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巴马长寿乡“候鸟人”激增,环境被污染

巴马长寿乡“候鸟人”激增,环境被污染

“22年前将巴马认证为“世界长寿之乡”的国际自然医学会会长森下敬一,如今却说“再也不想去了”。11月18日,在国内举行的某研讨会上,他将巴马作为了一个失败的案例。

近年来,巴马的养生旅游声名鹊起,“世界长寿之乡”的称号是重要的助推力之一。这个人口24万人的自治县,百岁老人就达82人。“养生传奇”如磁石般地吸引来成千上万的外地人,其中不乏各种疾病的患者。

巴马

养生“候鸟人”的急剧涌入,与当地的“神奇”宣传相关。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被视为灵丹妙药的小分子团水,科学界早将其界定为商业伪概念;而认证巴马为“世界长寿之乡”的国际自然医学会,日本官方亦证实其机构性质只是公司。

即便如此,“候鸟人”仍然有增无减。今年前5个月,全县接待国内外游客就已超过110万人次。面积1971平方公里的巴马,不得不面对小产权房激增、环境污染、原住民生活被干扰等一系列问题。”

现实 小产权房的崛起

初次踏上巴马,仿佛进入《阿凡达》中的潘多拉星球。盘阳河畔生长了数百年的老榕树,贴着水面,努力将枝干延伸,如八九十岁还在劳作的当地老人一样,生命力旺盛。

11月份已是旅游淡季,但距离百魔洞景区最近的甲篆乡坡月村,想找到一间空房入住并不容易。村委会统计,这个时间段,村里居住的养生“候鸟人”有4000多人,比起高峰期来减少了一半,但仍为原住民的近两倍。

坡月村村支书黄大尚还记得,2006年,来此常住的外地人仅有七十来人,当时村里还未建起旅馆等设施,来客就借住在农户家。2008年,坡月村常住的外地人约有几百人。

黄大尚介绍,彼时为了便于管理与沟通,村里还召集外来人口开过几场座谈会。2008年1月份,巴马举行“中国长寿之乡”、“世界长寿之乡”双牌的揭牌仪式。

2009年是个节点。巴马旅游业快速发展,涌入的外地人以数十倍的速度增加,一下子挤满了坡月通往百魔洞的小路。黄大尚叹了口气,“管理有点‘失控’了。”

当地政府明确表示,长寿旅游是巴马近期发展规划中首先重点开发的拳头旅游产品。耕地被统一征收后,坐家门口收房租便成为当地村民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倍增的外地养生者意味着更多住宿需求,但当地村民守着砖木平房,却无钱翻盖。

资本嗅到了商机。农民出宅基地、开发商投资盖楼的合作建房形式开始流行,建成后开发商向养生者售卖楼房30年使用权,30年后房屋归农民所有。出让宅基地让农民当下就能获得几十万元的补偿。黄大尚称,坡月村670户中100多户新建起了高楼。

临街的房子越砌越高,一般都有六七层,公寓式,月租金500元到上千元不等。以每层5个房间计算,一栋6层公寓,房东旺季每月光租金就能收入上万元。

百魔屯的养生楼房个头儿更高,均为外地投资客出资建设的电梯房,十几层,可租可售。两侧高楼裹着狭窄的街道,部分楼间距不到1米。满载砂石的卡车来来回回穿过,百魔屯正变成一个大工地,建筑垃圾见缝就堆。

在百魔屯,一栋15层高的阳光养生公寓正在施工,投资方为江西一家公司。销售负责人许爱兰称,公司3年前就看准商机,从周边几名村民手中租下了宅基地。楼房还未封顶,已有准业主忙不迭上楼查看施工进展。“这应该是百魔屯最后一块建筑用地了,要买得抓紧。”许女士提醒道。

“新电梯楼房40平方米50年产权,17万元。”在坡月村、百魔屯,出租、出售或转售养生房的广告随处可见。此外便是一家挨一家的宾馆、客栈,店名区分度极低,总不过“福”、“寿”、“长寿”的排列组合,如福寿居、寿乡客栈等。这些楼房方向不一,部分甚至连墙面都未及粉刷,露着水泥石灰,就急忙贴出招租的广告。

环境污染的压力

百魔洞水能治病的神奇传说,吸引着外来人口蜂拥而至,也殃及其下方的盘阳河。

根据当地宣传及“候鸟人”的现身说法,此处的水为“小分子团水”,能降血脂、治糖尿病。在百魔洞口大榕树下取水成了日常活动。令当地人难以接受的是,有不少外地人不顾禁令到取水处下方的盘阳河里游泳、泡澡,而这是他们祖祖辈辈的水源地。

一名患癌的白发泳客称,据说将身体浸泡在盘阳河水中,小分子团水通过皮肤渗透,也能达到治病的效果。尽管当地政府在河边新加装了铁丝网,但仍有人能想办法下河游泳。官方数据显示,2009年至2013年7月,附近已有22人因下河游泳而溺亡。

今年6月,政府在通往取水点的台阶上,立起警示牌,强调此处为县城主要饮用水源地,禁止在河道内洗澡、游泳、洗衣、戏水、取水、泡脚。其中,“游泳”、“戏水”两词的油漆被人为刮掉。

“我们现在都不敢喝盘阳河的水。”长寿村巴盘屯村民黄妈贤家,出门就是盘阳河中游。黄妈贤在此生活了50年,她回忆,以前村民们都拎着桶到河边取水,洗衣做饭。当年的盘阳河水要清澈得多,不像现在这般呈翡翠绿色,还飘着淡淡的腥味。

近几年,听说很多“候鸟人”在上游游泳,村民们只能另寻水源,改喝附近龙泉山上的泉水。“谁知道他们的病会不会传染?”

旅游经济虽然带动了这个贫困县的GDP,但似乎并未拉动景区周边的基本设施建设。在常住居民加起来有六七千人的坡月村,目前还没有一个污水处理厂,生活污水都是直接排放。

村支书黄大尚介绍称,农村排水设施落后,以前人少没什么大问题,尚在自然的消纳范围之内,但人多了以后,环境确实吃不消。

多名村民称,来自百魔屯公寓、宾馆的生活污水,通过河岸伸出的一根根细管子,直接排放到了盘阳河里。大家担心,这片他们世代生活的土地,最后连地下水都会受到污染。

北京青年报记者还发现,沿长寿村上坡步行三四百米,在玉米地旁边有一处砖头垒成的半环状垃圾场,成袋的垃圾未经任何处理,被直接焚烧,腾起的黑烟柱飘向远山。

类似的情况也出现在坡月村。村委会工作人员介绍,村里有8名清洁工负责全村的卫生,但游客到处游走,橘子皮、卫生纸、包装袋、矿泉水瓶随走随扔,8个人根本扫不过来,且收集起来的垃圾怎么处理也是个问题。

原有生活的改变

养生“候鸟人”的激增及大量游客的涌入,还在改变着村民们的原有生活方式。

游客多了,百岁长寿老人也成了“景点”。他们告别了劳作的生活习惯,每天坐在自家门面内,等着游客前来合影,送上长寿红包。即使在中午打盹时,也会有闯入的游客慕名来拜访。

近两年,当地物价也随人气儿一起上涨,景区周边的物价,甚至比县城还要高一截儿。来自河南安阳的“候鸟人”王老太说,取水用的空桶去年还卖10元一个,今年再来,已经涨到了15元。

被抱怨最多的还是景区票价。有心细的游客发现,短短几年,百魔洞由开发之初的完全免费,到30元门票,现在调整到70元,甚至还有涨价的趋势。而月票也由80元调整到现在的300元,还分单双号。

当地人的生活成本也在上涨。在坡月村,柴鸡蛋卖到20元/斤,最普通的大米3元/斤,同品质的在北京仅要2元左右。外地人崇尚本地人的饮食习惯,村民自家种的青菜、玉米、黄豆、火麻等均受到热捧,价格也被抬得较高。

养生者来到巴马净土,冲着自然的环境与健康的饮食。在大量需求之下,在甲篆乡的集市上,有商贩开始售卖“鸡场专用药”,10元3包,称小鸡3个月能长7斤。

坡月村的街上还出现了肿瘤康复养生会所。负责人钟先生宣称,他能用中药治疗肝癌、胃癌、肠癌等癌症,10天一疗程,每疗程3000元。

瑶医、瑶药也被包装成特色产业,有养生馆打出海报,称127岁的罗美珍老人自己采瑶药,坚持每天泡脚,所以才如此长寿。

但在北青报记者求证此类宣传时,罗美珍之子黄有才一脸茫然:“根本没这么回事。”

“神话”小分子团水

早上7点多,坡月村通往百魔洞两公里远的马路上,已有取水的老人拖着拉杆车缓步前行。为了打到“最干净”的泉水,他们出发的时间越来越早,因为“竞争者”越来越多。

在巴马的长寿宣传中,水是其中一宝。相关资料称,这里的水为“纯天然小分子团水”,弱碱性、渗透性强,能够乳化血脂,中和清除酸性废物。取水,成了养生“候鸟人”在巴马养生的重要组成部分。

“这水你得生喝,煮开了就破坏疗效了。”遇到新来的,资深“候鸟人”会背书般讲述小分子团水的神奇之处,强调对糖尿病、高血压的神奇疗效。

患者的“现身说法”往往带给周边人更多的积极暗示。湖南岳阳的王女士已是第二次来巴马,这次患高血压的小叔子及另外一名亲属也随同前来。“住在这儿就能控制血糖,一回去就不行了。”

“水能治病?”坡月村急救站80后医师张忠伟分析,养生者到巴马后,环境饮食都有改变,再加上适当运动,出现血糖下降,并不能单归结为水的作用。事实上,当地人中同样有糖尿病患者,有的甚至用胰岛素都降不下来。

小分子团水是否真有功效?果壳网日前发布的“9大商业伪概念”中,“功能水”位列其中,并指出“喝水能治病,小分子团水易吸收,能够清理血管,治疗各种心血管疾病”为谣言,没有证据表明小分子团水、高氧水、磁化水等这些所谓的功能水有特别的功能。

神秘的百魔洞地磁

另一被赋予神奇色彩的,是百魔洞里的地磁。洞内的一片山石,临近天坑位置,号称地磁最强。

11月5日上午,一名脸色苍白、有偏瘫症状的中年女士,由亲属推轮椅进到溶洞后,在阴湿的石板上铺一床褥子,躺下直到家人来送午饭还不愿起身。

宣传资料介绍,地磁是巴马长寿的重要因素之一。据称,巴马的地磁比其他地区高出一倍以上,能显著改善人体的血液循环,激活体内各种酶的活性,促进新陈代谢,提高免疫力。

中国地质大学姚长利教授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我国的地磁是从南到北依次增强。巴马大概值是42000纳特左右,仅比周边平均值高20左右。北京地磁为50000纳特,比巴马还高。

广西大学计算机与信息工程学院、广西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曾共同做过《地球磁场与巴马长寿关系的研究》。结论是:地球磁场与巴马长寿可能有一定的关系,但长寿率与地磁场二者并非总是正比关系。巴马长寿可能还是多种因素作用的结果,尤其是遗传因素。

磁生物学专家、深圳大学生命科学院张小云教授的看法与上述结论有相似之处。她认为,磁场与寿命有一定关系,但具体关系如何,目前国内还未有实验证实。

坡月村一名九旬老人称,平日只是从百魔洞旁经过,还真没进去吸氧或接受磁疗。

商业宣传似乎并不在意这些。百魔洞里专门立着“磁疗区”的标识牌,洞口的简介用语值得玩味:“‘游百魔,祛百病’也许是人们对百魔天坑过于神奇的赞誉,但那么多候鸟人的康复,为百魔洞天坑的神奇留下一个永远的谜。”

国际认证

在巴马官方和民间的宣传中,“世界长寿之乡”无疑是块金字招牌。认证单位为总部在日本东京的国际自然医学会,会长为森下敬一。

资料显示,1991年在日本东京召开的国际自然医学会第十三次年会上,森下敬一宣布:巴马为世界第五个被发现的长寿之乡。

国际自然医学会属于何种性质的组织?获得“世界长寿之乡”的认证能否代表“国际公认”?

11月20日,北青报记者得到日本厚生省的答复是:森下敬一是合法的私人医疗机构的经营者。至于国际自然医学会,应该以公司来界定更为合适。

厚生省解释说,因为他们是有经营目的的,并涵盖各类业务,比如商品展示和收费会员制的结构设计,与其他公司不同的是他们涉及医疗健康产业。关于这个公司名称中所用的“国际”二字,厚生省表示,这是因为该公司的经营范围是国际性的,在日本有业务,在其他的国家也有业务。

至于国际自然医学会在长寿学方面的权威性,厚生省表示,无论做出什么样的结论应由该公司承担。“森下先生是日本医生,所做的一些研究一定程度上代表日本的医疗研究水平,但这个公司所做的鉴定并不能代表日本医学界在该领域的最高水平。”这位负责人表示。

事实上,森下敬一本人并不避谈国际自然医学会的性质。在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他解释其为“崇尚自然、联系各个学科、有自己学术领域的社会团体”。

至于该组织为何在中国的认证足迹如此活跃,森下解释称,中国是他长寿学研究的重点区域,且拥有研究长寿养生的文化氛围。

关于申报“世界长寿之乡”的费用,国际自然医学会中国支部负责人王智墨称,学会对“长寿之乡”的认证本身并不收费,但考察都需在对当地的长寿元素如水、食品等进行取样,然后由森下带到日本总部检测,这部分检测费用及考察团食宿需要申报方担负。

森下敬一:痛心与担忧

对于巴马的现状,国际自然医学会会长森下敬一说自己很痛心。86岁的他曾9次到巴马考察,并积极将其认定为“世界长寿之乡”。

2008年是他最后一次到巴马,当时正在修建的高速公路已伸向村庄。他多次向政府建议,巴马属封闭的长寿区域,不要过度开发,否则会破坏自然“气场”。

“我期待长寿老人继续用原始的方式织布,而不是有很多游览车出现在景区。”森下认为,他的建议没见到效果。他说,近年来他接到过当地政府的数次邀请都婉拒了,他同时担心巴马的长寿现象难以维持很久。

年过五旬的黄大尚,则对本村正承载的环境压力忧心忡忡,“坡月村是最核心、外地人最集中的地方,周边垃圾中转站、污水处理厂、自来水厂如不尽快建立起来,整个巴马的旅游就不存在了。”

根据政府规划,在坡月村与长寿村交界处将建立一座污水处理厂、一座垃圾中转站。但黄大尚注意到,工程开工没多久就停了。要求这两处基础设施能尽快完工,也是村民们的共识,因为“村里的生态等不及了”。

据官方数据显示,2012年,来巴马的候鸟人以及普通游客突破200万人次。2013年1至5月份,全县接待国内外游客110.96万人次,同比增长32.7%。

当地政府:升级的蓝图

“其实巴马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开发,景区都是比较原生态的。”巴马瑶族自治县宣传部外宣办主任李轶认为,目前不用担心过度开发的问题。政府也在考虑并制定纲要,确保生态保护与修复。

今年7月份,广西壮族自治区确定将巴马打造为“长寿养生的国际旅游区”。展区沙盘及宣传展板显示,若干年内长寿村将大变样:此处将建立一个面积5.8平方公里的“国际长寿养生都会”,投资50亿元,目前已被列入“广西壮族自治区重点旅游项目”。

在这个拥有最多百岁寿星的壮族小山屯,将兴建五星级长寿养生文化酒店、民俗商业街、民俗裸浴场、民居客栈主题酒店、高级养生公寓、湿地花园等一系列休闲项目。目前部分征地已用围挡圈起来,与周边的农田相分隔。

至于村民提到的水污染等问题,李轶表示,巴马是近几年才发展起来的,政府也已意识到环境问题。原计划在盘阳河上游、中游各建一处污水处理设施,通过管道与县城污水处理厂相连,盘阳河内不能直排污水,污水处理厂原设计日均能处理生活污水1000吨。

巴马被定位于“长寿养生国际旅游区”后,方案需要重新修改,污水处理能力要提高到2000吨。目前,相关部门正在征地,预计2014年开工建设。垃圾转运站、自来水厂明年都要陆续开工建设。

11月18日,森下敬一应邀到广东某县考察,受到“超出自己的想象”的贵宾级礼遇。据悉,去年当地政府确定发展长寿经济的思路,并于今年初成立了“长寿办”,还准备申报“世界长寿之乡”。

正是在该县举办的长寿学术研讨会上,森下将巴马定性为失败案例。王智墨转述森下发言大意,称巴马“饥饿太久了”。

文章来源:北京青年报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