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绿色消费 > 要美丽,不必残忍——抵制用动物实验的化妆品

要美丽,不必残忍——抵制用动物实验的化妆品

【编辑推荐】您是否了解过在您家的梳妆台上、浴室里隐藏了多少包含血腥与杀戮的成分?现在很多护肤品、洗护用品还在进行着残忍的动物实验。很可能超市中随手一瓶洗发水背后就有无数可怜的小兔子在忍受被实验的折磨……如果我们的美丽是建立在其他生命的痛苦之上,那么美丽有什么意义?现在已有很多替代动物实验的方法,只要人们不再购买动物实验用品,用我们的消费便可以改变动物的未来。

cute-bunny-pride

大部份的人都不知道他们的“樱桃红”唇膏是用动物的痛苦换来的。

化妆品因为人体长期使用与接触, 必须确保不会有刺激性, 毒性以及变异的反应, 所以, 制造厂通常是以动物实验来证实安全无虞,然后才进入人体临床实验。现今的动物实验是极为残酷而不得要领的,为了化妆品及其它非生存必需品所做的动物实验是极不道德的。而且, 动物实验的结果,从来就没有阻止任何产品问世。

不必要的残酷实验

“Draize眼睛刺激性测试”,是用来衡量某种产品可能对人类眼睛的刺激程度。兔子,总是被拿来做这种测试的动物,因为他们没有泪水,所以不会因为泪水把测试物质从他们的眼中冲洗掉。这些兔子们一只只被锁住并绑起来,它们的下眼睑被拉开,滴入测试物质,然后它们的眼睛立刻被人强迫紧闭,好让测试物质的刺激性达到最强。像这样的测试物质甚至包括洗洁剂,发胶及指甲油。

“Draize测试”发明于1944年,使用至今而无任何改变。科学上许多实验方法只是因为“习惯”,缺乏动力去发展或使用更人道且科学的方法,“Draize测试”是诸多此类实验之一。 许许多多的兔子因为痛苦挣扎而折断了脖子,而受过测试的兔子所得到的痛苦包括眼睛刺痛, 溃烂,出血而至失明。它们得不到任何医疗,而在实验结束后,所有的兔子,不论健康与否,全部都会被杀死。

“皮肤刺激性测试”,则是观察某种测试物质可能对人类皮肤的影响。而兔子仍是最常被拿来做实验的一种动物。人们将动物一部份的毛皮剃光,然后擦上测试物质。当动物们的皮肤发炎或破皮溃烂,实验结果就会被记录下来。同样的,在实验结束后,所有的动物都会被杀死。

“LD50”实验,长久以来一直是测试物质是否有毒的标准实验。这种实验最常用到的动物是——老鼠,每一种测试总是要用到上百只动物。测试的方法包括强迫喂食或直接用管子插入胃中,有时则是用皮下注射或是强迫性吸入。按每种测试物质的不同,动物们会产生许多不同的病症,其中包括惊挛、呕吐、腹泻、瘫痪,甚至七孔流血。直到一半(50%,故名LD50)的动物死亡后,实验才会结束,而幸存的动物也一样会被杀死。

这些实验是必要的吗?

解决之道: 仁慈心结合科技

替代实验:“Eytex”(一种用豆类制成的物品)以及“Skintex”(一种用南瓜皮制成的物品), 可以拿来做5000种有毒物质的体外测试。除了能使兔子及其它的动物免于痛楚及折磨,“Eytex”及“Skintex”也具有极高的经济效益,因为它们只需动物实验一半的花费,并且还能得到更客观的统计资料,而不是只由兔子红肿发炎的眼睛作主观的判断。

另一类替代实验则是使用“Testskin”——一种用人类细胞在人体外培植而作成的人造皮肤。 这种人造皮肤可用来测量皮肤受刺激的程度,吸收的状况,日晒的伤害,以及乳液,除皱面霜,防晒用品,肥皂及洗发精对皮肤的影响。“Testskin”也同时用做烧伤病患皮肤移植之用。

除了动物实验外,许多其它的实验方法也都能测试新产品。拜高科技所赐,未来这些其它的实验将能彻底取代动物实验,但是首先,必须有市场需求及经济效益,才能得到充裕的资金作进一步的研究。

并且,只有人们不再购买,使用动物实验的产品,制造商们才会停止使用动物实验。在人们停止购买之前,这些厂商仍会持续用残酷而不人道的动物实验,来换取他们的利益。当你购买非动物实验的产品时,一个强烈人道的声音就能传到社会中。请大家支持“免于残酷”(Cruelty free)——不再使用动物实验的产品。

哪些化妆品不用动物实验?

法令上把化妆品分为二种:一为含有医疗或毒剧药品化妆品(简称含药化妆品),否则列为一般化妆品。依我国法令,一般化妆品虽然没有规定须经动物实验,但是由于化妆品原料大都来自进口,而消费者还不具有动保意识,因此厂商并没有刻意选择免于动物实验的化妆品原料。另外,含药化妆品则不论为输入或国产,均须向卫生署办理查验登记(其中须附有多种动物实验报告),经核准发给许可证后始得输入或制售。

换言之,消费者若要选择“免于残酷”(Cruelty free)的化妆品,只好选择属于一般化妆品的外国品牌了。为了让爱美又仁慈的女性(或男性)朋友们有“人道”选择的机会,本会特地搜集在台湾上市之化妆品品牌,并根据PETA(美国人道对待动物协会)所提供的资料一一比对之后拟出“免于残酷”(Cruelty free)的化妆品品牌。

护肤品中非动物实验标示

以下所列出的美容、保养、化妆品品牌或公司,乃经过PETA之所认证,不论在原料,制程或成品……各方面皆没有使用动物实验,也未委托给任何机构做动物实验。这些“免于残酷”(cruelty-free)的美容商品:

Body Shop美体小铺, Revlon露华浓, Chanel香奈儿, Avon雅芳, Aveda肯梦, Mary Kay玫琳凯, Clinique倩碧, NuSkin如新, Decleor思妍丽, Clarins克兰诗, Estee lauder雅诗兰黛, Bobbi Brown芭比波朗, Dr.Hauschka德国世家, Orlane幽兰, Aramis雅男士, Origins品木宣言, Nature shop自然小铺, Hard Candy硬头甜心, Kiehl’s契尔氏, Nutri-Metics新姿美缇, Crabtree & Eyelyn瑰珀翠, BeautiControl必丽康, Wella葳娜, Weleda薇莉达, Nivea妮维亚, Avalon, CiCi, Stila, M.A.C., Urban Decay, Paul Mitchell宝美奇, Tommy Hilfiger, Essential Oil, H2O Plus, Aloette, Bio-Tec, Chatoyant Pearl, Columbia, Compassionate, Dermatologic, Gabriel, Giovanni, Goldwell, Gustavo, Jason Natural, Joe Blasco, Jurlique, Liz Claiborne, Michelle Lazar, Naturade, Nordstrom, Orjene Natural, Perfect Balance, Pure destiny, Ultima, Tony&Tina, La Prairie, Donna Karen, Aramis, Tommy Hilfiger。

日本国内认证合格所有品牌(资料来源/JAVA日本废止动物实验协会):

Attenir, Aloe制药, ESS, Ion制药, 一光化学, Utena, Ecover, SS制药, Usuke石碱, Aubrey Organics Inc., Oshima Tsubaki大岛桩, ORiGiNAL, Orbis, Katsuura, Kwai, 牛乳石碱, 黑龙堂, Cosme Science, Samuel Par (Par Labo), 太阳制药, Syabondam Soap, 太阳油脂, Takeda medikusu, DHC, Dios, Dr.Baeltz, Dr.Erwin, Dr.Wilard, 长濑产业, Natural House, Number three, 西宫造酒, 日兴制药, Nippi Collagen Cosmetics, Nippon Olive, Shaklee Japan, 黏土科学研究所, HABA, Fancl, Forcea, Prevail, Pelican Soap, 本岛桩, Miss Apricot, Leeka Papillon, Revanche, Rubotan, Arie, FC 中央药研, Milott, Nihon Kolmar, Arimino, Arusoru, Sony CP Lab., Tsumura津村。

相对的另一方面,本会也列举使用动物实验之化妆品厂牌,希望透过消费者的觉醒,促使这些厂商能够放弃不必要的动物实验,改用不伤生害命的替代方法(已经发明出很多了)来测试化妆品的安全性。

请大家避免使用这些“残酷商品”,因为,使用它们,一点都不美丽:

P&G宝洁(SKII, Max Factor蜜丝佛陀, Pantene潘婷, Olay欧蕾, Vidal Sassoon沙宣, Clairol可丽柔, Cover Girl封面女郎, Physique飞丝, Pert Plus飞柔, Richardson-Vicks, Noxell, Crest, Giorgio……)

Unilever联合利华(Lux丽仕, Ponds旁氏, Dove多芬, Elizabeth Arden依莉莎白雅顿, 凯文克莱Helene Curtis, Finesse惠妮丝……)

L’Oreal欧莱雅(Lancome兰寇, Maybelline媚比琳, Biotherm碧欧泉, Helena Rubinstein赫莲娜, Guy Laroche姬龙雪, Cacharel卡夏, Ralph Lauren劳夫伦斯, Paloma Picasso帕洛玛毕加索, Giorgio Armani乔其欧亚曼尼, Vichy 薇姿, La Roche Posay理肤泉,  Kerastase卡诗, Osmose 欧诗莫, Majirel美思雅……)

Johnson & Johnson强生(Aveeno, Clean & Clear, Neutrogena露得清……)

佳丽宝, Lancaster兰佳斯, Sally Hansen莎莉, Neoteric, Mennen, Salon Selectives, Lamaur, Lever Bros, Dome, Marlene Klein。(2002.11.24更新,没在名单上的是仍再观察的)

资料来源: 美国人道对待动物协会

  • 无动物实验http://www.peta.org/mall/cc/ccdonttest1.html
  • 有动物实验http://www.peta.org/mall/cc/cctest.html

相关资料:

  • 无动物实验http://pw2.netcom.com/~axleplus/stuff/hotstuff/compgood.html
  • 有动物实验http://pw2.netcom.com/~axleplus/stuff/hotstuff/company.html

注:含药化妆品与一般化妆品之区别在于: 一般化妆品包括香水及修饰用化妆品,如粉底,粉饼,粉膏,修容饼,眼影,眼线,胭脂,眉笔,睫毛膏,唇膏等;或不含有医疗或毒剧药品之化妆品(洗发精),头发用化妆品(发油),面霜等均属之。含药;妆品则包括:染发剂,烫发剂,及含有卫生署公告之“化妆品含有医疗或毒剧药品基准”之成分,其含量以不超过该基准者为范围(含量超出基准者则以药品管理);若其效能宣称防止黑斑,雀斑,皱纹及去头皮屑等内容者,亦列入含药化妆品管理。

参考数据:

  • Beauty Without Cruelty
  • 美国人道对待动物协会PETA
  • 抵制兰佳斯网站http://www。chez。com/lancastervivisection/animal_rights。htm
  • 抵制宝洁网站http://www。pandgkills。com/index。html
  • 抵制宝洁地球日 Global Boycott P&G Day

Small_Guinea_Pig

曾经的抵制宝洁地球日运动

2002年5月25日星期六, 是第六届的“抵制宝洁地球日”, 该运动由英国Uncaged Campaigns及美国In Defense of Animals两个动物权组织联合发起。

宝洁(Procter & Gamble)是一个庞大的跨国性企业体,在全球超过140个国家销售300多项产品,包括家庭清洁用品,个人卫生美容用品及食品,每年销售额高达美金350亿。只有通用汽车公司的广告支出超过宝洁——比可口可乐,麦当劳都还要多。

据估计,宝洁公司每年使用超过5万只的实验动物,也是杭廷顿生命科学研究中心(Huntingdon Life Sciences)的赞助者(注:杭廷顿生命科学研究中心,是英国一间专门受企业委托进行动物实验之中心,平均每天用掉500只动物,是欧美动物权运动的”眼中钉”), 动物权人士曾秘密录得宝洁委托杭廷顿对猿猴进行不必要的残忍实验(测试已经被人类使用的鼻充血药物),但是宝洁与杭廷顿却声称这项实验是“必要的”。事实上,其它法令没有规定须做动物实验的产品,宝洁也照样在做动物实验。

然而,动物实验并无法担保其产品的安全性,例如,宝洁制造的Oil of Ulay New Skin Discovery以及Max Factor Active Response Cream,都会高度刺激眼睛及皮肤而产生不适。皮肤医学专家怀特医师曾指出:“他们(宝洁)做每一样他们所想得到的,能做的动物实验,但是没有一样实验能预测这些问题的发生。”

面对动物权人士的呼吁,宝洁公司却丝毫不予理会——显然利益远比道德重要。因此,消费者的抵制更形重要,于是有了“抵制宝洁地球日”运动。为了教育大众有关宝洁公司所导致的无数痛苦及死亡的事实,主办单位指出:购买宝洁商品,也等于支持且参与残酷又致命的动物实验。希望能使有良知的社会大众,转而支持“免于残酷”(Cruelty free)的公司或产品。

像2001年的“抵制宝洁地球日”,就以抵制宝洁相关企业爱慕思公司(IAMS)的宠物饲料为主要诉求。因为爱慕思公司拿狗和猫来做所谓的“营养研究”——测试种种营养成分对宠物的诸种功效。根据仅见的数据显示,爱慕思公司曾拿28只母猫,24只幼犬,18只大丹犬, 18只米格鲁及其它动物,来做残忍的动物实验,实验后幸存的动物全都被杀死。

虽然宝洁公司的规模,大到让消费者抵制运动可能难以看出成效,但是,动物权人士认为这个运动最终能够有所影响。

PETA表示,必须是不论在原料,材料,制程或成品……各方面皆没有使用动物实验,也未委托给任何机构做动物实验,才是真正“免于残酷”(Cruelty free)的美容商品。因此虽然某些化妆品厂商声称“本身”没有在做动物实验,但是事实上并没有完全避免动物实验。

虽然法律没有规定化妆品一定要用动物实验,但是某些人相信经过动物实验的比较“安全”,对此PETA表示,完全不用动物实验的化妆品已有数十种之多,这些品牌已有数亿人在使用,足证不用动物实验并不会比较不安全;再者,PETA提醒,某些厂商不肯用替代法,是因为某些材料的毒性实在太强,因此还是用动物来测试其安全性——对于这种掺有剧毒性原料的化妆品,还是少用为妙!

文章来源:关怀生命协会  http://www.lca.org.tw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