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俗传统 > 原生态火把节,重新体验敬畏自然

原生态火把节,重新体验敬畏自然

火把节是彝族、白族、纳西族、基诺族、拉祜族等火把节民族的古老而重要的传统节日,在农历六月二十四日举行,节期是两至三天。由于火把节有着深厚的民俗文化内涵,蜚声海内外,又被称为“东方的狂欢节”。

凉山彝族《火把节的传说》中提到:很早以前,天上有个大力士叫斯惹阿比,地上有个大力士叫阿体拉巴,两人都有拔山的力气。有一天,斯惹阿比要和阿体拉巴比赛摔跤,可是阿体拉巴有急事要外出,临走时,他请母亲用一盘铁饼招待斯惹阿比。斯惹阿比认为阿体拉巴既然以铁饼为饭食,力气一定很大,便赶紧离开了。

阿体拉巴回来后,听母亲说斯惹阿比刚刚离去,便追了上去,要和他进行摔跤比赛,结果斯惹阿比被摔死了。天神恩梯古兹知道了此事,大为震怒,派了大批蝗虫、螟虫来吃地上的庄稼。阿体拉巴便在旧历六月二十四那一晚,砍来许多松树枝、野蒿枝扎成火把,率领人们点燃起来,到田里去烧虫。从此,彝族人民便把这天定为火把节。

各地火把节

自此,节庆期间,男女老少都会点燃松木制成的火把到村寨间走动,边走动边把松香撒向火把以除秽求吉。彝族认为过火把节是要长出的谷穗像火把一样粗壮。后人以此祭火驱家中田中鬼邪,以保人畜平安。火把节在凉山彝语中称为“都则”即“祭火”的意思。火把节的原生形态,简而言之就是古老的火崇拜。在今天的山地社会,我们依然能够从种种民俗事象的考察中见到这个节日“祭火”的信仰观念与文化内核。

燃烧的火把

也许现今社会不再需要用火把驱虫这样古老的农耕方法,但民俗的传承更多的能让我们回忆起那个敬畏自然、敬畏土地的时代。现在我们极少再和土地发生连结,我甚至不知道一棵秧苗是如何从种子变成水稻进而变成盘中餐的!自然、土地、人,这中间总是有宁静的神秘的巨大的力量存在,由于对“土地”这一环缺乏认识,从前我才会肆意倒掉吃不下的食物,土地总是竭力深沉的包容着我们对它的伤害,然而现在它们难以再承受石化农业造成的伤害。土壤板结,家乡肥沃的黑土地的沃土流失,水资源的污染,种植转基因大豆后难以再耕种的土地成片出现……土地已经不能再安详的呼吸吐纳。而随着我对农耕的认识多了些,便觉得,每一粒米,每一棵菜,都是值得认真对待的。每次吃饭时便也有了虔诚的心绪。随着对火把节的再认识,那些古老的舞蹈、古老的歌谣与民俗,对家园的与生俱来的眷恋,在工业社会面前,或许我们可以……

祈求火神昂姑咪赐福

黎族人以往会在节日当天早上的村寨口栽埋一棵大松树,象征昂姑咪的化身。村民们会在树上挂满小火把,火把数与村民人数相符。在下午祭祀仪式过后,便由村中年岁最高的老妇人点燃“化身”。参加活动者,各从“化身”上取下一把小火把,也在“化身”上将其点燃。尔后,众人在老妇人的带领下,环“化身”跳起锅庄舞,歌颂昂姑咪献身传火的功绩。

这是为了祈求火神昂姑咪赐福,祈祷来年五谷丰盛、村寨平安、人畜兴旺。

舞火唱种

舞火唱种黄坪乡是鹤庆县的一个热区,物产富庶。据传,这里的居民是当年孔明和孟获在此屯军留下的后代。这块沃土是当年孔明与孟获结盟时共同开垦出来的。并在6月24日晚点火夜战,首次播下了五谷之种,荒甸从此变成了良田。为了纪念这一日子,每到这一天,后人就要点火把夜战播种小春作物。老人和孩子们手舞火把,环田地歌舞助兴,青年人在田间播种,劳动生产与民俗活动融为一体。

火把节

斗牛

在围起的大圆圈中,两头结实的牯牛角抵着角,在主人的吆喝中、观众的呐喊声中拼命搏斗。最后获胜的牛常被成为农耕的好帮手,也会纷纷得到称赞。

篝火晚会

夜幕低垂之时,热情奔放的篝火晚会配上香喷喷的烤肉,还有松枝点燃的火焰助兴!你可以手举火把围绕跑一圈,祈祷消除虫灾、来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彝族儿女还会跳起“大三弦”舞,少男少女们乘此传达情意。

总的来说,火把节的习俗众多,像是斗牛、斗羊、斗鸡、赛马、摔跤、歌舞表演、选美等。庆祝的方式有祭火、传火、送火等,也有的地区会举行盛大的篝火晚会,彻夜狂欢!但最根本的,还是人们对土地、对自然的敬重。在各地灾害频发、水土污染严重的今天,在可持续性发展频频受阻的时代,重温刀耕火种的习俗,对造化、对自然、对冥冥中看不到却实际存在的渊源深深敬畏并为此付出行动,也许是传承火把节给予我们最好的礼物。

参考信息来源:百度百科等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