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安全黑名单 > 《经济半小时》:失控的农药

《经济半小时》:失控的农药

近年来不断爆出的毒豇豆、甲醛白菜等事件,让人们对高毒农药的滥用情况空前关注,事实上,国务院在2001年就颁布了农药管理条例, 在2010年做了新的修订,而各部门,各地政府也相应出台了各种具体的管理办法。但是,蔬菜水果的农药滥用,却日益成为老百姓餐桌上的大问题。现在,高毒农药到底泛滥到什么程度,地方政府对此的重重禁令起作用吗?6月17日到6月27日是全国食品安全宣传周,《经济半小时》记者来到了农业大省陕西,对该省的重要蔬菜基地渭南市进行了调查,关注危险的农药。

农药

一、渭南农资市场上百家农药店

高毒农药随处可见

渭南位于地处八百里秦川最宽阔的地带, 素有“关中粮仓”、“陕西棉仓”之称,拥有粮食、棉花、苹果等10大农产品基地,这些农产品广泛销往北京、上海、山东等地。在陕西渭南的农药市场里,各种高毒农药泛滥,经销商违法违规,随意销售,既不要求出具证明,也不进行实名登记,根本不管这些高毒农药的注射和用途。那么这些被轻而易举地买到的高毒农药,当地的农户究竟又是怎样使用的呢?

在陕西省渭南市民生街上的农资市场,遍布着大大小小近百家农药商店。记者随机走进一家,看到店内堆放着几大箱不同品种的农药,记者以打地里的虫子为由向店主咨询,这位店主毫不犹豫地向我们推荐了国家限制使用的高毒农药“氧乐果”。

氧乐果又称氧化乐果,是一种危险的高毒农药,早在2002年农业部就明令要求对它限制使用。但为了推销农药,这位店主却忽悠记者,说氧乐果只是中毒农药,可以随便用在任何蔬菜和果树上。

除了向记者推销氧乐果,这位店主还说他们有更厉害的杀虫药甲拌磷。记者看到,店主是从几大箱农药的最里面拿出了这瓶甲拌磷农药,甚至店主本人都不敢直接用手接触药瓶,而是拿一个塑料袋子套住了瓶子,他小心翼翼的动作似乎生怕农药泄漏出一点点来。记者看到,这种农药的瓶子上画着恐怖的高毒标识,使用说明上也明确标注着:只能用于棉花拌种或浸种,禁止用于粮食、蔬菜、果树。但这位店主却热情地向记者推荐用这种农药给蔬菜除虫,并声称什么农作物都可以。

国家明令限制使用的高毒农药“甲拌磷”被肆意出售

农业部从2011年起就要求“高毒农药经营单位核定规范化、购买农药实名化、流向记录信息化、定点管理动态化”,做到“高毒农药100%信息可查询、100%流向可跟踪、100%质量有保证”(标板)。陕西也于2012年在全省统一实行高毒农药“五项制度”的严格管理,要求对高毒农药产品的来源、购买者身份、购买数量、购买时间、购买用途、联系方式等进行详细登记,凡购买高毒农药的人员,必须凭本人身份证或户口本以及所在地村委会或合作经济组织出具的种植证明,根据需要限量购买。但在渭南的这家农药商店里,店主没有要求记者出具任何证明就把“氧乐果”和“甲拌磷”这两瓶高毒农药卖给了我们。店主告诉记者,这些不是剧毒的,不用登记。

为了让记者放心,这位店主反复说这些农药都不是高毒的,既不用出具证明,也不作任何登记。就这样,记者轻而易举地买到了这些高毒农药。随后,记者又走进了另一家农药店。这家店主听到记者是外地口音,显得十分警觉。她表示农业部明令禁止和限制使用的高毒农药她都标注在了墙上,自己店里绝不会出售。记者询问店内为什么还摆放这些药,店主却说农业部禁止买卖,这些药并不出售。

正当记者打算离开的时候,这位店主却向记者推销起一款名为3911的农药。为了多做一笔生意,这位店主转身进入背后的隔断房间,伴随着一股刺鼻的农药味儿,她从一道非常隐蔽的房门里提出一大瓶农药。记者发现正是甲拌磷。店主告诉记者,这是杀虫的好东西3911甲拌磷,一公斤24元。

原来,这位店主向记者热情推销的3911农药正是农业部明令禁止用于蔬菜水果的高毒农药甲拌磷。在这家店里,记者发现它同样没有按规定对高毒农药进行专柜经营,没有实名购买登记。这些违法违规、随意销售高毒农药的店主难道不知道高毒农药的危害吗?一位店主告诉记者,由于当地菜农果农经常大批量购买高毒农药,他们自己根本就不吃本地产的蔬菜和水果。

这位农药经销商告诉记者,由于农民频繁使用高毒农药杀虫,现在的虫子都有很强的抗药性,他们卖农药的都清楚,这些农药其实最后都是被人吃了。因为食心虫已经形成,即便把苹果扔到不兑水的药里面,照样杀不死。但是如果人食了苹果,这个人的寿命会从60岁减到40岁,40岁减到20岁,属于慢性重度自杀。

二、自家菜拒打农药,对外销售却喷洒高毒农药

药品危害农户心知肚明

我们看到,陕西渭南当地的农户们对高毒农药的危害心知肚明,连他们自己都把对外销售的蔬菜瓜果和自已吃的蔬菜瓜果分开来种,对外销售的蔬菜瓜果他们随意喷洒高毒农药,而自己吃的蔬菜瓜果则宁肯虫咬烂了也不打农药。国家对于农药滥用出过很多严格规定,为什么这样的事情还屡屡发生呢?

华县是陕西省渭南市重要的蔬菜基地,记者来到华县三小镇一个规模较大的蔬菜种植区,刚进入这里,记者就闻到了一股强烈而刺鼻的农药味。在这里,记者随处可见被丢弃的农药瓶、农药袋和针剂。在园区的路中央,记者还发现了这种叫“克百威”的高毒农药包装袋,国家规定这种农药是绝对禁止用在蔬菜水果上的。按照2008年《国家危险废物名录》第六条规定:废杀虫剂及其包装物应按照危险废物进行管理。显然,这条规定在这里也完全没有得到执行。华县三小镇的菜农告诉记者,蔬菜没有病也要防治,一般10天打一次药。

这里的菜农告诉记者,大棚蔬菜高温高湿,非常容易患虫害,因此即使蔬菜没有病,他们平时也要打药预防。在十几座大棚之间,记者意外发现了一块露天种植的菜地。这位80多岁的菜农告诉记者,这是他家的自留地,老人说他只吃自留地里的菜,从不吃大棚长的菜。市面上卖的蔬菜农药胡用,现在很多人得癌症,都是吃农药吃的,像韭菜虫多就经常用3911,老人还劝说记者少吃韭菜。

事实上,对于这些禁药的毒性,菜农们心知肚明,但是依然大量使用。菜农告诉记者,还有人大量买巨毒农药,有用时一家人买一箱,一箱子就是十来瓶,把药浇在水里,所以一般不要吃韭菜,癌症都是这些农药造成的。

这位种大棚菜的农户告诉记者,与普通农药相比,高毒农药价格更便宜,以有机磷类的高毒农药为例:300毫升包装的每瓶7-8元,1瓶兑3-4桶水,可以喷1亩地。每亩用药成本不到100元,比普通农药至少能减少三分之一的成本,而且高毒农药打虫的效果还要比普通农药好得多。菜农说,冬季蔬菜苗没长的时候就把农药灌了,等覆盖以后就不用打了,那就是高毒农药。韭菜一般用3911农药,残留期有一个月两个月。

这位菜农告诉记者,对于韭菜种植来说,采用高毒农药在当地是非常普遍的做法。因为土壤当中有一种叫韭蛆的病害虫非常抗药,不用高毒农药,很难防治。菜农说,他家以前种韭菜的时候,灌溉的就是高毒农药。

农户们随意使用高毒农药,那么一些上规模的种植基地又是什么情况呢,在渭南市大荔县的一个规模化蔬菜示范种植基地,记者在一个蔬菜大棚的墙边角落,竟然看到了一只被丢弃的农药空瓶,瓶子上清晰地标注着这是一种叫“水胺硫磷”的高毒农药,瓶子上还明确写着“不可随意丢弃”的字样。这种名叫水胺硫磷的高毒农药是国家明令禁止用于蔬菜水果,

2010年海南毒豇豆事件农药残留超标就因它而起。记者注意到,在这个高毒农药瓶子不远的地方,还树立着“孝义镇现代农业示范园”的大牌子。当地菜农告诉记者,不仅仅是水胺硫磷,在当地的农药供应点,菜农能够轻易地买到各种高毒农药。到药店里就有人给你配,腻虫配高毒药,比如异柳磷、甲拌磷等。

高毒农药“水胺硫磷”的空瓶被随意丢弃在蔬菜示范园区内

更让记者震惊的是,当地农民不仅随意给蔬菜上喷洒高毒农药,而且喷药的频率还很密集,有时两三天就会喷一次,远远超过了至少需要7天的农药间隔期。

记者在渭南市的四个县区一路走访,实地调查了十多个村子。记者注意到,这里的菜农家家户户房前屋后都会有一块自留地,自留地里有些菜看上去品相不好,但当地农民只吃这种菜。菜农告诉记者,自己家吃的蔬菜不打毒性大的药,卖的可以打。

自己吃的菜不打药,卖的菜则随意打,这样的现实让人怵目惊心。不仅蔬菜如此,水果的农药也同样如此。在渭南市的葡萄之乡浦城县,记者就遇上一位果农正在给葡萄喷药。果农告诉记者,有蚜虫的时候用高毒一点儿的农药,比如异柳磷,药店就可以买到。异柳磷又称为甲基异柳磷,同样是高毒农药,国家规定它只准许用于拌种或土壤处理,不能用于防治蔬菜害虫和进行果树的叶面喷雾。

渭南当地菜农家家都有自留地,从不敢吃大棚菜

在采访中,记者注意到一位果农种的毛豆有许多虫咬的痕迹,但这位果农只顾着给葡萄喷药,却不肯往毛豆上打一点点。果农告诉记者,毛豆是自家吃的,就尽量不打高毒的农药。

这位果农告诉记者,村头的农药店有很多高毒农药,而一些被国家禁止生产和销售的农药,往往也只是换个包装和名称,在他们这里随处都能买到。果农说,现在农药的品种很多,今年叫这个名字,明年重新换个名字,换汤不换药。药店也会告诉你,原来叫什么名字。

三、央视财经评论员:农药泛滥诱发癌症增加

记者在陕西省渭南市看到,商店随意出售高毒农药,农户随意喷洒高毒农药,情况触目惊心。为什么那么多法律法规都变成了一纸空文,为什么农民们对高毒农药如此依赖?为什么生态环保的种植技术得不到农民认可?带着这些问题,我们采访了中科院植物研究所首席研究员蒋高明。作为中国著名的植物学家,蒋高明长期跟踪调研高毒农药泛滥的情况,他的研究结果显示,中国作为农药生产、使用的第一大国,单位耕种面积化学农药用量比世界平均用量高出3到5倍,而遭受残留农药污染的农作物面积接近百分之百。

央视财经评论员蒋高明说,在中国不用农药的量,占整个18亿亩农田万分之一都没有。专家这么说,官员也这么说,庄稼吃农药,就和人吃药一样离不开,就跟吃饭一样离不开,不打农药的地非常非常少。

蒋高明认为,近十多年来农药泛滥,严重污染了环境,破坏了生态,农药的大量使用,良莠不分地杀死了大量害虫的天敌,严重破坏了农田的生态平衡,并导致害虫的抗药性不断增强。农业病虫害越来越严重,农药用量越用越大,而防治效果越来越差,这就形成了一种恶性循环。

关于高毒农药对空气、土壤和水,包括人类之间造成极大的危害和影响。蒋高明认为,从源头来讲,第一,破坏生态平衡,不光杀害虫,把益虫也杀死了,还有疫苗也杀死了。中国用农药的量是最高的,生产的也最多,因为很多国际上的农药公司,国外的发达国家的都关门了,都搬到中国来生产,所以生产量很大,用的量也很大。

在蒋高明的多地调研中,他曾亲眼目睹许多经常喷洒高毒农药的农民最后得癌症死去。他还发现,因滥用农药,各种器官的怪异病类正大量增加,农药滥用已成为诱发癌症的罪魁祸首。

蒋高明说,如何走出高毒农药违规使用,而造成的农产品安全的困境。原理实际上很简单:预防为主,虫子哪儿来,肯定它是一个物种,虫子生虫子,两性交配以后,雌虫回到地里产卵才有后代。但是我们通过一定的技术交配以后,不准你回到地里去不打药,益虫也活过来了,益虫还要吃它,另外,一些鸟也要吃害虫,我做过很极端的实验,让叶子吃掉一半,光合作用还在加强,植物又补上生长作用。但这些道理我们一概不告诉农民,卖农药的人一概告诉他,他希望卖更多的农药,老吓唬你赶紧用我的药,不用药颗粒无收。

2010年1月,海南省陵水县5个城镇的豇豆被测出水胺硫磷高毒农药残留超标,由此掀起海南毒豇豆的轩然大波。

2010年4月,青岛九名食用韭菜的患者中毒住院,之后被查出韭菜农药残留严重超标,这种毒韭菜正是被使用了国家禁止的高毒农药甲拌磷。

2013年5月,山东省潍坊市峡山区爆出的毒生姜事件,部分农户使用的剧毒农药神农丹,50毫克就可致一个50公斤重的人死亡。

对于这样一组数据,蒋高明认为,高毒农药屡禁不止的背后,它更深层次的原因主要是农民,是讲究实惠的,也就是说他要求比较低的成本,比较好的效果控制出虫害,他要的是产量,产量就意味着下一步的效益。高毒农药某些方面用的量很少,另外药便宜,地下生产的躲避了国家的监管,毫无疑问,便宜、有效、高效,当然同时也高毒。

蒋高明说,要真正从根源上杜绝农药滥用,国家就应该在进一步加大农产品安全生产补贴力度,而市场和消费者也应该多购买优质优价的农产品。他说,农民双轨制,他自己生产的食物不打农药,或者打的少。很简单,城里人说把你这小块卖给我,高价愿意买他就给你扩大,如果不想多花钱,只能很放心的他自己留着,不会卖给你,这个就是优质无优价,劣币驱逐良币,最终造成很无奈的一种现象。

半小时观察:别让措施只在墙上体现

涂药黄瓜、有毒豇豆、甲醛白菜、 农药违规使用,高毒农药泛滥,正在成为农产品质量安全的源头之祸。尽管推泼助澜的因素有很多,但是在陕西省渭南市,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没有作为的监管体系,墙上贴了有高毒禁用农药产品,经销商照卖不误,农户对虫害一筹莫展,随意使用高毒农药,已经延伸到乡村一级的科技推广体系体现在哪里?记者随便走访,触目惊心的现象一个接一个,监管部门是不知道还是管不了?虽然我们不能一棍子全打死,可是我们依然要问,为什么职能部门不能在源头发挥效用?我们盼望当地政府切实负起责任,别让措施和办法只能无力地贴在墙上,别再让百姓为吃心碎。

《经济半小时》“失控的农药”视频

文章来源:CCTV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