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认证之困

中国低碳网讯-从家具到餐巾纸,每个人每一天都在使用林产品。在购买这些产品时,你想知道到这些产品在采伐、加工的过程中,是否对当地的生态环境或居民带来伤害吗?你会为那些被权威机构认证的环保产品多掏钱吗?

记者日前在广西、广东采访时了解到,尽管森林认证在我国已开展了十几年,数千家企业、林场参与认证,但多数投资都“打了水漂”,原本对认证效果充满期待的企业开始打退堂鼓。认证的产品由于采购成本和销售价格高,消费者普遍不接受,企业更不愿意生产。

国家林业局一项调查也显示,目前,商家和消费者对森林认证了解不多,森林认证产品在国内基本上处于空白阶段。对于一些企业来说,认证并不能带来市场效益,这使得企业缺乏应有的驱动力,对认证的兴趣和积极性开始“降温”。

木材

木材

对于一些企业来说,认证并不能带来市场效益。图为广西祥盛木业有限公司刨花板厂。摄影章轲

我国目前有近60亿亩林业用地资源,森林认证市场空间巨大。图为广西派阳山林场。 摄影章轲

我国目前有近60亿亩林业用地资源,森林认证市场空间巨大。图为广西派阳山林场。 摄影章轲

企业之惑

“我们2010年11月获得了FSC(森林管理委员会)的森林认证证书,前前后后投了400多万元,但问的人多,买的人少,经济效益还没有显现。”10月9日,坐在剧烈颠簸的越野车里,广西国有派阳山林场党委书记陈青来向记者倒着苦水。

在广西壮族自治区13家国有林场中,派阳山林场是首家通过FSC-FM/COC(森林经营/产销监管链)森林认证的。陈青来说,当初申请FSC森林认证,是希望借鉴国际先进的森林可持续发展经验,科学、合理、有序地组织生产经营活动,也希望借助森林认证的品牌影响,增加收益。

“原来就知道种树、施肥、砍树。”陈青来说,但申请FSC认证后,大家开始意识到,那些稀有的高保护价值的树木不能砍,也不能大量施用化学肥料。原来为了经济效益,大面积种植桉树等速生丰产林,但树种过于单一,不利于生物多样性保护和有害生物防治。

《派阳山林场森林经营方案(2013~2020年)》介绍,目前,该林场桉树种植面积占乔木林面积的56.30%。由于桉树的快速生长对土壤肥力消耗很大,加上桉树林生态系统结构及物质循环封闭程度较差,大面积种植与多代连栽经营,可能会导致地力退化、微生物多样性降低等诸多环境问题。

派阳山林场经营的林地中,生态公益林(地)面积6881.2公顷,占林地总面积的17.86%;商品林(地)面积31649.5公顷,占82.14%。目前,该林场约一半的林地被纳入FSC认证。

陈青来对记者说,FSC认证后,派阳山林场开始尝试桉树与松树、红椎树与马尾松混交种植,还与广西林业科学研究院合作,投资建设了桐棉种源马尾松改良代种子园、八角种质基因库等。

“按照FSC的森林认证规定,还要为一线工人添置劳保用品、改建工棚、购买保险等等,这块投资是最大的。”陈青来说,林场有1800多名员工,一线工人占了绝大部分。为了满足森林认证的要求,每年的投入都在100多万元。

派阳山林场场长庞赞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承认,“目前经认证的木材销售量不多,还没有达到理想的期望值。”

广州力恒集团总裁助理潘震岳是森林认证的热心推动者,但眼下他的心也开始凉了。力恒木业2008年5月通过了FSC森林监管链管理体系认证。“这些年,我们主动砍掉了不少高危原材料。”说这话时,潘震岳狠狠地用手掌做砍头的姿势。

10月11日,在广州番禺力恒木业的展厅里,潘震岳指着一块“流香古榆”实木地板样品对记者说,“要是在过去,只要有客户需要,我们一年就可以生产60万立方米的这种地板,占企业生产总量的十分之一。”

他说,但“流香古榆”属慢生树种,胸径60公分的一棵树,生长期需要100-120年。“这种树多生长在长江、黄河等水土流失严重的地区,大量砍伐必然对当地生态环境造成影响。所以从两年前,我们就决定不再使用这种木材。”潘震岳说,按照FSC森林认证的要求,力恒木业也正在减少其它高危木材的使用。

“但企业毕竟还是要追求经济效益的。”潘震岳对记者说,力恒木业曾尝试着高价购买经过森林认证的木材,成本增加25%左右,但由于市场很难接受,最终只能按普通的地板价出售。

潘震岳说,作为企业,是愿意承担一定的社会责任的,但要在可承受的范围内,否则就不可持续。

11日上午,全球森林贸易网络(GFTN)中国经理金钟浩给记者列出了力恒木业的一组数据:2008年在做FSC初评时,其合法性木材占总量的比例为0.016%,2009年第一次审核和2010年第二次审核时,分别提高到14.32%和26.49%,但到了2011年第三次审核和2013年第四次审核时,却跌到了1.93%和2.72%。

“其实这非常具有代表性。因为市场不接受,企业碰了一鼻子灰,热乎劲没了。”潘震岳说,眼下,包括力恒木业在内的众多企业,都处在徘徊和迷茫之中。

“中国大部分林区的森林经营水平很低,很多还没有达到可持续经营的标准。要把森林经营水平提高到可以认证的水平,需要更为昂贵的间接费用。对于中国大部分森林经营企业来说,这种费用是难以承担的。”国家林业局一份调查报告称,对于一些企业来说,认证并不能带来市场效益,这使得企业缺乏应有的驱动力,对认证的兴趣和积极性有所降低。

标准之争

森林认证作为一种市场机制,是通过对森林经营活动进行独立评估,将满足森林可持续经营原则的森林及林产品,进行认证后准入木材生产和林产品贸易中,以保证从森林经营到林产品贸易的所有环节符合环境保护和可持续发展的要求。

目前,世界上比较有影响的森林认证体系包括:森林管理委员会认证体系(FSC)、国际标准化组织(ISO)、森林认证认可程序体系(起初叫做泛欧森林认证体系,PEFC)、美国可持续林业倡议(SFI)、加拿大标准协会(CSA)、马来西亚木材认证委员会(MTCC)以及印度尼西亚生态标签研究所(LEI)等。其中,FSC、PEFC占据了全球森林认证市场约80%的份额。

在中国市场上,FSC、PEFC是最主要的两家森林认证机构,但它们之间的关系并不友好。在国际上,两家机构同样存在着明确的对抗关系。

FSC得到了购买者集团和全球森林与贸易网络的支持,具有较可靠的市场基础;PEFC由欧洲的私有林主的发起,目前在世界上最大的认证林产品市场——欧洲市场的影响较大。

FSC是世界上最早创办的森林认证体系(1993年),也是最早进入中国市场的国际森林认证机构(2001年)。据FSC官方网站介绍,截至目前,中国获得FSC认证的森林面积近250多万公顷,认证企业2951家。

参与FSC生产和销售认证产品的有许多知名国际企业和消费品牌,如沃尔玛、宜家家居、康美包、利乐、百安居、欧迪办公、金佰利等,以及吉林森工、龙江森工、中国地板、安信地板、宜华木业、安信地板等国内企业。

不过,由于FSC没有实现与中国森林认证体系互认,也没有在国家认证委登记,在国家林业局看来,FSC是非法的。“一个自己都是非法的组织,怎么能认证人家是合法的呢?”国家林业局一位官员说。

由于FSC多年来坚持不与各个国家的森林认证体系互认,认证标准和认证机构由自己认定。这让国家林业局非常恼火。

去年6月29日,中国森林认证管理委员会主任、国家林业局科技发展中心副主任王伟在“2012年中国林纸制品采购与森林认证座谈会”上明确表示,“FSC不与我们互认,将来我们就把你挤出中国市场”。

依据我国《认证认可条例》等法律法规规定,国际森林认证机构要在中国开展认证业务,须与中国的国家森林认证体系互认,并不得损害国家安全和社会公共利益。

“对于这一点,企业就要当心了。当然现在还没有开始。一旦清理后,如果你用的是FSC给予的认证,就可能会出现问题,因为属于非法认证。”中国森林认证管理委员会副秘书长陆文明说,“前几年,FSC与中国政府部门关系很好。但由于FSC一是不能互认,二是其合法性不能解决,三是聘用人员工作不力,目前双方关系比较微妙。”

王伟表示,“中国的森林认证市场是开放的”,FSC要想留在中国市场,“只有一个办法,就是互认”。

2007年,PEFC在北京建立了中国办事处。截至2012年6月,PEFC在中国颁发了163个产销链监管证书(不包括台湾7个)。PEFC同样因为没有与中国的森林认证体系互认,目前还没有森林被PEFC体系认证。

与FSC相比,PEFC与国家林业局的关系甚好。2011年,中国正式成为PEFC国家管理机构会员,并有望在近期,我国国家森林认证体系(CFCC)实现与PEFC之间的互认。

截至今年6月30日,CFCC共承揽森林认证项目26个,其中FM项目16个,COC项目10个,签署认证合同面积969.27万公顷,实际执行并顺利完成认证面积109.06万公顷;共计发放证书20个,正在实施新项目4个。

“通过实现与PEFC体系的对接,可以将中国的森林认证体系推向国际,并解决了林纸产品国际市场的准入问题。”PEFC中国办公室总监余柏松说。而双方互认后,PEFC也同样获得了在中国市场开展森林认证的资格。

对于国家林业局的态度,FSC有关负责人在回答本报记者询问时表示:“FSC是一个独立的、非营利性的非政府组织。凡对森林及其产品感兴趣,并承认FSC的目标,即可以成为成员。”FSC一直坚持认为,PEFC和CFCC的森林认证标准过低。

“据我所知,目前FSC与CFCC都有互认的意向。FSC在国家认证委的登记也会抓紧去办。”金钟浩说。金钟浩所在的全球森林贸易网络由WWF(世界自然基金会)创立,而FSC体系的控制方为WWF、绿色和平等国际环保组织。

市场之冷

我国目前有近60亿亩林业用地资源,其中包括45亿亩林地、8亿亩可利用沙地、6亿亩湿地等,是18亿亩耕地面积的3倍多。

国家林业局发展规划与资金管理司有关资料显示,目前,我国每年人均木材消费量仅为0.3立方米,与世界平均6.7立方米的消费量相差甚远,发展空间巨大。但当前我国林业产业发展总体粗放,林业生产力远未充分释放。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木材进口国,进口木材中约有65%是原木,因此中国的木材进口情况对全球森林的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影响。”中国绿色家居环境技术工作委员会(下称“绿居委”)执行主任李洪帆对记者说,锯材进口中有33%来自俄罗斯,4%来自印尼,这些都是非法采伐比较严重的国家。

这一切都说明,中国森林认证市场空间巨大。目前,全国仅桉树林种植面积就达360万公顷,如果按照FSC每公顷8元的认证收费标准,仅此一项收益就接近3000万元。这还不包括每年的年审收益。

不过,在国家林业局看来,“森林经营者聘请境外的认证机构认证,无论是直接费用还是间接费用相对而言都是比较高的。”国家林业局上述调查报告说。

中国林业产业联合会副秘书长石峰认为,中国必须积极推进自主森林认证体系的建设,以谋求加大在该领域的话语权。

而除了建立自己的森林认证体系之外,眼下最要紧的是,愿意改变消费行为的消费者群体是否理解并接受森林认证,是否达到足够大的规模,能否催生切切实实的商机。

艾意凯咨询公司的调查显示,我国约75%的被调查者只愿为绿色产品支付不超过10%的溢价,约15%的被调查者愿为绿色产品支付超过20%的溢价,而这一比率远远低于发达国家的水平。

李洪帆介绍,今年6月,商务部出台了《绿色板材采购规范》,将于12月1日实施。该规范希望通过明确的标识,促使木材原料来源符合国家相关的法律法规,无非法采伐木材。

目前我国家居建材市场的环保产品现状不容乐观,打着“环保”、“绿色”、“无甲醛”的假冒伪劣产品大量充斥着市场。绿居委等机构的调查数据显示,目前市场上仅有10%的企业可以生产E0级(甲醛释放量≤0.5mg/L)以上的绿色板材产品。板材市场充斥大量的E1级(≤1.5mg/L)和E2级(≤5.0mg/L)级产品,这与国标要求低有一定关系。

李洪帆告诉记者,绿居委正联合国际权威认证机构SGS对符合《绿色板材采购规范》的企业及产品实行认证,保证企业从原材料采购到产品销售的绿色,目前,“绿居材”及“绿家居”认证贴标试点工作已经正式展开。

“绿居委”对通过认证及检测的企业授权加贴“绿居材”或“绿家居”的标识,同时联合SGS以年审的形式对企业的执行情况进行监管,保证企业的绿色产品具有可持续性。

李洪帆认为,目前一些大型企业都具备了绿色板材及家居产品的生产实力,企业是否生产绿色环保产品的关键在于生产成本能否合理地转嫁到下游。

他介绍,《绿色板材采购规范》将绿色板材划分了G1、G2、G3三个环保等级。其中,G1属于无醛级,环保等级最高,其有害物质释放量不仅远低于现行国家标准,比国际公认最健康的地板标准日本“F4星”要求的限值还要低。消费者可以根据标识做出购买决定。而贴标企业必须要通过FSC等国际认证机构的认证。

李洪帆介绍,目前工信部正在制定《绿色建材产品目录》,住建部正在推广绿色装修,这都是通过政策引导,倒逼企业选择绿色板材,推动森林可持续经营。

“森林认证不仅考虑了森林经营的经济效益、环境效益和社会效益,而且强调公众的广泛参与性,森林认证提供了一种新的全社会办林业、全民搞绿化的途径。”但国家林业局上述调查报告也表示,目前在中国国内,可以说公众对森林认证的认知程度还是比较低的。森林的命运依赖于公众的意识和态度以及所采取的相应行动。

文章来源:中国低碳网 http://www.ditan360.com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