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非转基因大豆之乡难见大豆

非转基因大豆之乡难见大豆

“2008年村里三分之二的地都种大豆,2009年只有一半地还在种,到2011年大伙就全改种玉米了。”黑龙江省巴彦县西集镇兴旺村村主任方成忠告诉记者,“我家里54亩地,有二三年不种大豆了”。方成忠所在的巴彦县有344万亩耕地,曾经是黑龙江省的“大豆之乡”。在这个中国非转基因大豆的重要产区,2003年至2006年,巴彦县大豆种植面积达到130万亩,而现在仅存24万亩,“大豆之乡”也难见大豆了。

大豆的叶子

效益太低致农民弃种

谈及弃种大豆的原因,当地很多农民都认为种大豆的比较效益太低了。方成忠有一个对比账:种一亩玉米的成本400多元,按亩产1500斤,每斤0.8元算,一亩能挣800元。种一亩大豆的成本300多元,按亩产300斤,每斤2.2元算,一亩挣不到300元。“同样种一亩地,少挣500块,谁还愿意种! ”

位于黑龙江省北部的克山县也是传统的大豆种植区,近年大豆种植面积同样大幅降低。克山县农业局局长宫长山介绍,克山有302万亩耕地,1997年至2007年的十年间,大豆一直维持在240万亩,但由于大豆比较效益低,目前已经下降到150万亩了。

黑龙江省农业部门一项调查显示,2012年全省种植大豆每亩净利润256元,玉米每亩净利润495元,粳稻每亩净利润高达695元,大豆、玉米、粳稻种植效益比为11.92.7。由于种植收益明显低于其它玉米和水稻两大粮食作物,豆农种植积极性急剧下降。

2009年黑龙江省大豆种植面积6011.7万亩,此后相继下降到5322万亩、5080万亩、3996万亩,今年更是萎缩至3105万亩。四年间,黑龙江省大豆种植面积累计下降了近3000万亩,几乎减少一半,而且下降速度还有明显加快趋势。

如果比较效益提不上来,剩下的大豆将继续减少。黑龙江省大豆协会副秘书长王小语告诉记者,黑龙江省大豆产量占全国四成左右,是我国最大的非转基因大豆种植区。目前,黑龙江省大豆主要集中在纬度较高的黑河、齐齐哈尔等地,这些地区以前只种大豆,最近一些年由于高纬度玉米、水稻种子研发上市,传统豆区也开始种植很多玉米和水稻。

不仅农民弃种大豆,连非转基因大豆研究人员和科研经费也在减少。据介绍,黑龙江省农科院系统从事大豆的科研人员,已从“十一五”期间的200多人减少到150人左右,这将给大豆产业可持续发展带来隐患。

加工即亏损九成豆企被逼停

由于“洋大豆”大量进口等原因,我国大豆产业正面临严重危机,黑龙江省九成非转基因大豆加工企业亏损停产。据有关专家判断,如果不采取拯救措施,用不了几年我国的非转基因大豆可能消亡。大豆如果完全依赖进口,给我国粮油、饲料、农副产品价格带来的影响不可估量。

在农民弃种大豆的同时,黑龙江省非转基因大豆产业正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据黑龙江省大豆协会统计,全省油脂加工企业日加工能力200吨以上的有88家,年加工产能在1450万吨左右,但目前九成以上非转基因大豆加工企业都已停产,实际加工量只有200万吨左右,非转基因大豆加工企业已经到了“集体倒闭”的边缘。

九三粮油工业集团是我国最大的非转基因大豆加工企业,年加工大豆能力500万吨,去年仅加工90多万吨非转基因大豆,亏损近2亿元。集团副总经理杨宝龙说,与加工进口大豆相比,加工一吨国产大豆要增加300元成本。因为收购黑龙江非转基因大豆存在收储和运输费用高等问题,企业从农民手中收购大豆,仅给大豆称重、化验、倒运这几项,一吨就要增加成本80元,而进口大豆到港后几乎不增加成本,加工国产大豆越多就亏损越多。

“我们之所以亏损还在收购、加工非转基因大豆,除了保障企业2000多员工的生存外,更重要的是想为保护中国的大豆产业作一点贡献。”杨宝龙说,由于集团在沿海地区建有分公司,每年都是依靠这些分公司加工的转基因大豆盈利,来弥补在黑龙江加工非转基因大豆的亏损。

哈高科大豆食品有限责任公司艾涛说,加工非转基因大豆的成本高,但国内对转基因大豆制品标识管理不到位,加之宣传引导不够,消费者对非转基因大豆制品优势认识不足,非转基因大豆的价格优势没体现出来,所以企业加工一吨亏一吨,加工越多亏损越多。

东北农业大学教授潘文华等介绍,沿海大豆加工企业依托口岸便利,加工一船进一船,年资金周转率达八次以上,占用流动资金少。黑龙江省大豆加工企业一般需一次性储备一个榨期的原料,流动资金每年只能周转两次。

国内大豆加工企业劣势明显

据有关专家分析,即便同样是加工进口转基因大豆,国内大豆加工企业也有明显劣势。美国贷款年基准利率不到1%,中国贷款年基准利率6%。同样购买1吨大豆,跨国公司财务成本要比中国企业低5%以上,相当于每吨大豆成本低200元以上。换句话说,同样经营进口大豆,跨国公司每1船现货大豆就可以比中国企业多赚1000多万元。

据统计,2012年我国进口大豆近6000万吨,占国内加工能力的80%左右,而且进口数量呈逐年递增趋势。

业内人士分析,由于进口大豆定价权掌握在跨国粮商手中,他们在中国建厂,把中国作为国际贸易利润转换的链条,一旦中国油脂企业被全部挤垮或兼并,跨国粮商将彻底主导中国大豆产业话语权,依靠垄断优势在中国市场攫取高额垄断利润。如果任由转基因大豆进口,我国4000万大豆种植者和上百万工人将失业。

潘文华指出,更主要的是,“当转基因大豆100%地占领了中国市场,我国大豆产业消亡后,进口大豆还会这么便宜吗? ”  事实上,我国大豆产业不仅涉及种植业、加工业,还包括收储、畜牧业、饲料业等行业,在国家食品安全中占有极其重要地位。潘文华认为,在国内刚性需求的背景下,如果大豆产业消亡,完全依赖进口大豆,我国粮油、饲料、畜禽、水产养殖业将面临全面威胁,对农副产品价格带来的影响不可估量。

文章来源:新闻晚报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