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专访古德曼环保奖得主阿萨姆·阿瓦什:重现“伊甸园”

专访古德曼环保奖得主阿萨姆·阿瓦什:重现“伊甸园”

2003年,当美国推翻萨达姆政权后,土木工程师阿萨姆•阿瓦什回到故土, 他发现童年时玩乐的美索不达米亚湿地,早已变成寸草不生的荒地。

古德曼环保奖获得者阿萨姆•阿瓦什

古德曼环保奖获得者阿萨姆•阿瓦什

在伊拉克南部,曾有大片沼泽地,古语称作“美索不达米亚湿地”,也称伊拉克沼泽。这里是古老文明的发源地,曾先后孕育了苏美尔文明、巴比伦文明和亚述文明,并留下大量宝贵的文化遗迹。根据《旧约•创世纪》的描述,不少人相信它就是传说中的“伊甸园”。

神话传说中,苏美尔三大英雄之一的吉尔伽美什曾在湿地的水边休憩。

阿萨姆•阿瓦什出生在伊拉克,之后随父亲去了美国,成为一名工程师。离乡25年之后,他重归故土,发现儿时的乐土,已是一片废墟。广阔而独特的淡水水域早已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被严重污染的干涸荒地,芦苇不再生长,荒无人烟,寸草不生。始作俑者是萨达姆。上世纪90年代初,萨达姆下令抽干整片湿地,建立堤防,把整个湿地区域封闭起来。这场灾难被联合国列为与咸海消失和亚马逊雨林植被砍伐同等的生态灾难。2001年联合国环境署报告称,湿地范围缩小至原来的5%至10%。

在美国的阿瓦什从新闻上得知这一消息,他既震惊,又悲愤。“我从小长大的城市纳西里耶并不在湿地上,而是在沙漠的边缘。但父亲经常带着我去湿地猎野鸭。那时候,没有路,只有树木和水道。四处可见茂密的芦苇,清澈的水中可见清晰的倒影。”

2003年6月,萨达姆倒台后,阿瓦什回到伊拉克。“在我眼前的是干旱的湿地。一切都令我伤痛和揪心。在我记忆中的湿地苍翠繁茂、充满生气。而现在这里只有尘埃,周围充斥着的是污浊的空气,没有芦苇,没有人烟,只有病怏怏的狗。”

“我想着要恢复我童年时代的乐土。但一开始,我只打算在这里工作2至3年,然后回美国过舒适的生活,重新做回咨询行业。”他表示。然而修复家园远没有想象中容易。这项恢复湿地的工作,阿瓦什一做就是十年。十年时间里,他在当地创立了伊拉克自然保护协会(Nature Iraq),使干涸的湿地恢复了原先一半的面积。

今年4月,阿萨姆荣获古德曼环保奖,这是表彰全球民间环保人士的知名奖项,被誉为“环保界的诺贝尔”。

古德曼官方网站这样介绍:“阿萨姆的伊甸园修复项目,是另一场战争。它不仅本身具有挑战,而且还危险丛生,绑架和暗杀的风险从未中断。”

拯救“湿地文明”

在伊拉克南部,把湿地的水排干,是当地人的传统。人们总是会把湿地和疾病、落后联系在一起。“我父亲那代人并不理解生物多样性。”阿瓦什说。

2003年他回国,发现不少当地人正在推倒堤防,但人们依旧没有生态保护的观念,他们只是想让水流动起来,等芦苇长茂盛了可以卖钱。

阿瓦什创立了伊拉克自然协会,这是一个关注恢复湿地的非政府组织。他运用自己的专业技术,推倒高耸的堤防,让湍急的水流可以重新灌溉湿地。“我在资金上支持他们,但90%的工作都是由居住在湿地附近的人们自己完成。我为他们引进挖掘机。”

阿瓦什的赞助方包括美国国际开发署、意大利政府,以及联合国环境署、开发计划署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拯救湿地,还需要克服更严峻的技术难题。“原本每年有7000万到1.2亿立方的水流经湿地。而现在却只有6000万。目前,在土耳其和叙利亚边境地区的上游计划建23个水坝,如果建成的话,流向伊拉克的水源会剧减4000万。”

阿瓦什介绍说,湿地发展的机制是靠春天库尔德斯坦山脉的融雪来形成周期性的洪流。当湍急的水流涌入,芦苇也从冬眠期中醒来开始变绿,鱼开始产卵,鸟类开始迁徙。如今,上游的水坝越建越多,周期洪流日渐消失,他们必须实施一系列方法,包括开凿沟渠引回河水、建造拦河坝积聚雪峰融水以及制造“人工洪涝”来模拟每年春季滋润湿地的重要淡水洪峰。

阿瓦什现在的主要任务,是和他的团队建立经济模型,试图达到多赢的局面,把叙利亚政府、土耳其政府和伊拉克政府联合起来,齐心协力治理河流。“这一切看似不可能,但我们已经显示出我们开始尝试的决心。”与此同时,阿瓦什也在和石油部门谈判。目前,阿拉克石油部门已经接受了他们的建议,同意石油开采过程中会引入海湾的水源进入蓄水池,而非当地的水源。

阿瓦什发动当地人清理湿地中的水体

阿瓦什发动当地人清理湿地中的水体

荣光里的危机

经过阿瓦什和当地一些新伊拉克环保主义者的努力,目前美索不达米亚湿地重新响起了生命的细语呢喃。

两年前,一个在英国举办的照片展,讲述了恢复“前世界第三大湿地”的艰苦过程。展会上展示了绵延广阔的芦苇荡和开阔水面(现在至少达到佛罗里达大沼泽规模的一半),植草虫鱼重回此地,为迁徙和繁衍的鸟类创造了一片巨大的栖息地。庄严高贵的埃及圣鹭、土生土长的巴士拉芦苇莺、伊拉克鸫鹛、世界上大部分的云石斑鸭、蜂虎以及许多其他鸟类都相安栖居此地。

“我们将这里称为中继点、补给点。”环保组织国际鸟类联盟中东地区顾问理查德•波特说道。他们是伊拉克自然协会的合作方,帮助阿瓦什的团队培训生物学家。“这里和供物种繁衍和过冬的场所一样重要,如果鸟类必须要完成从中非向欧洲和亚洲的长途迁徙,而且无食可觅,在这里就得预先饱餐一顿。”

照片展上显示,如今美索不达米亚的湿地,绵延数千平方公里。这里栖息着八十多种鸟类、水獭等。成千上万人在这里种植稻米和椰枣,养殖水牛、捕捞鱼虾,并且利用芦苇建造船只和房屋。

阿瓦什和他的团队开始试图解决当地非法狩猎的问题,尽管他十分同情那些没有什么其他生活来源的人,也希望新开发的石油工业能够提供一些工作岗位。

“在教育当地居民上我们已经花了些力气,”他补充道,“我们对他们说:‘狩猎没问题,但果腹足矣,每天赚10美元就足够生活的话就没有必要挣20美元,把那10块钱留到明天再赚。’我们会坚持下去,不言放弃。”

今年4月获得古德曼奖之后,伊拉克总理办公室联系到阿瓦什,对他的获奖表示祝贺。阿瓦什希望借此机会,亲自去游说总理,在美索不达米亚湿地,建立伊拉克第一个国家公园,这也会是一个“和平公园”。

目前他的团队主要在伊拉克南部工作,当地虽然没有战乱,但依旧存在绑架勒索的危险。2005年,他的五名同事遭绑架。当时阿瓦什拒绝支付赎金,因为他知道一旦妥协,后面的灾难会源源不断。最终,绑匪在一周后释放了阿瓦什的同事。“我们靠枪杆子来加强保卫,不过最危险的部分是在巴格达和湿地间的公路上,”

阿瓦什说道,“一旦我们进入湿地就比较安全了。”

文章来源:外滩画报 http://www.bundpic.com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