展望会为失学者募款的捐款袋,又忍不住拿起来填写。

苦苓对他人舍得付出,对自己则力行简约,过减法生活。

名下没有不动产,唯一的财产是一辆七十几万元的休旅车。在高雄住女友的家,在台中与妈妈同住,自己的房间只有3坪大,衣橱里的衣服,加起来不到30件。

“就像爬山一样,背负得越少越没有负担,”苦苓说,世界上有一半以上的人一天吃不到3餐,所以他也只吃早晚两餐。女友吃素他跟着吃素,妈妈吃荤他跟着吃荤,随遇而安。

“我的生活非常散漫,”苦苓说,拜早年储蓄保险之赐,他现在每个月有2万5,000元保险金可以度日,衣食无虞,过着“不赚钱、少花钱、多捐钱”的自在生活。

忙碌的闲人

苦苓不但捐钱,连身后能捐的都捐了,他笑说自己是“三卡一生”:器官捐赠卡、大体捐赠卡、放弃急救声明书都签了。

事实上,这些年苦苓的日子过得并不孤单,除了女朋友相伴外,还有一群不离不弃的“酒肉朋友”力挺,看书、爬山、旅行是他生活的全部,用苦苓自己的话说:“日子过得很充实,却没有一件非做不可的事。”

往事不堪回首,苦苓却回过头来感谢逆境。

“49岁,当别人开始有中年危机时,我刚好展开第二段人生,”苦苓笑言,当年如果不是因为出事,被迫丢下一切浮名暴利,他就没有机会获得今天这种平淡的快乐。

现在的苦苓,快乐来自阅读求知、亲近大自然,以及带给别人快乐。如果真要细究那段挣扎求生的日子,苦苓认为,“忘我”是放下的开始。“在大自然里,没有得失荣辱,不为别人而存在,把我放下,就没有痛苦了。”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苦苓体会出,穷途末路时,与其冲撞,不如超脱,“人虽然走不出去,但心可以跟着云出走啊。”

时候到了,归隐山林10年的苦苓,带着大自然的魔法,再度重返人间。

文章来源:新浪网 http://news.sina.com.tw/magazine/article/10943-3.html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

  1. 游客 12/12/2013
    这个好励志呀!到处有希望,上帝总不会把所有门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