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有机:滋养人生的“大教育”

有机:滋养人生的“大教育”

访中国有机棉的推广者、北京健生宝公司创办人郭秀梅女士

无论是打算了解一下美国棉田(Cotton Field)的有机棉产品,还是想品尝一下这里独一无二的茗茶——云南澜沧江畔的太古野乔,你都不应错过在健生宝的茶室中小坐片刻的机会。在那,在你周围并没有什么是特殊的,无非一室、一桌、一杯、一茶,但你能很快地静下来,而那静,就像是从你心中流溢出来似的。

凡见过郭秀梅的人多喜欢以“郭老师”来称呼她,你越是和她接触、和她攀谈,你越是能从她的仪态、言语之后发现更多的什么,仿佛有一种力量在,让你忘却了她外表的纤巧与谈吐的文质彬彬。

Cotton-Field

“退”向有机

按她自己的话来说,郭秀梅是“退”到有机的。看着我略作诧异的表情,她解释道:“人,无论是谁,都有其理想。在最初时,我们的意图是在教育领域做些什么,但最终我们发现,单就对社会负责的角度而言,目前所积聚的力量仍嫌不足,于是逐渐地退向自己能力之所及的部分。”

在实用主义风靡的当今,如何能够促成教育向某种朝向本质的转变?以郭秀梅的眼光来看,当前这种风气的渐开,却也正是每个人参与的结果。她认为,“这么多问题出现了,究其实,是我们和土地相隔的太远了。”人和土地,即人与自然建立了什么样的关系,人自身就会做出相应的转变,正如现在社会的情形。与滋养我们的土地的相离,就像是植物的根被截断、胎儿从孕育着他的母体中被剥离,其结果定会导向“枯萎”与“衰弱”。站在实用主义的角度,这种观点或许“高”的不切实际,但如果真的抛开这种“整体”的氛围,那种所谓的“有用”的价值因为看不到未来反倒变成有限了。当然,理念不能只是停留在思想中,否则它就会失去自己的活力。作为实践,郭秀梅首先选择进入了有机茶领域,而最终,在2000年,其有机事业确立在有机棉的推广上,这也将是健生宝的近年来的主要方向。

“从农耕进入有机是很自然而然的事,这源于身边的人出现的各种各样的问题,无论是身体上的还是心理上的,有许多实例。于是我们就会不由自主的思考,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问题出现呢?”郭秀梅说,心理问题离不开身体,反过来也会造成影响,因为人的身心是一体的,你无法把它们彻底分离。就生理方面而言,虽然可以说是生活方式、饮食观念的转变带来相应的转变,但是,比如老人,即使生活方式依旧、饮食观念未改,食品本身的转变也能且已能造成了这样变化的结果了。改变食材、饮品当为首要,也较容易开始,尤其是越来越多关于转基因、纳米技术的有争议的报道尤其是它们会产生尚不清晰的负面作用的研究,使人不得不一直保持儆醒的态度。而会选择推广有机棉,则是因为棉用杀虫剂占全球杀虫剂销售额的25%,占全球农药销售额的10%,棉花是农药使用最多的农作物,同时,种植常规化学棉比有机棉比可增加消耗4倍的用水。

“这十几年之中,我们接触到许多实践有机、宣传有机的人,到现在有的人退出了,有的人仍在努力。十年是很长的一段时间,对事情的认知是最困难的,如果没有明确的目标,那么从开始在什么都没有的前提下,连生存下来的可能很渺茫,你如何能坚持呢?”郭秀梅表示,充分的准备是最关键的部分,也是克服困难的基础。如果这一点稳固了,那么技术、市场等做起来就会变得相对容易些。所以,会从不会耕作到慢慢摸索着耕种,从不会经营到略有起色, 即便没有一个是以前所熟悉的领域。“这不仅是付出的代价,也是所得的酬劳和奖赏。”她说。

大教育

经历过许多之后再来看最初的理想,什么是真的教育这一概念对郭秀梅而言已变得愈来愈清晰与真实了。“脱离了土地的教育是不存在的,因为那是无根的,”她说,教育乃是一整体,要融于社会与自然,应是学校教育、家庭教育的统合。在她看来,教育问题和食物问题在本质上是如此地相似,而实际上,她也发现很多人远远跑来并不是来买什么产品的,而是前来探讨教育方面的事,“这些,回头来看,确实十分有趣……但在有趣之余,我们就能知道,教育应放入一大的环境中去,因为一切都是‘有机’地结合在一起的。”

类比之下,我们也可以反过来再看有机食品的生产:不用农药、化肥,生产出蔬菜、然后卖掉,实在仅仅是停留在较粗浅的入门认识阶段,这是入门的有机生产而已,而绝不是有机的全部,教育亦是如此:教育的目的不是教育本身,更不是成绩本身,而是自己的进步、人的进步。“有人通过有机耕作进入教育,有人通过教育进入有机领域,透过任何事情,自己都可以成长,一如所有的有生命物,”郭秀梅说。

她表示,相对而言,身心方面的问题是最急迫的事,因为健康的身体与健康的心灵才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发展的基础,人口基础和经济基础一样都同等重要,就像是人的双足,必须等同对待,绝不可一废一立。若人们的身体都有如病夫,那将是对民族强盛与繁荣的基础的最大动摇。而如果有更多的人进入这一领域,那将对有机事业的发展起到决定性的促进作用,尤其是有机消费者。

不幸的是,以经济指标为目的的商业通过灌输手段创造了消费者的“需求”,并改变了人们的生活习惯、工作习惯、消费习惯,甚至口味习惯,也正是“个大”、“碧 绿”、“挺拔”、“顶花带刺”等等“消费者需求”反过来加强了化肥、农药、激素等的扩散和大量使用的。如此说来,现代商业的副作用不是源于其他,却是来自教育本身了:商业中的经济目标试图废弃其他目标,“价廉”战胜了“物美”、“便捷”凌驾于“优质”之上。多数消费者将这种现象归咎于那些唯利是图的商家,殊不知他自己在问题终于发生了、显明了之前,正曾是这些业者的坚强支持者。 郭秀梅曾多次问农民是否知道化肥农药可能带来的问题,所得到的回答都是“不知道!”以及满脸的困惑。我们城里人岂不也是如此?——先是在类似的“无知”或“一知半解”的情况下不经意地尝试了,体验到“好处”了,就像是农民发现使用了农药就会无虫一样,人岂能遗忘正是消费者更喜欢购买“无虫”的产品才让农民爱上了农药?从这,我们不但能看见生产者、商家和消费者实际上是一个不能割裂的整体,更会清晰地知道,所谓的“大教育”的本质并不在于其“大”,而是“自我教育”的复兴——其中就包括了为了自身和家人健康的自我教育。“惟有建立了与土地即与自然之间的链接,人才能得到真正的母亲般的滋养,”郭秀梅说,只要在实践中而不是仅仅在口头上高呼尊重土地、爱护农民,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如今作为一农业国而其农民却不愿耕作、不会耕作的怪象。

多年来,郭秀梅对有机市场一直比较留意。她发现,确确实实存在这样的一个群,他们试图主动地决定自己的选择,对有机产品的需求是存在的,方向也较明确,但正是因为知识上的不足,他们中的一些会变得很容易摇摆。

以蔬果而言,有机产品在口感上的确是可能有重大改进的,但光凭“口感”却不足以判断其有机程度,就像不能以有虫无虫来判断是否打过农药一样。农民的耕作水平和态度,从自然获得的能量欠缺、如某些大棚作物,土壤过于受伤、经过多年地力仍处在恢复期,地块本身先天的禀赋不足等等,都可能是造成口感不足的原因。当然,如果只是按照标准去从事有机生产的“工厂式有机”也可以造成这种“口味无差别”现象——因为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有机。“无论你是不是专家,你都应该去了解种植的方式、土地的情形,否则就只能一概而论的悬空的清谈。不管你是生产者还是经营者、消费者,这都应成为你的常识——实践,才是教育的真基础。” 郭秀梅说。

从感性到理性

以性别的特点,女性天生敏感,且主持家中吃穿用、尤其是照顾小孩等,她很愿意去做这些事情,而考虑家人的健康等等方面的问题,也是她们的责任与使命。“当然,如果能有男士的意见和帮助,将会更加客观。”郭秀梅说。联系到具体的有机耕作实践,她表示,如果比较生物动力(BD)农法和美国人鲍勃(Bob)的自然农耕方法,前者就显得太深奥、太科学化了,尤其是对女性而言,而后者则充满感性因素,让人觉得亲切,让人感到似乎容易接近、容易学习似的。

比如,按照鲍勃的自然农业,如果栽种时碰到石头就绕开而不是挖出来扔掉,等等。以润生园的经验,有过很有趣的情况:曾经有相对不够勤快的农民,不喜欢除草,反倒是种出来的东西好、产量还高,而后来请来的农民,特别勤快,每天都要不断耪地把杂草处理的一干二净,结果却造成产量下降、质量也大不如前了。于是她告诉农民,先不急着种,而是每天在园子里走走,看看都有什么样的草、有什么野生的东西,这样能了解我们的地缺什么——慢慢地增长真正的农耕知识。“虽然在最初‘瞎种’的时候不了解这些,却能有机会触摸到自然的力量,并感受其伟大,”她说,西红柿种下去开始直至霜冻,一直不断结果,没有虫、也没有病。

而生物动力农业,郭秀梅说她特别感谢讲授植物变形学课程的Ram博士,“在日常生活中,太多事物都被我们走马观花了。”在她小时候的记忆里,祖父看看星、看看月,不需要去听天气预报,就知道何时播种、何时收割,这些都是令人惊异和敬重的——我们中国人做有机的基础真的是弥足丰厚的。“这一切已经远远超出有机食物、有机服装的范畴,而是涉及到整个的社会、整个的人生。”

润生园是一个5、6亩的小小的农场,且不对外售卖蔬菜产品,因此容易观察、容易做些实验性的探索。除了参考了鲍勃的自然方式,也加入了中国传统如道家的内容,并试用了《揭开石器时代的秘密》中所介绍的古罗马的农耕技术。她说,有许多大自然的什么,期待着我们去发掘。如天文知识、地力知识。有机农业不仅仅是肥、药这些事,而是探寻、发现与研究,农业中真的是有太多的科学、有太多的文化底蕴了。否则,如果大家蜕变成播播种、打打药的工具,且在力量、效率上远远赶不上机械化的设备,那么谁还愿意做农民呢?

耐心

郭秀梅表示,健生宝的目标是试图真的把中国传统意义上的“信誉”做出来。有机有其特有的商业形式,能让大家重拾信用的力量,而不是仅仅靠标签、监管来维系。真正的有机能为商业社会注入一种新的力量、一种新的氛围,无论结果怎样,至少这是一种努力、一次尝试,是一粒播下了的希望的种子。

她说,在观察自己之外,去观察别的有机企业,尤其是它们的长处,你会学到很多对自己有益的东西。如果看到了某些负面的因素,也不应对其优点视而不见,而应引以为鉴地提高自己的警觉——这才是“真批评者”的态度。抱怨只会影响到自己的心态,从而影响所有与自己相关的工作,“如果你是农民,这就会影响到你的蔬菜和粮食的品质。”她说,如果说可以通过有机来改善社会、改善人与人的关系、改善人与土地的关系,就是因为和谐是有机的力量。在此,我们能看到有机和“不用化肥、农药”之间是多么的不同。如果患者仅只是为了使血糖稳定在恰当的范围内,你可以通过许多种方式、如每天注射胰岛素,而不必非要食用有机蔬菜的方法。但高科技不能像有机一样,带来和谐、光明与快乐。这些,唯有经历之后,才会有所感受:一旦你把自身的工作和自己的成长结合在一起的时候,你在做下去时就不会有太多的负面情绪,你就会很愿意地与周围的人一起向前;这时,你也就会知道,不是所有的人都非得要来吃有机,你会尊重他自己的选择:他可以用10年的时间转变自己,也可以用10分钟的时间,那是他的自己的路——这不但是一种坚定的耐心,更是一种人的自我升举。正如中秋时郭秀梅在发给一位朋友的留言中所说的——

“在人生中,每位遇见和未遇见的人,都是对我的生命有帮助的人,都给我力量。”

文章来源:《农业环境与发展》   特约撰稿人:尚洁澄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