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亲子乐活 > 沈立:从乐活向食育的转变

沈立:从乐活向食育的转变

食育走进教育机构的难点在哪?

食育

沈立观点

99%的幼教工作者及其管理部门儿童的食品安全问题很严重,也普遍重视,又无能为力,有着“儿童以何食为天”的无奈。

专家从法律、监管、流通、政策导向等各个方面来解答食品安全的问题。我认为,食品安全最彻底有效的解决不应该是刑事拘留、判刑、监管等手段,而是教育。因为法律不可能在每个时间监管每个人的行为,这需要所有食品行业相关的人自律完成。

所以,食品安全的根本解决途径在教育 ,但是大部分的教育工作者不知道何为食育,这是食育走进教育机构最大的障碍。

浙江桐乡市一所学校有一个农场,原本把这块地作为学生劳动教育的组成部分,让学生种种地。通过我的一个学生了解到食育,欣喜于农场劳动可以和德智体美劳结合起来,并且做成在国际先进、独具特色的食育教育基地。本来打算今年5月份,在这所小学召开一个现场经验交流会,我协助他们编一本食育教材,但是这个事情没有做成。因为校长和市教委领导汇报,结果领导表示:“路校长,恕我直言,以我这几十年的见闻,我从来没听说过食育。”这是极其典型的例子。

虽然国家鼓励创新,但是在真正遇到新的时候,许多人的第一反应是不接受、拒绝。食育不光在中国新,在国外也是新理念、新课题、新学科。阻碍食育发展的障碍在于公众缺乏认知度和领导层缺乏真正的创新意识。

米莱观点

任何事情都会有难度。食育进入机构,难度有三。

首先是理念的问题——这个事情值不值得做?

无论是机构的领导还是家长,都要觉得这件事情有价值,这是理念上的转变。虽然这个转变有难度,但也是最容易转变的。特别是现在的食品安全以及孩子的挑食偏食问题,已经摆在面前——国家体育总局最近公布的信息表示,我们现在的孩子身体素质已经降到了20年来的最低点,这和孩子们的饮食是有密切关联的。所以观念转变目前来看是容易的。

但是观念背后,更深层次的价值思考,这是需要时间的。有些人愿意思考,有些人不愿意,但无论如何,他开始接触并做食育方面的事情,就是有价值的。

第二,是操作的人群,也就是师资的培养。我们可以借鉴国外的经验,引进一些图书参考,但现有的教育工作者愿意投身这项事业,还需要时间。不光是他观念转变的问题,还涉及到是否觉得这个事业有价值。这是师资方面的难度,但这是星星之火,只要有一部分人开始并做出了成效,就会有一部分人来效仿。

第三,我们试图影响政策。如果我们能通过自己的行动,在试点取得成功后,可以让一些领导(不论是教育、卫生还是农业领域)来参观我们的教学,进行交流等,只要他们观念转变,觉得这样的食育方式很好,舆论就会引向更多更好的方向,这个力量就很强大了。

文章来源:沈立博客 http://blog.sina.com.cn/lohasl

原文发表于:《中国保健营养》杂志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