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市场趋势 > 肉牛产业危机来临:存栏骤减,城门失守

肉牛产业危机来临:存栏骤减,城门失守

【提要】生产方式的演变和牛的用途改变导致肉牛存栏量大幅下降,是促成牛肉价格暴涨的根本原因。虽然牛肉价格在不断上涨,但养牛成本也在不断增加,因此农户补栏的积极性并不高,肉牛存栏量还会进一步下降。

廉价的进口牛肉,特别是走私牛肉正趁虚而入,并逐步占领国内市场,国内肉牛产业更是因此而受到多重的强烈冲击。

牛

“中国正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肉牛产业危机。”业内专家表示,随着肉牛存栏量继续下降和牛肉消费不断增长,我国牛肉价格还将持续上涨。

从2008年开始,牛肉价格出现加速上涨,至今突破60元/公斤。中国证券报记者调研发现,生产方式的演变和牛的用途改变导致肉牛存栏量大幅下降,是促成牛肉价格暴涨的根本原因。而由于肉牛繁育和育肥饲养脱节,作为产业基础的母牛的存栏量不断减少,使整个肉牛产业走向萎缩。同时,肉牛补贴政策缺失,中国肉牛产业短期内难以提振,国外牛肉则趁机大举进入中国。

存栏骤减 价格大涨

牛肉价格年年涨,今年特别高。

家住北京丰台区的王老太越来越觉得做一次西红柿牛腩是一件令人纠结的事情。11月25日一大早,她又来到住址附近的农贸市场,在几个牛肉摊前踱来踱去,挨块肉问过去,却一块牛肉也没相中。

“不是肉不好,是价格实在太高了,”王老太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一斤牛肉将近三十块钱,这价钱都能买一只鸡了。”

王老太对2008年前一斤牛肉十三四元人民币的景象记忆犹新。而2013年以来,各地牛肉价格纷纷突破60元/公斤的大关,广西柳邕牛肉批发价格甚至高达69元/公斤。

眼下牛肉消费旺季来到,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国家肉牛产业首席专家曹兵海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年底牛肉价格有望同比上涨35%。”

至于牛肉价格为什么这样疯涨,曹兵海一针见血表示,“物以稀为贵”。

据统计,2008年至2012年,我国肉牛存栏量从8900万头减少至6500万头,短短四年间减少2400万头。窥一斑可见全豹的是,传统意义上的肉牛产业大省山东、河北、安徽、河南四省的肉牛存栏量最近十年来出现加速下滑势头,而由四省组成的“中原肉牛产业带”也已名存实亡。

以河北为例,其肉牛存栏量从高峰期2002年的1000万头下降到现在的不足250万头,食用肉牛只有150万头,其全国排名也从第3名滑落至第16名。

另一个肉牛大省山东的肉牛存栏量也加速下滑,“2000年前后,山东省活牛存栏量还在1008万头上下,现在只有499多万头了。”山东省畜牧总站副站长翟桂玉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这499万头里还包括100多万头奶牛,而2000年的1008万头里,奶牛只有20多万头,所以如果单算食用肉牛的话,下降幅度则更大。”

大风起于青萍之末。翟桂玉对记者表示,肉牛存栏量加速下滑虽然是在近些年开始显现,但这一趋势其实从上世纪80年代便开始了,根本原因则是生产方式的变革,更确切地说是牛的用途从耕牛向肉牛的转换。

“原先的时候,牛的用途主要是耕作和拉车用,但随着机械化普及,耕牛逐渐被淘汰并转到肉用为主上来。对农户来说,原先饲养耕牛主要考虑两点,一是耕牛能够提供生产性服务,二是能够作为肉牛卖掉产生经济利益。但现在农户养牛只能作为肉牛卖掉产生经济利益,它的价值就大大下降了。而且从经济价值上来说,它与养猪或者外出打工相比,可比效益也不高,所以出现越来越多的弃养现象。由户繁户养,出现无牛户,以至于无牛村、无牛镇,养牛的越来越少,肉牛的存栏量也越来越低。”翟桂玉表示。

但是由于前期耕牛大量过剩,肉牛存栏量不断减少的问题一直没暴露出来,不过在价格上还是得到一定的反映。曹兵海告诉记者,“到了1995年,很多地区已经将过剩的耕牛杀得差不多了,而随着肉牛存栏量减少和牛肉需求量增加,牛肉价格和猪肉价格在1997年出现颠倒,牛肉价格开始超过猪肉价格。”

但中国证券报记者通过统计1995年以来的牛肉价格发现,在2007年之前,牛肉价格走势一直比较平缓,如果剔除掉物价因素,牛肉价格上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曹兵海对记者解释道:“那是因为肉牛的育肥技术也在不断提高,特别是随着牛肉短缺问题的凸显,市场上开始大量宰杀母牛和小牛,牛肉短缺的矛盾在很大程度上被掩盖了。”

虽然矛盾被暂时掩盖,但是2000年以来大量宰杀起基础作用的母牛却对本已危如累卵的中国肉牛产业起到釜底抽薪的作用,中国牛肉危机的恶果就此种下。到2007年时,牛肉价格波澜壮阔的上涨就此开启。

统计显示,2008年至2012年,中国母牛存栏量从3300万头减至2300万头,四年间大幅减少1000万头。记者拿到的一份2011年8月份长春汉夏肉牛交易市场的统计显示,当月肉牛总交易量36334头,其中能繁母牛的交易量高达12781头,直屠比例更是高达57.3%。“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曹兵海对此忧心忡忡。

不过,与市场预期相左的是,虽然牛肉价格一路走高,农户的补栏积极性却没有想象中那么高。

翟桂玉对此解释道:“虽然牛肉价格在不断上涨,但养牛成本也在不断增加,首先是饲料,现在为了追求生长速度和肉的品质,精饲料用量明显增多,粗饲料中草的质量也显著提高,很多地方要喂蒸熟的稻草或者是苜蓿,饲养成本因此增加,特别重要的是科学饲养带来的成本增加,算下来,光是牛的喂养成本就占到总成本的七成到八成。再就是人工成本也不断增加,规模化养殖对资金的需求比较大,对技术的要求也比较高,所以,农户补栏的积极性并不高,肉牛存栏量还会进一步下降。”

而在肉牛存栏量不断下降的同时,牛肉的消费需求却在不断增长。统计显示,2008-2012年,全国牛肉人均消费量从4.3公斤增长到5.6公斤。中国农科院农经所副所长、研究员王济民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其实这个数据没有把外出消费的数量计算在内,而外出消费的数量占总消费量的30%左右,如果加上这一块的话牛肉的人均消费量将更高。”

“随着肉牛存栏量继续下降和牛肉消费不断增加,牛肉价格还将加速上涨,7-8年之后才可能见顶,”曹兵海就此断言,“中国正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肉牛产业危机。”

成本攀高 企业两难

牛肉价格不断刷新历史新高,作为“肉牛第一股”的A股上市公司福成五丰备受市场关注,但公司董秘宋宝贤对此却有些哭笑不得。

“之前有投资者打来电话询问,‘牛肉价格都长成这样了,你们公司的股价为什么还一直趴着不动?’”宋宝贤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牛肉价格确实一直在上涨,但问题是活牛价格也一直在涨,牛肉价格上涨对我们真没有多大的利好。”

记者在调研中了解到,福成五丰虽然涉及肉牛产业饲养、屠宰加工、食品加工环节,但其饲养却是从收购架子牛进行育肥开始的,并不涉及最上游的母牛和小牛繁育环节,而在牛肉价格上涨的同时,架子牛的价格也是水涨船高。

宋宝贤告诉记者,“以前购买架子牛,一斤也就三四块钱,而现在购买一个膘情较好的架子牛要十二三块钱一斤。以五斤玉米长一斤肉,一斤玉米一块一毛钱计算,这样一斤肉光是这两项的成本就十七八块钱,再加上其他费用和成本就会更高。虽然牛肉价格长得高,但上游的成本也涨了不少,牛肉价格的上涨对公司业绩确实有一定贡献,但贡献并没有很多投资者想象得那么大。”

公司三季度净利润同比大涨160.24%,也被部分投资者解读为牛肉价格上涨的贡献,但宋宝贤指出,在3932.64万的净利中,有1710万来自于出售资产,剩下的2222.64万元的净利中,食品深加工的贡献也在60%左右,另外随着今年牛奶价格大幅上涨,牛奶也贡献了很大一块利润,牛肉对公司净利的贡献则已经很小。

不过,一路看涨的牛肉价格还是吸引众多上市公司和社会资本投身其中。西部牧业近日公告称,公司于2013年11月18日召开股东大会,审议并通过了关于公司变更募集资金投资项目部分建设内容的议案,将“奶牛性控胚胎实验室建设”内容变更为“引进500头纯种安格斯母牛”,原募集资金项目《牛、羊良种繁育技术工程研究中心扩建项目》剩余资金945万元拟全部用于引进500头国外纯种安格斯母牛,增加纯种安格斯种牛犊市场供应,从源头上解决当地生产母牛数量大幅下滑的局面。而之前的7月12日,天山生物也发布公告,拟投资1.1亿元建设肉牛繁育及育肥项目,包括2个500头规模的肉牛养殖示范基地,合计年出栏架子牛595头;1个5000头规模转化育肥场,预计年出栏7500头;1个引种项目。

繁养脱节 产业萎缩

但是像西部牧业和天山生物这样投资肉牛繁育环节的企业仍属凤毛麟角,大部分投资仍然流向了肉牛育肥和屠宰加工环节。即便是福成五丰,其最近将福成肥牛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和三河市福成都市食品有限公司收入囊中,也意在将公司主营业务产业链延伸到下游餐饮企业,而不是向更上游的肉牛繁育环节延伸。

“大部分企业都是‘只想摘果,不想栽树’。”曹兵海对记者表示。

不过宋宝贤对记者表示,企业并不是不想布局肉牛繁育环节,而是有自己的苦衷,“在繁育环节,企业养牛和农户养牛没有任何竞争优势,农户秸秆不算钱,人工不算钱,固定资产没有折旧,而企业的任何一项投入都要花钱,怎么比?所以,‘造船不如买船,买船不如租船’,企业不必、也不可能面面俱到,而只能布局在最具有竞争优势的环节。”

肉牛生长的特点也使企业对肉牛繁育兴致寡然。据了解,与猪一窝可以产十几头猪仔不同,牛一胎只能产一头小牛。而且牛的生长周期漫长,从怀孕到产仔需要十个月,小牛长成架子牛又需要十一个月,“如果企业从事肉牛繁育环节的话,周转就将大大放慢,从而占用大量的场地和资金,企业如果只是收购架子牛育肥的话,四个月就能实现周转。”福成五丰下属的养牛厂厂长赵长友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

这样一来,中国肉牛的产业链便出现了脱节问题,“企业专注于育肥和屠宰加工环节,98%以上的母牛和小牛则掌握在农户手中,而母牛和小牛又不断被宰杀,中国肉牛产业的基础越来越薄弱。”曹兵海表示。

中国的屠宰量、屠宰速度也严重超标,屠宰加工速度明显超过养殖存栏速度。据了解,从世界平均水平看,肉牛屠宰的安全线应该是25%,即存栏100头牛屠宰25头左右,可中国目前的速度已经达到40%。

在这种情况下,近些年来中国肉牛产业不断萎缩。

“这些年下来,一个明显的感觉就是牛少了,”赵长友告诉记者,“我是今年才当厂长,记得以前干采购的时候,到全国各地的大牲畜交易市场上,牛都是挑着买,可现在能买到牛就算不错了。”

记者在福成五丰的万头养牛厂里也看到,虽然联排成片的牛圈里密密麻麻地装满了牛,颇为壮观,但赵长友表示,现在的存栏量只有七千多头,等收购完毕后也就一万来头,与最高峰时候的两万头存栏量相比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他介绍说,公司在附近还有一家万头养牛厂,但大部分时候都装不满,“现在可以说是无牛可养了。”

下游屠宰场也是开工不足。以福成五丰所在的河北省为例,据统计,大多数肉牛屠宰场的屠宰量只能达到设计能力的三分之一左右,很多屠宰厂陷入“无牛可宰”的窘境,个别屠宰厂甚至濒临倒闭。

宋宝贤告诉记者,2010年牛肉价格飞涨的时候,一大批屠宰厂一哄而上,但近些年来,当年仓促上马的屠宰厂开始陆续倒闭,“公司以前一年能宰八万头牛,现在也就能宰两三万头牛。而且宰牛的利润也在不断下降,以前宰一头牛能赚六七百块钱,现在也就能赚一二百块钱,随着屠宰量和屠宰利润的下降,现在屠宰加工这一块一年也就能为公司贡献300多万的利润。”

牛肉批发商的日子更是早已步入寒冬。“我们批发牛肉的利润本来就很低,一斤就赚五毛钱,所以只能走量,但现在牛肉价格涨这么高,都没人买肉了,以前一天能卖两千斤肉,现在一天最多卖四五百斤,”在北京市新发地冷冷清清的牛羊肉大厅里,从事牛肉批发生意的谢迈智无奈地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而且我们是回民,又不能改行去卖别的肉,所以只能熬下去。”

牛肉价格如此上涨,整个产业链上却没有人赚到大钱,王济民对此解释道:“其实整个产业链的利润率没有多大的变化,但关键是量小了,无肉可卖,无牛可宰,无牛可养,所以赚得钱就少了,而在最上游的繁育环节,由于成本上升的原因,农户养母牛和小牛的效益也不高,相对于养猪或者外出打工,养牛的比较效益也不高,农户积极性不高,愈发弃养,于是进一步传导到下游环节。”

补贴缺失 “城门”失守

在牛肉价格不断攀升,肉牛存栏量逐年下降,肉牛产业日渐萎缩的危机背景下,中国肉牛产业的未来也让人有些悲观,“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肉牛产业仍然缺乏真正的政策扶持和补贴。”曹兵海表示。

曹兵海介绍说,从产值上来说,四大畜禽产业的排名依次是生猪、肉牛、禽类、奶牛,但是,与生猪和奶牛产业的发展所获得的大量扶持和补贴政策相比,肉牛产业的发展缺乏关注,至今没有实质性的扶持和补贴政策出台。

以生猪补贴政策为例,2007年国务院办公厅下发了《关于进一步扶持生猪生产稳定市场供应的通知》,中央财政据此采取多项措施积极支持生猪生产。此后中央不断加大对生猪生产发展的扶持力度,并涉及能繁母猪补贴、能繁母猪保险、疫病防疫补贴、生猪良种补贴、生猪调出大县奖励、支持标准化规模养殖场基础设施建设等各个方面。而且,为防止生猪价格过度下跌和保障猪肉供给,国家还有相应的调控和收储政策。

与之相比,肉牛产业的补贴政策少得可怜。翟桂玉告诉记者,“现在国家队肉牛产业的补贴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在兴建牛场方面采取‘先建后补’的方式,大约有50万至60万元的补贴,二是冻精补贴,根据每个县的母牛存栏数量进行发放,每支吸管大约在5块钱左右。但是这样的补贴对当前肉牛产业的发展仍微不足道。”

翟桂玉建议,根据国际通行的办法,可以对母牛展开补贴,同时结合冻精补贴,建立起肉牛的良种繁育体系,从基础上解决肉牛繁育问题。同时要加强对养牛的投入性补贴,建立起饲草饲料的供应体系,来降低养牛的硬成本,提高养牛的效益和积极性。

今年9月25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公布了《全国牛羊肉生产发展规划》(2013-2020年),经初步测算,规划期需要安排中央预算内投资17亿元。但王济民认为,《规划》更多的是扶持生产大县,而不是一个普惠性的政策,“而且17亿的投资相对目前的肉牛产业来说仍然杯水车薪。”曹兵海表示,“最近两三年的一个显著变化是,原先是没有规划,而现在规划有了,但是没有钱。”

曹兵海进一步指出,改革开放以来,猪肉的消费比重已经由改革开放之初的90%多下降到现在的65%左右,其他肉类的消费比重却在不断增长。其中,牛肉的消费比重从不到5%提高到现在的15%,在这种形势下,补贴政策过度向生猪倾斜便显得不合时宜。“其实产业和产业之间也存在一个‘生态平衡’,它们是互相关联的,要想获得持续稳定的发展,哪一个产业都是要支持的,如果过分支持一种产业,当它大规模扩张的时候就可能反过来侵害其他产业的发展。”

尤其令曹兵海痛心的是,在大专院校中,科研课题和研究经费也大量向生猪和奶牛倾斜,以至于很多研究肉牛的老师和研究员都转行去了生猪和奶牛研究,肉牛研究人才大量流失,“现在好多人都不搞肉牛研究了,技术也推广不下去,肉牛产业的发展将面临后继无人的窘境。”

在此背景下,进口牛肉,特别是走私牛肉正趁虚而入,并逐步占领国内市场,国内肉牛产业将受到进一步的冲击。

“以前市场上大部分都是鲜牛肉,但现在很多批发商都转而去购买进口的冻牛肉了,”谢迈智告诉记者,“现在国内鲜牛肉的批发价格在50元/公斤上下,而进口牛肉的到港价格则只有40元/公斤左右。”

虽然由于检验检疫的原因,我国目前只批准从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乌拉圭、阿根廷、哥斯达黎加6个国家进口牛肉,2012年的进口量也只有7万吨,与我国每年560万吨左右的牛肉缺口相差甚远,但是进口牛肉加速膨胀的势头却不得不引起人们注意。

9月13日,国家农业部公布的数据显示,上半年鲜冷牛肉、冻牛肉进口额同比分别增长1379%和978%,出口额则呈不同程度下降。曹兵海表示,2013年至今,中国进口牛肉已经超过14万吨。

更引人注目的则是走私牛肉的日渐猖獗。据了解,目前中国走私牛肉主要来自巴西和印度,牛肉价格折算成人民币只相当于22元/公斤左右,与国内50元/公斤左右的牛肉价格相去甚远。近几年来,巴西、印度、澳大利亚等国牛肉通过走私途径借道越南大量进入中国广西,并由此流向全国。

曾有估计表示,中国每年的走私牛肉高达200多万吨,而走私牛肉加上通过海关进口的牛肉占到国内牛肉消费的40%多。王济民对此表示,“这个数据有点夸张,每年的走私牛肉大约在50万至100万吨左右,但即便是这个量也已经很大了。”

对这一问题,王济民认为,“走私牛肉的大量进入是国内牛肉供需失衡的客观反映,但是走私牛肉不通过海关检疫,很可能将口蹄疫、疯牛病等疫情带入国内,这对国内肉牛产业来说是很大隐患。同时,走私牛肉的大量进入对国内肉牛产业也会造成强烈冲击。

中国近邻的日本和韩国由于过度依赖美国进口牛肉,而对国内食品安全和行业造成冲击的教训值得中国警惕。

现在物美价廉的国外牛肉也如当初的国外大豆一般大量进入中国,虽然牛肉和大豆的政策和性质有所不同,在肉牛企业没有提升竞争力之前,牛肉大幅度进口会对国内肉牛产业带来实质性冲击。”中国人民大学农产品价格专家毛学峰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如此表示。

文章来源:中国证券报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