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柯布博士:中国应避免美国的主流城市化模式

柯布博士:中国应避免美国的主流城市化模式

“人类最主要的错误观念,是对美好生活的定义或理解。世界各地的人们一直相信美好的生活就是奢侈的生活。‘美好生活’的标准是由消费的多少来决定的;国家的发展则是依据产量的增加来评判的。只要这一观念依然占据主导地位,我们的领导人就得被迫采取那些将会导致我们星球一步步走向灭亡的政策。当然,提高效率和减少浪费是我们首先要做的事情,另外,很多问题也可以通过科技手段来解决。但是,只要我们不改变上述错误观念,保护生态发展所必要的深层变化是不可能发生的。”

——柯布博士

【人物介绍】柯布博士(John B.Cobb, Jr.)是建设性后现代主义理论的领军人物,现任美国中美后现代发展研究院院长。作为全球著名的后现代思想家,柯布博士多年来对西方尤其是美国所走的现代化发展道路一直持坚定的批评态度,认为人类只有一个地球,要使人类的发展真正可持续,就必须超越西方、走一条后现代的发展道路,为此,这位“绿色GDP”的最早倡导者之一近年来一直把后现代的发展希望寄托在有儒释道深厚思想资源的中国身上。

柯布博士

在本次《文汇报》的访谈中,柯布博士一如既往地坚持他的既有观点,认为人类最主要的错误观念,就是把奢侈生活当作美好生活,以为“美好生活”的标准是由消 费的多少来决定的。他认为中国可以在推进环境保护方面为全球做出表率。当然,这位耄耋之年的思想家甚至也关注到了中国当下一些城市中出现的严重雾霾天气。 关于“城市化”,他坚持中小城镇的发展主张,并建议中国要把中小城市发展与后现代农业的推进结合在一起。

对于当下正在热议“城镇化”的中国学界而言,这位美国生态经济学家的声音,也许能提供另一种思考的维度。

美好生活就是奢侈生活,是人类最主要的错误观念

文汇报: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2013全球风险报告》认为,难以摆脱的全球金融危机转移了人们对气候变化问题的关注,日益频繁的极端天气事件成为未来人类需要面对的主要风险之一。作为长期关注环境问题的生态经济学家,您是如何看待人类面临的生态危机的?您曾经预言生态系统会在50年内崩溃,现在是否还持有这种看法?

柯布:如您所知,任何预言都孕藏着危险。我希望我从来没有如此肯定地说过,地球生态系统会在50年内崩溃,毕竟,这只是一种模糊的判断。因为全球性的生态系统崩溃实际上是由很多规模各具大小局部破坏所造成的,所以,很难给出地球生态系统崩溃的具体时间。今天,我们谈到的所谓世界各地的生态难民,就是指这些难民所生活的地方,狩猎、渔业、农耕或居住环境等等已经崩溃。事实上,北极的生态已经处于严重威胁之下,地球上的沙漠到处在快速扩张。这种趋势可能还在继续……

然而,对于大部分人来说,生态系统的崩溃还是很遥远的事情。现在看来,一个很有可能成为现实的主要威胁在于,青藏高原的冰川有可能在不到50年后融化,这是很可怕的,因为不仅是印度河、恒河和湄公河,长江和黄河都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这些冰川。

文汇报:未来10年甚至更长一个时段,为了应对我们所面临的全球生态危机,您认为我们应转变哪些错误的观念?

柯布:我认为,人类最主要的错误观念,是对美好生活的定义或理解。世界各地的人们一直相信美好的生活就是奢侈的生活。“美好生活”的标准是由消费的多少来决定的;国家的发展则是依据产量的增加来评判的。只要这一观念依然占据主导地位,我们的领导人就得被迫采取那些将会导致我们星球一步步走向灭亡的政策。当然,提高效率和减少浪费是我们首先要做的事情,另外,很多问题也可以通过科技手段来解决。但是,只要我们不改变上述错误观念,保护生态发展所必要的深层变化是不可能发生的。

像不丹这样一个小国,已经做出承诺,要以增加国民幸福指数为目标,而不再是以增加所拥有的财产为目标。这让我们看到了一丝希望,而且,这将引发人类真正认真思考到底什么才是幸福这一重大问题。不丹人信仰佛教;佛教徒在过去的两千五百年来一直坚信:幸福不是建立在财产的基础之上,他们有能力坚守这个观点。幸运的是,佛教并没有像其他宗教那样提倡禁欲主义,而是认为,人身体的需要应该得到满足。我希望不丹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典范。在我看来,大多数人身体所需的满足,不一定必然以毁灭地球的进程作为代价。不丹有可能引领我们走上一条真正可行且必要的生态发展道路,但这也取决于我们是否真正重视佛教文化和佛教教义。

其实,在各种不同的文化中,都会有人明白这样一个道理:幸福源于互相支持和互相服务,而不是对物品的占有和消费;幸福也可以来自于自然的美、来自艺术和音乐、来自人类的知识;此外,挑战自我,取得各种卓越的成就,也可以增加人类的幸福感。人类的互相支持能保证人类满足身体的各种基本物质需要,同时也有利于万物的生长。如果他人没有足够的食物、不能获得很好的自我发展与自我实现,那么,我们所有人都不会快乐。在这里,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如果父母们认为自己的生活方式会破坏后代的发展前景,那么,他们也就不会拥有真正的快乐。

文汇报:为了应对生态危机,全球社会已经开始采取一些措施。在您看来,全球社会还应该做些什么?

柯布:这个问题,我们可以从联合国可能做出的行动来回答。我相信,如果联合国大会真的能够放手让每个国家自主决定采取行动的话,那么,相当多的认真讨论和积极行动都是可能发生的。现在,大多数国家并未从由大型公司尤其是由财团控制的全球系统中获益。大多数国家可能更倾向于发现普通人需要什么、想要什么,并寻求令人满意的解决方案。但遗憾的是,安理会对国际社会有关寻求真实幸福的议题不屑一顾。

美国现在是这种进步得以产生的主要障碍,因为它是财富特权的最坚定维护者。现在,有些国家已经开始寻找办法来推动被美国所阻碍的发展进程。如果这种努力得以继续下去的话,就有可能会促使美国改变其立场,或者,其他国家就会直接绕过美国而前行。在提供良好环境以应对生态危机方面,没有什么能比这样的机会更重要的了。

文汇报:在您看来,未来10年,生态环境保护最有可能在全球哪些地区取得重要进展呢?

柯布:到目前为止,我们所说的生态发展通常是指抑制生态受到损害的速度。人们已经开始修复一些曾遭到破坏的地方,重新植树造林。精心的管理可以把已经被沙漠吞噬的地区重新变回绿洲。农民们已经在这个世界的一些小范围内改善了土壤。尽管如此,就我所知,目前还没有任何一个主要国家的政府高度重视真正的生态发展。在推进生态环境保护这方面,中国完全可以给世界做出表率。

文汇报:那么,在推进全球生态环境保护方面,您认为美国又应当有哪些作为?

柯布:作为一个美国公民,我的责任,就是尽力去扭转不利于生态危机解决的那些美国政策现状。说实话,作为一个普通公民,要想改变这些现状是非常困难的。不断出口优质资源和不断进口过多产品,即使在短期看来也是难以为继、不可持续的。所以,我们不能支持现在的这些全球化策略,因为其所仰赖的经济基础已行将崩溃。当年的英国放弃维持帝国地位的努力,意味着英国不再试图控制全球,而是转向为本国公民提供良好生活这一方向。应该说,这样的转向是最有利于降低生态危机风险的。

中国的情况很特殊。虽然,像美国那样去竞争全球范围的主导权,对中国来说是极具诱惑力的,但是,中国事实上应该扮演一个更为恰当的角色——作为第三世界的领导者,为世界的利益而奋斗。对中国来说,这就意味着不再像美国那样成为剥削第三世界的殖民势力,而是集中力量以自身资源为主,推进可持续发展。

现在,中国已经采取措施来纠正在GDP问题上的错误导向。这是中国举国上下讨论“构成国民个体或总体幸福的因素”问题的第一步。如果我们认为通过这样的讨论可以影响中国未来的发展方向,那么,中国就有可能更加高度地重视生态保护。说实话,中国不仅可能改变自己的发展方向,还能够给其他国家解决生态危机做出示范。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