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马来西亚快乐农夫吴添龙 追寻自然农耕法

马来西亚快乐农夫吴添龙 追寻自然农耕法

自然农耕 不只是有机种植

自然农耕法(Natural Farming)本来是人类生存的本,因为时代不断的推进,改变了农耕法的生态。你可以说自然农耕法是有机种植,因在它考虑生态、减少除草、轮耕法,努力改善土地素质,种出来的食物肯定“有机”,可是,它不只是“有机种植”。

某些方面,它与“永续栽培”(Permaculture)有异曲同工之处,譬如经济上的自给自足、自然与人类之间的和谐相处等等。

茄子

自然农耕法不是新兴农业,它是古老的智慧,以老子的“无为而治”立业。

还原生态系统

“日本坚决采用自然农法的木村阿公是当中的代表人物,他的做法比我更激烈。他是什么都不做,不洒农药、不给堆肥,就连草都不除,他还原生态的系统,将土地还归给自然。结果他等了8年,才等到了七朵花,两颗苹果。我也做自然农耕法,但有给植物堆肥,那是如果都不去协助果树,需要等很多年才成果……不想等这么久,我们还要吃饭的,哈……。

“我老婆说,自从我选择自然农耕法,脾气不燥了,人也温和了。被蚊子叮时,也不像以前,非要置它于死地,甚至不自觉的只是轻轻的拨赶它。”

妙用鸡粪当肥料

“我们一定要养鸡,那是因要做堆肥。堆肥需要鸡粪,你跟外面的农场买鸡粪,你不懂那鸡吃的饲料是什么,鸡粪中是否残留着重金属,唯有自己养,用田里的草、还有自己做的良菌堆出的肥,才能确保它的零污染。而且,假如农场可以做到自供自足,那就可以减低开销,本钱低了,消费都就可以买到便宜的成品。”

对。像那种出“二年不烂苹果”的木村阿公,虽然很多人排队抢着吃他的苹果,可是,他不曾想过提高售价。“像我卖榴莲也是不管外面行情,炒到再高我坚持18令吉一公斤,如果想赚多一两令吉,我会老实和你们讲。”

但是,一个养鸡农场,讲的再有爱心,等待鸡长大了,还是得卖出去、杀了?

让老母鸡自然老去

“这3年里我挣扎了很久,就在思考这件事。

早年我常在农场过夜,有一次我与工人接到采购200只鸡的订单,晚间七八点就到院子捉鸡,它们很乖的被我们一只只抱走,全不挣扎。可是,那一晚我却辗转难眠。后来,工人跟我说:老板,我们不要再卖鸡了,好吗?想一想,就和我的伙伴商量,最后达成协议,我们养蛋鸡,就卖蛋。而且,会尊重生命,纵然母鸡老了,不能产蛋,也任在这里自由自在的生活,自然老去。”

鸡在沙池“洗澡”

鸡在沙池“洗澡”

小集团大农场

这句话,我心里默数,吴添龙重复了三篇。

“我们相信每一个人都能从事农业,但不一定是大集团在做。很多小集团结合在一起就变成大集团了。”

明显,这是他的梦。

因为这个梦,他努力游说隔壁邻居一起发梦,画了一大计划让大家想象——我养1000只鸡,你也1000鸡,鸡不会太多,自由走动就会产下健康的蛋,再把这里变成一所鸡蛋养殖区,人家想要买好的蛋就来这里……”

很美的一幅图,连我都心动了……可惜说到成果,他却垂下头说:“没有说服对方!”

是的,谁会放下日入斗金,被看不见的未来牵着走?一颗有机鸡蛋日前的市价也不过1令吉20仙。一颗有机榴莲,还是名种猫山王,一公斤也只卖18令吉……市场价太低了。

要做农先懂农

五、六年前,人在建筑业的吴添龙就有从事一名农夫的念头。

他耸耸肩,宿命论的说:“我也不明白,也许,我前世就是一名农夫吧!我也不懂,心里就是觉得,做农不应该是大集团在做,应该是由小农庄经营,应该是一个很完整的系统。”

一个模糊的想法,他一直追寻,最后在网上遇到了启蒙恩师,Chok Chai先生。Chok Chai先生是韩国自然农业创始人赵汉珪的学生。

“要做农,先要懂,什么是农?

“如果农场只有大集团可以做,那么未来的人尤其是穷人就吃不起食物了。我们的祖先以往务农也是什么技巧都没有,就是靠摸索、学习和验证,累积了经验养活了这么多人。我们遗失了这样的智慧,现在应找回来。我相信,靠着阳光、水份和空气,自然生长的食物是最美味好吃的。然后我也尽一点力,回收咖啡渣、甘庶渣、鸡蛋壳,做成堆肥让它再回归土地。

“我有一个心愿,也是我老师的心愿,就是在这里推广自然农耕法,农业,应该是用我所说的方法来做,才会得到真正的满足和获得好品质。”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