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绿色消费 > 浅谈有机事业中的消费者教育

浅谈有机事业中的消费者教育

小编Jing本人已经是一个忠实的有机生活爱好者,但是,我的有机生活的开始也不是一帆风顺的,也经历了无知、怀疑、误解、舍不得花钱、无从选择等等的阶段。现在的习惯则是尽量地购买本地当季、物美价廉的有机产品,同时在其他方方面面尽量做到和有机的精神相符。因为常自己动手、用天然的而不是“大牌”的护肤品和洗涤用品等原因,日常开支根本没有增高,相反觉得这样的生活很实惠。

向日葵

“有机生活”的定义,在我看来很简单,就是一种对自己身心健康有益,对环境的保护有帮助,也对他人、特别是生产者友好公平的生活方式;有机生活以支持有机农业为最根本的基础,但是又不止步于支持有机农业,它涉及到生活的方方面面的改变。

在说到支持有机农业时,我们最常面对的一个问题,从表面上看来似乎就是“信任”问题。大家都在说,有机农业在中国发展缓慢,是因为信任缺失,因为造假者众多,因为我们的信任成本太高。

我们也看到,当面对所谓的“信任”问题,人们有两种非常常见的应对方式:

第一种是把所有工作往自己肩上扛,自己下地(或在阳台)种菜,觉得只有自己种出来的才是安全的。自己没法种的就买常规产品。

第二种是完全放弃解决问题的机会,他们压根不再相信中国有任何真“有机”,于是继续买几毛一斤的菜,甚至还常常会把省下来的钱用来吃几百上千的酒席。

两种方式都很极端,但其人数都不在少数。而采取后一种方式的人似乎更多一些,毕竟腾出闲工夫从零开始学农耕还是有不小的难度的。

这两种应对方式的后果是什么呢?

第一种方式,看似很绿色健康,但是当除了自己和家人以外谁都不信的时候,人还有什么快乐可言吗?而当整个环境持续恶化时,个人的健康还能孤立地存在吗?

第二种方式,导致的则是恶性循环,不相信有机,所以照旧支持化肥农药抗生素,无意中把化学农业的精神继续发扬光大了。

但是,这些现象真的是因为有机行业的“诚信缺失”而造成的吗?

在我看来,这更反映的是一种消费者“学习能力”的缺失,或者说,是消费者教育的缺失。

如果社会上有充分的以“有机生活”为目标的消费者教育,那么我们消费者就会意识到,没有哪个国家的产品是100%安全的,自己不去学习就把选择权完全交给陌生人是在哪都行不通的。我们会发现,在造假者之外,还有一大群在真心做有机的商家。我们会发现,有机生活原来不仅仅是为了自己的健康,更是为了这个社会更可持续的发展。我们会发现,从事有机的人并不都是为着什么暴利,而是有着各种各样的初衷——比如环保公益人士因为意识到化学农业的严重污染而做有机;国学爱好者发现传统农耕文化中有太多宝贝,继而进入有机行业;佛门子弟们开办的有机农场里处处充满着慈悲与爱;一些营养师认识到没有安全食材、营养就无从谈起,进而成为有机推广者;有的教育改革者致力于提倡儿童饮食教育、开展耕读学习班;对美食挑剔的餐厅老板为了获得好食材而自营农场;有研究农村建设的学者倡导以有机农业缓解三农问题;有决心返乡创业的大学生选择有机农业作为事业起点;更有很多消费者自己在经历多年的有机考察之后,放弃原来的职业而全身心推动城乡互助事业、社区支持农业的发展……

当我们知晓这么多人和事的存在的时候,会发现,原来有机产品并不是我们原先所想象的(或者某些有机商家所宣称的)“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奢侈消费品。真正的有机产品是多样化的社会创新事业的产物。而这些社会创新,和我们每个人的生活都息息相关。是否要支持有机,也是显而易见的事了。

当然了,消费者教育远不止于传递信息,而更在于一种价值观的熏陶。作为有机从业者和推广者,有必要身体力行地给消费者传达一种关爱生命、关爱自然的价值观,而不是将有机产品作为“高端消费品”或者“高档礼品”来推销出去。也许短期内的高端营销路线会有收效,但它不可持续,也无法推动整个有机行业的发展。而只有当一种新的价值观形成了,广大消费者自己就完全可以主动地去寻找靠谱的产品、主动地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甚至主动去找农民形成越来越多的城乡互助组织,当然也会有越来越多惊喜的发现。

那么,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消费者教育?

消费者教育源于20世纪初的美国。目前,在消费者教育开展得较好的日本,形成了消费者教育三阶段理论:

第一阶段是“聪明的消费者”。指提高消费者面对假冒伪劣产品时的自我保护能力。

第二阶段是“自立的消费者”。目前大量商品和信息充斥市场,消费者作为生活的主体,要具备自我决定的意识、合同意识、交易基本知识、生活设计能力、对消费行为和生活方式的合理判断能力等等。

而最高的阶段则是“自觉的消费者”(conscious consumer)的理念,要求消费者在决定消费行为时,不能只从个人的角度判断和选择,而是应将自己作为经济社会的一员,自觉重视消费行为给环境和他人带来的影响,对自己的消费行为承担起责任。

在我看来,消费者教育,要达到最高层次的“自觉的消费者”,就不能一味地向消费者播放信息、展示产品、推销服务,最关键的是帮助消费者形成自己的判断能力和价值观。当然,对于从小在应试教育体制下成长起来的我们来说,要达到这一层次还有许多路要走。

所以,以推广有机生活为目标的消费者教育远远不止是生产企业、销售企业的事,而是整个社会的一项长期的、艰辛的事业。媒体、专家学者、公益组织、消费者团体、中小学校等等,都是这个事业的组成部分,消费者自身的主动求知也必不可少。 当然,看似做“消费者教育”实则为谋一己私利的人也不在少数。但我相信当越来越多正直的人开始传播有机生活的理念时,大众会逐渐在比较中形成自己的判断力。

其实,不管生活在哪个国家,消费者自身的判断能力都很重要。比如,即便在发达的欧美,一样有商家四处鼓吹保健品的“神奇”疗效、一样有“科学家”为转基因食品而撑腰、有明星为垃圾食品和饮料大肆宣传,甚至有许多欧美主流媒体发布过“有机食品并不比普通食品更健康”的言论,国外的一些主流媒体也一样提倡“买完扔、扔完买”的不理性的消费主义。虽然案例少,国外也出现过有机产品造假的事件,更有一些大型有机企业因为做不到“深层次有机”而被“较真儿”的消费者批评和抵制。国外的月亮不总是圆的,他们的民众同样需要自我学习、需要自己有判断能力。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有机消费者,而且还是在不断的学习过程当中。对于同样是消费者的朋友们,我想说,我们要做的是不放弃任何一个学习机会。这个社会并没有到无药可救的地步,还有许多人真诚地为着美好的梦想而努力,我们需要去主动去寻找他们、支持他们。也许很多研究结论还颇具争议,但是有大量已经证据确凿的事实(比如化肥农药的危害、已知的致癌物种类和来源等等)是我们可以从很多资料中学习到的。现在我们周边信息量越来越大,但其实只要我们重新温习一下基础的化学、生物知识,就能获得很多必要的判断信息真假的能力。

而对于致力于做消费者教育的朋友们(包括商家、公益组织等等)来说,我想说,消费者真的很需要你们的帮助。从短期来讲,至少在面对消费者做演讲报告、农场导览时需要有一种真诚的态度。话语前后矛盾,面对疑问含糊不清,或者对于有争议的事物过分强调自己的观点,甚至为了达到某种目的而夸大其词的时候,消费者们是很容易察觉出来的。另外,消费者也期望有机会表达出自己内心的想法,充分的互动必不可少。这就和学校里小班教学效果更好的道理是一样的。从长期来讲,消费者期望看到你们身体力行,看到你们自己就是在过一种更健康、更幸福的生活,那样的话更多的人自然而然会被吸引过来。推销自己不愿吃不愿用的东西、或者食材有机但仍然每天嗜烟酗酒、说一套做一套的“有机推广者”是不会赢得信任的。

总之,在讨论怎样让更多人接受有机生活的时候,和“信任危机”相比,消费者教育缺失也许是更值得我们去关注的。信任问题不是我国的特殊产物,没有哪个国家是能完全杜绝欺骗和投机取巧的。新事物从开始到被人接受,总要经历很漫长的过程,但这个过程是必须的、无法被跨越的,我们唯有坚持下去,没有任何捷径可以走。

我有一位朋友问过我,“你这样挑剔地生活,不觉得很累吗?”凡是有机生活实践者都深知,我们一点都不累,因为我们的身体越来越健康,每天都能学到新的知识和技能,时刻都能不经意地得到新灵感,从支持社会创新事业中我们会获得成就感,更认识了很多生活态度乐观向上的朋友,我们面对社会问题会积极地行动、不会故意推脱责任。希望在将来,在整个社会的共同努力下,越来越多的人能亲身感受到做一名“自觉的消费者”给生活带来的改变。

文章及图片作者:有机会记者Jing

有机会记者Jing
从点滴处实践有机生活,享受每一天。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1. 游客 11/18/2013
    来看看有机会主编的“有机态度”是什么!“希望在将来,在整个社会的共同努力下,越来越多的人能亲身感受到做一名“自觉的消费者”给生活带来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