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乐美时尚 > 火把节,重温民族制衣

火把节,重温民族制衣

农历六月二十四,是一年一度彝族的传统节日——火把节。在这天,往往三弦响起,火把燃起,舞蹈跳起……在众多原生态的火把节狂欢活动中,有一种“大三弦”舞:热情沸腾的群众,将火把围成一堆一堆的篝火,成千上万的彝族儿女跳起“大三弦”舞,全部人即刻沉浸在火海、歌海、舞海及花海中,尽情欢歌狂舞,直到天边吐鱼肚白,雄鸡唱晓。

其实大三弦舞还有另一层含义,这源于火把节的一个传说:罗婺彝家有个漂亮能干的姑娘,与彝家小伙阿龙早就相爱了。但附近十二个部落的男子都纷纷前来提亲,其中有个土官老爷凶狠残暴地说,如果不答应,就要血洗山寨,让全寨遭殃。姑娘无奈,答应在六月二十四相亲。相亲期到,姑娘穿上雪白的衣服、黑色短褂,胸前系一块花围裙,烧起一大堆火。十二部的头人也赶来了。姑娘深深地看了阿龙一眼后,纵身跳入火堆中。阿龙和几个小伙子想拽住她,可只扯下了她的衣角。四面八方的人们赶来,可她已经以死殉情。为了纪念她,十二个小伙抬起大牛推向对方,以推倒为胜。之后,杀牛饮酒、唱歌跳舞。后来彝家就把六月二十四定为火把节,被阿龙扯下的衣角,成了彝家妇女的围腰带,那焚烧姑娘的青烟,化为山寨的晨雾。据说清晨喜鹊鸣叫的时分,彝山的远处就隐隐绰绰地显出姑娘的身影,因此人们称她为喜鹊姑娘。

所以,火把节又演绎为少男少女们传达情谊的好时机,姑娘们会穿着自己缝制的衣裳展示心灵手巧。现在的人们在经济飞速发展的驱使下,早已经放弃自己缝制衣物的思想,继而去选择购买那些在商场或者精品店中陈列精致,设计味道鲜明的衣物作为生活之用。为数不多的高级定制和私人定制,也是为那些高收入人群的特殊衣物需求或精美的宴会和特定的纪念活动而存在的,这些“高级定制”无不散发着华丽光鲜的摄人魅力。

马可巴黎时装周

很少有成年人再去问津那些似乎像是“妈妈为我缝制”的,没有经过华丽装饰的手工缝制衣物,更无人再有时间去想曾经那个为我做衣服的人在做衣服的时候倾注了怎样的情感在里面。在火把节这天,如果你也厌倦了千篇一律的成衣,不妨回归有机生活慢时尚,为自己DIY一件衣服吧。就像“无用”品牌设计师马可说的那样,“衣服就是皮肤之外,跟皮肤最亲近的一层东西,它的价值在于情感的传递和表达,在这个意义上,所谓的流行、时尚都是不重要的。”

“无用”这个品牌是一个概念。或者说,是设计师马可的一种表达方式。在“无用”的品牌中,所有的衣物都采取了自织布、自纺布、手工缝制的传统制衣工艺,仿佛下定决心和现代文明对抗。马可经常去农村采风,或许正由于此,她的设计总是显得与现代都市相去甚远。她的衣服都是纯粹手工与天然的制成,是传统技术的延续与活化,透过自己亲手缝制的衣服,邀请人们抛开消费的态度,珍惜手工之物的稀有性与感情。这使“无用”的衣服看起来并非只是一件衣服,而是一件表达思想与关怀的念物。而这更是一种超越服装,表达在服装之上层面上的思想。每件衣物上都存在着一种最本质的内容,一种信念,任何人看到了以后都会去想中国的东西,可是它又不是一个具象的服装元素,而是带给人们对中国的想法。

在自制衣物布料的斑驳褶皱间,在不同材质的拼接中,在锁扣和包边收口中无不体现着DIY衣物者细致柔软的内心世界。

小编解读:

“无用”是一个致力于传统民间手工艺的传承与创新的公益性团体,其目标在于通过手工精心制作的出品向世人倡导:过自由简朴的生活,追求心灵的成长与自由。下面是“无用”设计师马可接受广州日报时的一段采访,希望大家对民俗、对服饰、对生态有更深入的体悟。

最左边:马可

最左边:马可

广州日报:有人说,这次彭丽媛女士着装为本土高端品牌带来了难得的发展良机,也可能使中国消费者盲目追求国外奢侈品牌成为过去式。您怎样看待这次引发的中国本土设计的发展机会?

马可:好事!中国人可以正视镜子里的自己了。不久前有一个人问我:什么是“中国”时装?回答:穿起来像个中国人的服装。

广州日报:在当下中国,一面是价廉低质的成衣到处飞,一面是富人对国外奢侈时装的狂热。作为设计师,您觉得有什么责任?

马可:今天的时代中真正的时尚不再是潮流推动的空洞漂亮的包装,而应该是回归平凡中再见到的非凡,我相信真正的奢华不在价格,而应在其代表的精神。我理解的设计师的责任包括三类,对于过去文化的传承责任,对于当下的道德责任以及对于未来的生态责任。

道德责任是指设计师有责任不做过度的设计,仅恰如其分地表达,不过分地刺激人们的感官欲望而企图引发更多的盲目消费,以期更大的商业利益。设计师在社会上承担社会良知的角色,首要必备的素质是:诚实正直,不为利益名誉出卖灵魂。

广州日报:您如何描绘作为设计师的自己?

马可:从大学毕业到2000年初的十年中,我了解到一个事实——这个世界不缺乏能够设计出时尚的,优雅的,性感的,漂亮的时装的设计师,但非常缺乏真正的服装设计师。在我的字典里,“时装”和“服装”这两个词的含义有天壤之别。

广州日报:此前您曾强调“无用”是一个公益组织而非品牌,也非时装。这是为什么?

马可:“无用”既无经营策略和商品企划,也没有目标市场定位和营业目标,更没有响应各种流行趋势,创建7年还没有开过一家专卖店,怎么看都不像是时装或是一个品牌。

广州日报:您如何看待时尚产业的商业运作与公益性?

马可:目前在中国,公益组织难以形成自己的造血能力。无用希望在此方向上做出尝试,无用并不排斥销售,有盈利才能把公益持久地做下去。

部分文字来源:《FASHION CHINA》,广州日报,百度百科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