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欧洲CSA手册》:3. 欧洲CSA的模式

《欧洲CSA手册》:3. 欧洲CSA的模式

本文来自欧洲CSA项目(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 for Europe project)今年6月发布的《欧洲CSA手册》,全文请点击这里下载(英文pdf文件)。

有机会小编现选译其中部分内容与您分享。编译分成四个部分,请点击这里查看全部。

农场

欧洲CSA项目的模式

欧洲的CSA项目由各种不同的形式组成。农场数目可能不同、成员参与程度不同,经济信任水平也有所不同。

农场数目不同

  • 单个农场的CSA项目:这样的单个农场通常是社区所有的,由社区成员运营的,也能够生产成员所需的大部分食物。
  • 两个或多个农场的CSA项目:比如法国的AMAP项目通常就采用这种形式。但是在这些项目中,通常协议是由单个农场和单个消费者逐一签订的,所以农场之间通常没有正式的达成联合。

成员参与程度的不同

在CSA当中,消费者和农民的关系远不止是买卖关系。除了金钱和食物之外,消费者和农民之间还有更多的交易在发生。可能的情况比如:

  • 农民允许消费者到农场上来、在农场上举办社交活动。
  • 农场对消费者承诺用某种方式耕作,比如签订一份章程,保证不用化学品、关爱野生动物。
  • 消费者在农场做志愿劳动。
  • 消费者签订合同,承诺承担一部分农场劳动或者其他工作,比如营销及配送。有些消费者的工作报酬是以食物(而不是金钱)的形式发放的。
  • 农民对消费者或者孩子们开展教育。
  • 一群消费者自发组织成团体,和农场达成合作关系。消费者团体进行“团购”,大量购买农场的产品。
  • 消费者提前就承诺好购买的数量,比如整个生产季每周都需要一箱蔬菜。
  • 消费者提前付款,比如在1月就预付全年的食物的费用。
  • 消费者承担农场的成本,比如捐款、捐物、借贷,或者购买农场股份。利息可以用食物的形式来偿还。
  • 消费者租借土地,并且雇佣农民为他们种地。
  • 消费者与农民共担风险,比如承诺购买1/100的收获量,不管收成好坏。
  • 农民允许消费者干预定价,而消费者也会因此给农民一些回报。
  • 消费者帮助农民改善工作条件,比如帮助支付医疗费、健康保险,或者当农民外出度假时在农场劳动。
  • 消费者可以租借一棵果树,农民承担照料果树和采摘的工作。
  • 消费者承担养猪的成本(包括农民的时间成本),可以得到一定份额的猪肉。
  • 消费者和农民之间形成不受合同约定的、真诚的关怀。比如在英国的斯特劳德CSA项目,一位农民不幸落下残疾后,消费者自发地为她捐赠了电动轮椅。

经济信任程度的不同

在欧洲的CSA模式中,对于消费者何时付款、付多少,有各种不同的处理方式。在很多模式中,农民对每个份额的定价是相同的,以帮助他们支付生产成本;这些农产品的价格通常和市场上的有机产品价格相当,或前者比后者更高一些。但是也有一些CSA项目中,不同收入水平的消费者需要支付的价格是不一样的。更有一些项目不向消费者要价,只是将所有成本公开,每个人根据自己的喜好和能力付款。最后一种显然是基于高水平的信任。

比如,在德国的CSA,每个家庭的付款额度是基于一个“指导价格”的。将农民的年预算除以消费者家庭数目,可以得到一个平均数。指导价格则基于这个平均数确定。在波斯切堡农场,指导价格比这个平均数高50%。看到指导价格后,每个消费者家庭自行决定自己能够和愿意付多少钱。在CSA项目年会之前,消费者将自己签好字的付款说明递交给CSA项目的出纳。在年会上,会有一个过程来保证农场全年的预算都可以得到经济上的支持。

在法国巴黎附近的一个AMAP项目中,低收入家庭可以以半价加入这个项目。而这个项目也得到一个公共基金的资助。

因此,CSA不是对于一种产品的描述,CSA更是发展一种新的本地食物体系的方式。

欧洲的CSA可以根据组织者和目的的不同而分成以下几类:

农民主导的CSA

由农民组织,消费者除了订购产品之外,其他参与的工作较少。但这在各地也有所不同。这种形式的CSA在美国是最普遍的。

社区/消费者主导

消费者参与项目工作,甚至完全承担项目运营,和农民紧密联系,农民则给消费者提供产品。消费者参与的程度各有不同。这是美国最初引进的CSA的形式。

农民合作社

也是农民主导的CSA项目,但有多个农场合作起来,给消费者提供多样化的产品。这种模式使得各个农场可以根据自己的条件来选择专业化的生产项目。

农民-消费者合作社

这种形式和上述的农民合作社形式类似,但是消费者参与水平更高。消费者可能和农民共同拥有土地或其他资源,两者共同生产和配送食物。

英国的斯特劳德食物中心就采用了这样的新形式。这个项目由农民和消费者成员共同所有。

另外一个例子是捷克的KompotCSA,它由一个市民联盟所有和运营。这个联盟雇佣农民(短期合同,通常是一个雇佣10个月),并给农民租出土地。联盟的消费者成员都有自己的工作责任,并且要和农民共同承担风险和收益。每个成员在生产季都需要在农场至少劳动4天,但是实际上,不管是在农场生产还是联盟的管理上,消费者们做出的工作比这要多得多。

欧洲一些CSA项目的法律地位

奥地利

在奥地利,CSA还没有法律上的地位。目前处理CSA的最好方式是成立非营利组织,成员交付会费,并且可以在农场从事志愿劳动。这个组织可以拥有农场,也可以雇佣农民。

在大多数奥地利的CSA中,双方的协议是签了字的文件,但是这个文件并不是在所有情形下都有法律约束力的。只要农民和消费者双方有沟通的好方法,这点就没有问题。

捷克共和国

捷克的大多数CSA项目有非正式的消费者团体。虽然消费者各自和农场签订协议,但是整个消费者团体以一个组织的形式来运行。有些团体以市民联盟的形式成立,根据法律规定运营。

在配送中,食品卫生和安全的问题通常是不受法律条文的约束的。购买在农场上发生,而分配产品是在消费者成员内部进行的。因此这些分配过程不需要满足法律规定的食品卫生标准。

法国

法国的AMAP将产品运送到交货点,但这并不是一个集中售卖点。货物不会被长时间储存,而是被AMAP团体交送到各个消费者的手上,而消费者已经都提前付过款了。在交货点是没有任何金钱交易的。

AMAP的消费者团体没有任何商业活动,也不进行任何生产和加工,因此AMAP不是一个中间商。

AMAP项目既不是销售商也不是分销商。只有农民受到食品卫生法规的约束,消费者则没有这方面的责任。

德国

德国的CSA有多种不同的法律形式。具体形式依赖于农场的所有权,“农民伙伴”(消费者)的角色等等因素。大多数情况下,德国CSA选择的是非营利组织的形式,前提是,组织的目的是满足农民和消费者的需求,而不是获取经济利益。虽然CSA成员都需要签订协议,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文件没有法律约束力。

希腊

虽然CSA可以依据2011年出台的4019号法律文件执行,但是目前希腊的CSA都还没有获得法律地位。4019号法律的知名度不高,另外,它的规定很严格,甚至违背了每个CSA所固有的机动性。每个CSA项目都是需要根据成员需求不同来改变结构的。如果希腊不修订4019号法律,甚至会对试图获得法律地位的CSA团体发生阻碍作用。

匈牙利

匈牙利的购买团体可能是非正式的、联盟形式的,甚至是商店形式。

而对于CSA农场,匈牙利农场都需要有一个管理上的类别,来定义他们的运营范围和税收等等。匈牙利大多数CSA农场被认证为“传统的小规模生产者”或者“小规模生产者”,但也有CSA农场属于非营利组织或者社会合作企业。

高税收是匈牙利农民面临的一个较大问题。食品增值税达到27%,而且他们还需要交所得税,以及为雇佣的劳力付酬金。

英国

在英国CSA不被法律认可。CSA在法律上和其他的农场和食品公司是等同的。英国CSA企业以慈善组织或者合作社形式运行。

英国的CSA规模和形式很多样化,也有一个CSA网络的网站。直销不享受任何特殊补贴或者税收减免,但是,CSA有时会受到志愿者帮助或基金资助。在威尔士,有的CSA团体有专门的付费员工来帮助运营,但是在英格兰和苏格兰还没有这种情况。

更多信息请参考《欧洲CSA手册》原文(点击这里下载pdf文件)。

参考信息来源:URGENCI.net

编译:有机会记者Jing

图片来源:网络

有机会记者Jing
从点滴处实践有机生活,享受每一天。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