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廖晓义专访:中国式环保与乐和家园

廖晓义专访:中国式环保与乐和家园

作为中国最早的民间环保组织之一“北京地球村环境教育中心”的创始人士,廖晓义的环保活动非常国际化,她曾留学美国,在世界各地拍摄了100多部环境影视片,也曾获得不同国家的环保大奖。但近几年她却把精力更多地集中在了环保理念与中国传统哲学的结合,以及中国乡村的可持续发展,甚至连续几年常驻最基层的乡村。以下中德文化网编辑张卓与廖晓义的专访。

廖晓义

廖晓义

人物介绍

廖晓义,1954年生于重庆,广州中山大学哲学系毕业,后曾留学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1996年起创办北京地球村环 境教育中心。曾积极通过电视纪录片的形式推广环保理念,任中央电视台《环保时刻》栏目独立制片人,曾任北京第29届奥运会组委会环境顾问。所获奖项包括 2000年 “苏菲奖”(Sophie Prize),2001年获澳大利亚 “班克西亚国际环境奖”,2008年 “克林顿基金会全球公民奖”等。

成都大坪村生态房屋建设,图片提供:北京地球村

成都大坪村生态房屋建设,图片提供:北京地球村

:非常感谢您接受中德文化网的专访。在您近些年的环保活动和提出的新环保理念中,有两个关键词很吸引我,一个是强调环保与中国传统哲学结合的“中式环保”;另一个是在乡村建设可持续发展的“乐和家园”。您能否先讲一下您是如何发展出“中式环保”的思路的?

:我曾经对欧美及澳大利亚等国的环保进行了较长时间的研究和考察,1996年在北京创办地球村之后,也推广过西方式的环保活动。然而,正是在长时间的考察和实践中,我逐渐对欧美的环保方式产生了怀疑。

比如在德国时我看到过德国人非常有序地排队把不用的东西送去进行回收,场面是很感人的。一个时尚的年轻人在那里对我表示,她是一个非常坚定的环保主义者,每月都过来送不用的东西。然而我发现她送来的东西包括很多各式衣服,有的还很新,足够开一个精品店。这种生产、消费、回收的循环过程看似环保,实则是过度的生产和过度的消费。目前的问题是,发达国家把已有的过度消耗能源的生活方式看做是不可改变的前提,如果发展中国家再效仿这种生活方式,那么人类的前景不堪设想。

通过重新反思环保的理论,我觉得西方环保还是过于物质化、碎片化,比如一提到低碳、减排,有人认为就是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的技术和投资问题,这是典型的西医思维,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我认为有必要结合中国传统哲学,用中医的整体思维,要从生命环保和心灵环保下手,发展中国式环保。

2011年4月,巫溪,廖晓义带领孩子们练习养生操,图片提供:北京地球村

2011年4月,巫溪,廖晓义带领孩子们练习养生操,图片提供:北京地球村

中国古代传统上是非常注重养身和养神,认为存在一种精气神的存在。人到这个世界上来不是来消耗物质的,消耗只是满足生物体的生存足以。所以对物质欲望要有所限制,更多的是滋养自己的精神空间、精神世界,这是古代生态文化非常核心的地方。

滋养精神空间,要培养爱心,培养对于集体对于自然的爱和宇宙大爱。从道家视角出发,就是要敬天惜物。这用英文或许可以解释为“PHD”,即“Primativity”,自然是最好的(原生性);“Holistic”,即万物是关联的(相关性);“Diversity”,即差异是正常的(多样性)。敬天惜物并不是停止对于自然界的索取,而是要取之有道,取之有度,取之有情,如果对自然万物没有感情,说什么也没用。

这样对万物一体的对世界的看法是支撑对自然态度的一个基础,应该是中国式环保的基础。

:那么您为何选择了到乡村开辟您的中式环保之路的呢?

: 一方面,乡村社区的环保问题对中国确实很重要。在此前我们的环保活动各种方案中,乡村通常是被忽略的领域。然而对于一个农业人口仍占一半的星球、特别是在中国这样一个农业人口仍然占多数的大国,乡村能否找到低碳环保发展之路,是实现一个可持续发展社会的关键所在。

另一方面,为了探寻新的环保生活方式和文化理念,2004年起,我也在中国乡村进行过很多探访,逐渐发现在中国一些乡村还保存着一个基本上完整的传统知识系统,没有被现代文明完全摧毁,更容易接受与传统哲学相关的环保理念。

通过对乡村的走访也让我受到了一些启发,就是从世界观点的角度,从乡村开始落地。2008年四川发生了大地震,震后的乡村急需恢复重建,我们也就在从四川的大坪村震后重建开始,实践我们的“乐和家园”理念。

:您能否稍微详细地介绍一下“乐和家园”的概念?

:“乐和家园”作为一种可持续发展的低碳生态乡村模式,是一个从环境到经济、从建筑到保健、从社会到心灵的整体系统,具体说来包括五个方面,即以生态人居为主题的低碳环境管理,这主要是支持当地发展节能环保的农村建筑;以生态产业为主体的低碳经济发展,探索生态农业和自然养生的具体的技术和产品、知识,改变现代“石油农业”的高消耗和对自然的破坏;以治未病为主导的生态保健养生,推广亲近自然的传统养生,同时防止大量医疗机械生产、制药方面对环境的污染;以敬天惜物为内涵的生态伦理教育,培养爱心,对于集体对于自然的爱;和以互惠共生为特质的生态社会机制,就是“地球村”与当地村民共同建立社区组织,负责可持续发展的各项活动的管理。

2008年到现在的4年的乡村建设的实践。走到今天,整个的一套东西,是比较成形了,我感觉其中最重要的是乡村社会组织建设和文化的重建。

:现在有多少个村庄在开展“乐和家园”项目?

成都大坪村尚未完工的生态房屋,图片提供:北京地球村

成都大坪村尚未完工的生态房屋,图片提供:北京地球村

:在四川大坪是用了两年时间做了百个小村,那个体系还很不完善,因为是震后重建,包括建设环保型的村民住宅等。两年后,2010年6月,我和“地球村”开始协同当地党委政府在重庆巫溪的乡村做试点,没想到试点效果非常让人欣喜,由1个村发展到10个村、30个村,以至现在约80个村在开展“乐和乡村”项目,其中直接跟“地球村”直接相关,我们介入比较多的有10个村。

:目前“乐和家园”模式实践中遇到的困难,或者说还需要突破和改进的地方有哪些?

:生态产业的技术方面,我们正在寻求突破。如果这儿不突破,这种模式就还不能扩展。彭州大坪村的项目比较失败的地方就是没有找到核心的环保农业技术。因为文化和社会组织一定需要与之相适应的经济模式结合在一起,才能实现我们中医式的中国式环保。一定要把环保植入到生产方式里去。

比如我们现在正在与科研专家合作,寻求突破的核心技术是用发酵床养猪,在猪舍地面上垫一米多高的锯末、松脂,猪的粪便掉到了里面以后通过微生物的发酵又变成一些有益菌,这种猪生病很少,肉质量也很好,价格也不错。我们还希望能够解决庄稼的营养和药物的问题,发展不用农药和化肥的自然农业。

2010年11月 ,重庆巫溪县羊桥村乐和家园项目启动,图片提供: 北京地球村

2010年11月 ,重庆巫溪县羊桥村乐和家园项目启动,图片提供: 北京地球村

另外,推动中国式环保需要中国式公益,须要社区组织和从事社区工作的人的增多。中国在进行高速的城市化过程中,劳动力向城市集中,中国乡村中的留守老人、留守儿童问题很严重。“地球村”现在也开始从帮助留守儿童入手,组织社会工作者进入乡村社区的建设和管理的细节问题。如果要实现乡村社区的可持续发展,要在更多的乡村扩展我们的“乐和”概念,就需要发展更多的乡村社区组织和社区工作者,需要更多从乡村走出来的人,能回望乡村,帮助他们故乡实现可持续的发展。

:您觉得在乡村推广“乐和家园”和可持续发展,对城市的意义何在?毕竟中国仍处于快速城市化的过程中。

:“乐和家园”作为一个正在试验中的可持续发展的低碳乡村的案例,还存在许多的问题和不完善的地方,目前还没有定量性的研究和测算,既有的框架里的诸多任务还没有完成,作为理想的完整的低碳乡村模式,我们还有很长和很难的道路要走。但作为应对气候变化的独特的方案与实践,它的价值在于提供了一种应对气候变化的新视角、新的努力方向和新的操作模式。

农村和城市也不是被完全隔离分开的。我认为在农村进行的环保社区建设的思路和经验,也可以给城市中建立绿色环保社区的活动提供启示,特别是通过改变城市社区的生活方式来应对气候变化、实现可持续发展。低碳乡村的指标体系可以推动城市的消费模式的转型,鼓励城市消费者参与,用乡村低碳生活带动城市的低碳消费。

更多信息

  • 北京地球村环境教育中心:http://www.gvbchina.org.cn/cn
  • 乐和家园项目详情:http://www.gvbchina.org.cn/xmlj/list_15_1.html

文章来源:中德文化网

作者/采访:张卓(采访时间为2012年10月)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