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生态女权主义:生命的民主与平等

生态女权主义:生命的民主与平等

生态女性主义(ecofeminism或ecological feminism)是种政治与社会运动。它相信对女人的压迫与自然的退化之间存在着某种关系。生态女性主义理论者考虑性别歧视、对自然的控制、种族歧视、物种至上主义(speciesism)、与其他各种社会不平等之间的交互关联性。

著名的生态女权主义哲学家、印度物理学家凡达娜·史娃(Vandana Shiva)

著名的生态女权主义哲学家、印度物理学家凡达娜·史娃(Vandana Shiva)

生态女权主义不仅仅是关系环境的思想与哲学,也必将是未来社会政策制定以及人的生活方式选择的出发点。其根本目标是“建设一个所有生命的民主”世界。

我们人人都生活在环境里,但很少有人深入思考自己所居的环境或人与环境的关系,大多数人把环境看成是天然的存在。而女权主义思想的特征之一就是重新思考既存的现实,为人类提出新的思考的可能。生态与女性的关系,女性与大自然的关系,自然是女权主义理论家们思考的问题。

生态女权主义与其他问题不一样,有强烈的历史连续性,也有深厚的哲学背景。美国生态女权主义的哲学背景来自美国本土哲学思想——超验主义哲学家们。第一浪潮女权主义者们(1840-1920)关注女性的政治选举权,同期的美国思想家艾默生、梭罗和玛格丽特·富勒则提倡“超验主义”哲学,提倡回归自然的生活方式,他们的思想与女权主义者们相互影响,与诗人朗费罗、惠特曼等人的作品同声相应。回归自然,是美国哲学思想的主要理论之一。

20世纪60年代女权主义第二浪潮运动初期,女权主义者们从各种角度分析女性遭受压迫的根源。生态女权主义思想提出,女性受压迫的根源之一是西方男权体制对自然的控制。西方的科学一直在追求控制自然,与男权要控制女性不谋而合。男权体制在试图控制土地、森林、河流等自然资源的过程中,把女性看成是自然资源的一部分,以同样的方式控制女性,服务于他们的利益与快乐。在男权争取控制的过程中,女性与环境都处于被动状态,成为他们剥夺的对象。

从历史上看,女性一直被描述为更接近自然,男人是头脑,女人是身体;大自然是母亲,人类控制或利用自然的能力犹如父亲。这种二元对立的思维方式,深刻地影响了人类的各种机构和体制。生态女权主义认为,我们对待环境和世界的方式与我们对待人的方式密切相关。善待自然与环境的文化,必定善待人;而毁坏自然掠夺资源的社会,必定也漠视人和欺压人。生态女权主义思想者茵尼斯特拉·金(Ynestra King)说:“我们相信反对自然的文化一定反对女性”,“是从自然、和平和自由的角度重新考虑我们这个文化的时候了。”

生态女权主义认为,男权思想的根本是控制、统治他人。人类的男权制度到别的地方去控制别的民族,导致了殖民主义和种族主义;在自己的社会里控制他人,导致了贫富对立。压制女人是男权追求控制的一部分,男权制度不可能真正善待女性。他们总是以明的或暗的方式迫使女性就范,让女性为男性的利益服务和牺牲。

生态女权主义反对二元对立和等级式的思维方式,提倡多元和平等对话,提倡尊重人类生存环境内的各种生物与动物。生态女权主义坚决反对人是高于一切的动物,以及人必须让大自然为自己所用的等级思想,生态女权主义相信,人只是大自然的一个环节,正因为如此,人必须理解自然,与自然保持和谐。

著名的生态女权主义哲学家、印度物理学家凡达娜·史娃(Vandana Shiva)在她的书《地球民主》(Earth Democracy)中论述生态女权主义的根本目标是“建设一个所有生命的民主”世界。她在书中说,每一种植物、动物以及大自然都有内在的价值,地球这个社区是一个民主的社区——每种生物都有平等的权利,都有生存的权利,人类必须以和平和共处为目标来提倡地球的民主。她的另一本书《赋权女性》在国际上影响也很大。

法国女权主义者法郎索瓦·德邦娜(Francoise d’Eaubonne)

法国女权主义者法郎索瓦·德邦娜(Francoise d’Eaubonne)

“生态女权主义”这个词是1974年法国女权主义者法郎索瓦·德邦娜(Francoise d’Eaubonne)所创造的,但是这个词直到上世纪80年代才在美国女权主义思想中流行开来。1980年3月,数百人在美国麻省阿穆赫斯特小镇召开了一个题为“女性与地球上的生命”的会议,该会议成为生态女权主义诞生的标志。在这个会议上,卡若琳·莫晨特(Carolyn Merchant)解释女性必须考虑生态问题:“作为母亲、养育者、关照者,女性必须把她们的创造力直接用于修复我们这个行星上来,把她们的关怀与爱心带到公共领域,惠及所有生命。”

生态女权主义在美国有很强烈的声音,美国大学的妇女研究系或哲学系,一般都会有“生态女权主义”课程,帮助学生从女权主义的角度理解自然、人与社会的关系。俄勒冈州立大学女性研究系的课程“生态女权主义”要求学生阅读《我们的地球,我们自己》(Our Earth, Ourselves)这本指导女权主义者如何采取具体行动保护环境的书。该书是“世界地球日”的产物,很值得推荐。

生态女权主义不仅仅是关系环境的思想与哲学,也必将是未来社会政策制定以及人的生活方式选择的出发点。2009年我出版的散文集《荒原上的芭蕾》就是从生态女权主义哲学思想出发,描写动物与人的关系的文字。我希望我的文字优美,能把生态女权主义的思想具体化,同时提倡新的动物与人的关系。

文章来源:中国妇女报

作者:沈睿(旅美学者、大学教授,主要著作有《荒原上的芭蕾》《假装浪漫》等)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